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一章血观音

第六十一章血观音

()三日后,商州城解除了封城令,清天司的搜查方向转向了城外,同时加强了对那些邪道残余势力的清剿。

傍晚时分,苏子叶戴着笠帽慢悠悠地从城里走了出来。

商州城门在他身后缓缓关闭。

夜sè渐渐笼罩原野。

他乘着最后的渡船越过了清春江,来到了春意更盛的群山之间。

前半夜的群山,在灰暗的天穹背景前,就像是无数个巨人。

巨人的手里牵着数百根无形的绳索,拦住了所有的去路。

数道剑光照亮山崖,隐藏在山崖里的阵法,也现出了痕迹。

“自我介绍一下,青山弟子马华,两忘峰五十年来所有战斗,都是我的手笔。”

马华眯着眼睛看着苏子叶,微笑说道:“你看我今天为你准备的阵法如何?”

苏子叶望向四周的山峰,说道:“围三放一在兵法里可以成立,但你怎么留我?”

“如果是完整的青山剑阵,怎么能骗你走进来?”

马华说道:“我用来留你的是一个人。”

话音落处,山崖间垂下一道剑索,剑索下端绑着一个妇人,正是商州城里那名老鸹。

老鸹脸sè苍白,眼神惊恐至极,正准备呼救,忽见着山下那个戴着笠帽的男子,强行闭上了嘴。

因为用力甚急,她竟是咬破了嘴唇。

苏子叶明白了马华的意思,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如果马华知道他是曾经的玄yīn宗少主,赫赫有名的邪道妖人,又怎么会用一个妓女来威胁他?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这个老鸹对你肯定很重要,不然你怎么会为了她做出这样的滔天恶事?”

马华微笑说道:“当然,如果你肯告诉我你是谁,说出你与神末峰之间的勾当,我可以放她离开,也可以留你一命。”

苏子叶很是无语,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便向清春江走去。

一道剑鸣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闷哼。

那名老鸹的身上出现了一道血洞,痛的无以复加,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头发。

苏子叶停下脚步,望向马华说道:“她就是个普通的妓女,与我没有关系。”

马华说道:“也许这是真相,但我总要试到极致,稍后我会试着用飞剑割下她的肉来,你说能割多少片?”

苏子叶说道:“都说我们是邪道妖人,现在看来,你们这些青山弟子比我邪多了。”

马华说道:“但行正道,莫问其心,如果能用她的命,抓住你这个邪道妖人,她死得其所。”

那几名年轻的两忘峰弟子,心想师兄此言有理,若要斩妖除恶,自当无所不用其极。

尤思落站在一座峰上,闻言皱眉,心想此言差矣,只是那名笠帽客实力境界太强,他不好出言阻止。

苏子叶不想理这些白痴,再次转身向清春江走去。

马华神情微异,心想难道自己真的算错了?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厉sè,飞剑再次破空而起,斩向山崖前的那名老鸹。

一道淡蓝sè的剑光从高空飞来,准确无比地斩中那道飞剑。

过南山落在了山崖前。

尤思落与其余几名两忘峰弟子看着大师兄现身,很是吃惊,纷纷驭剑来见。

过南山挥手斩断剑索,用蓝海剑把那名老鸹接至地面,望向马华说道:“行大事者当不拘小节,但这不是小节。”

马华与过南山同门多年,知道他的性情,知道他是动了真怒,不由冷汗浃背,跪到地上说道:“师弟知错。”

“回青山后自去上德峰领受惩戒,在剑狱里好生反省几年。”

过南山转身望向已经掠至远方的那道身影,微微挑眉,心想那个笠帽客究竟是谁,身法竟是如此诡异神速。

马华悚然而惊,却是神情不变,对着那几名年轻的两忘峰弟子看了过去,眼神有些yīn冷。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yīn冷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暖起来。

因为一抹艳红的剑光刚好经过。

马华的头颅从颈上落下,在地上骨碌碌滚出去极远。

一道极淡的剑鬼从断腔处飘了出来,神情有些惘然,然后很快便残留的剑意撕成了碎流。

过南山回身望向地面身首两处的尸体,沉默不语。

那道血sè的剑光,穿过黑暗的群峰,向着东南方向飞去。

老鸹跪在地上,对着那道血sè剑光双手合什,早已泪流满面。

……

……

顾清有自己要做的事,赵腊月有自己要杀的人,苏子叶负责执行。

元曲要做的事情其实更重要,但他只能自己去做,好在他要去的地方是青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或者麻烦。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进青山,在南松亭的山门外便被拦了下来。

“这是个什么情况?”元曲看着明国兴问道。

他有些后悔,不该嫌麻烦不去找掌门师叔拿令牌,不然直接飞过青山大阵,哪会有现在这些破事儿。

明国兴揉了揉花白的头发,一脸无辜说道:“现在管得严了,所有人进出青山都必须由昔来峰验明身份。”

元曲看着他又揉头发,又是一脸无辜,便更加恼火,心想怎么谁都来和神末峰学?

