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八章我是我之因果的所有指向

第四十八章我是我之因果的所有指向

承天剑法的归一式自然难学。

以阿飘的天赋,也要心无旁鹜地学上好几年才能掌握。

但对于那些通天境大物来说,想要掌握并不是太难的事。

关键还是在于隐秘。

除了做过青山掌门的人,没有人知晓这一式剑法。

如果让别人掌握了驭使万物一剑的方法,青山掌门还怎么坐得稳?

没想到,太平真人居然会把这一式剑法传给了阿飘。

……

……

剑狱深处。

那条幽深的通道尽头。

雪姬裹着被子蹲在竹椅上,看着假窗上的假雪山冰峰,仿佛几万年也不会看腻。

忽然她转过身去,望向天光峰的方向,黑溜溜的眼眸里闪过一道亮光,嘤嘤叫了两声,满是轻蔑与嘲弄。

……

……

南蛮深处。

一座荒废的山神庙里。

青鸟落在枝头,看了眼庙里有些眼熟的神像,微微歪着脑袋,有些疑惑。

下一刻,它落到地上,用爪子拨动浮土,把青天鉴露出来的一角重新盖上。

忽然不知道感应到了些什么,它转首望向青山方向,咕咕叫了两声,还是充满了疑惑。

……

……

不管是嘤嘤叫还是咕咕叫,都是叫。

承天剑法的归一式就像是一件能够识人吞魂的法宝,它叫你一声,你敢应吗?

天光峰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等着井九的决定。

井九坐在椅子上,右手缓慢而稳定地摸着白猫的背,没有说话。

如果他是景阳真人,完全可以把承天剑拿出来,让阿飘证明自己的身份。

为何直到此时他依然没有表态?要知道拖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引起疑心。

“承天剑是青山掌门圣物,岂能交给你这个冥界妖人?”

赵腊月神情冷漠说道。

太平真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算到这句话?

阿飘看着她说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我可以把归一式转教给元骑鲸师兄,让他来试。”

没有人不相信元骑鲸的德行,他与太平真人早已师徒反目,而且他是青山剑律,是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

至此,太平真人便堵死了井九的所有退路。

高空里的那些雷鸣早就已经停了,天光峰顶安静无声,就连白猫打呵欠的声音都是那般的清楚。

时间缓慢流逝,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紧张。

过南山等青山弟子的脸sè变得越来越沉重,就连雷一惊与幺松杉等人都开始觉得茫然。

井九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拿出承天剑鞘的意思。

赵腊月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有些黯淡,心想暂时先让元骑鲸拿着又如何,何必非要与太平真人赌这口气?

是的,在场至少有一千三百余名修道者,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井九的想法。

那些不知道井九想法的人,自然生出了别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井九不敢拿出承天剑鞘,便表明他就是万物一剑。

那些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里的情绪渐渐变了。

由信任变成猜疑,由平静变成痛苦,由疑惑变成得意,由茫然变成憎恶。

……

……

“难怪你小时候就那般天才……”

当年把井九与柳十岁接引至南松亭的上德峰弟子吕师有些痛苦地想着。

“当年的你便那般懒散却又傲然,就因为你是那把妖剑吗?”

在洗剑溪畔对井九颇有照顾的天光峰弟子林无知有些猜疑不安地想着。

“难怪在青山试剑的时候能够越境胜敌,还能断了过南山的剑,哪有什么先天无形剑体,原来你竟是一个剑妖!”

云行峰主伏望想着这些年的事情,憎恶想道。

……

……

悬铃宗所在的云台上。

瑟瑟看着天光峰顶,看着依然安坐在椅中的井九,神情很是紧张。

她的双手垂在身边,握紧成拳,不停在心里喊着:拿出来啊!拿出来啊!

在她身前的轮椅里,悬铃宗主陈雪梢却很平静,美丽的眉眼间甚至还有些懒散的意味,带着些遗憾说道:“原来是只剑妖啊……难怪生得如此好看。”

……

……

在场千余名修行者里,还有一个人与陈雪梢有着相似的反应。

玉山师妹把双手抱在身前,看着不远处的井九,明亮的眼睛闪啊闪的,就像夜空里的星星。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心想难怪掌门师叔居然是剑妖啊,难怪这么好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有些着急,想说让对方让让,忽然发现竟是师伯,吐了吐舌头,退了回去。

伴着微雪,元骑鲸落在了天光峰顶。

他看了眼阿飘,看了眼方景天,看了眼井九,沉默了很长时间。

风雪未疾,如柳絮般飘着,让人觉得有些堵得慌,有些心闷。

就在所有人觉得有些受不了紧张气氛的时候,他忽然感慨说道:“就算他是万物一,又能怎样呢?”

不知道青山宗隐秘前史的人们哗然一片。

就连那些普通的青山弟子也是如此,不明白行事向来严肃方正的剑律师伯为何会这样说。

如果井九真的是天剑成妖,那当然就应该被捉拿,甚至被杀死。

青山宗的各位峰主以及一些资历深的长老却保持着沉默。

因为他们都知道万物一剑对青山宗意味着什么。

无数年前,朝天大陆南方出现一把妖剑,天地生出感应,灵脉相聚,隆而为峰。

峰间剑意自养,源源不断产出飞剑,这便是现在的云行峰。

开派祖师便是得到了这把妖剑,才悟得剑道真义,开创了青山宗。

没有万物一剑,便没有青山宗。

这是实际意义上的说法,也是精神意义上的说法。

“你们错了,因为他是剑妖,而不是剑灵。”

