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八章你要不要来云梦山?

第五十八章你要不要来云梦山?

禅子静静看着他,说道:“真人要是去了云集镇,青山宗会很紧张,那这人间就不美好了。”

谈真人神情木然说道:“就是为了美好的人间,我才要去那里。”

禅子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大概能想到你准备做什么,我很吃惊,也很佩服,所以信我会写。”

谈真人说道:“辛苦。”

没过多长时间,他拿到了那封信,便离开了果成寺。

中州派的天地遁法世间无双,以他的超凡境界,自然不需要乘坐云船,直接踏空而去。

春天的原野看着青翠喜人,却没有太多粮食丰饶的安全感,青黄不接说的便是当下。

果成寺外的官道两侧依然停满了马车,窝棚连绵不绝,稍远处能够看到很多施粥的铺子。

这是墨丘的传统,以郡守带头,加上满郡富户,必然会保证这段时间的粮食供给。

谈真人站在天空里,看着下方的画面,那些粥铺里生出的炊烟,心想人间就该这般美好。

……

……

天地之间有大物,即便遁法再如何高明,也无法隐于无形,至少在靠近青山大阵的时候。

两道极其强大、凌厉至极的剑光先后自青山深处飞来。

方景天与自西海归来的广元真人,分隔两百余里的距离,守住了天空两侧。

一场风雪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靠近。

三尺剑自风雪里出。

元骑鲸站在剑上,望向东方。

青山最强三人尽数出迎,自然不是真的欢迎,也不是表示尊重。

高天云散,露出谈真人的身影。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谈真人不请自来,这是要与青山开战吗?”

谈真人说道:“这里不是青山,虽然离的有些近。”

元骑鲸说道:“近便是问题。”

谈真人说道:“朝歌城与云梦山也很近,你们去朝歌城从未征求过我的同意。”

元骑鲸沉默片刻,问道:“真人前来何事?”

谈真人说道:“见个人。”

……

……

谈真人落在了云集镇,去那间酒楼吃了顿著名的火锅。

他没能品尝出锅外的意味,也没有感受到什么,便起身向着镇外去。

镇外有条道路,通往那片终年被云雾遮掩的山崖。

很多修行者已经离开,那些意志最坚定的修行者,也因为青山宗的警告不敢靠近那片云雾,只敢在镇里远望着那边,就如痴女一般。看着谈真人向着云雾而去,那些修行者心想这个灰衣老者莫不是个白痴?

雾气浓淡不匀,就如花树与溪里的锦鲤的颜sè。

此等风景自然不会让谈真人片刻驻足,他继续向着雾里走去。

雾气渐散,花树随风轻摆,有的锦鲤恐惧散开,更多的锦鲤随着他的脚步而移动,就像是追随者。

逆溪水而上,他见到了一片庭院。

镇子里的那些修行者们,看着这幕画面,震惊的无法言语。

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庭院的正门居然打开了!

继玄天宗的那对师徒之后,景园再次迎来了一位客人,而且赵腊月等人竟是亲自出迎!

这名灰衣老者究竟是谁?

……

……

庭院里的风景更是美丽,但对谈真人来说,却远不如身边这几个年轻人悦目。

尤其是赵腊月与卓如岁,在他的眼里便是世间最好看的事物。

这是青山宗的未来,又何尝不是朝天大陆的未来?

如果能变成中州派的未来,岂不是世间最妙的事情?

赵腊月等人不知道谈真人在想什么,觉得这位大人物的眼神有些怪异,如临大敌。

中州派掌门真人是何等样的身份,居然会亲自来云集镇,他究竟想做什么?

不要说这些年轻的青山弟子,就连井九都表现出了对谈真人足够的尊重。

他提前从竹椅里站了起来。

谈真人把禅子的信递了过去,然后开门见山说道:“我来提亲。”

很明显,他想表现的温和些,更像期盼女儿获得幸福的老父亲,但木讷的性情让他笑不出来,表情便有些怪异。

卓如岁、顾清与元曲的表情更加怪异,就像刚生吞了三千道剑,然后下意识里看了赵腊月一眼。

赵腊月的反应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直接问道:“什么条件?”

谈真人有些欣赏地看了她一眼,对井九说道:“你若过来,我把早儿嫁给你,把掌门也让给你。”

赵腊月想了想,对井九说道:“我觉得不错。”

谈真人居然要井九去云梦山做中州派掌门?

这哪里是提亲,这明显是在和青山抢人,而且这条件……修行界的历史上肯定从来没有过!

中州派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与决心,换作别的修行者就算不幸福的昏过去,也必然会答应,至少应该认真地思考一番。

井九却是想都未想便拒绝了,说道:“我是青山掌门,谢谢。”

这个理由真的很强大,青山掌门又不比中州掌门差,我为什么要去你那边?

问题在于……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认为他还是青山掌门?

