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四十四章 除根前奏

第七百四十四章 除根前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马武和王霸舞剑舞得尽兴,刘秀和众将领也都看得尽兴,哈哈的笑声此起彼伏。马武和王霸出了一身的透汗,二人也都累了,这才算告一段落。

他二人放下盾牌和木剑,各自端着一只酒杯,来到刘秀近前,说道:“微臣敬陛下一杯!”刘秀向张昆招了招手,后者立刻端着一杯酒过来,递给刘秀,刘秀和马武、王霸相互敬了敬,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刘秀拿着空杯子,笑道:“子张和元伯的配合,当真

称得上是娴熟又默契啊!”马武和王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立刻将头扭向另一边。刘秀见状,仰面大笑,拍了拍他二人的肩膀,转身回往自己的御座。马武和王霸也回到各自的坐席

,这时候,有舞姬过来给王霸倒酒,正在兴头上的王霸也没有多想,手臂一抬,搂住舞姬的腰身,向回一带,将其直接抱在自己的怀中。

舞姬没想到他会这样,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旁人或许没在意,但对面的宋弘见了,勃然大怒,猛然一拍桌案,大声呵斥道:“王霸,你放肆!大胆!”

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王霸和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刘秀在内。原本喝得晕头转向的王霸猛的惊醒过来,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做了非分之举。

他急忙松开怀中的舞姬,后者则是连滚带爬的从王霸怀中出来,跪伏在地,身子哆哆嗦嗦的抖个不停。

还是那句话,皇宫里的女子,不管天子宠幸还是不宠幸,在理论上来说,她们都是属于天子的,包括最底层的宫女之内,所以皇宫才会严禁宫女与侍卫发生私通。

现在王霸忘乎所以的当众调戏宫中的舞姬,往大了说是对天子的不敬与蔑视,往小了说也是很不合礼节和规矩的。

被宋弘喝醒的王霸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错了蠢事,急忙离席,向刘秀跪地叩首,急声说道:“微臣失态,罪该万死,请陛下恕罪!”

刘秀也是怔了一会才意识到王霸究竟是错在了哪里。

还没等刘秀说话,宋弘起身,拱手施礼,振声说道:“陛下,王霸当众调戏宫中女眷,目无圣上,实乃罪无可恕,陛下当严惩才是!”

大多数的读书人,都是一根筋,丁是丁、卯是卯,一丝不苟,宋弘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本就瞧不上武将们立了战功之后,那种忘乎所以的张狂劲,现在王霸又当众犯错,宋弘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弹劾的机会。

王霸跪在地上,一声没吭,马武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王霸只是酒后失态,犯下一点小错,微臣以为,大可不必小题大做!”

别看他二人平日里总是斗嘴,但真到了关键时刻,肯第一个站出来为王霸说话的还是马武。

其余众将也都纷纷起身,向刘秀求情。有些求情的人,和王霸本无交情,此时之所以愿意站出来帮忙,只因看不惯文官的吹毛求疵。

伏湛起身,拱手施礼,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继承汉统,重视汉典,礼法切不可废啊!”

刘秀看看文臣这边,又瞧瞧武将那边,感觉今晚文臣和武将是扛上了。他沉吟片刻,悠然一笑,说道:“这名舞姬,朕就赏赐给元伯了,如此可好?”

邓禹眼睛一亮,拱手说道:“陛下英明!”

吴汉、马武等将官也都齐声说道:“陛下英明!”说完话,马武还转头向宋弘、伏湛那边狠狠瞪了一眼。刘秀把这名舞姬赏赐给了王霸,那么随便他怎么搂,怎么抱,也都没关系了嘛!刘秀乐呵呵地环视在场众人,慢条斯理地说道:“将相和睦,天下可定,倘若将相不和,皆

忙于内耗,我汉室江山,又岂能长久啊?”

听闻他这席话,伏湛和宋弘面红耳赤,向刘秀躬了躬身子,站起的身形坐回到席子上。以吴汉为首的武将们也正要坐下,刘秀说道:“大司马!”

“陛下!”吴汉躬下身子。“听说,你和子翼之间有些误会,还吵吵嚷嚷的说,要杀子翼,可有此事?”寇恂杀了吴汉的心腹爱将,这让吴汉火冒三丈,路过颍川郡府的时候,他是真的想找寇恂算账

,结果寇恂派人给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包括吴汉自己在内,都被撑得直打饱嗝,动弹不得,至于找寇恂算账的事,也就没了下文。

现在听刘秀问起此事,吴汉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微臣……那只是微臣一时的气话罢了……”

刘秀乐呵呵地问道:“子颜一心为了汉室,子翼也同样一心为了汉室,子颜、子翼,皆为汉室之栋梁,合则兴汉,分则衰汉,这般道理,难道子颜不懂?”

吴汉暗道一声惭愧,跪地叩首,说道:“微臣知错!微臣谨记陛下教诲!”

刘秀哈哈大笑,拿起酒杯,向吴汉摆摆手,示意他回坐席,然后看向伏湛、宋弘等文臣,说道:“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喝一杯!”

他刚才的话,既是说给吴汉听的,也是说给伏湛、宋弘听的。

治国,离不开他们这些文臣,而征战天下,也同样离不开吴汉、盖延这些武将,大家都是一心为汉室,只是职责不同罢了,又为何必非要分个高低、上下呢?