阿飘的声音在天光峰顶回荡着,平静而坚定。

很多人,尤其是像元骑鲸、方景天这些曾经很熟悉太平真人的人,在这一刻都生出了一种错觉。

那个飘在空中的蓝衣童子不是来自冥界的皇族子弟,也不是一封信,而就是写信的太平真人。

有些人甚至在阿飘的身后,仿佛看到了一个仙人的巨大身影。

阿飘来到庐前,俯视着井九,说了三句话。

“如果你是万物一剑的真灵,当然理应受到青山宗万代供奉。”

“但当景阳真人带着你飞升的时候,你忽然生出了贪欲,夺了他的神魂为己所用。”

“你杀了他,你还吃了他,你当然就是一个妖怪。”

成由天神情微变,心想如果真是如此,那即便是万物一剑只怕也留不得了。

伏望的眼神里寒意骤深。

只有南忘依然看着远处,神情漠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飘看着井九继续说道:“更不要说,你骗了青山掌门之位后,还与冥界勾结,妄图再立冥皇。那些冥界祭司为什么会死在冷山?你与冥师之间究竟有什么交易?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你需要证据吗?”

听到这句话,布秋霄转身看了柳十岁一眼,说道:“稍后你不准动。”

白真人心想这还真是太平真人的作派,就像当初青山宗要灭西海剑派,他便去了西海,拿自己当了一个靶子。

这次他要灭掉景阳或者是万物一,用的还是相似的法子,只是不知道那个冥界的蓝衣童子为何会愿意这样做。

井九也想知道答案,对阿飘问道:“那人许了你什么?”

如果阿飘今天没有出现,那么明天就会成为他的亲传弟子。

再过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他便能得到冥皇之玺,成为冥界的统治者。

太平真人给出怎样的条件,居然能让他连冥皇都不做?

“老师对我很好。”

阿飘说道:“而且他答应带着我在人间修行学习,可以让我不回去。”

这个条件看着很简单,甚至有些荒唐,但如此仔细一品,便能知道其中意味。

对冥界的人们来说,来到朝天大陆生活就像是飞升。

可以随便问一名朝天大陆的修行者,飞升与当神皇怎么选,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原来如此。”

井九没有再多说什么。

论及对冥界的了解,他确实不如那人,没有算到这一环,也是正常。

……

……

到了此时,事态已经逐渐清楚。

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相信了方景天的话。

井九并非景阳真人转世,而是夺取了景阳真人神魂的剑妖万物一。

场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云台上的各宗派强者们神情严肃。

青山诸峰的长老与弟子们看着椅中的井九,眼神里满是警惕的神sè,有人甚至已经唤出了飞剑,时刻准备发起攻击。

高空里忽有yīn云飘来,遮住了阳光,接着有雨点飘落,不知何故竟是穿过了青山大阵,落到了崖间。

不是春雨温柔,而是风雨欲来。

“真人想问,你一直以景阳自居,现在你与冥界勾结,众叛亲离,眼看着便要被镇压进剑狱,是何感受?”

阿飘看着井九问道。

这句话里的每一段单独拿出来都是一个故事,而且可以加上一个也字。

那都是太平真人曾经的经历。

井九说道:“并无感受,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些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真人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阿飘说道:“也许直到现在你都认为自己是景阳真人,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自己都忘了……你其实就是万物一?”

这个问题才是真正的诛心一剑。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自身的记忆,得到了一段新的、完整的记忆,从而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人,结果最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妄。那该是何等样的无助与悲伤?

所有听到这个问题的修行者都沉默了。

是啊,这也是一种可能。

也许井九醒来的时候,便已经继承了景阳真人的记忆,从而认定自己就是景阳真人。

如果是这样,那他有什么错呢?

很多青山弟子还有别派的修行者都这样想着。

比如成由天、梅里还有林无知,还有水月庵的甄桃等人,他们看着孤单坐在椅子里的井九,忽然生出很多同情。

白真人却是微微挑眉,不明白太平真人眼看着便要把井九关进剑狱里,从而大获全胜,为何会问出这句话来?

“也许有人觉得他是想替我找一条生路……不,他只是习惯性要在最后的道理上也要获得胜利。”

井九说道:“他想让我产生自我怀疑,觉得自己真有可能是万物一,只有如此他才算是赢了这一局。”

阿飘沉默了会儿,说道:“但你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至少无法证明。”

我是谁?

这是一个听着极其简单的问题。

但如果多想一些,却会让很多人生出畏惧,就像深渊。

我到底是谁?

……

……

我出生在朝歌城,那是一个腊月,天上飘着雪。

我是天生道种,自幼天赋出众,从不弹琴作画,只是读书准备修行。

我很小的时候便被接进了青山,直到今日,已经是神末峰主。

我是赵腊月。

但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同样生着凌乱短发、眼眸黑白分明的少女。她坚持认为自己才是赵腊月,而且拥有完全一样的容貌与记忆。那么我该怎样证明,我才是真正的赵腊月?怎样说服她,她并不是赵腊月?

还是说,赵腊月这个概念本来就不是我,或者说可以随时脱离我。

只是朝歌城、雪花、时节、天赋、容貌、身体、喜好……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所有关于赵腊月的记忆,那我就不是赵腊月了吗?

那时候的我又会是谁呢?

……

……

“这确实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赵腊月被一道淡然的声音从沉思里拉了回来,才发现井九正看着自己。

她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井九看着青山群峰里的修行者们说道:“但身为修道者,首先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禅子伸手在云里拈来一朵野花,看着他认真说道:“那么你到底是谁?”

井九说道:“我是我之所有因果的指向。”

禅子笑道:“果然吾师。”

……

……

(马克思: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八章我是我之因果的所有指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