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左右为难

第七百一十八章 左右为难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但凡是亲历南征的汉军将士,无不对邓奉恨之入骨,一想到那么多的同袍兄弟战死在南阳,将士们就恨不得把邓奉碎尸万段。

而且吴汉的态度十分明确,就是要杀邓奉,将士们也都愿意卖大司马一个顺水人情。

刘秀看看跪下一片的众将,他目光一转,又看向邓禹,问道:“仲华,你以为呢?”

邓禹和邓奉之间没有私怨,而且两人还是本家,对邓奉到底是要杀还是要留,邓禹一直没做过表态。

现在陛下问到自己的头上,邓禹无法再继续保持沉默。

他琢磨了一会,说道:“微臣以为,邓奉之罪,诛灭九族亦不为过,但邓奉又的确有功于汉室,故,暂时收押邓奉,带回洛阳,再做商议,微臣以为十分稳妥。”

邓禹这是在打太极,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邓禹也的确不太好做出表态。

邓奉和汉室的关系错中复杂,一层套着一层。他若说该杀邓奉,会得罪一批人,他若是不该杀邓奉,同样会得罪一批人。

邓禹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别做这个出头鸟了,毕竟现在他自己的头上还顶着一大堆的弹劾呢。

他会打太极,刘秀也会接太极,后者顺着邓禹的话说道:“是啊,要如何处置邓奉,还是等回到洛阳之后再议吧!”

就内心而言,刘秀是不愿意杀邓奉的,而且他也向严光承诺过,只要邓奉肯主动投降,他可饶邓奉一命。

刘秀为人,一向看重诚信,对严光这样的至交,他更不愿意出尔反尔。

随着邓奉的投降,这场爆发在南阳,耗时将近一年的战争,终于宣告结束。

占据南阳,沆瀣一气的邓奉势力、延岑势力、董訢势力,被御驾亲征的刘秀,一举击败,土崩瓦解。

南阳之战过后,董訢率部投降,延岑败逃南郡,邓奉率部投降,以刘秀为首的洛阳朝廷,于建武三年,公元二十七年,正式收服了南阳。

经过这么多年的天灾人祸,南阳早已是千疮百孔,刘秀在南阳施行了一系列的利民政策,帮助南阳复兴百业,休养生息。

因为南阳是帝乡的关系,建武朝廷中的王侯、功臣,很多都是出自于南阳,现在南阳被收服,朝中这些南阳贵胄们也纷纷回到家乡,在南阳置业置地。

刘秀时期,汉室江山有两个地方是最难治理的,一个是洛阳,那里是帝都,全国权贵聚集的地方,另一个就是南阳,这里是帝乡,也是权贵云集之地。

邓奉、延岑、董訢在南阳的作乱被平定,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刘秀等人回到中军帐后,纷纷落座。刘秀看向岑彭,说道:“君然!”

“微臣在!”岑彭插手施礼。

刘秀说道:“邓奉已降,邓奉军的残部,需要有人去接收,此事,就由君然你去处理吧!”

稍顿,他又提醒道:“这些南阳的老兵,有愿意加入我汉军的,可编入我军治下,有不愿意加入我汉军的,可收缴其武器和甲胄,就地遣散就是。”

岑彭点头应道:“微臣记下了。”刘秀和岑彭的对话刚告一段落,吴汉欠身说道:“陛下,邓奉造反期间,南阳各县,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的资助邓奉,也有不少人,心甘情愿的为邓奉做事,与朝廷为敌,微

臣以为,诸如此类,都应进行清算才是。”

听闻这话,刘秀沉默未语。岑彭想了想,躬身说道:“陛下,微臣以为,大司马言之有理,这类心怀叵测,暗藏祸心之徒,当及早诛之,永绝后患!”

见岑彭支持自己,吴汉底气更足,拱手说道:“陛下,南阳之乱,皆因有这些不臣于汉室的害群之马,陛下若对此类贼子心慈手软,日后,南阳还会再生祸端。”

刘秀沉吟了一会,扬头说道:“严光、坚镡!”

“微臣在!”严光和坚镡急忙起身,向刘秀躬身施礼。

刘秀说道:“此事,就由你二人去处理吧!”

看得出来,吴汉是一心想把这个差事争取过来,但刘秀不能如他的愿。

吴汉对邓奉,那是恨之入骨,恨屋及乌,对于和邓奉有关系的一些人,吴汉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

如果真把这个差事交给吴汉去做,不知得有多少人要枉死在吴汉的手里。

刘秀从来都不是个杀心重的人,南阳已经死了太多的人,现在战事已经结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这也是刘秀决定让严光和坚镡去处理此事的主要原因。

严光是修道之人,刘秀的性格就够柔和的了,严光比刘秀更柔和。不过让性情太过柔和的严光全权处理此事,也不太妥当,所以刘秀又想到了坚镡。

&nbs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p;坚镡为人公正,做事一板一眼,刚直不阿,他刚好可以弥补严光的不足之处,此事交给这一柔一刚两个人,再适合不过。见陛下没有把此事交给自己去处理,吴汉大失所望,他再次提起邓奉的事,说道:“陛下,邓奉乃南阳之乱的罪魁祸首,此贼断不可留,只要邓奉还活一天,南阳之隐患,

就多存在一天啊!”

