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三十章 提人出走

第七百三十章 提人出走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雪莹质疑李秀娥的说词,后者根本没有理会,只是眼巴巴地看着yīn丽华。后者的脸sè变换不定,过了许久,她对左右的雪莹和红笺轻声说道:“你俩先出去。”

二女闻言,同是露出急sè,雪莹说道:“贵人,万万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

yīn丽华点点头,说道:“放心,我自有分寸!”雪莹和红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出寝帐,临出去之前,二女回头狠狠瞪了李秀娥一眼。等她二人离开,李秀娥向前叩首,声音颤抖地说道:“贵人,婢子

说得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倘若是婢子在贵人面前扯谎,可让婢子天诛地灭,五马分尸……”

她的毒誓还没有发完,yīn丽华向她摆了摆手,说道:“秀娥,我相信你的话!”

其实,她早有预感,邓终的死不简单,而且邓终的死只是个前兆,真正的目标,其实就是邓奉。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李秀娥,许久许久,久到李秀娥都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贵人?”

yīn丽华终于缓声问道:“秀娥,我能相信你吗?”

李秀娥指天盟誓,说道:“婢子对贵人之心,苍天可鉴!”

yīn丽华又沉吟了良久,方对李秀娥说道:“你附耳过来!”

李秀娥以膝盖当腿用,跪爬到yīn丽华近前,后者在她耳边低声细语起来。李秀娥边听边点头,等yīn丽华说完,她脸sè变了变,说道:“婢子都记下了。”

稍顿,她又说道:“贵人对婢子恩重如山,所有的后果,可由婢子一人来承担!”

yīn丽华含笑着摇了摇头,幽幽说道:“你承担不起。好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贵人——”

“不必再多言!”

当天晚上,刘秀依旧没有留在中军帐,还是趁夜去巡营,这次他巡的是西营。

与奔命军驻扎的东营相比,西营这边显得冷冷清清的,各处也都异常的安静,只有走到营帐附近的时候,才会偶尔听到里面传出打鼾之声。

在刘秀去巡查西营的同时,李秀娥离开了yīn丽华所在的寝帐,直奔邓奉被关押的营帐而去。

邓奉被关押的地方,可谓是戒备森严,距离营帐还有段距离,便有站岗放哨的守卫。

看到有一名女子接近,一名守卫立刻将竖立的长戟端起,向前一指,喝问道:“什么人?”

“我叫李秀娥,乃贵人的贴身侍女!”

身为贵人的yīn丽华,竟然收了一位营妓出身的女子做侍女,这件事早已在军中传开了,即便是看守邓奉的守卫,对李秀娥这个名字也不陌生。

守卫目光怪异地上下打量李秀娥一番,收起长戟,说道:“原来是秀娥姑娘,失敬、失敬!”

不管她以前是什么出身,总之现在,人家已经是贵人身边的侍女,守卫还是不敢怠慢的。

李秀娥走到守卫近前,说道:“我是奉贵人之命,提邓奉到寝帐!”说话的同时,她从怀中掏出一面玉牌,那正是西宫的牌子。

yīn丽华乃西宫之主,她的牌子,也仅次于皇后长秋宫的牌子。

看到李秀娥亮出西宫的玉牌,守卫身子一震,急忙躬身施礼,而后,他皱着眉头问道:“贵人要提审邓奉?”

“正是!”

“这……在下做不了主,需要向军侯大人禀报!”

“那就有劳这位小哥了!”

“秀娥姑娘客气!”守卫没敢耽搁,一溜小跑的去找自己的顶头上司,也就是负责看管邓奉的军侯。

时间不长,一名军侯跟着守卫快步走过来,看到李秀娥手中的西宫玉牌,他也是毕恭毕敬的躬身施礼,而后说道:“听说,yīn贵人要提审邓奉?”

“正是!”

“可有陛下之手谕?”

李秀娥笑了,看起来像是气笑的,说道:“贵人要提审邓奉,并以西宫玉牌为信物,难道还不够吗?”

“这……”

“怠慢了贵人,你即便有十颗脑袋都保不住!”李秀娥突然断喝一声。

那名军侯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屈膝跪地。yīn丽华在宫中有多得宠,那是有目共睹的,得罪了皇宫里最受天子宠爱的女人,那还了得?

别说他区区一个军侯,就算是将军,也人头难保。军侯被吓得汗如雨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李秀娥问道:“现在,我可以带走邓奉了吗?”

“秀娥姑娘,这边请!”军侯连忙从地上站起,躬着身子,向旁摆了摆手。

李秀娥哼了一声,迈步向前走去。有军侯开路,她是畅通无阻地来到邓奉的营帐前。

军侯在前,撩起帘帐,走了进去,而后,他回头说道:“秀娥姑娘请在帐外稍等。”

说话的同时,他向一旁的两名守卫一挥手,那两名守卫迈步走进营帐当中。

时间不长,军侯和两名守卫把邓奉从营帐里带了出来。邓奉被他们五花大绑着,绳子勒得之紧,都恨不得勒进他的皮肉里。

&nbs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p;邓奉在被他们推出来的同时,咬牙吼道:“现在你们想对我动手了吗?哈哈,刘秀小儿,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他还配为天子吗……”

他话没说完,军侯的一记老拳狠狠捶在他的脑袋上,邓奉身子一震,险些没趴地上。

军侯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李秀娥和颜悦sè地说道:“秀娥姑娘,邓奉张狂跋扈,对付这种人,可不能太客气了!”

