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负荆请罪

第七百一十七章 负荆请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奉也不理会朱祐,身形一转,背对着朱祐,双手向后一背,说道:“绑吧!”

朱祐提着绳子,走到邓奉近前,收起玩笑之意,正sè问道:“那……我可就真的绑了?”

“来吧!”

“你真的决定投降了?”以邓奉的牛脾气,朱祐真以为他会死拼到底,非要斗个鱼死网破不可。

邓奉深吸口气,幽幽说道:“我不能让我的家人都因我而丧命,也不能让南阳老兵们,死的一个都不剩。”

朱祐深深看了一眼邓奉,点点头,再没有多问,将绳索绑在邓奉的身上。

他还算有手下留情,没有往死了勒,只是把绳子虚缠在邓奉的身上。所谓的负荆请罪,只是走个形式罢了。

将邓奉捆绑完,朱祐老神在在地说道:“这段时间,你对我也算不错,等见到陛下之后,若有机会,我会帮你说话。”

邓奉回头,有些诧异地看着朱祐。朱祐苦笑,耸耸肩,说道:“败军之将,本已是一件丢脸之事,被俘之将……”

说到这里,朱祐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回去之后,我自身尚且难保啊!”

他的这番话,邓奉完全能理解。

在当时,战败被俘,这可是重罪。比如在新莽朝廷里,一些战败的将领就直接被砍头了,至于战败被俘,然后又跑回来的将士,那更是难逃一死。

邓奉说道:“以你和刘秀的关系,刘秀不会杀你。”

朱祐嗤之以鼻,反问道:“你当我怕死吗?”

“……”邓奉默然。朱祐的确不怕死,自被俘之后,他在己方这边就一直在作死。朱祐怕的是,他和刘秀的关系,会因为他被俘这件事,而降到冰点。

在严光和邓紫君的劝说下,走投无路的邓奉,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刘秀投降。

他脱光了衣服,让被俘的朱祐把自己绑了,押着自己,去往汉军大营,向刘秀负荆请罪。

当朱祐、严光,带着邓奉来到汉军大营的时候,以吴汉为首的众将,正在中军帐里向刘秀请战。

邓奉军只剩下万八千人,满营伤兵,士气全无,如此情况下,己方根本不用和邓奉拖延,只需一轮强攻打过去,就能杀入小长安聚,将邓奉擒杀。

刘秀在中军帐里,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水,众将们则是七嘴八舌地向刘秀请缨,表示自己愿打头阵。

就在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一名羽林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向刘秀插手施礼,说道:“陛下,朱将军、严先生押着邓奉,求见陛下!”

一瞬间,嘈杂的中军帐立刻静得鸦雀无声。朱将军?朱祐?他不是被邓奉俘虏了吗?怎么现在是朱祐押着邓奉回来的?

人们都是一脑子的莫名其妙。

刘秀则是眼睛一亮,喜形于sè,兴奋地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就在营外!”

“速速带他们到中军帐!”

羽林卫插手施礼,应了一声,转身快步走出中军帐。等羽林卫离开了一会,中军帐里才传出嗡嗡的议论声,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吴汉眉头紧锁,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仲先押着邓奉回营,这……”

刘秀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语气轻快地说道:“邓奉被困小长安聚,走投无路,只能投降,他让仲先押着他,前来我军大营,就是为表明他投降的诚意。”

说到这里,刘秀已经在中军帐里坐不住了,起身向外走去。

在场的众将也都纷纷起身,跟着刘秀出了中军帐。刘秀在中军帐的门口来回徘徊,对于他来说,现在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

邓奉投不投降,刘秀根本不在意,他肯投降,说明他还算识时务,他若不肯投降,那就是自寻死路。

刘秀真正在乎的是朱祐,他这位从小到大的玩伴、兄弟、同窗、挚友。

远远的,终于看到朱祐、严光、邓奉的身影,刘秀的心情也变得越发激动起来,当朱祐等人距离他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刘秀已忍不住快步迎了上去。

见到大步流星,直奔自己而来的刘秀,朱祐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他向前小跑了几步,噗通一声跪伏在地,向前叩首,哽咽着说道:“罪臣朱祐,叩见陛下!”

刘秀三步并成两步,抢步来到朱祐近前,伸手把他搀扶起来,然后上一眼,下一眼地仔细打量着他。

朱祐和以前相比,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白白胖胖的,体态发福,刘秀都觉得朱祐被俘期间,好像都没有清瘦一分。

看到朱祐这副模样,刘秀安心了不少,他握住朱祐的手,说道:“仲先,这段时间,你可担心死我了!”

