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一生至交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一生至交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站起身,拱手说道:“yīn贵人!”

yīn丽华福身还礼,含笑说道:“严先生。”

她走到二人近前,低头看看,发现严光的竹篓子里装着好几条鱼儿,而刘秀那边,则是一条都没有。她嘴角下意识地向上勾了勾。

刘秀打了个呵欠,不动声sè地说道:“这几日一直在赶路,我也甚是乏累。”他这话不是说给严光听的,而是向yīn丽华解释,为何自己未能钓上来鱼。

yīn丽华闻言,颇感啼笑皆非。严光天天都会出来钓鱼,技术自然纯熟,而刘秀,一年都难有一次钓鱼的机会,他哪里能和严光相比?

对于刘秀的不服输,她也不点破,看着一竹篓的鱼儿,她说道:“严先生,我把鱼拿回去蒸了吧!”

严光笑道:“子陵可不敢烦劳贵人亲自下厨。”

yīn丽华不以为然地说道:“今日,严先生也可以尝尝我的手艺。”

严光仰面而笑,将竹篓子提起,说道:“我帮贵人把鱼儿送回去。”

看严光和yīn丽华两人要走,刘秀说道:“子陵,我们可还没比完呢!”

严光说道:“陛下,等我回来再比也不迟。”

“哼哼!”刘秀哼了两声,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继续落回在湖面上。

严光和yīn丽华同行,向茅草屋走过去。路上,yīn丽华回头望望刘秀那边,然后垂下头,轻声说道:“严先生,陛下有做的不妥之处,我代他向你道歉。”

听闻这话,严光先是一怔,而后乐了,摆手说道:“贵人多虑了。陛下与子陵,相识多年,交情莫逆。”

yīn丽华幽幽说道:“对于紫君的事,我……我很抱歉……”

严光说道:“生死皆有命数,非人力所能左右。”

yīn丽华好奇地看着严光,问道:“严先生真的一点也不怨怪陛下?”

严光笑了笑,说道:“子陵非圣贤,还做不到摒弃七情六欲。”稍顿,他目光深邃地看着yīn丽华,意味深长道:“但陛下的做法,子陵也能理解。”

见yīn丽华露出迷茫之sè,严光说道:“你我做事,只需为自己负责就好,只要做到扪心无愧即可,可阿秀不行。”

说到这里,他停下脚步,转回头,望向刘秀那边。

原本刘秀还挺直了腰板,一本正经的钓鱼,可随着严光和yīn丽华走开,他的腰身逐渐弯了下去,脑袋也渐渐低垂,哪里是在钓鱼,而是坐在那里打盹。

“阿秀是天子,既然是天子,就要对天下的所有人负责。”严光轻轻叹口气,说道:“他肩上扛的责任比我们大得多,他也比我们累得多。”

严光的这席话,让yīn丽华感触良多,这些话,以前也从来没人对她说过,包括刘秀自己。

她回头望向刘秀,看着蜷缩在岸边打盹的刘秀,她心头突然涌出一股酸楚。

刘秀不是神,他也只是个凡人而已,可是他所背负的责任,所承受的压力,是旁人完全无法想象的。严光深吸口气,感叹道:“天之骄子,看似高高在上,唯我独尊,拥有天下最大的权力,可实际上,天子还没有普通人来得自由,至少,普通人在很多时候还有得选择,可

以随心所欲的去做些事,而天子,则没得选择,摆在他面前的,往往就只有那一条路。”

yīn丽华喃喃说道:“以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

严光淡然一笑,说道:“所以,我会怪陛下,但我绝不会怨恨陛下。”杀邓奉、邓终,刘秀想要的是一个太平安定的南阳,如果邓奉、邓终不死,南阳恐怕不会恢复得如此之快,不知会有多少人不死心的在暗中图谋,准备下一次的揭竿再起

,卷土重来。

两人一路说着话,回到茅草屋。

龙渊快步上前,接过严光手中的竹篓子,低头向里面一看,冷冰冰的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说道:“好大的鱼!这些都是陛下钓上来的?”

yīn丽华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家陛下,现在一条鱼都没钓上来,坐在岸上都快睡着了。”

龙渊闻言,老脸顿是一红,提着竹篓子说道:“属下去把鱼清理一下。”

把yīn丽华送到地方,严光提着空篓子,回到湖岸边。

看着已经发出轻轻鼾声的刘秀,严光悄悄的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就那么默默的盘膝而坐,没有再钓鱼,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也不知过了多久,刘秀的身子向旁一歪,差点倒在地上,他猛然惊醒过来,先是把掉落在一旁的鱼竿捡起,而后看向身旁的严光,说道:“子陵,你回来了!我刚刚睡了多

久?”

