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三章山川河流,宇宙万物,还有你们

第五十三章山川河流,宇宙万物,还有你们

今天的青山掌门即位大典发生了太多事情,以至于很多人疏忽了另外一件奇怪的事。

那就是清容峰主南忘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或者望着远方,或者背转着身体,甚至没有几个人看到过她的脸。

不管是柳词真人一辈最受宠爱的小师妹,还是传闻里最厌恶景阳师叔的刁蛮南部公主,她都不应该表现的如此淡漠。

谁能想到她竟是暗中跟着井九,最先杀上门来。

顾清、卓如岁与元曲不知道当年的那些事情,也不明白她为何会拦在门前,只知道她身上散发着极其危险的感觉,不由警惕异常,心想难道她是准备亲手杀死井九,替青山洗去羞辱?

南忘转身向小院里走去。

井九挥手解开阵法,也跟着走了进去。

赵腊月收回弗思剑,示意众人就留在原地,不要去打扰。

卓如岁等人不明白,南忘身上的煞意甚至可以说杀意如此明显,难道就不怕出事?

阿大当然也想留下,却被井九死死地按在了怀里。

它颈间的毛皮被井九的手抓得极紧,以至于脸都有些变形,双眼斜飞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轻佻模样。

顾清走到赵腊月身边,有些担心,想要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轰!

一道突如其来的雷鸣把他吓了一跳。

那声雷鸣并非来自天空,而是院落深处,而且虽然响亮,却不沉闷,显得清脆至极。

顾清震惊望向宅院深处,心想这是怎么了?

宅院深处,一道烟尘渐起,令人极其不安。

……

……

这片宅院是顾家修的,借山势溪水引来天地灵气的妙阵则是出自井九的手笔,一应防御阵法则是由顾清亲自设计,他学了这么多年的承天剑法,虽然不如卓如岁与柳十岁,但用了几年时间布下的阵法还是极其坚固。

凭着阵法的保护,宅院深处的那座三层木楼没有……完全倒塌。

只塌了一半。

阵法渐渐隐没,烟尘渐渐落下,露出了场间的画面。

井九站在倒塌的木楼前,浑身都是木屑,看着极其狼狈。

最狼狈的地方在脸上。

他拥有世间最完美的一张脸,哪怕是敌人与对手,都不得不承认那是真正的艺术品,不忍伤害。

然而这时候,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非常清楚的掌印,红sè的印子正在缓慢地消退。

很明显,他被南忘打了一记耳光。

狠狠的那种。

……

……

“你为什么不躲?觉得有愧于我?”南忘面无表情说道。

她是太平真人的关门弟子,是南蛮部落供奉的真神,天赋自然惊人,最近她开始认真修行,只用了几年的时间便进入了破海巅峰,与水月庵主打成平手,如果不是为情所误,何至于停滞这么多年。

“不是有愧于你,而是你们。”

井九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年。

那少年喜欢坐在崖边,荡着那双大长腿。

在很多年前,那少年还很胖,后来却慢慢瘦了。

整座青山都知道那是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准他娶我?”

南忘依然面无表情,眼睛眨也不眨盯着井九。

不知道是瞪眼的时间太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的眼圈慢慢地红了起来。

井九说道:“柳词喜欢你,但你不喜欢他,怎么能结成道侣?”

南忘大声说道:“我当时就说过,我喜欢他!”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你只是为了气我才想要嫁他,我当然不会同意。”

“你又不娶我,又不准我嫁人,这也太霸道了吧!”

南忘再也忍不住了,举手便要再次打过去。

井九站在原地没有躲的意思,也没有举猫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可能是有些不忍,可能是想着对方毕竟是师叔?

南忘的第二记耳光没能落下,最终变成了一个小拳头,落在了他的胸口。

轰的一声巨响。

狂风呼啸,残存的三层木楼全部倒塌,烟尘大作。

院落外,顾清与卓如岁、元曲听着这声雷鸣,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动,再次被吓了一跳。

他们望向赵腊月。

赵腊月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修行,根本没有理会庭院里发生的事情。

……

……

烟尘再次落下,木楼废墟前出现了一个深约数丈的大坑。

南忘哭着喊道:“只有师兄宠我,你还不让我嫁给他,现在好了!他死了!你又变成现在这种鬼样子,我却还是一个人,你满意了吗?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井九站在坑底,浑身泥土,白衣上到处都是破口,看着极其凄惨。

阿大没有被他举起来抵挡,很是满意。

但它对井九没有丝毫同情,只是抬头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南忘,心想小姑娘真可怜。

井九没有说话,不是懒也不是冷漠,而是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长时间的安静。

南忘脸上的泪水与情绪尽数被风吹干,只留下一抹凄意,问道:“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井九认真地思考了一段时间,回答道:“山川河流,宇宙万物,我喜欢很多,当然也有你。”

阿大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是干啥呢?

