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驭人之道

第七百一十五章 驭人之道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等严光走进中军帐,刘秀立刻向他招了招手,笑道:“子陵,过来坐,快过来坐!”

严光先是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陛下!”而后,他按照刘秀所指,坐到了刘秀的右手边。

刘秀带着几分醉意,问道:“子陵可是从新野赶过来的?”

“正是!”严光点下头,说道:“陛下在新野的施政,现已初见成效,以前逃离新野的百姓,都逐渐回来了,另外还有不少的外来人迁徙到新野安居。”

刘秀听后,连连点头,抚掌而笑,说道:“如此甚好!”

一旁的吴汉脸sè有点不太自然,屠城新野,他饱受诟病,新野现在的惨状,他负有主要责任。

他干咳一声,拿起酒杯,说道:“陛下,微臣在新野有失当之处,微臣当自罚酒三杯!”

说着话,吴汉一口气,连干了三杯酒,涨红的脸sè也变得更红了。刘秀向他摆摆手,笑道:“子颜慢些喝!军中的酒水,都快被你一人喝光了!”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大笑,吴汉挠挠头,也哈哈地傻乐个不停。

严光见状,禁不住暗叹口气,陛下对吴汉,当真是宠信到了极点。

如果旁人在南阳做出屠城这种事,以陛下的性格,肯定早已严惩不贷,但吴汉做了这种事,陛下宁愿颁布罪己诏,甘愿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都不肯责罚吴汉。

其实,严光也只是看到了一面而已。刘秀的确是宠信吴汉,不过,他不责罚吴汉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作为天子,你让下面的臣子对你效忠,让他们为你去上战场与敌人拼命,不能一出了事,就把臣子推出去,让臣子们扛下所有责任,成为众矢之的。

如此卸磨杀驴的做法,是刘秀所不耻的,这也不是驭人之道。

该刘秀承担的责任,他会去承担,不该他承担的责任,他也会尽力去帮臣子们承担。

这么做,非但不会折损他天子的威严,反而更能树立天子威信,让臣子们对他也更加忠诚,死心塌地。像吴汉、邓禹、耿弇、贾复、寇恂、岑彭、冯异等等,这些大臣,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这么多才华横溢的一代人杰,之所以云集在刘秀的身边,团结在刘秀的四周,心

甘情愿的为刘秀效力、卖命,为什么?

不仅仅是因为刘秀才能过人,性情仁善,具备人格魅力,更是因为刘秀会真心实意的维护他们。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作为全军之统帅,做出的每个决定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如果上面没有一个肯尽心尽力维护自己的天子,他们在做出很多决定的时候都会瞻前顾后,难以果决。

而跟着刘秀干不同,哪怕自己的决定错了,做了错事,陛下也会百般维护自己,将自己庇护在天子的羽翼之下。

这种做法,看似护短,实则刘秀带给臣子们的是,强大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此时,严光正要说话,吴汉打了个酒嗝,摇头晃脑地向刘秀拱了拱手,说道:“陛下,明日,微臣愿打头阵,攻入小长安,摘下邓奉小儿的狗头,献于陛下!”

刘秀大笑,玩笑道:“子颜现在,恐怕站都站不稳了吧!”

在场众人闻言,亦是哄堂大笑。

吴汉脸sè更红,扭头向帐外喊道:“来人,抬我的战戟来!我要为陛下舞戟助兴!”刘秀笑容满面地向他连连摆手,示意他消停一会吧!刘秀转头,看向邓禹和严光,禁不住感叹道:“难得我们又聚到了一起啊,只可惜,这次又少了仲先,说起来,我们四

人可是好久没有凑齐过了。”

邓禹露出感慨之sè,严光回道:“陛下,仲先现在元之军中,一切安好。”

还没等刘秀说话,吴汉气呼呼地说道:“邓奉现在已是瓮中之鳖,他若是敢动仲先一根汗毛,我吴汉定将他五马分尸,挫骨扬灰,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吴汉的话,立刻引起在场众人的共鸣,人们七嘴八舌地说道:“量他邓奉小儿,也不敢把朱将军怎么样?”

严光原本有一肚子的话要对刘秀说,可看到众人的态度,他把话咽了回去,决定私下里再和刘秀单独谈。

这顿庆功宴,在众将士的欢声笑语中结束,刘秀还特意让龙渊去安排一座大点的帐篷,做严光下榻之用。

刘秀回到自己的寝帐,刚坐下来,龙渊从外面走进,小声说道:“陛下,严先生求见。”

“有请。”对于严光的到来,刘秀并不意外,刚才在宴席上,他就看出子陵心不在焉,欲言又止。

时间不长,严光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向刘秀深施一礼,说道:“陛下!”

刘秀笑道:“私下里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子陵对我也太生分了。”说着话,他向旁摆摆手,示意严光落座。

严光道了谢,刚坐下,yīn丽华也从里面的隔间中走出来。看到yīn丽华,严光又欠身说道:“yīn贵人!”

“严先生!”yīn丽华颔首回礼,而后走到刘秀的身边,跪坐下来。

刘秀乐呵呵地看着严光,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问道:“听说,子陵和邓紫君已经定亲,亲事准备得如何?”

