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2265章 亲眼所见

第2265章 亲眼所见

每一次出剑,都是七重巨灵剑影,咆哮而出的剑光,仿佛要把整个流云谷夷为平地!山崩地裂,巨石粉碎!一座座的山头简直就跟豆腐一般脆弱,剑光所过,尽皆抹去! 巨大的轰鸣声,使得山谷里那些华胥门人的惨叫,都已经被淹没! 七神形态的剑神之躯,直接用肆虐的剑光,将黑夜撕碎!烛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黑夜被消散,但她根本无能为力!那些她驱使的黑夜恶兽,纵然能突破叶帆的一层剑神之躯,也难以进入第二层!更难伤到叶帆的本尊! 这一股股毁天灭地地剑意,让她连靠近都做不到!烟消云散后,叶帆再度放眼望开去,眼前的景象早已经与刚才完全不同!一马,平川!!流云谷好似已经根本不存在,只留下一片平整的,石块和沙砾形成的高坡。

叶帆将那些飞剑收回指环,目光玩味地望向不远处,已经脸sè煞白的烛光。

在烛光身后,那琴棋书画四名使者,多亏她保护,才幸免于难。

其他很多华胥门的堂主,死的死,伤的伤,成功逃脱的,少之又少。

叶帆将黑sè巨剑收回后,一脸淡漠地问道:“怎么不继续了?

我还想看看,你们烛龙氏的‘白昼’呢。”

烛光此时也面sè颇为狼狈,一头发丝已经凌乱,头上的扇子也有了残缺。

一张娇媚的面容上,说不出的神sè复杂。

“剑神阁下……”她深呼吸一口气后,道:“请原谅,是我们冒犯了!现在我们华胥门,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

请你相信,我们本无恶意,只是那吴悔撺掇了一群激进派。

袭击镇北侯府,并非我们全部华胥门人的本意。

吴悔认为天下即将大乱,他一心想趁此机会,利用华胥门达成他的野心! 他的做法,是将华胥门推向火坑……” 叶帆淡淡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在我面前,跟我说这些?”

烛光一愣,“剑神阁下,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让我来将华胥门铲平?

还是……你们自己清理门户?”

叶帆继续问道。

烛光皱眉,“剑神阁下……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支持我的门人,与支持吴悔的门人,几乎是相差无几。

要想清理吴悔的人,恐怕需要付出巨大代价,而且,如今我们这方……也已经死伤不少……” 话音未落,叶帆的身影就划过一道长长的金光,直接落到烛光面前!叶帆一只手直接覆盖在了烛光那张美艳的面孔上! “右护法!!”

后面琴棋书画四名使者,吓得赶紧要上前,却被叶帆一个眼神就直接吓退! 烛光的一双凤眸,透过叶帆的手指缝隙,惊慌地看着男人。

她圣体修为,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甚至都提不起反抗的勇气了! 叶帆抓着女人的脸,毫不留情地将她脑袋捏到自己面前后,凑近了烛光的耳朵,口吐热浪地开口…… “不要给我找任何理由……你们现在只有两条路…… 要么,找出吴悔和他的亲信,让他们死!要么……整个华胥门,都跟着一起陪葬!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一个小小的华胥门耗着,明白么?”

毫不掩饰的杀意,从叶帆的口中传出。

烛光整个躯体都一阵颤栗,但不知道为何,内心深处,一股令她感觉莫名兴奋的滋味,逐渐蔓延…… 特别是感受到男人吐在她耳边的热气,让她整张娇颜,都变得一片潮红。

“知……知道了……”烛光咽了咽喉咙,小声艰涩说道。

那些华胥门幸存的门人,看到右护法竟然被当作“玩物”一般,随便被叶帆玩弄于鼓掌,都是面sè惨白。

虽然有些人面露屈辱和不甘,但谁也没胆子上去质疑什么。

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的自尊心和骄傲,就是垃圾! 此时此刻,所有华胥门人都已经清楚,在剑神面前,他们真的什么都不是…… 叶帆将烛光松开,他注意到这个女护法,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

这个女人,被他如此羞辱,非但没有恨意,竟然还有一种楚楚的勾魂眼神。

就像受欺负,露出幽怨之sè的小媳妇一般,内心深处,似乎希望被好好疼爱一番…… 真是个妖女……叶帆心里冷笑,这恐怕就是闷骚到一定程度的体现吧。

“该说的,我已经说清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诚意了……”叶帆沉声道。

烛光带着一群门人,恭敬地行礼。

“多谢剑神阁下不杀之恩,我们必当尽快找出叛徒吴悔,肃清华胥门!”

叶帆点了点头,道:“论九黎正统,我身怀天魔解体大法,同样与蚩尤颇有渊源。

若非看在蚩尤的面子上,就冲着绑架我妹妹一事,我岂会留你们性命?

望你们这一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冷静下来的华胥门人一听,突然也觉得与叶帆亲近了几分。

蚩尤对他们的影响力,还是非常明显,骨子里也认同了叶帆是半个自己人的说法。

“剑神阁下,那等有了消息,小女子可否与您联系?”

烛光小心翼翼,颇为期待地问。

叶帆看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皱眉道:“若有大事,可以直接告诉于我,一般小事情,别来烦我!”

“是!”

烛光盈盈一行礼,面露一抹喜sè。

…… 皇城,大徵公学院长,孔卓的府邸。

“院长!”

傲寒跪在书房里,满眼愧疚,眼眶发红。

“傲寒,怎么了,这么晚了过来找我,你不是该要为圣皇御试,做最后筹备么?”

孔卓放下书本,关心问道。

“院长,我对不起您的教诲,做了太多错事,我有罪!请院长责罚!!”

傲寒说着,直接往地上一磕头。

孔卓赶紧起来,绕到傲寒面前,伸手扶起得意门生,“孩子,知错能改,就已经很难得。

你能大晚上来找我,说明你确实一直内心有自责,备受煎熬,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傲寒一脸感激,起身来,低声说道:“院长……其实,当朝太子苏云,并非失踪,而是已经死了……我亲眼所见”。

看网友对 第2265章 亲眼所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