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189章 沙滩人命案件

1189章 沙滩人命案件

爱丽美斯从混沌之石中抽取的时间静止术,与喜儿的天生法术虽然有些相似之处,但绝对不是同一种法术。

时间静止术,从某种角度去理解,也可以看作是定身术。而喜儿的天生法术却可以让时光倒流,范围虽然小一些,可明显更高级,更复杂。

刻舟求剑事件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不死火凰收作业,他做了一份作业,然后又做了第二份、第三份、第四份同样的作业。

在喜儿施法的时候,他和不死火凰是能动的。更厉害的是不死火凰居然没有察觉到,只有他因为身体的真实反馈才有所怀疑。来此之前,他想用时间静止术定住喜儿,他却失败了。

那么,她此刻是想让时光倒流吗?

宁涛看着拿着兽母锤的喜儿,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还有点紧张。因为他知道,她拿出兽母锤,她明显是想用混沌之石链子的兽母锤施展她的天生法术。

所以,她的天生法术会不会威力增强?

这些都是这一点点时间里宁涛的思维活动,可喜儿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

嘤!

兽母锤一下器鸣,蓝sè的能量光从锤子之中释放了出来,瞬间就笼罩住了一百平方左右的面积。在这个范围之中,古老而神秘的能量如水波一般流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海水之中一样。

好神奇!

可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时间是倒流了,还是钟表一般往前拨了?

宁涛并不知道。

“这法术有什么用?”他问。

喜儿面带笑容:“你看看你的手再说。”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抬起了他的一双手,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

他的手不是一双成年人的手,而是一双小孩的手。他刚才专注于琢磨喜儿的天生法术,竟然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就在这点时间里,身上的龙形大草符衣从他的身上掉了下去,他的脚固然还在二代藕丝步云履之中,可是那双鞋却能装下他的好几双脚。

他的双腿和双脚也变成了小孩的脚,而且还在不断的缩小!

“这……”宁涛心中一片惊骇,“这怎么可能?”

喜儿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可宁涛却也需要仰望才能看见她的脸庞,他此刻的身高与她曲着的膝盖一般高低。

“你不是想见识我的天生法术吗?我问你,厉害不厉害?”喜儿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宁涛想退出蓝sè能量光所笼罩的范围,可是一迈腿却被藕丝步云履绊了一下,差不多三四岁的身子一个趔趄扑向了喜儿。

复杂而尴尬的情况就这么发生了。

光腚小屁孩扎进的虎皮大衣之中。

这世上的见面有好多种。

偏偏此刻是最特殊的一种。

小小的脸蛋真漂亮。

小小的脸蛋真可爱。

“你……”喜儿一声惊呼,慌忙退后,可是蹲着的她因为动作太大的原因,也一屁股跌倒在了沙滩上,宁涛也被她带倒了下去。

屋漏偏遇连夜雨。

宁涛刚想说话,结果嘴里就只发出了一点含混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蓝sè的能量光消失了。

宁涛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可是,他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混蛋!”喜儿羞愤欲绝,一个夺命剪刀脚就给宁

涛怼了过去。

宁涛也懵了,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锁住了。

“丽晃阔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说什么。

喜儿忽然不说话了,一张脸蛋涨得通红,好像在憋气,酝酿大招。

宁涛双手撑着沙滩想爬起来,可是喜儿却锁着不放,他也涨红了脸。几下挣扎,他的脑袋瓜子里嗡嗡直响。

这么尴尬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可是它偏偏就发生了,而且还是这般的自然而然。

几秒钟的僵持之后,两个静止的人好像拳击台上的两个拳手,见面行礼,在裁判的一声“开始”之后扭打了起来……

比赛结束了。

没有冠军,也没有亚军。

甚至连裁判和观众都是不存在的。

然后就是沉默,让人尴尬和紧张的沉默。

可是,总得说点什么吧?

“那个……”宁涛一脸愧疚的神s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的确不是故意的,如果喜儿没有对他使用她的天生法术,那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存在。

可是故意和不是故意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木已成舟。

四目相对。

宁涛的心里正经历着剧烈的情感冲击,他的脑袋瓜子里也正演绎着他觉得应该说的,合适的话。

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都是我不好。

你放心吧,我会负责任的。

通常,男人在犯了某种错误之后,十有八九都会说出这些话。

可是,这太老土了吧,而且显得没诚意……

还是四目相对。

宁涛的嘴唇动了动:“喜儿妹子,我……”

喜儿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故意的。”

宁涛:“?”