严光垂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让陛下见笑了。”刘秀仰面而笑,说道:“娶妻生子,人生理应如此,如果子陵非要孤寡终老,那我才会担心呢!”稍顿,他正sè说道:“子陵,你和邓紫君的亲事,就到洛阳来办,你什么都

不用管,我和丽华,会亲自帮你操办!”说着话,他的手也自然而然地勾住yīn丽华的纤腰。

yīn丽华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偷偷瞪了刘秀一眼。在外人面前,如此的勾勾搭搭,也太没有天子的形象了。

刘秀看出yīn丽华的心思,笑吟吟地说道:“子陵可不算是外人。我与子陵,名为同窗挚友,实则亲如手足。”

对邓禹、严光、朱祐这三位老同学、老朋友,刘秀的确都把他们视为自己的手足兄弟。

严光突然起身离席,向刘秀跪地叩首。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刘秀和yīn丽华同是吓了一跳。后者连忙拽开刘秀的手,惊诧地问道:“严先生这是作甚?”

刘秀也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形,把严光从地上拉起,问道:“子陵?”

严光说道:“微臣有一事相求。”

刘秀眼眸闪了闪,拉着严光坐回到席子上,他幽幽说道:“可是为邓奉之事?”

严光也不绕弯子,躬身说道:“陛下英明。”稍顿,他垂首说道:“微臣知道,元之所犯之错,罪无可赦,还望陛下能网开一面,饶过元之的性命。”

听闻这话,yīn丽华也紧张地看向刘秀。见刘秀沉默未语,yīn丽华小声说道:“陛下,元之终究是功臣,哪怕将功补过,也可以免他一死啊!”

刘秀看看严光,又瞧瞧yīn丽华,露出苦笑。邓奉的造反,其实让刘秀很难做,对于叛贼,刘秀一直都深恶痛绝,可邓奉又和自己的关系太深。

他是大哥的老部下,是姐夫的亲侄子,是妻子的青梅竹马,现在又要成为严光的大舅哥,有这么多层关系,即便刘秀想杀邓奉,都下不去手。沉默了好一会,刘秀缓缓开口说道:“即便我要放过邓奉,也需要邓奉给我一个放过他的机会。现在邓奉已身陷绝境,却还是拒不投降,非要与大汉顽抗到底,这让我……

如何饶他性命?”

严光眼睛一亮,立刻抬头说道:“陛下,微臣可去小长安,劝元之投降!”

刘秀摇了摇头,说道:“子陵,你认为邓奉会听你的吗?”

还没等严光说话,yīn丽华抢先道:“倘若元之不肯听严先生之劝,臣妾愿去劝说!”

刘秀皱眉,别有深意地看眼yīn丽华,言下之意,先前已经有过一次了,这次还想重蹈覆辙?

yīn丽华也一下子想起上次的事,羞愧地低下头。严光正sè说道:“陛下放心,微臣这次定要劝降元之,让他亲自来向陛下负荆请罪!”

说着话,他站起身形,作势要往外走。

刘秀急忙抬手把他叫住,问道:“子陵去哪?”

“事不宜迟,微臣现在就去小长安!”刘秀都差点气乐了,向严光摆摆手,正sè说道:“今晚,子陵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军中,休息一宿。现在这黑灯瞎火的,你贸然跑去小长安,人家在把你当成细作给射

杀了!”

严光闻言,老脸一红,觉得自己的确是太心急了。他向刘秀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还是陛下考虑周全。”刘秀突然生出八卦的心思,他好奇地问道:“子陵,你……你是真的看上了邓紫君?或者说,你是有什么把柄落入到人家手里,还是你对人家做了什么事,才不得不对人家

负责?”

yīn丽华闻言,都差点笑出声来。堂堂天子,说出这种话,也太不正经了。

严光红着脸解释道:“我……我又能有什么把柄?我和紫君现在可是清清白白,我……我们……”

“行、行、行!我知道了!”看到严光急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这也太有毁子陵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刘秀连忙阻止住他,不让他再往下说了。

他扬头道:“子陵,你早些去休息,这段时日,你也够劳累的,以后,还有得你忙呢!”

“是!微臣告退!”严光刚要转身往外走,突然反应过来,陛下的话不对啊!他不解地看着刘秀,问道:“陛下说以后还有得我忙,这是何意?”刘秀乐呵呵地说道:“南阳饱受战祸之苦,百废待兴,急需一位德才兼备之太守。子陵能重建新野,我相信,子陵也能重建南阳。以后,复兴南阳的担子,我可就交给子陵

你了。”

严光闻言,一个头两个大,他不愿意在朝为官,他向往着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陛下要让自己做南阳太守,他是真的一百二十个不愿意。

他为难地说道:“陛下……”

刘秀收敛笑容,意味深长地说道:“子陵,你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帮我。”

他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还有谁比严光更适合做南阳太守。严光带领着当地的百姓,重建新野,事情早已经传开,严光在南阳民间的声望也是越来越高。人们都打心眼里敬佩严光,让严光来担任南阳太守,不仅能安抚民心,更能收服民心,十分有利于朝廷。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五章 驭人之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