“太平真人会想办法杀了你,青山里的那些人也不会想你活着。”

谈真人说道:“而且你修行方面有问题,很难解决,那元骑鲸走后你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等人望向了井九,有些担心。

谈真人是朝天大陆修行界最了不起的人物,他说井九的修行有问题,那便是真的有问题。

“你若答应我的提议,我们可以提供一张仙箓,应该勉强够你用了。”

谈真人说道:“当然,肯定不会是你在问道大会拿到的那种仙箓。”

井九依然没作任何思考,说道:“我现在很好。”

谈真人说道:“我说的也不是现在的事,如果以后你改主意,随时告诉我。”

说完这句话,他离开了庭院,轻点花树,来到高空之中。

站在云端,他向着青山方向点头致意,转身向北方而去,很快便变成天地间的一个小黑点。

高空里的风雪渐渐消失,元骑鲸踏着三尺剑回到了上德峰。

方景天与广元真人会合到了一处,看着那个小黑点渐渐不见,才松了口气。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是视我青山如无物吗?”

方景天说道:“我去那边看看。”

广元真人提醒道:“云集镇是峰主禁地。”

方景天说道:“中州派的掌门居然来了青山与那个妖物见面,难道不值得警惕?”

广元真人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大师兄说了,谁都不准动那边。”

方景天银眉微飘,眼神漠然说道:“白鬼在那边,我动得了他吗?”

广元真人叹了口气,心想就算师兄你现在动不了井九,难道还动不了别人吗?

……

……

谈真人来了。

然后他走了。

就说了几句话。

那几句话里有提亲、有太平真人,还有中州派掌门。

惊雷总是隐藏在这样平淡的日常里。

顾清与元曲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谈真人确实是中州派的掌门,但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云梦山是白家人说了算。”

卓如岁说道:“我觉得谈真人不想中州派永远姓白,才会来借师叔祖破局。”

赵腊月犹豫了会儿,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是白早的主意。”

她很清楚,那个柔弱的女子看似淡然,实则对井九用情极深。

不管谈真人的邀请里隐藏着怎样的算计,但里面必然有一分是白早替井九算的。

井九不想理会这件事情,自然不会去推算,但见着他们如此用心,便说道:“去问问童颜。”

要说谁对中州派的内部局面最了解,自然是童颜。

“把那个冥界的小孩子接出来,问完童颜后,看他要不要也出来。”他对元曲说道。

元曲应了声是,又想着另外一件事情,问道:“小师弟还在剑峰里,要不要通知他一声?”

井九说道:“等他自己醒来。”

顾清说道:“我这边也有些小事,需要出去处理一下。”

井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说道:“办完就回来。”

……

……

景园的阵法是井九亲自布置,顾清亲手实施,谈真人可以无视,他们自己出去却有些麻烦。

来到溪畔某块青石上,顾清准备解阵,赵腊月忽然问道:“你一个人能搞定吗?”

顾清在她面前自然不会掩饰,有些担心说道:“可能有些麻烦。”

赵腊月望向卓如岁说道:“你去帮他。”

卓如岁知道那件事情有些麻烦,不乐意说道:“凭什么啊?我是天光峰弟子,又不是神末峰的人。”

赵腊月说道:“你现在是景园的人。”

……

……

谈真人说他要谈的不是现在的事情,意味着他很清楚,景园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般平静地存在下去。

这便是预言。

未来的到来总是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快。

一场风雨毫无征兆的来临了。

青山宗在最初的慌乱无措之后,渐渐回复了平静。

元骑鲸在上德峰里,如往年一般执掌着门规戒律。

井九留下的那些规矩,则已经被方景天改了很多。

两忘峰弟子们可以随意进出青山,简如云以及那些曾经激烈反对井九就任青山掌门的年轻弟子也被从剑狱里放了出来,只是白如镜双臂被断,经脉被弗思剑意封闭,无法修复,只能变成一个无用的废人。

最受影响的是有着神末峰背景的那些家族们,比如顾家以及宝树居。

顾清与卓如岁离开云集镇后,直接驭剑去了南河州,落在了朝南城那座土黄sè的建筑最上层。

宝树居东家跪在二人的身前,把最近十余天来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讲述了一遍。

按照井九当初与阿大的协议,宝树居由神末峰与碧湖峰一家一半,当然碧湖峰只有分红与收益,没有什么话语权。神末峰众人离开青山后,碧湖峰方面倒是没有生事,反而是其余诸峰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宝树居的所有产出以及自世间搜罗的珍药宝物,都不准再直接交给神末峰,而是要交由九峰再行分配。

“明天会确定各家的份额,也是山里给我定的最后期限。”

短短十余日,宝树居东家便已经里瘦得快要脱了人形,声音微哑说道:“我现在只有死路一条。”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八章你要不要来云梦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