严光对他一笑,说道:“快一个时辰了。”

刘秀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睛,说道:“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陛下太累了。”严光看着他,有些无奈地说道。

让刘秀千里迢迢的从洛阳专程来到新野,严光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他不想入朝为官的心意,并不会因此而动摇。

刘秀将鱼钩从湖水中挑出来,仔细看看,鱼钩上的鱼饵已经不知道哪去了,他又向自己的左右看看,空空如也,他苦笑道:“我究竟还是赢不了子陵啊!”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严光一笑,站起身形,同时向刘秀伸出手来,说道:“陛下,我们也该回去吃饭了,这顿饭,可是yīn贵人亲自下厨。”

刘秀眼睛一亮,握住严光的手,顺势起身,笑道:“我已好久没有尝过丽华的手艺了,这次能尝到,还是粘了子陵的光呢。”

严光随口说道:“陛下是男儿,yīn贵人是女子,陛下也应该多迁就一下yīn贵人。”

刘秀颇感无奈地说道:“我已经足够迁就丽华了。”能把他打得鼻孔窜血的,除了yīn丽华,这天下哪里还有第二个人?

严光没有再多言,收拾起渔具,和刘秀一并回到茅草屋。

这时候,yīn丽华也把饭菜都做的差不多了,由于严光家中佐料不多,yīn丽华也只是把鱼做了清蒸。刘秀率先尝了一口,没有一丁点的土腥味,只有鱼肉的细腻和鲜美。

他对yīn丽华乐呵呵地说道:“为夫还不知道,丽华原来有这么好的手艺!”说着话,他又对严光招呼道:“子陵,你也快尝尝丽华做的鱼。”

yīn丽华白了刘秀一眼,说道:“严先生是主,我们是客,严先生哪里还需陛下谦让。”

刘秀尴尬地笑了两声,严光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放入口中,嚼了两口,眼睛也是一亮,赞道:“好吃!”

“都怪子陵钓的鱼太少了,不然,稚文、龙渊他们也都有口福了。”

严光说道:“陛下可是一条鱼都没钓上来,怎还埋怨起草民钓的鱼太少呢!”

刘秀仰面而笑,说道:“要怪,就怪你这池塘里的鱼儿太欺生啊!”

严光哈哈大笑。

这顿饭,众人吃得甚是开怀。不自不觉间,外面的天sè已渐渐黑了下来。刘秀拿起酒杯,向严光那边举了举,然后和严光干了一杯。

他转头看向窗外,说道:“时间不早,子陵,我得要走了。”

严光也没有挽留,点点头,说道:“明日,草民也要出行。”

刘秀一怔,下意识地追问道:“子陵要去哪里?”

严光说道:“汉中。”

刘秀先是哦了一声,而后,他收敛笑容,正sè说道:“子陵,你和我回洛阳吧!”稍顿,他又道:“仲华、阿祐,都在洛阳,我们四人,现就差你一个。”

严光向刘秀欠了欠身,说道:“陛下是知道的,草民想过的生活,并不在洛阳。”

“子陵……”

“陛下不必再说了,草民的心意不会变。”

刘秀面露伤感之sè,低垂下头,说道:“今日一别,等下次相见,不知要等到何时。”

严光说道:“草民就住在新野,距离洛阳也不算太远,有机会,草民定会去往洛阳,拜访陛下、仲华还有仲先。”

刘秀站起身形,严光也跟着站起。他走到严光近前,握住严光的手,说道:“只你一人,住在这荒山野岭当中,我又怎能放得下心?”

严光笑了,抬手环指四周,说道:“草民这不是过得好好的嘛,陛下不必忧心草民,草民对现在闲云野鹤般的日子很知足,也很享受。”

看到严光态度坚决,刘秀无法一再强求,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向外面的龙渊招了招手。龙渊会意,捧着一只小匣子走进来,放到桌上。

刘秀说道:“子陵,这些钱你留下,作为傍身只用。”

严光正要拒绝,刘秀抢先说道:“子陵不愿随我回京,不愿入朝为官,我勉强不了子陵,但这些钱,子陵一定要留下。必须得留下!”他语气坚决地不容人拒绝。

看刘秀这个样子,严光不好再推脱,他点点头,说道:“陛下,草民收下了就是。”

刘秀说道:“你喜欢什么,就买回来,不用怕把钱花光了。你一个人住,难免孤单,可多请几个仆人,既照顾起居,也可解解闷……”

听着刘秀唠叨起没完,严光眼睛一热,反握住刘秀的手,说道:“阿秀也不要总惦记别人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说着话,他转头看向yīn丽华,拱手施礼,说道:“yīn贵人,阿秀就拜托你了。”对阿秀好一点吧,他并不容易。

yīn丽华向严光福身施礼,说道:“丽华多谢严先生。”她和严光交谈的不多,但严光对她的开导,却让她受益良多,也让她连日来yīn郁的心情爽朗了不少。

严光送刘秀和yīn丽华往外走。出了院门,他们三人走在前面,其余众人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严光停下脚步,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陛下,yīn贵人,草民就送到这里了。”

“子陵……”

“明日一早,我便会起程,陛下不必再来找我。”

“我……我知道了。”刘秀叹口气,点点头。

“草民就此别过。”严光深施一礼。

刘秀拱手还礼。

严光没有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去。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刘秀忍不住大声喊喝道:“严子陵——”

过了一会,就听远处飘来一声:“刘文叔——”刘秀吸了吸鼻子,握住yīn丽华的手,和她一同坐上马车。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一生至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