李秀娥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好像邓奉的死活,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完全和她无关,她只是来提人的。她说道:“既然人在这里了,我就带他走了!”

“且慢!”军侯抬手叫住李秀娥。后者扬起下巴,不悦地看着他,问道:“军侯大人还有事?”

军侯一笑,说道:“秀娥姑娘毕竟是女子,独自带着邓奉去见贵人,难免有些危险。”说着话,他向身后看了看,那两名守卫会意,立刻走上前来。

他面沉似水地说道:“你二人跟着秀娥姑娘,记得,路上一定要保护好姑娘,如果邓奉胆敢逃走,或者对姑娘有不轨之举,可格杀勿论!”

两位守卫齐齐应了一声:“是!大人!”

军侯变脸像翻书似的,又乐呵呵地向李秀娥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恭送秀娥姑娘!”

李秀娥点了下头,转身离去。邓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两名守卫狠狠推了他一把,喝道:“快点走!”

邓奉向前一踉跄,差点一头抢到地上。他稳住身形后,回头怒视着两人,两名守卫眼睛一瞪,双双端着长戟。

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一身本事的邓奉,现在被两名小卒子如此欺凌,却毫无办法。

他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跟在李秀娥的身后,向前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李秀娥逐渐放慢脚步,邓奉和两名守卫走到她近前,两名守卫不解地问道:“秀娥姑娘,怎么了?”

李秀娥突然转头向旁看去,脸sè顿变,福身施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婢子见过陛下!”

两位守卫闻言顿是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可是李秀娥福身施礼的方向,空空如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也就在他二人转身张望的瞬间,李秀娥低下的身形一跃而起,箭步冲到两名守卫中间,化掌为刀,狠狠劈砍在两名守卫的脖颈处。

这两名守卫毫无防备,且注意力都在一旁,被李秀娥突如其来的手刀砍了个正着。他二人眼睛向上一翻,声都没吭一下,当场晕死过去。

见状,邓奉目瞪口呆,他完全没看出来,这个貌美如花,又甜美娇嫩的姑娘,竟然会具备如此厉害的身手。他下意识地说道:“你……”

“闭嘴!”李秀娥低声呵斥道。她快步走到邓奉的身后,将他绑绳的扣子解开,然后看都没看他一眼,她弯腰抓住一名守卫的衣服,向一旁的营帐后面拖去。

见邓奉还傻站在原地,她面带急sè地低声说道:“邓奉,你还等什么?快过来帮忙!”

邓奉完全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他带着一脑门子的问号,将另名昏迷过去的守卫抓住,跟着李秀娥,将其拖到营帐的后面。

“快,扒下他的衣服,你穿上!”李秀娥手指着一名昏死过去的守卫,一边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生怕附近会冒出什么人来。

“你……你要作甚?”邓奉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李秀娥。李秀娥说道:“我是yīn贵人的侍女,是yīn贵人派我来救你出去的!”

邓奉眯了眯眼睛,沉声问道:“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李秀娥白了他一眼,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邓奉。邓奉接过来,低头细看。手帕上只有寥寥数字:元之,速走!

邓奉和yīn丽华是青梅竹马,对于她的笔迹,再熟悉不过,一看这几个字,邓奉立刻辨认出来,这的确是出自于yīn丽华之手。

他收起手帕,问道:“刘秀可是要对我下毒手了?”

“别问了,赶快换衣服走!”李秀娥一边紧张的东张西望,一边急声催促道。

邓奉不再多言,捡起一把长戟,对准两名昏迷的守卫便要刺过去。李秀娥忙把他拉住,低声说道:“血腥味会把巡逻的兵卒吸引过来,别再耽误时间了,快走!”

看了李秀娥一眼,邓奉最终还是放下长戟,扒下一名身材与他相仿的兵卒衣服,套在自己身上。等他穿戴得差不多了,李秀娥深吸口气,说道:“我送你出营!”

说完,她向邓奉一挥手,说道:“跟我来!”

邓奉提着一把长戟,快步跟上李秀娥,低声问道:“我走之后,丽华怎么办?”

“别问了!”

“不行!我得带上丽华一起走!”邓奉突然停下脚步。

李秀娥一脸焦急地怒视着他,低声说道:“邓奉,现在不是任由你胡闹的时候!”

“我不能扔下丽华一个人,独自逃走!”

李秀娥暗叹口气,意味深长地问道:“若带上贵人,你觉得我们还能出得去大营吗?”

邓奉还要说话,李秀娥道:“贵人对我恩重如山,事后,我会代贵人承担一切罪名!”听闻这话,邓奉呆怔住,看着面前的李秀娥,久久未能说出话来。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章 提人出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