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鲜明对比

第七百一十四章 鲜明对比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育阳城防的防线,连汉军的一轮攻势都未能抵挡住,便被汉军撕开,邓奉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能下令,让全军将士乘船,走水路逃离育阳。

邓奉希望顺着淯水南下,去往新野,不过淯水通往新野的水道,已然被岑彭提前破坏,船只根本走不过去。

见此路不通,邓奉又不得不命令全军,调转船头,顺着水道向北行。

结果宛城附近的淯水河道也遭到汉军的破坏,以邓奉为首的残部,现在完全被困在新野和宛城之间的这一段河道当中。

南下不行,北上也不行,而汉军又在积极筹备船只,似乎想和邓奉军残部打一场水战,就在淯水当中,将邓奉军残部歼灭。

最终,邓奉带着麾下将士,于宛城附近上岸,龟缩在宛城南部的小长安聚。

在育阳时,邓奉军还有三万人,现在跑到小长安聚,邓奉军的兵力已锐减到一万人左右。

逃离育阳的时候,邓奉的部下还说,召集各县的兵马没来得及赶到育阳,而实际的情况是,南阳各县根本没有兵马来增援邓奉。

随着汉军的杀到,以邓奉为首的残军,被汉军团团包围,二十多万的汉军,把小长安聚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至此,以邓奉为首的南阳叛军,彻底陷入绝境。别说南阳各县没有兵力来援救邓奉,即便有援军,面对着二十多万的汉军,那也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小长安聚,可算是个神奇的地方。

当初柱天都部如日中天,士气如虹,直逼宛城,路过小长安聚时,遭到莽军的伏击,结果一败涂地,死伤无数,此战也直接导致了柱天都部与绿林军的合并。

现在,邓奉又率领着残部,败退到小长安聚,所面临的是四面楚歌的绝境。

邓奉势力,其实只堂堂正正的和刘秀打了一仗,就是堵乡之战。

只这一仗战败,邓奉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一直被刘秀追着打,从堵乡逃往新野,在被岑彭阻断去路后,又被迫逃到育阳,然后又从育阳逃到小长安聚。

这一路败下来,整整十万的大军,最后仅剩下一万来人,输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还是那句话,邓奉的底子太薄,而且他自身也不是天才级别的统帅,他输不起,只一场失败,便足以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南阳的战事打到这个地步,基本上是大局已定。邓奉势力再想扭转乾坤,反败为胜,已然没有可能。

小长安聚。邓奉军中军帐。

邓奉居中而坐,下面站立着十几名将领,众人的模样一个比一个惨,有的人连甲胄都没穿,身上系着厚厚的绷带,隐约还能看到有血丝渗出。

中军帐内,气氛沉闷,鸦雀无声,静得只剩下人们呼哧呼哧地喘息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堪称是邓奉心腹的将官开口说道:“将军,我军将士,已无再战之力,现被困小长安聚,突围……几无希望!”

他的话说完,中军帐内的空气都几乎要凝固住了,人们纷纷低垂着头,表情哀然,已全无斗志可言。

这些将官,大多都是南阳老兵出身,身经百战,骁勇善战,可是面对眼前的困境,他们也都绝望了。

邓奉撩起眼帘,缓缓扫视在场诸将,幽幽说道:“难道,我军真的没有破敌之良策了?”

仅剩一万将士,而且满营伤兵,还想击破二十多万的汉军,这有可能吗?除非是那个当年领导着汉军,以三千破四十万,打赢了昆阳之战的刘秀附体。

可问题是,那个刘秀,现在就站在己方的对立面,乃是敌军的最高统帅。

邓奉麾下的这些将领,有一个算一个,现在都已经被刘秀打得没脾气了。

他们本就是南阳老兵,对刘秀再熟悉不过,也非常清楚刘秀的本事有多大,对于己方能否打赢刘秀,他们早已不在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

一名将领深吸口气,向邓奉拱手施礼,说道:“将军,倘若刘秀不御驾亲征,我们在南阳还有一战之力,现,刘秀御驾亲征南阳,这一仗,我军已再无胜算。”

说到这里,他吞了口唾沫,向左右看看,继续说道:“以末将之见,将军现在,当率全部将士,向刘秀……缴械投降!”

听闻投降二字,邓奉的眼珠子都红了,他瞪圆了眼睛,怒视着说话的那名将领,厉声喝道:“你给我闭嘴!”“将军!”己方已然身陷绝境,这名将领也豁出去了,他急声说道:“我等南阳老兵,追随将军,是希望将军能带着我等打下一片疆土,建功立业,锦衣玉食,可现在呢?老

兄弟们都已经死得七七八八,将军是想让我等南阳老兵,死得一个都不剩吗?”

他这番话说完,邓奉脸sè大变,他握住佩剑的剑柄,怒指着那名将官,气得半晌没说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方怒声喝道:“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随着邓奉的命令,从外面走进来两名披甲侍卫,架住那名将官的双臂,拖着就往外走。那名将官也是个硬骨头,完全不求饶,而是看向左右的众将,大声说道:“事到如今,你们还要继续装聋作哑吗?我们已经输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已经战败了,南阳老兵,就只剩下我们这

点人了,你们是想眼睁睁看着南阳老兵都死光吗?我们当年,跟随大将军起兵造反,又是为了什么?”

