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劝邓奉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劝邓奉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向刘秀躬了躬身形,说道:“微臣力所能及,责无旁贷。”

刘秀大喜,感叹道:“危急之时,还得是子陵会真心实意的帮我啊!”

严光笑了笑,向刘秀再次躬身施礼,说道:“微臣就不打扰陛下休息了,微臣告退!”

等严光走后,yīn丽华也十分高兴。她一直都担心刘秀会杀邓奉,现在有严光出面,她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总算可以放下来了。

当晚无话,翌日天刚蒙蒙亮,严光便来找刘秀,向他辞行,要去往小长安聚,劝说邓奉投降。

刘秀不放心地叮嘱道:“子陵此行,也需多加小心,现在邓奉被我军团团包围,插翅难飞,弄不好会狗急跳墙。”

严光满不在乎地说道:“陛下放心,微臣心中自知轻重。”

刘秀说道:“倘若邓奉态度强硬,子陵就不必一再劝说,激起邓奉的怒火,我担心……子陵会难保周全。”

看着拉着自己不放,一再唠叨的刘秀,严光是既感觉好笑,心中又充满感动。他点点头,说道:“陛下的叮咛,微臣都记下了。”

刘秀想了想,又说道:“你一人前去,着实危险,可带上邓紫君随你一同前往,有邓紫君在,邓奉也多少会留些情面。”

严光点点头,说道:“紫君就在宛城,微臣会带着她一同去劝说邓奉的。”

说完话,见刘秀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他举目望望天sè,提醒道:“陛下,时间已经不早,微臣得动身了。”

刘秀看着严光,又再次叮嘱道:“子陵多加小心!”

严光向刘秀拱手,深施一礼,说道:“微臣告辞!”

目送着严光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刘秀才返回寝帐。这时候,yīn丽华也醒了,问道:“陛下,是严先生来辞行吗?”

刘秀点点头,眉头紧锁地说道:“现在邓奉已经被我军逼到绝境,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我真的很担心子陵此行……凶吉难测啊!”

yīn丽华走到刘秀近前,轻轻揉着他的肩膀,说道:“陛下不必担心,元之是冲动了一些,但他也不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人。我相信元之会听严先生的话。”

“希望如此吧!”刘秀轻轻叹口气。

小长安聚。

严光带着邓紫君,来到小长安聚。进入其中,两人都明显感受到邓奉军士气的低落,还有将士们绝望之情。

只见将士们三五成群,依靠着墙壁而坐,没人说话,甚至人们的脸上都没什么表情,有的只是麻木和空洞。

要知道当初邓奉揭竿而起,率部造反的时候,邓奉军可不是这样的状态。

那时候,无论是上面的将官还是下面的兵卒,每个人都是充满了激情,干劲十足,梦想着能开创一番大业。

而现在,激情和干劲都已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死气沉沉的绝望。

这样的气氛,让严光和邓紫君暗暗皱眉,后者下意识地握紧了严光的手,小声说道:“子陵,此战大哥明明已经输了,为何还要继续打下去,为何就是不肯投降呢?”

严光苦笑,连邓紫君这位千金小姐都能看出来邓奉已经输了,难道邓奉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邓奉之所以还不肯投降,就是过不了心中那股想与刘秀一较高下的那一关。

两人来到中军帐,见到了邓奉。在育阳的时候,邓奉的模样只是有些狼狈,而现在,才短短几天的光景,邓奉的模样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而是憔悴。

邓奉的年纪不大,才二十多岁而已,现在看起来好像苍老了十好几岁,满脸的络腮胡须,眼窝深陷,脸颊消瘦。

如果不是在中军帐里见到邓奉,而是走在大街上遇到,邓紫君都未必能认得出来他是自己的大哥。

她呆呆地看着邓奉,过了好半晌,方颤声说道:“大哥?”

邓奉向邓紫君和严光笑了笑,说道:“严先生、紫君,你们来了?”说着话,他向旁摆了摆手,说道:“坐吧!”

看着严光和邓紫君落座之后,邓奉说道:“刘秀已将小长安聚团团围困,你二人是怎么进来的?”

说完话,见邓紫君一脸关心地看着自己,邓奉猛然想起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笑道:“我真是糊涂了,有严先生在,穿过刘秀军的连营,易如反掌。”

感觉大哥不仅模样变得异常憔悴,就连状态都很不对劲,邓紫君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哽咽着说道:“大哥,这仗我们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邓奉苦笑着看着邓紫君,说道:“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不会再有回头路可走。”

自己做的事是造反,不是别的事情,古往今来,但凡是战败的造反者,又有几个得了好下场的?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他就不可能再回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突然开口说道:“元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邓奉不解地看着严光,后者说道:“陛下说了,只要元之肯主动投降,而不是战败被俘,那么,陛下可饶过元之的性命。”

听闻这话,邓紫君又惊又喜,一脸兴奋地问道:“子陵,你说的是真的吗?”

