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零八章 分崩离析

第七百零八章 分崩离析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奉布置的堵乡伏兵,非但没能打乱刘秀的中军,反而还被祭遵率领着汉军,一举攻陷了堵乡。

邓终负伤逃走,堵乡又被汉军攻占,偷袭刘秀中军的邓奉军,率先乱了起来。

久经沙场的刘秀又哪会错过这样的良机?他一剑斩到面前的一名敌兵,向前挥剑,大声喊喝道:“堵乡已被我军攻占,敌军已无退路,全军将士,随我杀敌!”说话之间,刘秀再次身先士卒的向敌军人群冲杀过去。别看中军留下的都是老弱之兵,现在见到堵乡被己方成功占领后,将士们士气大振,加入连陛下都一马当先的冲在

最前面,人们士气和斗志更加高涨,提升到了顶点,跟随着刘秀,全力猛攻对面的敌军。

两万邓奉军,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乱成了一团。

以刘秀为首的汉军,仿佛一把利刃,将邓奉军一切两半。这下邓奉军是彻底坚持不住了,将士们被打得四散奔逃,汉军则是兜着邓奉军的屁股在后面追杀。邓奉也没想到,己方设下的伏兵竟然这么快战败,甚至连堵乡都一并丢失,他还没想出应对之策,与汉军做正面交锋的邓奉军、延岑军以及董訢军,都开始支撑不住,前

方的将士,无力再抵挡汉军的步步推进,被迫连连后退。

很快,邓奉联军的被迫后退,便变成了主动败退,前方将士成群成片的向后溃逃,与后方的将士们冲撞到一起,全军大乱。

汉军这边的统帅,吴汉、岑彭、邓禹、耿弇、冯异,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是善于统兵的帅才?

意识到邓奉军已呈现出溃败之势,他们开始向对面的邓奉军发起全力猛攻。邓奉军本就在兵力上与汉军相差悬殊,现在士气又跌落下来,哪里还能是汉军的对手?

战场上的天平,迅速发生倾斜,汉军越战越勇,邓奉联军则开始了全线溃败。

延岑见状,眉头紧锁,催马来到邓奉近前,急声说道:“邓将军,此战我军已败,不能再打下去了,赶快下令撤兵吧!”

邓奉脸sèyīn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他看向延岑,问道:“延将军,你还有多少可战之兵?”

延岑吞了口唾沫,说道:“只剩下亲兵数百!”

邓奉点点头,凝声说道:“带上你的亲兵,随我一同去杀敌!”

听闻这话,延岑直勾勾地看着邓奉,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疯了吧你!己方十多万的大军都已被汉军击败,自己带着几百号弟兄上阵,就能扭转大局了?他握了握拳头,说道:“邓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敌军现在士气正盛,而我方士气低落,敌军兵力数十万,我军兵力只有十几万,敌强我弱,此战真的不能再打

了,再打下去,有全军覆没之危!”

邓奉眼睛一瞪,厉声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贪生怕死,就不该上战场!”延岑也是个人物,在汉中那也是名声显赫,现在被邓奉如此当众训斥,他的面子又哪能挂得住?他向邓奉拱了拱手,说道:“明知力战是死,还求与敌力战,邓将军,请恕

岑不再奉陪了!”说完话,他也不看邓奉作何反应,拨马而去,同时挥手叫过来自己的亲信部下,让他赶快去传自己的军令,后队变前队,全军撤退。

在延岑看来,邓奉现在已经处于疯癫状态,完全丧失了理智,自己再跟着邓奉拼下去,不仅邓奉会死,自己也得被他给连累死。

延岑没有听从邓奉的命令,率领着麾下的将士,率先退下战场,夺路而逃。延岑这个人,打仗没多大的本事,要说他这辈子最擅长的是,当属逃命。

他对于危机的感知十分敏锐,也恰恰因为这项天赋,他屡次战败,屡次都能幸免于难,屡次身陷绝境,又屡次都能逃出生天。邓奉联军的局面本就已经十分被动,现在延岑又率部逃走,军心更乱,局面也是越发的被动。邓奉望着延岑军落荒而逃的背影,紧咬着牙关,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鼠辈!

他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董訢,问道:“董将军,现在你也想率部逃走吗?”

董訢缩了缩脖子,吞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道:“末将……末将以邓将军马首是瞻!”

“好!带上你的人,随我上阵,与敌决死一战!”邓奉说完话,带着千余名心腹精锐,冲向前方战场。董訢是真的很想跟着延岑一起跑路,但堵乡是他的老巢,他若是率部逃走,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而且,他麾下的将士们大多都是堵乡人,他们能跟随自己,弃堵乡于

不顾吗?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董訢只能硬着头皮,跟随邓奉,一并冲向前方的战场。邓奉的亲自参战,在一定程度上,的确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

但战斗到现场,双方实力上的差距已完全体现出来,并不会因为邓奉的参战而发生多大的改变。

就在邓奉率领着周围的将士,与汉军浴血奋战的时候,从对面的汉军阵营里突然冲出来一员大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到这人,邓奉还好点,看到了这人,邓奉的眼珠子都红了,发出哇呀呀的一声咆哮声。