他哪里耐烦在这里等着,挥手斥开明国兴,便往山门里走去。

山道上的空气忽然出现了数道裂缝,中间还有几道转折,痕迹极为诡异,直接拦在了他的身前。

如果元曲不是对这种剑法极为熟悉,身法亦是奇快,只怕会受些伤。

数名昔来峰的弟子落在了山道上,看着元曲喝道:“居然敢擅闯我派山门,拿下!”

元曲觉得莫名其妙,指着自己的脸问道:“你们不认识我?”

神末峰最孤,生活在里面的人向来只喜欢闭关修行,很少与别的峰打交道,唯独元曲的情形稍有不同,因为他需要去上德峰,还需要去很多地方跑腿。

一名昔来峰弟子面无表情说道:“我们当然识得你是剑妖一脉,既然已经被逐离青山,自然算不得青山弟子,赶紧束手就擒!”

元曲气极反笑,问道:“你们把我拿下之后要送去哪里?”

昔来峰弟子说道:“自然是送往上德峰,关进剑狱。”

元曲大怒,骂道:“小爷本就是要去上德峰的!”

昔来峰弟子们哪里会管他说些什么,唤出飞剑便向他攻了过去。

昔来峰的真剑是七梅剑诀,剑招奇陡而难以判断,其间更是隐着玄门道法的妙义,很难招架。

但元曲进入神末峰后,一直学的便是七梅剑诀,井九更是给他挑了一把极适合七梅剑诀的好剑。

更不要忘了,井九给他赐的名字里面就有一个曲字。

境界这些暂且不论,要说到对七梅剑诀的掌握与天赋,昔来峰里又有几个人比他更强?

淡灰sè的剑光照亮南山门,剑身上的冰晶散发着寒冷的光线,自然生出腊梅傲雪的意象。

元曲的七梅剑诀要比那些昔来峰弟子更陡、更险、更玄!

只听得数声闷哼,那些昔来峰弟子身上便出现了数道血口,纷纷跌倒在山道旁。

如果元曲动用七梅剑诀里的杀招,这些昔来峰弟子只怕当场就要死了。

昔来峰弟子们看着元曲,无比震惊,甚至有些恐惧。

都说元曲是神末峰里天赋最差的那个人,为何剑道却是如此之强?

而且你不是神末峰弟子吗?怎么会我昔来峰的不传秘剑!

那把浅灰sè的飞剑为何会如此厉害?难道竟又是一把仙阶飞剑吗?

有名昔来峰弟子被身上的鲜血弄得有些神思恍惚,下意识里把心中所想问了出来:“这是什么剑?”

元曲怔住了,心想回云集镇后得请师父或者掌门师叔赶紧赐个剑名。

南山门处的剑战很快便惊动了群峰里的师长们,一位昔来峰长老与迟宴等人驭剑而至。

那些昔来峰弟子大喜,心想本峰长老自然不会偏向元曲,而上德峰的迟宴师伯也是公认的严厉公正。

迟宴看着那些昔来峰弟子问道:“怎么回事?”

那些昔来峰弟子正准备说些什么,迟宴却是冷哼了一声,说道:“真是乱七八糟的。”

随着这声冷哼,一道极为寒冷的剑意向着山道两侧散播而去,空中顿时落下一些雪粒。

雪流剑法的名字听着温柔,实则杀伤力极强,威势极猛,那些昔来峰弟子气息微滞,再也说不出话来。

迟宴望向那名昔来峰长老,说道:“方师兄想做什么我不管,但像这么愚蠢的弟子,最好留在昔来峰多教两年。”

那位昔来峰长老的脸sè很难看,但也知道今天是己方理亏,说道:“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育他们。”

昔来峰弟子们说不出话来,却能听到师长的对话,闻言不由好生委屈,心想自己哪里错了?

昔来峰长老看了这些弟子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了。

如果今天景园回山的人是顾清,或者卓如岁甚至赵腊月,昔来峰都可以找到理由把对方拦在外面,元曲却是最特殊的那个。青山诸峰的长老都是聪明人,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元曲与上德峰的关系?

方景天需要得到元骑鲸的支持,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去得罪上德峰?

迟宴转身望向元曲,脸sè柔和了很多,语气也很温和,说道:“你让人传个话,我派人来接你便是。”

元曲瞪圆眼睛说道:“师叔,我是青山弟子,回山难道还需要别人批准吗?”

迟宴抬起手来,摸了摸他的头,说道:“说的也是。”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血观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