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六章黯然销魂者

第五十六章黯然销魂者

来到云集镇的修行者们,各有各的目的。

那位中年书生是想求井九给家人治病,既然不成,自然归去。

他的背影看似平静,实则萧索。

想来他以后不会再来这里。

不知家中是谁生病,他用情必然极深,才会来到这里,才会这样离开。

众人看着那道渐远的身影,心生怅然同情。

但毕竟都是修道之人,这种情绪很快便消失无踪,人们继续围着周云暮与卢今,不停追问景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周云暮没有说话,卢今很是无奈,不得不解释道,真人不让他说,还请诸位道友见谅。

众人至此也无办法,只好让开了道路。

没有人注意到,这对师徒的身影消失在云里后,有好几位修行者对视了一眼,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

……

晨光照亮浊水,冬雪覆着稻田,一派美好景象。

数年前,那道剑光一夜斩尽浊水所有妖物,两岸民众再不用担心,生活比以往要好过很多。

日子好过了,求神拜佛自然会变少,那些乡下地方的小山神庙更是渐渐无人问津。

这座山里就有一座废弃的山神庙,旧瓦承着白雪,破墙漏着寒风,很是凄凉的模样。

卢今睁开眼睛,确认丹药的药力已经尽数化为真元,伤势没有大碍,望向庙外,有些担忧。

“二十里内没有敌人。”周云暮说道:“你应该再歇会儿。”

卢今说道:“离山门还远,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那天离开云集镇景园后,他们路上已经遇到了三批拦路抢劫的修行强者。

最开始出现的是三名散修,接着是几名邪道妖人,最后出现的那几名蒙面人甚至有可能是三都派的正道高手。

这些修行者想要抢的自然不是钱,而是这对师徒从景园里带出来的东西。

所有人都亲眼看着他们走进了景园,都认为他们肯定得到了些什么。

不管是丹药还是功法,都必然是好东西。

如果不是周云暮境界够高,远超普通小宗派长老的水准,卢今的手段也够硬,他们还真难闯过这几关。但他们没有解除警惕,因为过了浊水便要渐渐离开青山宗的范围,那些真正厉害的人物便有可能出手了。

山神庙瓦上的积雪忽然颤抖起来,然后簌簌落下,如瀑布般堆积在地上。

周云暮带着卢今走出庙外,望向西方的那棵参天大树,说道:“道友请现身吧。”

扑楞扑楞,数十只耐寒的喜鹊从树里飞了出来。

同时,一道yīn森的声音从那棵大树里传了出来。

“见面就不用了。我对丹药不感兴趣,对功法也不感兴趣,只是想请教一下景园里那位与你们说了些什么。”

随着那道yīn森的声音向着四周散开,数十只喜鹊纷纷坠地而亡。

崖下浊水里飘起数百条死鱼,很快被冲向下游。

看着这幕画面,卢今神情微凛,知道这位邪修极其强大,不知道师父能不能胜过对方。周云暮却很清楚对方境界在自己之上,面无表情说道:“像阁下这样的人物,居然出现在青山附近,难道就不怕死?”

“这里离青山已经很远。”

那名藏身在大树里的邪道高手说道:“而且青山宗怎么会管云集镇的事?你们是景园看中的人,也许青山宗恨不得你们去死,最重要的是,我只是想知道那位与你们说了些什么,这难道也是什么罪过?”

卢今望着那棵大树沉声说道:“如果我们不说呢?”

那名邪道高手的声音变得更加yīn森:“那……就是罪过了,我只好请你们去死一死。”

话音落处,那些坠落在山崖间的喜鹊尸体忽然弹了起来,在空中炸成数十团血雾。

血雾里生出数十道黑烟,带着极其刺鼻的腥臭味与煞气,就算是清丽的晨光也无法照散。

数十道黑烟如绳索一般,向着周云暮与卢今探去,速度快如闪电。

卢今向前数步,yīn冷的容颜上满是凝重之意,白sè道服里透出数十团火焰,向着那些黑烟挡去。

周云暮站在卢今身后,双手在身前挥动,胸腹里透出一道金光,其间隐现一个小人模样。

嗤啦声响里,那些火焰瞬间熄灭,玄天宗最厉害的火系功法,竟是只能挡住对方片刻时间。

但也就是这片刻时间,周云暮已经完成了道法的布置,以元婴期修为洒下片片金光,开始与那些黑烟相争。

山崖间到处都是焦糊的味道,残破的山神庙在两位强者的比拼下,悄无声息地变成废墟。那些充满着煞气与血腥意味的黑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噬着金光,距离周云暮与卢今的身体越来越近,眼看着再过数息时间,便要把他们吞没。

