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军营底层

第七百二十七章 军营底层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目光一转,看向那几名女子,问道:“她们是你们的家人?”

那几名女子不约而同地低垂下头,在刘秀面前,她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几名奔命郎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名稍微年长的汉子拱手说道:“回禀陛下,她们……她们都是营妓。”在当时,妓女大体可分为四种,一种是家妓,有才艺,能歌能舞,通常这一类的妓女是混迹在王公贵族之间。一种是宫妓,才貌出众,万里挑一,通常是宫中的歌、舞姬

出身,可侍奉天子。一种是私妓,民间的青楼女子,这一类的妓女数量也最多。

再一种是营妓,也就是俗称的军妓。

营妓的兴起,要追溯到汉武帝时期。武帝时,连年对匈奴作战,将士们长年离家在外,为了提高将士们的士气,营妓开始兴起,这个传统,也一直流传到现在。

营妓也分为两类,一类的自愿的,一类是非自愿。

自愿的都是应招而来,要么是日子过不下去的良家,要么是私妓。非自愿的出身就很杂了,有可能是匪盗的妻女,也有可能是罪官、罪犯的妻女等等。

刘秀听完奔命郎的介绍后,点了点头,拿起陶壶,又喝了一口酒。他对几名大汉问道:“听口音,你们都是幽州人氏吧?”

几名大汉同是连连点头,七嘴八舌地说道:“陛下,小人是辽西人!”“陛下,小人是辽东的!”“陛下,小人是涿郡人!”

众人像献宝似的报着自己的家乡。奔命郎多为幽州人氏,幽州与匈奴接壤,长年与匈奴人作战,民风彪悍,争强斗狠,且极为善战。

刘秀问道:“你们离开家乡多久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两人垂下头,黯然神伤,那名年长的奔命郎说道:“陛下征战河北时,我等就来投军了。”

刘秀问道:“一直没有回过家乡?”

几人齐齐点头。刘秀拍了拍距离他最近的大汉肩膀,说道:“南阳的战事已经结束,大家很快就可以回到家乡了!”

众人面sè一正,齐声说道:“陛下,我等皆愿追随陛下,征战天下!”

刘秀笑问道:“为何?”

“陛下乃仁善之君!”“陛下能带领我们打胜仗!”“我等追随陛下征战,从未感到绝望过,哪怕是对面有千军万马,小人也敢拔剑一战!”

刘秀闻言,禁不住仰面而笑,郁闷的心情也一下子清爽了不少。有一句话说进了他的心坎里,带给大家希望,这就是他身为天子的职责。

如果自己释放了邓奉,而邓奉又反,相信,很多将士都会对自己大失所望吧!想到这里,他随口问道:“你们认为,邓奉是该杀,还是不该杀?”

几名奔命郎面面相觑,谁都没敢往下接话。刘秀笑道:“我想听听你们心里的真实想法。”

“陛下,国事政务,小人不敢多言。”

“但说无妨,无论对错,我都恕你等无罪。”

听闻这话,众人放下心里。他们都是奔命郎,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拼命三郎,军中的敢死队,性情刚烈,直来直去。

“陛下,小人以为,邓奉该杀!小人的弟弟,还有一位过命的兄弟,都战死在了南阳,邓奉是罪魁祸首,邓奉不死,小人心中不甘!”

“小人也有好友战死在南阳!”

“我等千里迢迢,来到南阳,就是为诛杀反贼,匡扶汉室,弟兄们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打了胜仗,可罪魁祸首却不伏诛,我等……我等在南阳的浴血奋战,还有什么意义?”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刘秀陷入沉思。

这才是真正的来自于军中底层将士的声音。吴汉诸将连番劝刘秀杀邓奉,但对刘秀的触动都没有这几名奔命郎的话来得大。

刘秀的沉思,也是在检讨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公私不分。杀邓奉,那是为公,而不杀邓奉的所有原因,其实都属私情。

丽华和邓奉的交情,属私情;邓晨、邓奉的叔侄关系,属私情;子陵因邓紫君的关系为邓奉求情,也属私情。见刘秀眼帘低垂,面无表情,久久都是一言不发,七嘴八舌的众人纷纷停止说话,相互看看,年长的奔命郎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我等……我等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让

陛下不高兴了?”

刘秀回神,仰面而笑,摆手说道:“你们说得很好,也让我感触良多。”说着话,他拿起陶壶,说道:“喝酒!”

众人受宠若惊,连忙拿起自己的酒壶,向刘秀敬了敬,咕咚咚的各自灌了一大口。刘秀也喝了一大口,感觉有一团火焰在肠胃中熊熊燃烧起来。

他哈了口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气,叹道:“痛快!”

年长的奔命郎笑道:“真没想到,陛下也能喝惯我等的烈酒!”

