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睢阳战线

第七百三十八章 睢阳战线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马车里,yīn丽华轻声说道:“像现在这样,应该就是严先生想过的日子。”

刘秀说道:“是啊,子陵一向不喜欢受到拘束,在长安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yīn丽华主动握住刘秀的手,说道:“严先生不愿意入朝为官,并不是因为紫君的关系。”

刘秀苦笑道:“如果邓紫君还活着,子陵起码还会再做一段时间的南阳太守。”

“但是他不会快乐。”yīn丽华正sè说道:“陛下是严先生最要好的至交,陛下不是也希望严先生能过得快乐吗?”

刘秀怔住,仔细想了想,觉得yīn丽华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反握住yīn丽华的手,问道:“丽华不再生我的气了?”

yīn丽华摇摇头,垂首说道:“我不是在生陛下的气,可能,只是在生自己的气吧,我什么都做不了……”

刘秀把yīn丽华拉入自己怀中,低头吻上她的菱唇。

这次南阳之行,刘秀的目的是想把严光请回洛阳,不过却是无功而返。庆幸的是,此次之行,倒是极大的修复了他和yīn丽华之间的关系。

严光,这位刘秀的同窗挚友,在刘秀起兵造反的初期,严光出力甚多。

后来刘秀称帝,数次邀请严光入朝为官,但都被严光拒绝。严光一生未娶,一生未入朝堂,一直都过得隐居山林,闲云野鹤的生活。

因为严光医术高明的关系,他也经常出手医治病患,当时乃至后世的百姓们,都尊称他一声严子爷,为严光立像,供后人祭拜、缅怀。

无功而返的刘秀,带着yīn丽华,回到洛阳。到了洛阳没几日,许汐泠临盆,顺利产下一女,刘秀为其起名为刘义王,她也是刘秀膝下的长公主。

许汐泠产下一女,这让郭圣通安心了不少,毕竟一个公主,对于刘强的太子地位构不成任何威胁。

洛阳西面的战事,随着赤眉军被全歼,基本宣告结束,洛阳南面的战事,随着邓奉、邓终二人被诛杀,也趋近于平缓,接下来,刘秀的目光便落在东边的战事。

以盖延为首的汉军,将刘永所在的睢阳团团包围。

但睢阳的确是不好打,汉军围困睢阳数月,大战小战打了不计其数,但就是攻不破睢阳的城防,看着近在咫尺,但却易守难攻的睢阳,盖延亦是一筹莫展。

此战,汉军这边打得焦头烂额,睢阳城内也同样不轻松。

睢阳不是一座小城,守城的军兵,加上城内的百姓,总共有二三十万人,这么多张嘴,每天要吃要喝,消耗的粮食不是个小数目。

即便睢阳城内囤积了不少的粮食,但经过数月的消耗之后,粮食也耗费得差不多了。

另外,汉军还组织人力,断绝了流入睢阳的河流,断了睢阳的水源,这样城内的情况变得更加艰苦。

城内的军民为了饮水,只能把水井不断的挖深,但即便是这样,只靠水井里的那点水,还远远不够二三十万人饮用的。

迫于无奈,守城的许多军兵只能冒然,趁夜顺着绳梯,悄悄从城头上下来,到护城河里取水。

刚开始,还只是零星的几个人取水,汉军未发现,随着取水的人越来越多,汉军这边也渐渐发现了端倪。

有探子将此事禀报给盖延。时任驸马都尉的马武听后,冷哼一声,说道:“贼军还敢出城来偷水?”

他转头看向盖延,说道:“巨卿,我看,我们可以在岸边埋伏一批弓手,将那些出城偷水的贼军,全部射杀!”

盖延揉着下巴,缓缓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子张言之有理!”

马武说道:“我这就去安排弓手!”

“且慢!”盖延急忙叫住马武,而后问护军都尉马成道:“君迁,我军中应该有不少的贼军军装、甲胄吧?”

马成点点头,说道:“确有不少!盖将军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盖延嘴角勾起,悠悠一笑,说道:“我看贼军出城偷水一事,我军可以善加利用一下!”

众将官面面相觑,不太明白盖延的用意。

盖延向前倾了倾身子,随即把自己想到的计划向众人仔仔细细的讲述起来。

在明知道睢阳守军会趁夜出城偷水,汉军这边却是毫无动作,好像是没发现些,又像是发现了也没当回事。

汉军的有意纵容,使得趁夜出城偷水的守军数量更多。要知道城内现在是既缺粮,又缺水,人们一天两天不吃饭还饿不死,但一天两天不喝水,那谁都受不了。

有些兵卒在城外偷到水后,自己喝不了,就拿到城内贩卖。本来只是打算赚点小钱,但没想到,一桶水提到城内,竟然能卖到五百钱的高价。

在听闻水可以卖钱的消息后,晚上出城偷水的守军数量更多,甚至很多兵卒都是由校官、将官组织着去城外偷水。

一连数日下来,偷水的军兵数量越来越多,数以千计,很多将士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笑得合不拢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这天晚上,守军将士还是像往常一样,从城头上扔下绳梯,然后大批的兵卒皆是手提着木桶,顺着一条条的绳梯,从城头上爬下来,快步走到护城河边装水,

