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二十章 狐假虎威

第七百二十章 狐假虎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无所谓地耸耸肩,笑道:“想去玩玩就去吧!”

朱祐摸了摸身上,尴尬地说道:“公子,我身上没钱啊!”

刘秀摸了摸自己身上,也同样没带钱,他回头看眼龙渊,后者立刻取出钱袋,递给刘秀。刘秀直接塞给了朱祐。

后者接过来,正要走过去,有几名身材魁梧的汉子先走到了小姑娘的对面。

其中一人在席子上坐了下来,嬉皮笑脸地说道:“我来和你玩一把!”说着话,他掏出五枚钱币,放在桌上。

小姑娘还和刚才一样,熟练的把三颗豆子放入三只碗中,她刚把三只碗扣过去,要准备挪位的时候,那名大汉抢先一步,将小姑娘的手腕抓住。

大汉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三颗豆子,其实弄不在碗中,现在都在你的手里吧!”

小姑娘皱起眉头,面露不悦地说道:“客官,你这是作甚?”

“你把手张开,让我看看!”大汉死死扣住小姑娘的手腕。

那名老者快步上前,满脸赔笑地说道:“这位客官,你这样不合规矩……”

“去你娘的,给老子滚远点!”那名大汉随意地向外一挥手,将老者推出去好远。老者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见状,周围围观的人群传出一片惊呼声。

小姑娘脸sè大变,惊呼一声:“阿翁!”她要起身去老者这边,抓着她手腕的大汉冷笑一声,说道:“我倒要看看你玩的鬼把戏!”

说着话,他把小姑娘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掰,小姑娘吃痛,手也随之张开,但是她的手里什么都没有,更没有大汉言之凿凿的豆子。

看到小姑娘的手心里空空如也,那名大汉也是一怔,随即放开小姑娘的手腕,把三只碗全部掀开,每只碗里扣着的都是一颗豆子,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见状,大汉脸上露出茫然之sè。他本以为小姑娘是在扣碗的时候做得手脚,没想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刚刚他一口咬定小姑娘作假,现在的情况让他颇感下不来台。他yīn沉着脸,冷哼一声,站起身形,双手掐腰地说道:“你们来集市行骗,也不先打听打听,这里是归谁管的!”说着话,他走到坐在地上的老者近前,伸手出来,皮笑肉

不笑地说道:“把你们骗到的钱都交出来,今日之事,就算了,不然,嘿嘿,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小姑娘跑到老者身边,关切地问道:“阿翁,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坏?”

在当时,父亲和祖父,都是以阿翁相称,对太祖父,则是以太翁相称。看老者的年岁,应该是小姑娘的祖父。老者向小姑娘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在小姑娘搀扶下,他颤巍巍地站起身形,向那名大汉拱手说道:“小老儿祖孙二人初次到宛城,有冒犯之处,还请这些公子多包涵…

…”不等他把话说完,那名大汉不耐烦地挥手道:“少他娘的和老子啰嗦!老子叫吴洛,听说过扬化将军吗?那可是老子的亲表哥!我告诉你,这整个集市,都归老子管,不交

钱,老子就拿你们去送官!”

在他说话的时候,另几名汉子纷纷围拢过来,把一老一幼围在当中。

在旁观望的刘秀一脸的茫然,他看向身旁的伏黯和龙渊,以眼神询问他们,有没有听过子伋有个名叫吴洛的表弟。

普天之下,扬化将军只有一个,就是刘秀亲封的坚镡。

伏黯和龙渊对视一眼,向刘秀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有吴洛这么一号人。

老者看出这些大汉都是本地的地头蛇,不敢招惹,只能自认倒霉的掏出钱袋,递给对方。

名叫吴洛的大汉一把把钱袋抢过来,打开,向里面看了看,嘴角一撇,冷声问道:“只有这么点?”

“吴公子,我们……我们真的就只有这些……”

吴洛哼笑一声,将钱袋揣入怀中。而后,他的目光又不怀好意地落在那个小姑娘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小脸,嘿嘿笑道:“她是你孙女?”

“正……正是!”

“正好!老子家中还缺一通房,就让她给老子做个通房吧!”

通房就是通房丫鬟,再说直白点,就是陪睡丫鬟,地位还不如陪睡的侍妾。侍妾起码不用伺候人,而通房,归根结底还只是个丫鬟。

听闻他的话,老者和小姑娘脸sè顿变。朱祐闻言,勃然大怒,他的性情颇像江湖中的游侠,脾气火爆,又嫉恶如仇。

他迈步走了出来,大声呵斥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还要强抢民女不成?”

听闻背后传来的呵斥声,吴洛啧了一声,边扭转回身,边笑骂道:“他娘的,河边没青草,从哪冒出来一头多嘴驴!”

说着话,他举目看向朱祐,上下打量他一番,见是个其貌不扬的小胖子,他嘴角撇得更大,说道:“死胖子,别自找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倒霉,给老子滚边去!”