“呸!”

南忘向着坑底吐了一口唾沫,说道:“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长的这么难看。”

说完这句话,她抬起手臂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泪水,转身离开。

井九站在坑底沉默了会儿,问道:“这张脸还难看吗?”

阿大叹了口气,心想听你说什么山川河流,宇宙万物,还以为你变得正常了些,原来还是以前那样。

这哪里是脸好不好的事?

你这张脸再好看,也不是景阳当初的脸。

只不过既然你说喜欢,为何却对她冷淡了几百年,就因为她喜欢喝酒、喝多了喜欢唱歌?

听到神识里阿大的声音,井九说道:“既然最终总会别离,开始何必要在一起?”

阿大再次无语,心想这句话与前面那句话未免也太言情了些,实在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

井九不知道它在想什么,抱着它回到院落里,说道:“贪吃不好。”

阿大心想你到底是在说谁呢?不再理他,自去一处屋檐上晒太阳,平复气息。

它先前在天光峰顶一口吞掉了白如镜的飞剑,纵然是通天对破海上境,还是难免有些隐患。

井九说贪吃不好,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清丽的阳光洒落在院落里,变成废墟的三层木楼分外醒目,或者说刺眼。

他在废墟旁沉默的站了会儿,挥动衣袖把那些断梁碎石都送到了院外。

……

……

顾家收着消息,用最快的速度派出最得力的人手,来到云集镇外开始进行清理工作。

十余辆附着法器的大阵,不停地运着垃圾,没用多长时间便清理干净了。

负责此次清理工作的是在顾家位高权重的三老爷。

看着溪水下游的地面重新变空,他终于放下心来,接着开始考虑应该重新植些什么花树。

他也不知道这片院落的真实情形,只知道是山里那位的交待,那族里必然要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做。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妥。

顾家能够从百年前的中等家族一跃成为天南有数的大族,靠的不是老太爷最喜欢的顾寒,而那位庶出的少爷顾清。

更准确来说,靠的是顾清的师父。

不会是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吧?

顾三老爷有些担心,紧接着又觉得自己的担心好生荒唐。

那位可是青山掌门,能出什么事呢?

……

……

赵腊月带着那三个人走进院落,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大坑,然后很有默契地当作没有看到。

井九已经拿出了竹椅,躺在一道雨檐下,看着颇为闲适的模样。

赵腊月走到檐下,跪了下去。

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跪他。

顾清也赶紧跪了下去,元曲更是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师父是师父,师叔是师叔……但对青山弟子来说,景阳这个名字当然是最特殊的。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卓如岁今天也跪得极快,而且真情实意,绝无作伪。

井九挥手示意他们起来,对卓如岁问道:“你准备继续蹭吃蹭喝?”

卓如岁的眼神极为无辜,说道:“您是青山掌门,也是天光峰弟子,便是一滴水也应该分的公平,再说了,您是景阳师叔祖,我作为三代弟子里最出sè的那个,来服侍您是极为应该的事。”

顾清知道师父不耐烦听这些,小意问道:“门内位序要不要重新排一下?”

赵腊月也是这个想法,她一直视自己为井九的嫡传弟子,只不过以前没有挑明,只能且混着,现在自然不能继续下去。

如果要重新排序的话,那神末峰一脉自然要全部算成井九的弟子。

赵腊月居首、顾清第二、元曲第三、那个被遗忘在云行峰的小家伙便是最后。

想着这种可能,元曲的脸sè都变了,连声说道:“这样不妥吧?”

成为景阳真人的亲传弟子是所有修行者的梦想,问题是……赵腊月可是他的师父啊,忽然变成大师姐这算什么事?

这时院落外忽然传来动静,阵法示警,顾清走了出去,没多时多带了一个人进来。

柳十岁来了。

卓如岁哇哦了一声,觉得这场热闹越发精彩,心想这又该怎么排?

赵腊月却是注意到,柳十岁的衣袖边缘带着血迹,问道:“怎么回事?”

柳十岁说道:“我没令牌,出山的时候耽搁了一下,然后……遇着昆仑派的人了。”

遇着昆仑派的人了,为何就要斗一场?

以他的性情,自然是因为井九的原因。

院子变得安静起来。

众人沉默不语。

离开青山,来到不远处的云集镇,住进这片院子,一切看着都是那样的顺利。

但有很多问题甚至是危险,就在前方,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们。

那些问题与危险,与南忘是两回事。

卓如岁忽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柳十岁怔了怔,说道:“打听的,好像……大家都知道了。”

井九并不意外。

先前雷鸣数声,地震不断,谁还不知道他就在这里?

南忘是故意的。

就是让他不得清静。

……

……

(我喜欢你们噢,姑娘们~)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山川河流,宇宙万物,还有你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