伏湛和宋弘等文臣,也个个都是人精,一点就透,众人纷纷垂下头,拿起酒杯,向刘秀敬酒,至于王霸失态之事,也没人再多言了。

见状,刘秀脸上的笑意浓烈几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与右边的文臣、左边的武将,一同共饮一杯。

这场宴席,众人都很尽兴,也都喝了不少的酒。等到宴席结束,往外走的时候,不少大臣都是相互搀扶着出的大殿。

刘秀今晚没有去西宫,而是去了长秋宫。郭圣通又有了身孕,刘秀还是非常兴奋的。

到了长秋宫,有宫女看到他,正要进入内殿禀报,刘秀摆了摆手,叫住宫女,然后径直地走了进去。

大殿里,郭圣通正在洗澡。大殿的后厅,有一座不小的池子,池水每日定时有人更换,池水常温,水中漂浮着花瓣,空气中弥漫着幽幽的花香。

看着坐在池子边沿,寸丝不挂,两只小脚泡在池水当中的郭圣通,刘秀顿有口干舌燥之感。

他无声无息地解下自己的玉带,脱掉外面的冕服,又脱掉里面的内衫内裳,然后缓缓走到郭圣通的背后。他在郭圣通的身后蹲了下来,双手环住他的腰身,猛的向回一搂。小憩中的郭圣通猛然惊醒,刚要惊呼,回头一瞅,原来是刘秀,她长吁口气,娇嗔道:“陛下来了怎么也

不令人通知臣妾一声?”

刘秀在郭圣通的身后坐了下来,笑问道:“梓童不欢迎我来?”

郭圣通回头白了他一眼,嘟着小嘴说道:“臣妾又怎会不欢迎陛下?只是,臣妾以为陛下现在只知道西宫,而忘了臣妾的长秋宫呢!”

刘秀将酸溜溜的郭圣通揽入自己怀中,说道:“这段时日,我是忽视了梓童啊!”说着话,他低头吻住郭圣通的香唇。

郭圣通忘情的和刘秀拥吻,可猛然间,她身子一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小脸涨红,微微蹙着眉头说道:“陛下,今晚不行……”

刘秀在她耳边低声细语道:“我会小心的!”

翌日,朝堂。

伏隆再次启奏,提出想去往兖州,招抚张步,还没等刘秀表态,伏湛、宋弘等文臣纷纷出列,皆赞成让伏隆去招抚张步。

文臣们心中还是有和武将们较劲的心思。不要以为征战天下只有你们武将在行,文臣凭借机敏的头脑,三寸不烂之舌,往往能做到不损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达成目的,这可比武将们只知杀人、蛮干,高明得多

见这么多的大臣都支持伏隆招抚张步,刘秀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应允了此事。

不过,他还是叮嘱伏隆道:“张步其人,两面三刀,且目光短浅,此行凶险,伏大夫一定要慎之又慎。倘若难以成事,且不可勉强为之,需及时撤离兖州。”

说白了,刘秀对伏隆能否招降张步,没抱多大的希望,他是让伏隆以自保为优先考虑。能劝降张步,自然是最好,未能劝降,也没关系,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就好。

伏隆向刘秀叩首,大声说道:“陛下,微臣此行,定不辱使命!”

他这次招抚张步,既是为文官们出口气,更是要为自己出口气。

他能坐上光禄大夫的位置,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说他是依仗着做大司徒的父亲伏湛,是依仗着做光禄勋的叔父伏黯。

如果他这次能成功招抚张步,那么他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巴,他是凭借真才实学坐上光禄大夫位置的。

看着一心想立功,还想立大功的伏隆,刘秀忧心不已,他的这种心态就不对,太急于求成,太急功近利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向伏湛,伏湛则是向刘秀点了点头,表示将此事交给伏隆去做,十分稳妥。

俗话说得好,知子莫过父,既然伏湛都一再表示,伏隆可胜此重任,刘秀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此事,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议完招抚张步之事,刘秀环视众臣,问道:“诸君可还有事启奏?”

“臣启陛下,微臣有事启奏!”邓禹抬起笏板,说道。

刘秀面露笑意,柔声问道:“右将军何事启奏?”

邓禹说道:“赤眉旧部,虽已降于汉室,但最近据微臣所知,樊崇、徐宣、逢安、谢禄等人,于暗中组织旧部,欲图谋不轨,伺机造反,请陛下定夺!”

“哦?”刘秀扬起眉毛,说道:“竟有此事?”

贾复抬起笏板,说道:“陛下,据微臣所知,右将军所言不虚,确有此事!”

他话音刚落,伏黯出列,拱手说道:“陛下,确有此事!”

右将军邓禹、执金吾贾复、光禄勋伏黯,一同言之凿凿的说赤眉旧部要造反,这事就很有意思了。

倘若赤眉旧部真的要造反,还被他们三人都知道了,那么此事肯定已闹得满城风雨才对,可事实上,文官那边,根本就没人听说过有这回事。

宋弘皱着眉头说道:“陛下,微臣以为,此事还需再仔细调查才是!”

伏湛刚要顺着宋弘的话往下说,伏黯低咳了一声。伏湛下意识地向伏黯看过去,后者微微颔首,暗示兄长,什么话都别说。

樊崇、徐宣、逢安、谢禄他们都是些什么人?那可是赤眉军的首领,天下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当年赤眉军都闹成什么样了?横行山东、河北、河南,无人能挡,现在他们是投降了,但只要他们还活着,你以为陛下能安心吗?

看网友对 第七百四十四章 除根前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