朱祐笑了,气笑的。

他掰了掰手指头,关节发出嘎嘎的脆响声,说道:“我这辈子,最讨厌持枪凌弱的人,其次就是敢骂我死胖子的人,你很好,两者都占上了。”

吴洛嗤笑道:“我听你在这放屁!”说着话,他向左右的手下人一甩头。站于四周的几名大汉立刻会意,大步流星地向朱祐冲了过去。

他们根本没把朱祐放在眼里,哪知他们刚到朱祐近前,都没看清楚朱祐是如何出的手,已经全都趴地上了。吴洛见状,眼睛瞪得好大,嘴巴张得更大。随着朱祐一步步向他走来,他下意识地连连后退,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扬化将军坚将军的表弟,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我让你吃不了兜

着走……”

他话音都未落,朱祐一嘴巴扇在吴洛的脸上,这一巴掌,把吴洛打得向旁踉跄出去好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再看他的半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朱祐三步并成两步,来到他的近前,冷声说道:“你就算是天王老子的表弟,我今天也照打不误!”

说着,他抓着吴洛的衣领子,左右开弓,一连抽了对方十几个耳刮子。

刚开始,吴洛还能嚎叫几声,可一会的工夫,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整张脸肿的如同猪头一般,口鼻窜血,目光涣散,人已神志不清。

周围围观的百姓见状,吓得纷纷逃离现场。吴洛是不是坚镡的表弟,百姓们不知道,但他的确是宛城地头上的一霸,就连宛县令见了他,也得给几分面子。

见到吴洛被朱祐打得满脸都是血,刚才被他打倒的几分大汉相互搀扶着站起身形,还打算上前营救,结果朱祐一个眼神飘过来,顿是把几人吓得一哆嗦,再不敢上前。

其中一名大汉指着朱祐,龇牙咧嘴地说道:“你……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捅娄子了!有种的你在这别走!”

说着话,他一瘸一拐地向县衙那边走去,另几名大汉也都纷纷跟随而去。

朱祐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嗤之以鼻,他抓着吴洛的衣领子,说道:“你不是扬化将军的表弟吗?我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是真是假!”

说着话,他提着吴洛,也往官府那边走。

那名老者一溜小跑的上前,拦住朱祐的去路,急声说道:“壮士请留步!小老儿多谢这位壮士的出手相助,壮士……壮士还是别因为我祖孙二人的关系去官府惹麻烦了……”

朱祐把手摸入吴洛的怀中,将他先前拿走的钱袋掏出来,抛给老者,说道:“此事和你无关,扬化将军的威名,又岂容此等败类的践踏!”坚镡以一己之力,支撑宛城,抵御住邓奉联军一轮又一轮的攻势,战功赫赫,现在宛城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吴洛,打着坚镡的名号,欺男霸女,在朱祐看来,吴洛这样的

败类,其心可诛。

朱祐提着吴洛,直奔县衙而去。有些好事的百姓,远远地跟在后面,想看看今日之事到底会如何了结。

吴洛在集市中称王称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直都打着坚镡表弟的旗号,集市中的商贩,几乎都受过他的欺凌和勒索。

刘秀向身旁的伏黯、龙渊等人甩下头,混在百姓的人群当中,一并去往县府。

朱祐提着吴洛,刚走到县府的大门口,刚好从里面走出来一大群人,其中有吴洛的几名手下,另外还有十几名衙役,为首的一位,穿着官服,正是宛县令周俊。

周俊本是万脩的主簿,坚镡和万脩率军攻占宛城后,便罢免了宛县令,改用周俊做代宛县令。后来坚镡上疏朝廷,得到刘秀的批准后,周俊才正式成为宛县令。

朱祐提着吴洛往里走,周俊等人往外走,双方在县衙的大门口碰了个正着。

吴洛的几名手下人看到朱祐,先是一愣,紧接着,齐刷刷地抬手指向朱祐,气急败坏地说道:“周县令,就是他!就是他在集市中打伤的吴大哥!”

这几名大汉都不认识朱祐,但周俊又哪能不认识朱祐。看清楚朱祐的模样后,周俊先是一惊,紧接着快步上前,一躬到地,说道:“下官周俊,拜见大将军!”

朱祐可是货真价实的建义大将军,即便是坚镡见了朱祐,也得以末将自称。

看了一眼诚惶诚恐的周俊,朱祐把手中拎着的,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吴洛向上提了提,问道:“周县令,我且问你,此人当真是坚将军的表弟?”

周俊闻言,抬头看去,他第一眼根本没认出来朱祐提着的人是谁。此时的吴洛,脸肿的已经没法看了,两只眼睛都快被挤成两条小细缝。

他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问道:“大将军,这……这位是?”

“他说他叫吴洛!”

周俊闻言,心头一震,身子也哆嗦了一下,他拢目仔细观瞧,这才把被打成猪头模样的吴洛辨认出来。他暗暗咧嘴,这个吴洛,可真会惹是生非,他招惹谁不好,怎么突然招惹到朱祐头上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章 狐假虎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