“你带着东西先走。”周云暮平静说道,眼眸里看不到任何惧意。

卢今知道师父准备用元婴与对方同归于尽,就算不能也要替自己争取时间,心头微震,却是毫不犹豫便准备离开。

忽然,一道淡蓝sè的剑光从山神庙的废墟后方快速飞了过来,擦着卢今的身体,刺向了那片黑烟之中。

这道淡蓝sè的剑光明显不凡,剑意凌然,却又平和至极,与周云暮的道法相合,竟是立刻挡住了那些黑烟。

来人境界很强,可能不如大树里的那名邪道妖人,与周云暮的境界却是差不多。

那名邪道妖人确定来人是位游野境的青山弟子,不由震惊,心想青山离此极远,为何来的如此之快?

那名游野境的青山弟子不是他的对手,他却不敢再作任何停留,收起魔器,便要破空离开。

这个时候,大树上方的天空居然真的破了!

十余道或者冷厉、或者霸道的剑光从天而降!

那些施剑者的境界各自不同,有的是游野境,有的还是无彰境,都不是那名邪道强者的对手。

但当这十余道剑光合在一起,却显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威力!

“青山剑阵!”

那名邪道高手发出一声绝望而不甘的喊叫。

无数声剑鸣响起。

那棵参天大树消失了。

不管是冬日的残叶、光秃的树枝还是树枝间的鸟窝,都变成了碎片,在地面上堆出一个数尺高的坟墓。

那名邪道高手的尸体与魔婴也都碎成了无意识的残片,散布在这座坟墓里,再也无法重新组合起来。

十余名青山弟子落在了山崖间。

周云暮向众人表示感谢,自报身份。

最先出剑的那名青山弟子神情温和,气度不凡,说道:“两忘峰,过南山。”

过南山是青山首徒,在修行界的名气极大,周云暮与卢今自然知道,再次见礼。

过南山看着周云暮,沉默了会儿,最终没有问什么,说道:“路远且长,二位道友保重。”

周云暮知道他想问什么,也明白为何那些青山弟子看着自己的眼光有些怪异,微笑说道:“不送。”

……

……

浊水继续东流,如往常一般滔滔,仿佛未曾见到先前那幕画面,当然也可能是见得多了。

过南山看着消失在远方的那两道身影,说道:“如此小的宗派,居然能有位元婴期强者,着实不易。”

顾寒说道:“或者他们早就与那边有联系。”

过南山转身望向南方,沉默不语。

云集镇就在那里。

随着井九的离开,那条掌门谕令自然被人无视,两忘峰弟子终于可以不用等到破海境才能出山。

最近这些天,两忘峰弟子如当年一般,在天南四处巡察。

有意无意间,过南山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南河州与浊水一线。

还是那句话。

云集镇就在这里。

顾寒自然明白师兄的意思,看着远方那座看不见的小镇,有些恼火说道:“弄得天下皆知,这是隐居吗?”

……

……

在云雾的遮掩下,山溪花树就像是仙境一般,那片宅院却始终看不见。

花树被风扰动,溪水生起微波,卓如岁踏着吞舟剑回到了院落里,对赵腊月说道:“那边没事了,接下来从浊水往北,只要他们不过豫郡,便应该没问题,我已经通知了苏子叶。”

赵腊月也不知道井九与那对师徒说了些什么,说道:“很好。”

顾清说道:“卷帘人查的结果也出来了,那名中年书生叫程如清,曾经在一茅斋读过几年书,后来不知何故,与妻子进了东易道,尝试双修,结果出了些问题,妻子病重,很难治好,此人与太平应该没有关系。”

赵腊月说道:“夫妻感情很好?”

顾清嗯了一声,沉默了会儿又说道:“他妻子是个普通人。”

庭院里的人们都沉默了。

修道者与凡人成亲,会有个越不过去的问题。

那就是你们的感情再好,也无法白首到老。

那位中年书生离开一茅斋,带着妻子冒险修行东易道的秘法,便是不舍。

“师叔祖知道这件事吗?”卓如岁问道。

赵腊月说道:“看到医案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算到了。”

卓如岁说道:“再过几天就要过年,怎么安排?要不要问问他想不想吃蓬莱岛的海牛肉?”

赵腊月说道:“他最近心情不好,别去烦他。”

卓如岁有些不解,心想他每天躺在竹椅上发呆,就像以前那样面无表情,你是怎么看出他心情不好来的?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章黯然销魂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