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闲云野鹤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闲云野鹤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见到yīn丽华的脸上露出感伤之sè,刘秀放下窗帘,说道:“现在新野城内的百姓是越来越多了,以前受损的房屋,也都焕然一新。”

yīn丽华喃喃说道:“可那些死去的人,已经再也活不过来了。”

刘秀轻轻拍了拍yīn丽华的手,表示安慰。车子又行了半个多时辰,来到一座幽静的山谷之中。进入山谷里,仿佛置身在世外桃源,这里的空间又大又宽阔,向四周环视,山峦起伏,翠绿重重,风景如画,美轮美

奂。难能可贵的是,在山谷的里端,还有一大面的瀑布,瀑布的底下形成一座湖泊,湖水化为溪水,潺潺流淌出山谷。就在湖泊的一侧,有一间茅草屋。

当刘秀和yīn丽华从马车里走出来时候,常治快步上前,先是拱手施礼,而后手指着湖泊旁的茅草屋,说道:“陛下,严先生就住在这里!”

刘秀精神一震,迈步走了过去。茅草屋的外面有一圈木栅栏墙,透过木栅栏,能看到里面种植的蔬菜。刘秀站在院子门口,向里面大声喊道:“子陵!子陵!”

他喊了几声,随即茅草屋的房门打开,一名身穿灰sè长袍,相貌清秀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这位清秀男子,正是严光严子陵。

随着院门打开,严光从院中走出来,见到站在门外,惊喜交加看着自己的刘秀,他淡然一笑,拱手说道:“草民拜见陛下!”

刘秀连忙把躬身施礼的严光搀扶住,说道:“子陵,你我之间还需如此见外吗?”

严光正sè说道:“君臣之礼不可废。”

刘秀苦笑,问道:“子陵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严光不解地反问道:“草民为何要生陛下的气?”

刘秀沉默片刻,说道:“我答应过子陵的事,却未能做到。”

严光笑了笑,身形向旁一侧,说道:“陛下,寒舍简陋,但却是个喝茶的好地方。”

刘秀笑了,说道:“有子陵的地方,又哪里有简陋一说?”

严光盖得这间茅草屋很小,容纳不下刘秀一行二十多号人。刘秀只带着yīn丽华走入其中,至于其他人,统统都留在了外面。

别看茅草屋简陋,但里面收拾得干净又整洁,地面、墙壁的木板,都被擦拭得一尘不染。

茅草屋有一座侧厅,这里的墙壁是一大面的拉门,把拉门全部打开,侧厅的一侧几乎与外界全通,坐在里面,一抬头,就能看到不远处的瀑布,还有清澈的湖水。

进入侧厅,yīn丽华都禁不住感叹道:“好美啊!”

严光淡笑着说道:“草民的寒舍,让贵人见笑了。”

yīn丽华转过身形,说道:“子陵叫我丽华就好。”对严光,yīn丽华十分尊敬,在她心目当中,严光既是智者,也更像是长者。

严光向yīn丽华一笑,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两只软垫,放在塌上,然后说道:“陛下、贵人,请坐。”

刘秀没有跪坐,而是盘膝坐下。在当时,跪坐是正坐,盘膝而坐,那属于吊儿郎当的坐法,在严光面前,刘秀非常的随意,完全没有天子的架子和威仪。

严光煮了茶,倒了三碗,然后也坐了下来,含笑说道:“陛下、贵人,尝尝我这里的粗茶。”

刘秀笑了,说道:“子陵选的茶,一向都是上等的,又怎会是粗茶。”说着话,他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唇齿清香,令人回味无穷,就是味道偏甜了些。

他好奇地问道:“子陵在茶中加了糖?”

严光柔声道:“陛下和yīn贵人都喜欢甜食,我便在茶中稍微加了些糖。”

yīn丽华闻言,眼睛顿是一亮,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果然甜丝丝的,十分可口。她举目看向严光,不得不佩服,他真是个温柔、细心又体贴的男子。

如果邓紫君真能嫁给了严光,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惜,造化弄人,这么一对璧人,到最后却成了yīn阳相隔。

什么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样的话太矫情,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yīn阳相隔,生离死别。

人死了,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连想看上一眼,都是痴心妄想。

看着慢条斯理喝着茶水的严光,yīn丽华心头发酸,她替邓紫君惋惜,更怜悯眼前这个男人。

刘秀放下茶碗,清了清喉咙,说道:“子陵,回来吧!”

“嗯?”严光不解地看着刘秀。

刘秀说道:“回来帮我!”