见吴汉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杀邓奉,严光眉头紧锁,说道:“大司马,邓奉肯主动投降,就表明他已有悔过之意!”

吴汉嗤之以鼻,说道:“严先生,邓奉之所以会主动投降,是因为他已经走投无路,插翅难飞,不投降,就是死,他是迫不得已,才不得不投降!”

“陛下以仁德治天下,才引来天下有识之士,竞相辅助陛下,仁德乃大汉之根基!”

“严惩反贼,诛杀叛逆,这并不与陛下的仁德发生冲突!”

吴汉和严光你一言,我一语,争执不下。刘秀做出头痛的样子,揉了揉额头,向两人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我已经说过了,此事等回到洛阳再议!”

见刘秀露出不耐烦之意,吴汉和严光不约而同地停止争辩,一同向刘秀躬身施礼,退回到自己的坐席。

刘秀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也乏了,得回寝帐去休息!”

“微臣告退!”众将纷纷起身,向刘秀躬身施礼,然后鱼贯退出中军帐。

朱祐要出去时,被刘秀叫住了。众人对此都习以为常,朱祐长年在刘秀身边担任护军之职,常伴刘秀左右。

等众人都离开,刘秀对朱祐一笑,乐呵呵地说道:“看起来,邓奉待阿祐还不错!”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朱祐挠了挠头,咧嘴笑道:“虽说微臣也不喜欢邓奉,但这段时候,邓奉对微臣也着实是不错。”

稍顿,他又道:“这还得感谢子陵,自从子陵探望我之后,我的待遇好了许多,每隔三天还能吃上一顿肉。”

刘秀闻言,哈哈大笑。笑了一会,他向朱祐招招手,示意坐到自己身边来。他问道:“阿祐,你也赞成我该放了邓奉?”朱祐看眼刘秀,掰着手指头数道:“一,邓奉是姐夫(邓晨)的亲侄子。二,邓奉对yīn贵人有救命之恩。三,邓奉是大哥的老部下。四,邓奉的谋反也情有可原,这件事,

大司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五,杀邓奉,也不利于陛下的名声。”

刘秀看着朱祐扒拉着他手指头,说的头头是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道:“怎么此事还和我的名声扯上关系了?”

朱祐探着脑袋问道:“陛下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民间百姓都在流传,邓奉之所以造陛下的反,皆是因为yīn贵人。如果陛下杀了邓奉,倒是坐实了传言,百姓们定会认为陛下是为了除掉情敌,才杀的邓奉。这当然有损于

陛下的声誉!”

刘秀眨了眨眼睛,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摇头说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传言。”

“人言可畏,陛下也不能不考虑啊!”朱祐提醒道。

刘秀乐道:“看来,我是不能杀邓奉了。”

朱祐叹口气,说道:“陛下若不杀邓奉,大司马,以及军中将士们,都会对陛下颇有怨言,众愤难平啊!”

刘秀白了朱祐一眼,说道:“说来说去,你和仲华一样,都在和我兜圈子。”

朱祐摊了摊手,说道:“到底该如何处置邓奉,这本来就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是啊!”刘秀深有所感的长叹一声。一边是邓奉与己方的层层关系,一边是群情激奋的军中将士,刘秀被夹在其中,左右为难。

朱祐颇感同情地看眼刘秀,笑嘻嘻地说道:“还好我不是天子,不用为这么多的糟烂事烦心!”

刘秀差点气乐了,抬手掐了掐朱祐脸颊上的肥肉,说道:“你战败被俘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起码得罚你半年俸禄!”

朱祐一听要被罚俸禄,立刻摆出一张哭丧脸,嘀咕道:“罚半年俸禄?那我吃什么,喝什么?”

刘秀笑道:“可领食邑。”朱祐被封堵阳侯,以前只是个虚名,现在随着朝廷收服南阳,朱祐的堵阳侯也不再是有名无实了,可领堵阳全县的食邑。朱祐眼睛一亮,恍然大悟,连连拍打自己的脑门

,喜笑颜开道:“我有封地了!我现在也有自己的封地了!”

“是啊,堵阳侯,堵阳的食邑,足够把你养得更胖更多肉了!”刘秀站起身形,说道:“好了,我得回寝帐了!”

邓奉主动来降的事,想必丽华也听说了,现在她正在寝帐中着急呢吧!

朱祐笑嘻嘻地说道:“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丽华嫂子了!”刘秀向朱祐一甩头,迈步向外走去。朱祐则是咧着嘴,像跟屁虫似的跟着刘秀一并走出中军帐。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一十八章 左右为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