就在城墙地下都是守军兵卒的时候,突然之间,护城河的对岸亮起来无数的火把,紧接着,一支支的火把被投掷过护城河,落在城墙底下。

只顷刻间,黑漆漆的城墙底下被照得亮如白昼。

放眼望去,这一大面的区域,人头涌涌,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

隐藏在对岸的汉军将士们纷纷现身,有的是捻弓搭箭,有的是端起弩机,随着主将的一声令下,人们纷纷射出箭矢。

一大面的箭雨砸入对岸的人群里,刹那间,城墙底下,惨叫声一片,哀嚎声四起。守军将士没有携带盾牌,只能举起手中的木桶来挡箭,可是那又哪里能挡得住。

哚、哚、哚!箭矢不断钉在他们手中的木桶上,也同样钉在人们的身上。守军兵卒不是一个一个的倒地,而是成群成片的倒地不起,被箭矢所覆盖。

也就在对岸的汉军在用箭阵杀伤敌军的同时,以马武为首的一批汉军敢死队悄然下水,无声无息地游向护城河的对岸。

马武率领的这些敢死队,包括他自己在内,都穿着刘永军的军装和甲胄。

他们一行五百人,趁乱游向对岸,等他们快要到达岸边的时候,汉军这边也终于停止了恐怖的箭阵。

再看睢阳的城墙下面,尸体叠叠罗罗,都垒起好高。

感觉汉军的箭阵已经过去了,那些没死的,被埋在同伴尸体下的兵卒们,才纷纷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从地上试探性的缓缓坐起。

与此同时,穿着刘永军军装的马武等人,也都纷纷从水中钻出。

看到水里突然钻出来这许多人,岸上的残存的刘永军将士丝毫不敢意外,自己是藏在尸体下面躲箭阵,有人藏在河水中躲箭阵也再正常不过。

现场死一般的趁机,幸存下来的人,别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又惊动对面的汉军,再次射过来恐怖的箭阵。

可即便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许多人还是悄悄拿起木桶,爬到护城河边,打了小半桶水,然后调头爬回去。

马武等人也装模作样的各捡个水桶,象征性地装了些水,混在刘永军的残兵当中,顺着绳梯向城头上攀爬。

城头上,有不少的守军做接应。人们向外探着身子,先是接过来水桶,然后再把爬上来的将士拽上城头。

马武等人也是一样,被城头的刘永军一个接着一个的拽到城头上。

汉军敢死队登上城头后,一个个都是不动声sè,不留痕迹地云集在马武的四周,然后故作疲累的席地而坐,呼哧呼哧地狂喘着粗气。

等人都上来的差不多了,一名将官走了过来,向坐在地上,直喘粗气的兵卒们扫视了几眼,沉声问道:“只回来你们这些人?”

刚刚出城偷水的将士,有接近三千之众,而现在回来的,只剩下一千来人,而且这一千来人中,还包括五百个冒牌货。那名将官冷冷凝视了众人一眼,目光又落在一只只的木桶上,看到里面的水大多只有个桶底,而且水还都是通红的,染满了血污,他气恼地质问道:“这就是你们打回来的

水?”

一名校尉站起身形,向将官插手施礼,说道:“李将军,护城河的对岸有汉军的埋伏,弟兄们死伤无数,能……能打到水回来,已经……已经很不容易了。”

将官勃然大怒,一脚踢在一只木桶上,把木桶踢飞出去好远,他怒声骂道:“这水能喝吗?”

被他踢飞出去的水桶刚好落在马武附近,里面的血水也溅了马武一身。后者脱口叫骂道:“他娘的!”

听闻骂声,那名将官身子一僵,脸sèyīn沉,怒声质问道:“是谁骂的?”

现场静得鸦雀无声,人们皆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将官见状,更加恼怒,震喝道:“我在问你们,刚才是谁骂的!”

马武站起身形,说道:“是我!”

将官愤怒的眼神立刻落在马武身上。马武大声说道:“我等弟兄,出城偷水,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捡条命,活着回来,还要受将军如此辱骂,将军也太过了吧!”

“你大胆!放肆!”一名小小的兵卒竟然胆敢当众教训起自己,那名将官鼻子都快外歪了。他手握佩剑的剑柄,大步流星地向马武走过去。那名校尉倒是不错,他虽然不认识马武,但他说的也是实情,这次他们遭遇到大批汉军的埋伏,死伤了那么多弟兄,将军非但没有安抚之言,反而一来就责备、怒骂,的

确是令人感到寒心。

他连忙跨前一步,挡住将官,急声说道:“李将军,这位兄弟有失礼之处,还请将军莫要怪罪……”

他话没说完,那名将官猛的一挥手,喝道:“给我滚开!”校尉被他推着踉跄出去好几步,差点摔到在地。将官气冲冲,大步流星地走到马武近前,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曲、哪一屯的兵?”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八章 睢阳战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