冲向邓奉的这员汉军大将,不是旁人,正是吴汉吴子颜。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邓奉之所以会造刘秀的反,吴汉就是导火线。此时看到杀害自己心爱女人的凶手,邓奉不管不顾的催马迎向吴汉。

两人接触到一起,邓奉抢先出枪,他把手中的大铁枪当成棍子来用,对准吴汉的头顶,恶狠狠砸了下去。

吴汉手持虎威亮银戟,横起来向上招架。

当啷!伴随着巨响声,周围的将士们都感觉迎面吹来一股劲风。吴汉硬接下邓奉的重击,他没怎么样,但胯下的战马可受不了了,噔噔噔的向后连退。

邓奉得理不饶人,催马再次上前,正要抡枪再砸,吴汉抢先出戟,一戟横扫邓奉的腰身。邓奉在马上使了个铁板桥,身子后仰,与马背平行。

唰!虎威亮银戟在邓奉的鼻尖上方扫过。邓奉挺直身形,顺势一枪向前直刺,取吴汉的心口窝。

吴汉将长戟向外一扫,长戟还没碰到邓奉的长枪,后者已先把长枪收回,然后力劈华山的又是一记重击,继续猛砸吴汉的头顶。

“哼!”吴汉冷哼出声,再次横戟向上招架。

当啷!噗通!

吴汉能承受得住邓奉势大力沉的重击,但他胯下的战马已然承受不了。战马的两条前腿,被巨大的压力硬生生的挫折,坐在马背上的吴汉,也随之翻滚了下来。

不过在他滚落下战马的同时,虎威亮银戟也横扫出去,咔咔,随着两声脆响,邓奉快下战马的右前腿和右后腿,一并被长戟锋芒斩断,战马嘶鸣一声,侧身翻倒。

邓奉在身子倾斜的同时,将手中从长枪向地上一拄,人以长枪做支撑,腾在空中,向吴汉连踹了三脚。

吴汉横起虎威亮银戟,向前一举,啪啪啪,邓奉的三连踢皆被戟杆挡住。

还不等邓奉落地,吴汉一戟横扫过去。当啷!长戟斩在铁枪上,爆出一团火星子,邓奉顺势跳落在地。吴汉抡起长戟,全力劈砍下去。

邓奉狠毒了吴汉,吴汉又何尝不是狠毒了邓奉,自从吴汉投靠刘秀以来,大仗小仗打了那么多场,何时有过败绩?

结果邓奉的突然造反,并一举偷袭了汉军的后勤补给,使得吴汉的大军陷入后勤被断的困境,最终才不得不撤离南阳。

这在吴汉看来,就是自己军旅生涯的奇耻大辱,这笔账,他自然要算在邓奉的头上。

吴汉来势汹汹的一戟,邓奉也不敢小觑,他使出全力,横枪向上招架。

当啷!这声巨响,比刚才更烈,直震得周围众人扔掉武器,捂住耳朵,周围的战马,咴咴的嘶鸣。

邓奉身子后仰,向后退出了两大步,看地面,留下了深深的脚印。一戟过后,吴汉又是一戟,继续重击邓奉的头顶。邓奉怒吼着,再次横枪招架。

当啷、当啷、当啷——

吴汉抡起长戟,持续重击,邓奉横起长枪,持续招架。吴汉一连抡出了五戟,邓奉在硬接下这五戟的同时,人也被硬生生地震退出十步。

以一身蛮力见长的邓奉,这次遇到了吴汉,算是遇到了对手。他二人的对战,可用惊天动地来形容。

吴汉和邓奉的这一战,一时之间也难分高下,不过汉军和邓奉军的高下已分,随着汉军的不断推进,邓奉军节节败退。

邓奉正和吴汉打得你来我往之际,邓奉麾下的几名将官催马冲了过来,急声叫喊道:“将军,快撤,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听闻手下人的叫喊,邓奉虚晃一枪,跳出圈外,他举目向四周一看,不由得倒吸口凉气,只见目光所及之处,几乎全都是汉军,自己眼瞅着就要被密密麻麻的汉军所包围

邓奉怒视着对面的吴汉,咬牙切齿地说道:“吴汉,你我之间的仇还没有了解,来日,我邓奉必取你项上首级!”

吴汉哈哈大笑,单手提戟,振声说道:“邓奉小儿,我看也别等到来日了,就今天,你我一决雌雄!”说着话,他提着长戟,向邓奉跑了过来。

还没等邓奉说话,一名将领急急跳下战马,把缰绳塞入邓奉的手中,急声说道:“将军快走!末将去挡住吴贼!”

说着话,他抽出陪下的佩剑,迎着吴汉冲了过去。

邓奉刚想拉住他,其余众将也齐声催促道:“将军快走啊!”说着话,他们一并催马,直奔吴汉而去。

眼瞅着邓奉要跑,吴汉心头大急,箭步追了过去。直奔他而来的那名将领,一剑向前递出,刺向吴汉的胸口。

后者挥动长戟,喝道:“滚开!”当啷!长戟的锋芒磕碰在佩剑上,那名将领的佩剑脱手而飞,他心头大骇,刚要后退,吴汉接踵而至的一戟,正戳在他的肚子上。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八章 分崩离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