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五章:改变

第三十五章:改变

“做,做事?”莎尔露特满脸诧异惊恐的看着她的侍女,因为太过惊恐,以至于连她手上的刺绣掉地上都没注意。

自郝启解放王都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足有十五天,在这十五天里,公主莎尔露特从一开始的惊惧,到忐忑,再到微微放心,十五天时间里,她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骚扰,这让她本来紧绷的心慢慢放松了下来,然后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思念她的格里弗斯大人。

接着,在今天一大早,侍女伺候她吃了早饭时,她就从侍女口中听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名不知是人是怪还是神的男人,居然要她出去做事。

虽然莎尔露特很宅,也不懂世事,但是作为公主,也参加过许多贵族们举办的最高档宴会,从那些贵族小姐夫人们口中,她也听过许多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一个女的……在战争时期去做事,这样的事情是什么难道还要多说吗?

所以她听闻之后,先是立刻就想着不可能,因为那怕是库夏大帝那样残暴得如同恶魔一样的人,也不可能让她去做这个,她毕竟是公主,而且是目前米特兰王国唯一的血统继承人,除非是遇到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低贱农民或者盗匪,不然只要是稍微有头脑的人都不可能让她去做这个来糟蹋她……

但万一呢?

那个男人似神似魔,以一个人的力量全灭了库夏大军至少十万人,这样的事情只可能在神话圣教的经典记录中才会出现,现实里怎么可能发生?而这样的一个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所以他想要做什么根本就无从猜测。

想到这里,莎尔露特脸sè已经发青发白,她一时间连思绪仿佛都消失了一样,整个人就这样呆呆不动,而侍女看到莎尔露特的表情,她仿佛想起了什么,立刻就说道:“不,不是这样的,公主,那人说要你去记账。”

“记账?”莎尔露特仿佛回过魂一样立刻急急的问道。

“是的,那人说识字的人不多,你识字,就出去工作养活自己,真是一个无礼的人,他怎么能够让公主去做这样的贱业呢……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为那些贱民记录账目,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侍女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仿佛随时会哭出来一样。

相比于侍女,莎尔露特的心却仿佛沉静下来一样,虽然她还是心慌要离开这座高塔,要抛头露面的去工作,但是至少不如之前那样绝望了,她现在心里想的却是到底该如何记账的问题。

莎尔露特是会记账的,虽然她不懂世事,但是这个世界的风俗类似于郝启所知道的地球欧洲中世纪时代,在这个世界中,当面讨论财富并非是失礼的事情,事实上,这个世界对于财富问题有着非常直白的观念,莎尔露特作为公主,虽然吃喝不愁,但是也有属于自己的月例零花钱,对于金钱也有着慎重的考量,记账的事情是从她七八岁就开始的。

但是会记账是一回事,要出去工作则是另一回事,莎尔露特对外界有着巨大的恐惧,她不但恐惧着外界,更恐惧着生人,这除了她曾经被养在深闺以外,更因为她父亲的那变态对待,还有她所深爱的格里弗斯出事,这些事情综合起来,几乎让她彻底自闭。

莎尔露特真的不想离开这塔顶,她真的非常恐惧外界,但是相比于外界,她更恐惧库夏大帝那样的做法,或者是将她当成军妓之类,她在那些小姐夫人们的口中听到太多的恐怖与黑暗了,与其那样,她倒不如自杀死了的好,所以在挣扎迟疑了大半天时间,当天下午她在侍女的帮助下,小心的走到了塔底处,看着这塔的出口,她却无论如何都走不出这最后几步。

“没关系的,外面阳光正好,雾散了,出来看看太阳吧,外面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

忽然间,一个声音响在了莎尔露特的耳边,吓得她立刻向后闪躲,同时看向了周围,但是她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存在,而这个声音……是那个如神如魔一样的男人的声音。

“您……您在哪里?”莎尔露特如同被老鹰盯着的小白兔一样,浑身一颤一颤的小声问道。

“我一直都在外面,你出来抬头就可以看到我了,出来吧。”郝启的声音再次响起。

莎尔露特看着门外下午的灿烂阳光,她又开始迟疑了起来,但是既然郝启发话了,对郝启的恐惧完全压倒了对外界的恐惧,这让她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挪到了门口,然后闭眼了至少几分钟时间,再然后,她猛的一咬牙走出了大门。

大门外并不是地狱,至少现在的王都并不是地狱,虽然入目到处都是废墟断壁,但是阳光明媚,之前一直笼罩着王都的浓雾已经完全消散,废墟中也没有尸体,虽然显得凌乱,但是并不恐怖,而且莎尔露特入目处还可以看到一些人正在整理废墟。

自郝启打下了王都之后,他就命令那些幸存者们开始清理废墟,特别是清理各种尸体残骸之类,这些东西堆积在战场废墟中,特别是城市地带,极容易造成大瘟疫爆发,而且郝启也不想看到这么多尸体残骸,所以在现在来看,这座王都除了残破一些,倒也有些大城市的风采,至少不像之前那样的地狱一样的风光。