他一句话,把朱祐说得泪如雨下,后者忍不住呜呜地大哭起来。

刘秀眼圈一红,主动伸出双臂,将朱祐搂抱住。朱祐一直都是个乐天派,很少有大哭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的时候。

他和刘秀的身世很像,都是幼年丧父。区别是,刘秀被叔父刘良收养,而朱祐随着母亲,回到刘氏的娘家。

朱祐的母亲和刘秀同宗,之间常有走动,朱祐也经常跟着母亲,来舂陵拜访亲戚。他和刘秀年纪相仿,当时又都是小孩子,一见如故,很快便成为最要好的玩伴。两人在舂陵,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长大后,又一同去长安求学,成为同窗,再后来,朱祐跟着刘秀,一同揭竿而起,造了王莽的反,这么多年来,两人不离不弃,相互

扶持,感情之深厚,远非旁人能比。

此时,看到一向乐天,没心没肺的朱祐放声大哭,刘秀眼圈也红了,一手搂着朱祐的脖子,一手拍着他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我让阿祐受委屈了!”

朱祐闻言,更是泣不成声。他本以为自己这次这么丢脸,陛下肯定会责骂自己,可见面后,陛下非但没有一句埋怨,反而还把自己被俘的过错揽到他自己身上。过了好一会,刘秀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他放开朱祐,先是揉了揉红彤彤的眼睛,接着又拍了拍朱祐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阿祐这不是平安无事

地回来了吗?都多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

朱祐老脸涨红,抬头看眼刘秀,紧接着又羞愧地低下头。刘秀笑道:“胜败乃兵家之常事。我以前败过,这次阿祐也败了,我这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啊!”

听闻这话,朱祐边抹着眼泪,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刘秀对朱祐的感情,不会因为他战败了,被俘了,而发生任何的改变。同患难,难,同富贵,更难。刘秀做人不忘本这一点,的确是难能可贵。

在场的众人,看着先是相拥而泣,而后又破涕为笑的君臣二人,心中亦是连连感叹,陛下和朱祐的感情,是真的深厚啊!

就连对刘秀和朱祐都喜欢不起来的邓奉,在旁看着亦是羡慕不已。

直到这个时候,刘秀目光一转,才看向邓奉。此时的邓奉,上身赤膊,被五花大绑着,看着他这副模样,刘秀扬了扬下巴,似笑非笑地道:“元之近来可好啊?”

他这话,既有胜利者的居高临下,也有对邓奉不自量力的嘲讽。邓奉吞了口唾沫,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罪臣愧对陛下隆恩,特来向陛下……负荆请罪!”刘秀对邓奉的感情很复杂,按理说,有邓晨这层关系在,他两人之间的感情应该非常亲近才对,不过又因为yīn丽华的关系,两人的交情,又始终没能达到交心的地步,始

终存在个心结。

即便有心结,刘秀在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封邓奉为破虏将军,对其委以重用。可邓奉对他的回报,则是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在南阳起兵造反。

还是那句话,不管邓奉是因为什么原因造的反,总之,他是造刘秀的反,而刘秀并没有亏待过邓奉。站在刘秀的角度上来看,邓奉此举,就是恩将仇报。

杀邓奉,有太多的关系存在,刘秀下不了这个狠心,放了邓奉,刘秀还没有宽容大度到,人家都造了自己的反,他还能不当回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刘秀凝视着跪在地上的邓奉,久久都是一言不发。

这时候,吴汉突然跨步出列,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邓奉于南阳造反,导致南阳战祸不断,生灵涂炭,微臣以为,陛下当处死反贼,以儆效尤!”

邓奉身子一震,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吴汉的眼神就如同淬了毒似的。

对上邓奉的眼神,吴汉眼中的杀机更盛,此贼断不可留!

没等刘秀说话,严光拱手说道:“陛下,邓奉主动来降,说明已有悔悟,还望陛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过邓奉这一次。”

耿弇出列,拱手说道:“臣启陛下,反贼若不能诛灭,此先例一开,以后岂不人人都要效仿?”

吴汉和耿弇,一个是渔阳郡官员出身,一个是上谷郡官员出身,两人以前的交情就好,投靠到刘秀之后,这两位,就差没穿一条腿的裤子了。朱祐看看吴汉和耿弇,再瞧瞧邓奉,向刘秀躬身说道:“陛下,邓奉乃柱天都部之元老,当年追随大哥,南征北战,立功无数,陛下不看旁人的面子,也得看大哥的面子啊

!”

一直以来,朱祐和刘秀一样,都叫刘縯大哥。他们虽不同姓,但之间的感情,也和亲兄弟差不了多少。

邓奉没想到,朱祐竟然会真的帮自己说话。他看向朱祐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其中也隐隐含着感激之情。

吴汉和耿弇,都主张杀邓奉,严光和朱祐,则主张放过邓奉,刘秀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挥手说道:“先将邓奉收押起来!”

伏黯答应一声,挥手叫过来两名羽林卫,将跪在地上的邓奉拉起,带走。

吴汉见状,面露急sè,说道:“陛下,邓奉绝不能放啊!”

许多将官也跟着出列,齐齐跪地,向刘秀进谏道:“陛下,我军有多少弟兄亡于邓奉之手?倘若邓奉不死,军中弟兄,心中怨气难平啊!”坚镡也跪地进谏道:“陛下,佞臣贼子,断不可留,否则后患无穷尽!”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七章 负荆请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