严光反应过来,原来是说自己辞官的事。他含笑摇了摇头,说道:“陛下知道的,草民的志向,一直都不在官场,不在仕途,草民只想做一无拘无束的闲人。”

“子陵还是在怨恨我。”

“草民并没有怨恨陛下。”

“如果你不怨恨我,你为何不肯回来帮我?你答应过我,会做南阳太守。”严光先是轻轻叹了口气,接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看向刘秀,柔声说道:“陛下,以前你总是爱耍赖,现在还是这样,可我们现在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是在长安求学,我们也都该长

大了。”

刘秀垂下头。由于严光的年龄最长,以前在长安求学的时候,他向严光撒泼耍赖,严光总是会妥协,现在他还想用这招,结果一下子就被严光点破了。

他喃喃说道:“子陵还是在怨我。”

严光站起身形,笑问道:“陛下随草民出去走走可好。”

刘秀立刻也站起身,对yīn丽华说道:“丽华,你在这里等我们回来。”见yīn丽华点了头,他和严光穿上鞋子,一并出了门。

见伏黯、龙渊等人还都在外面守着,刘秀向他们挥了挥手,说道:“大家都可以休息了,我和子陵在附近逛逛。”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谷内,一马平川,也不用担心会有危险。人们纷纷下马,牵着马儿去附近吃草。

刘秀和严光并肩而行。严光临出门前,还特意拿了两根鱼竿,和一只竹篓子,边走着边说道:“湖里的鱼很美味,今晚,陛下可以尝一尝。”

“我以为子陵开始吃素了呢!”

“哈哈!”严光仰面而笑,说道:“也许,我的道行还不够深吧!”

在走过一片草地的时候,严光身形一转,向一旁走去。刘秀好奇地跟了过去,举目一瞧,前方有一座小土包。

等走到近前,刘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座墓,墓碑上刻着‘亡妻邓氏紫君墓’,而落款,则是‘夫严子陵’。

看罢墓碑,刘秀倒吸了口气,难以置信地看着严光,问道:“子陵,你……你和邓紫君已经……”

“我和紫君已经成亲了!”

“我……我不知道……”刘秀喃喃说道。他完全不知道严光和邓紫君已经成亲,还以为两人只是定亲而已。

既然他二人已经成亲,那么邓紫君就是严光的夫人,邓紫君的死,对严光的打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来之前,刘秀在心里想了好多种方案,哪怕是死皮赖脸的拽,他也要把严光硬拽回洛阳,可是现在,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严格来说,邓紫君的死,邓家的灭门,和他是有直接关系,他哪里还有脸请严光继续帮自己做事。

看着面前的墓碑,刘秀缓缓跪坐了下来,“对不起,子陵!”

严光拿出一块麻木,轻轻擦拭着墓碑上的尘土,说道:“道法有云,俗尘往事,如过眼云烟。陛下,你知道这世上做难做到的事是什么吗?”

刘秀缓缓摇头。严光说道:“是放下。我们就是有太多的放不下,所以才会有欲望,才会痛苦,才会妒忌,才会不甘心。修道,其实修的就是放手,当可以把一切俗尘往事都放下了,也就

是得道大成之日。”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说道:“我道行尚浅,现在还做不到放下啊!”他的话,等于是间接的拒绝了刘秀。他可以不为邓紫君的死而怨恨刘秀,但他也无法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再继续去帮刘秀做事,因为他放不下,放不下那个他深爱的女

子。

刘秀深吸口气,站起身形,说道:“子陵,我明白了。”

严光把墓碑擦拭的一尘不染,而后收起麻布,对刘秀一笑,说道:“陛下,我们去钓鱼吧!”

刘秀接过严光递过来的竹竿,问道:“比一比谁钓的多?”

严光笑道:“好。”

“如果我赢了呢?”

“我可以让陛下再向我赖一次。”

刘秀目不转睛地看着严光,仰面而笑,然后拉着他的衣袖,快步向湖边走去。

他和严光在湖岸上找个不错的位置,双双盘膝而坐,刘秀在鱼钩上挂上鱼饵,然后迫不及待的将鱼钩甩入湖水当中。

严光则是慢条斯理,挂上鱼饵,甩杆抛钩。

不知道是不是湖中鱼儿欺生的关系,刘秀坐了半个时辰,愣是一条鱼没钓上来,反观一旁的严光,时不时的挑起竹竿,一条鱼便飞到岸上。

半个时辰过去,刘秀没钓上一条鱼,反倒是严光,已经钓上来五条,而且都是又大又肥美的鲤鱼。

看看严光那边的成果,再瞧瞧自己这边的空空如也,刘秀禁不住叹口气,说道:“看来,我是赢不了子陵了。”

“子陵从不知道,陛下是如此轻易认输的人。”

刘秀挑了挑眉毛,又专心致志地钓起鱼来。

严光话锋一转,突然说道:“陛下和yīn贵人之间,似乎有些隔阂。”

“子陵也看不出来了?”刘秀苦笑道:“丽华一直对邓奉的事,耿耿于怀,自从邓奉死后,丽华就不愿再理我,如果这次不是回南阳新野,估计,丽华也不会跟我出宫。”刘秀不愿意杀邓奉,原因就在这,死了一个邓奉,让他最心爱的女人和他产生了隔阂,让他最好的朋友离他而去,有些时候,刘秀也会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杀错了邓奉

。还没等严光说话,yīn丽华远远的走了过来。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闲云野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