莎尔露特从塔上看过王都被占领后的情形,说一句人间地狱也完全不为过,到处都是被吊死,被虐杀的尸体,从塔上看下去,偶尔也有浓雾略微消散的时候,从那些浓雾消散的地方还可以看到形状如同魔鬼一样的怪物,这也是莎尔露特极为恐惧外界的其中一个原因,

但是现在果然如同那个男人所说的那样,这王都看起来好了许多,而且更远一些地方,莎尔露特还看到一些民众正在哪里挖掘废墟,搬运建材,看起来井然有序,虽然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当初繁华的王都景象,但是至少看起来已经有了许多的不同。

莎尔露特再向上看去,她就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正坐在一处高楼建筑的顶端上,当莎尔露特看过来时,他还向莎尔露特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笑容却吓着了莎尔露特,让她想要向后缩退,不过一时间又是不敢,只能够连忙低头,再也不敢去看那如神如魔一样的男人。

“你也别太怕,我说一下情况,在我治下,劳动即可有收获,万万不能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更不可能光靠身份就受众生供养,你需得有付出,所以才能有收获,我让你出来做事,并不是想要对你如何,也并不是打算贬斥你或者虐待你,而是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能够自己养活自己的人,当然了,你的情况与众人不同,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教育,冒然让你自己养活自己,这就相当于谋杀暴虐,所以一方面我希望能够以你的知识来劳动,记账只是开始,另一方面我给你一个缓冲期,你可以在无法忍受外界时退回去三次,每次时间都给你五天,三次之后,希望你能够独立自主,坚强起来。”

郝启的声音再次响在了莎尔露特的耳边,对于这个原著中的公主,他其实是心有怜悯的,她算是整本原著中,从头到尾都被欺骗,隐瞒,以及觊觎的对象,几乎没有任何人对她报以真心,不管是她的亲人父亲,还是她所深爱的格里弗斯,又或者是那些看似尊崇她的贵族们,所有人都只是将她当成一个符号,当成一件物品……

不管怎么样,机会给了,就看她是否自己能抓住了,郝启说完这话,也不再继续关注这公主,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城门附近,在哪里,有一群大约三千多人的难民正在向王都城内走来,看起来他们似乎都是从王都周边的战场废墟等地而来的战争难民。

郝启知道,不管是库夏一方,还是格里弗斯一方,其实都视他为眼中钉,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相对来说,库夏一方第一敌人还算是光之鹰格里弗斯那边,但是格里弗斯却是真正的,彻底的将他当成了死敌,为了对付他,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若是可以,格里弗斯肯定会用神启的方法来让圣教顶层发布命令,将他打成神敌恶魔之类,然后再让圣教对所有民众发布命令,远离他,攻伐他,这些事情格里弗斯都做得出来,到了那时,任凭郝启实力再强,也最多就是一个单人的恶魔罢了,全世界都会讨伐他。

但是这一招现在却是用不得了,郝启已经表明了自己掀桌的实力,而且包括格里弗斯在内,五大神之手都清楚了郝启的本质,那是一种比深渊更加恐怖,高远,乃至是不可言说,不可名状的本质,这样的本质根本就不可能在世间存在,那怕是真的存在,其拥有者也绝非是郝启这样弱小的人类,但是现实却是郝启身上真的带着这样的本质,虽然只有一丝一缕,但是其本质却是不变,一旦它们五只神之手夺得了这本质,那么它们就可以超脱出这方世界,甚至比深渊更加强大,这是它们根本不可能放弃的东西,其重要性甚至远超过了这次神之手们的图谋,将这方世界变成唯心世界,那里有自身得到超脱好呢?相差亿万倍都不止。

而郝启已经言明,一旦神之手敢用圣教发动百姓,那他就会立刻掀桌,并且打击世上一切的使徒之类,甚至连格里弗斯都会被他打死,而且他实力强大,一旦在世间到处游走,神之手根本没可能杀死他,夺取其本质,而且唯心世界的转变也会功败垂成,这就无法用了。

但是即便无法用圣教抹黑这一招,别的方法可还有不少,比如眼下的这些难民就是其中之一。

你不是占据了王都吗?你不是打算教养那些民众吗?你不是想要改变人心吗?

那就给你人,大量的给,那些战争中的难民,那些被波及到的穷人,甚至周围城镇中朝不夕保的人群,全都给你,若是你连人都养不活,食物都不够,那看你还如何改变这一切?

“所以……我能说幼稚吗?”

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人,那怕是神之手也不能够例外,其思想依然定位在了这个时代中,它们的打算是好,或许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样的算计几乎无解,毕竟郝启背后可没有一个国家来支撑,光靠这王都剩余的存粮根本不可能负担得起接下来十万,二十万,乃至更多的民众。

但是这不过是这个时代的思维罢了,依照这个时代的思维来说,眼下的情况确实是死局,战争中,封建社会,贵族,大家族自有领地,那怕你去抢,除非是有大军随行,而且连续性的抢劫,不然根本不可能养活几十万人。

这就是这个时代了,但若是跳出这个时代的限制思维呢?

“法尔纳瑟的父亲……瓦提米奥家吗?”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改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