说到最后,他眼泪禁不住流淌下来。

说起来这些南阳老兵,都是柱天都部的旧部。

当初,刘縯遇害,刘秀被刘玄软禁,没有人领导他们,绿林系的首领们迅速将他们瓜分干净。之后,这些南阳老兵都成了绿林系将领们的部下。

赤眉军攻陷长安,绿林首领们死的死,逃的逃,他们也跑回了南阳。作为最早跟随刘縯起兵造反的元老,他们最终却是空着手,跑回的南阳老家,心里哪能平衡?

恰巧在这个时候,吴汉率汉军进入南阳,屠城新野,邓奉冲冠一怒为红颜,揭竿而起,造了刘秀的反。

他们便纷纷前来投靠邓奉,寄望于邓奉能带给他们飞黄腾达的好日子。

事实上,他们也的确过了一段时间的舒坦日子,但随着刘秀亲征南阳,一切都结束了,看似如日中天的邓奉势力,在南阳几乎是一夕之间土崩瓦解。

眼瞅着这名将官要被拖出去杀头,其余众将纷纷向邓奉跪地叩首,说道:“将军息怒!”“将军看在程将军往日的功绩上,饶过他这一次吧!”“将军……”

邓奉yīn沉着脸,沉默好一会,方冷声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重责五十军棍,以儆效尤!”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无不长松口气。

小长安聚的气氛,死气沉沉,外面的汉军大营,气氛倒很是热闹。

刘秀下令,宰杀猪羊,犒赏三军。堵乡之战大获全胜,没来得及开庆功宴,现在倒是可以给补上了。

汉军大营里,杀猪宰羊,空气中都弥漫着喜庆的肉香味。而且看将士们的状态,一个个笑容满面,对于即将到来的小长安聚之战,人们完全没有任何的担忧。

中军帐内。

刘秀和大臣们齐聚一堂。人们的面前都摆放着一张小木桌,木桌上有碗筷碟子。不时有羽林卫走进来,将酒菜一一分发给在场众人。

堵乡之战、育阳之战,己方都是大获全胜,刘秀的情绪也很高亢。

他对坐下自己左手边的吴汉笑道:“堵乡之战,子颜当居首功!”吴汉闻言,连连摆手,笑盈盈地说道:“陛下可是折煞微臣了!要说堵乡之战的首功,还得是陛下!如果不是陛下坐镇中军,抵御住堵乡的伏兵,打跑了邓终,堵乡之战的

结果,还真不好说呢!”

他起了话头,其余众将也都纷纷点头应是。

就连邓禹也符合道:“大司马说得没错!中军乃三军之核心,中军若被破,全军必然大乱,前军和两翼将士,也都无心再战了!”

刘秀哈哈大笑,他对自己带着两万的老弱之兵,打败了邓终率领的两万精锐,也是挺开心、挺自豪的。

他说道:“打败伏兵,非我一人之功,第孙的功劳可远在我之上,可惜,第孙现在不在军中,也不知道现在第孙有没有擒下邓终!”

吴汉笑道:“陛下放心,祭将军向来稳重,被祭将军盯上,邓终小儿,他插翅难飞!”

刘秀乐呵呵地点点头,拿起酒杯,说道:“这杯酒,我们预祝第孙成功擒下邓终,凯旋而归!”

吴汉等人纷纷端起酒杯,向刘秀敬了敬,而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吴汉放下杯子,抹了抹嘴角,说道:“微臣倒是希望祭将军能提着邓终小儿的首级回来!”

要说刘秀的臣子当中,最恨邓奉、邓终两兄弟的,就属吴汉了。

吴汉的心思,刘秀自然清楚,他淡然一笑,说道:“育阳之战,子颜当为首功,这点再无异议了吧?”

打育阳时,吴汉亲自上阵,一马当先的杀上城头,率领着汉军,直接攻破了北城。

现在说到育阳之战吴汉为首功,这回吴汉也不往外推了,坐在席子上,嘴角咧开好大。

看到吴汉喜形于sè,得意洋洋的样子,刘秀再次哈哈大笑,就连看向吴汉的眼神都夹杂着光彩。刘秀对吴汉的喜爱和欣赏,那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而吴汉的表现也的确很少会让刘秀失望,除了南阳之战。

刘秀乐呵呵地端起酒杯,对在场众人说道:“这杯酒,我们当敬子颜才是啊!”

吴汉笑得合不拢嘴,但表面上还装出谦虚的样子,连连摆手,说道:“微臣不敢当!微臣是在愧不敢当啊!”

说着话,他拿起酒杯,咕咚一声,把一整杯的酒灌进肚子里,然后冲着刘秀咧嘴傻笑。

在场众将也都纷纷向吴汉举杯,七嘴八舌地说道:“敬大司马!”“末将敬大司马!”

吴汉是来者不拒,只要有人敬酒,他就照喝不误,原本的白脸,很快喝成了一张大红脸。

就在刘秀与大臣们把酒言欢之际,龙渊从外面走了进来,快步来到刘秀身旁,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刘秀听后,眼睛顿是一亮,笑道:“子陵来了!快快有请!”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四章 鲜明对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