刘秀笑道:“既然你们都是随我征战河北的老兄弟,又怎会不知我也是行伍出身?”

闻言,几名奔命郎皆面露笑意,紧绷的神经又松缓了不少,对天子的畏惧之情也减轻了许多,反而多出几分敬重之情。

这才是他们理想中誓死效忠的天子,誓死追随的皇帝。

年长的奔命郎挠了挠头发,双手端着陶壶,说道:“陛下,小人……小人斗胆再敬陛下一杯!”

刘秀笑道:“我们没有杯子,就喝一口吧!”

“是是是,是小人失言了!”

刘秀不以为意,拿起陶壶,和年长的奔命郎碰了下酒壶,然后扬头喝了一大口。

年长的奔命郎更是把剩下的小半壶酒,几乎一口全干了。见状,令几名奔命郎也纷纷向刘秀敬酒。

时间不长,刘秀把陶壶中的酒水喝了个一滴不剩。就在刘秀和几名奔命郎开怀畅饮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座营帐里,突然传出男人的怒吼声和女子的尖叫声。

站于不远处的龙渊、龙准、龙孛三人身子同是一震,第一时间来到刘秀的近前,手握佩剑,凌厉的目光寻声望去。

刘秀和几名奔命郎也听闻了动静,一名奔命郎腾的站起身形,说道:“陛下,小人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嗯。”见刘秀点了头,那名奔命郎甩开双腿,直奔发出叫声的营帐奔跑过去。

那名年长的奔命郎观望片刻,说道:“陛下,那座营帐,好像是李姑娘的!”

刘秀不解地扬了扬眉,问道:“李姑娘?”年长奔命郎急忙躬身施礼,解释道:“陛下,李姑娘的父亲是李元,曾是刘驎的心腹,后来投靠了董訢。坚将军攻陷宛城后,董訢跑了,李元一家被抓,一直被关押在宛城

狱中。再后来,我军来到宛城,坚将军便把李元的妻妾、女儿送到营中,充当营妓。”刘驎原本是南阳太守,坚镡和万脩率汉军抵达宛城的时候,刘驎拒不投降,欲在宛城与汉军抵抗到底,结果城内的董訢突然造了刘驎的反,但董訢可没有投靠汉军,只是

想取代刘驎而已。

坚镡和万脩趁着宛城城内混乱,深夜偷袭宛城,一举击败董訢,最终,董訢弃城而逃,董訢的一大批部下也被生擒活捉,李元便是其中之一。

年长的奔命郎继续说道:“这位李姑娘倒是性子刚烈,宁死也不侍客,先前已经有好几名弟兄被她弄伤了,这次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又着了她的道!”

刘秀听后,大致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笑道:“区区一名弱女子又能……”

他话都没说完,就看到一名汉子从那座营帐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汉子一只手还捂着脸,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不断流淌出来。

没过多久,刚才跑过去查看的奔命郎也出了营帐,不过是被摔出来的,还翻了一溜滚。

见状,刘秀皱起眉头,迈步走了过去。几名奔命郎也觉得面子挂不住,纷纷气恼道:“老马也太没用了!”

这位李姑娘刚被送到军中没多久,他们先前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她的事,但没有接触过,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本事。

刘秀走到营帐近前,那名摔出来的奔命郎已经站起,正在拍打衣服上的尘土,见到刘秀过来,他急忙躬身施礼,正要说话,刘秀向他摆了摆手。

他走到营帐的帘帐前,正要撩起,那名奔命郎下意识地说道:“小心——”

也就在他提醒刘秀的瞬间,一只木桶从里面飞出,直奔刘秀的脑袋砸来。刘秀倒是手疾眼快,抬手向前一探,将木桶接住。

随后他举目一瞧,只见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正站在营帐里,披头散发,也看不清楚她具体长什么样子。

见到还有不怕死的敢进来,那女子气急败坏地叫喊一声,蹬步来到刘秀近前,一爪子向他的脸颊挠去。

刘秀下意识地抬起手,挡住女子的手腕。两人手腕碰撞时,刘秀感觉有微微的刺痛感,这名女子的腕力还着实不小。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刘秀能挡下自己这一击,她气恼地又是一脚,狠狠踹向刘秀的下体。

她这是下了死手,无论是谁,只要挨了她这断子绝孙脚,滋味都不会太好受。

刘秀暗暗皱眉,手掌向下一划,将女子的脚踝抓住,在对方用力收腿的同时,刘秀顺势向外一送,那名女子噔噔噔的连退数步,站起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这时,龙渊、龙准、龙孛三人也一同冲了进来,怒视着坐在地上的女子,振声喝道:“刁妇!你好大的胆子!”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七章 军营底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