喜儿接着说道:“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宁涛:“……”

喜儿伸手握住了宁涛的手:“都是我不好。”

宁涛:“……”

喜儿叹了一口气:“你放心吧,我会负责任的。”

宁涛懵逼了。

喜儿说的居然与他心里想说的一模一样,最夸张的是一个字都不差,甚至连顺序都是一样的!

我肚子里的虫都被你吃了么?

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好诡异!

喜儿轻轻摩挲着宁涛的手掌:“你别哭。”

“我没哭。”宁涛说。

“你想哭。”喜儿说。

宁涛哭笑不得:“我不想。”

“不,你想。”喜儿说。

宁涛:“……”

刚才,明明是他失去理智,占了主动,他算是一个罪犯,可是受害人喜儿却把角sè颠倒过来了,她更像是这件事里的罪犯,而他则成了罪犯。

好尴尬。

好被动。

“我……”宁涛还是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被小白虎打断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喜儿说。

“不是,我……”宁涛还是要说。

喜儿的一根指头搭在了宁涛的嘴唇上:“我懂。”

你懂个锤子!

宁涛拿掉了她的手指:“你让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喜儿忽然一拳头砸在了宁涛的眼眶上,凶巴巴地道:“你凶什么凶?

宁涛竟无言以对,眼睛里有星辰闪烁,刚才酝酿好的话也不知所踪了。

喜儿却还是那奶凶奶凶的样子:“刚才你就那么凶,我跟你讲,我根本不怕你,你瞪着我干什么?你再瞪一下试试!”

还说个锤子!

宁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绪突然就失控了,双手掐住了喜儿的脖子。喜儿哪里是肯吃亏的主,也伸手掐住了宁涛的脖子,与他扭打成了一团。

打着打着,沙滩车又点火了,在沙滩上转圈圈。

神庙里。

“哈哈哈……”虫二莫名其妙的笑了。

三生鼎上多了一点装饰品,别有一点部落风格。

白龙拿着一粒神晶正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吃掉,忽然听见虫二发笑,他好奇地道:“虫帝,你笑什么?”

有奶便是娘,这一粒神晶虽然是他用身体的一部分换的,可就再生的速度而言,他一点都不在乎。相反的,他很在乎于虫二的关系,所以现在说话的态度也变客气了许多。

“成了,哈哈,成了!”虫二笑得很开心。

白龙不解地道:“什么成了?”

虫二笑着说道:“你还年轻,你不懂,总之你留在这里就对了。”

白龙有些无语的看了虫二一眼,也懒得跟它瞎扯了,直接把把粒神晶塞进了嘴里,然后盘腿坐了下来,开始炼化。

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沙滩上。

“宁大哥……”

“什么?”宁涛的身心都平静下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你能不能不说这个?”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宁涛:“?”

“都是我不好。”

宁涛:“……”

“你放心吧,我会负责任的。”

不对劲啊!

这些话她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怎么又说一模一样的话?

宁涛忽然想起了刻舟求剑的事件,警惕的看着喜儿。

“你瞪我干什么?你再瞪一个试试!”喜儿凶巴巴地道。

宁涛的双脚在地上一点,身体倒飞出去,瞬间离开了喜儿好几十米。

他的身体飞出一定范围的时候,诡异的情况瞬间消失。

喜儿使劲晃了晃脑袋,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宁涛,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宁大哥,你……干什么?”

宁涛试探地道:“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她自己施的法术,就连她自己也会中招?

如果她不记得的话……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窃笑。

如果她不记得的话,那不就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喜儿忽然瞪着宁涛:“你在笑什么,你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告诉你,这事我跟你没完!”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喜儿又补了一句:“臭男人!”

宁涛:“……”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骂就骂呗。

好男不跟女斗。

宁涛干咳了一声,然后转移了话题:“喜儿妹子,刚才……你用了你的天生法术,为什么你也没能避免?”

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沙滩人命案件也终须一个合理的解释,也需要一个对天对地对自己的交代。

看网友对 1189章 沙滩人命案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