严光点点头,说道:“是陛下亲口承诺!”

邓紫君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喜形于sè,急急看向邓奉,说道:“大哥!”

邓奉没有理会邓紫君,他看向严光,问道:“严先生又是来劝我向刘秀投降的?”

严光反问道:“除了这条路,元之还有别的路可走吗?”邓奉正要说话,严光向他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元之就算不考虑麾下这一万多将士的生死,是不是也要考虑家人们的生死?倘若元之最终真战败被俘,以谋反问斩,元之

认为,邓终能活得了吗?紫君还能活得了吗?乃至令尊、令堂,他们都还能活得了吗?”

他这番话,把邓奉说得脸sè煞白,低垂下头,沉默未语。

严光说道:“我知道,元之与陛下赌着一口气,但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原因,让邓家满门,乃至一万多将士一起陪葬,倘若如此,元之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已经到了这一步,可邓奉还坚持不肯投降,严光也动了真火,言语间变得犀利了许多。邓奉低着头,仍是一声不吭。严光忍不住站起身形,大步流星地走到邓奉近前,绕

过桌案,把邓奉的衣服抓住,将他硬拉了起来,说道:“元之,你现在去外面看一看,被困的将士们还有没有斗志,还有没有一点生气?”

邓奉就那么被严光拉着衣服,往上提着,没有反击,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邓紫君眼泪掉了下来,快步上前,她拉着严光的胳膊,看着邓奉,哽咽着说道:“如果……如果大哥、二哥,你们都死了,紫君……紫君还怎么活?紫君也只能随你们一同

去……”说到这里,她搂抱着邓奉的腰身,缓缓滑座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邓奉眼中蒙起一层水雾,泪水顺着眼角滴落下来。他弯下腰身,拉着邓紫君的胳膊,把她慢慢搀扶起来,嗓音沙哑地说道:“对不起,小妹,大哥让你担心了。”说着话,他看向严光,倒退了两步,向严光拱手深施一礼,

说道:“倘若刘秀执意杀奉,奉没有别的心愿,只求严先生能照顾好小妹紫君!”

严光托住邓奉的手臂,动容地说道:“元之,降了吧,别再执拗下去!哪怕是为了紫君,也别再执拗下去了!”

邓奉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说道:“好!我……”说到这里,他慢慢闭上眼睛,仰天长叹,幽幽说道:“我向刘秀投降!”

听到邓奉吐出投降二字,邓紫君喜极而泣,严光也是长松口气,感觉连日来压在自己胸口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被搬掉了。

邓奉决定向刘秀投降的消息,很快便在军中传开,全军上下,听闻此事,无不是又惊又喜,很多人都恨不得欢呼起来。

当然,没人真会蠢到去这么做,毕竟投降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邓奉让人安顿好严光和邓紫君,而后,他去到往朱祐被关押的地方。他向刘秀投降,也得有快敲门砖,或者说是见面礼,而朱祐,就是最佳的敲门砖、见面礼。

这段时间,朱祐的日子也不好过,并非邓奉或者下面的将士有虐待他,而是邓奉军一直在东奔西跑,作为战俘的朱祐,只能被迫的跟着邓奉军四处奔波。

原本在邓奉军中吃得香、睡得饱的朱祐,身上长的那点肥肉这两天都减下去了。

看到邓奉前来探望自己,朱祐咧着嘴,上下打量了邓奉一番,笑道:“难得啊,邓奉,你今日竟然有心情来探望我?”

稍顿,他眼珠转了转,摇头晃脑地嘿嘿笑道:“是不是坚持不住了?准备向陛下投降了?我就说你斗不过陛下,可你不听,非要一意孤行,现在服气了吧?”

朱祐的这张嘴,又损又碎,很不讨喜,邓奉平日里不愿意来看朱祐,也是在他这里听不到什么好话。

他看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朱祐,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抬手把头盔摘掉,而后,将身上的铁甲也解开,脱掉。

朱祐眼巴巴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邓奉去掉甲胄后,将肋下的佩剑也解下来,放到一旁,然后解开腰带,开始脱衣服。

朱祐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邓奉,下意识地倒退两步,结巴道:“你……你要作甚?老子告诉你,老子可没有断袖之癖!”

邓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将放到一旁的绳索拿起,递给朱祐,说道:“把我绑了!”

看到他递来的绳索,朱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邓奉是真准备投降了,这是要自己帮着他,去向陛下负荆请罪啊!朱祐脸上的惊慌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得意之sè,扬着眉毛笑问道:“原来你也肯认输啊!我还以为你打算死扛到底呢!”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再劝邓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