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五十章 贪图官爵

第七百五十章 贪图官爵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彭宠率部逃回渔阳郡,出征幽州的耿弇都是一脑门子的问号,不明白这仗是怎么打的,己方将士都没和彭宠照过面呢,彭宠竟然先跑了。

过后他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弟弟耿舒,在军都山大败匈奴兵,导致彭宠怯战,这才不战而逃。自己的兄弟立此大功,耿弇也十分高兴,随即率军攻打涿郡。

涿郡太守张丰已经造反,归顺彭宠,耿弇自然不会放过张丰这个反贼。

张丰组织涿郡兵力,抵御耿弇,可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只一仗打下来,张丰便被杀得大败,人也死于乱军当中。

此战过后,涿郡的叛乱被耿弇迅速平定下来。

刚刚稳定了涿郡的局势后,耿弇又马不停蹄的将矛头指向彭宠的另一大助力,富平起义军和获索起义军。

这两支起义军,与彭宠串通一气,为害地方。耿弇将麾下的兵马分为两部,一部出征富平,另一部出征获索,对两支起义军展开围剿。

耿弇率领汉军,进入幽州后,对幽州的彭宠势力形成了横扫之势,彭宠龟缩在渔阳郡,根本不敢露头。

至于彭宠的另一位盟友张步,现在正在接见出使兖州的伏隆。

伏隆这次出使兖州,一路上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干,而是持节巡抚,但凡是他路过的郡县,他都打着建武朝廷的旗号进行招抚。

还别说,真就有许多的郡县表示愿意归顺洛阳。这一路走下来,伏隆招抚的郡县多达十余个,这种情况,不仅大大出乎了伏隆的预料,同时也出乎了刘秀的预料。

得知伏隆一路东行,招抚了那么多的郡县,刘秀大喜,夸赞伏隆,简直就是郦生在世。郦生就是指郦食其,刘邦手下大名鼎鼎的说客,楚汉之争时,正是郦食其说服了驻守武关的秦军,成功招降了秦军将士,导致刘邦兵不血刃的拿下武关,汉军长驱直入,

一举占领了秦都咸阳。

听闻陛下把自己比作郦食其的消息,伏隆也有些飘飘然。进入兖州,他到了剧县,这里正是张步的老巢。

张步对伏隆的到来,还真是以礼相待,亲自出城迎接。

见面之后,张步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在下张步,拜见伏大夫!”

张步是典型的山东大汉,山东琅琊人氏,身材高大魁梧,满脸的络腮胡须,当初他在琅琊郡造反,还是受到柱天都部的鼓舞。

伏隆拱手还礼,说道:“文公兄客气了!”张步字文公。

相互见过礼后,张步乐呵呵地说道:“得知伏大夫远道而来,在下已在城内备好酒宴,伏大夫请!”

“文公兄请!”

两人并肩同行,然后同乘一车入城。车内,张步乐呵呵地说道:“这次陛下派伏大夫持节出使兖州,着实让步受宠若惊啊!”

现在张步和刘秀之间还没有明显的交恶,虽说他对刘永俯首称臣,又与彭宠串通一气,但张步麾下的兵马,确实没和汉军交过手。

此时,张步也很想弄清楚,刘秀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就内心而言,张步对刘秀忌惮颇深,不太愿意和刘秀为敌,在他心目当中,双方最理想的状态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和平相处,并存于世。

伏隆对张步微微一笑,说道:“陛下对文公兄,可是十分重视,不然,也不会让隆出使兖州了。”

张步眨眨眼睛,哈哈大笑,向西拱手,说道:“陛下厚待,步愧不敢当啊!”

他二人在车内,既是相互寒暄,也是在相互做着试探。

很快,车子进入城内,张步把伏隆请入自己的府邸,并于府中设宴,款待伏隆,与会之人不多,但都是张步的心腹部下。

在宴席当中,张步和伏隆推杯换盏,拉东扯西,倒也是想谈甚欢,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步这才逐渐开始切入正题。他抬手环视在场众人,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座的诸位,都是当年跟着我,在琅琊揭竿而起的老兄弟。我们同生死,共患难,不知流了多少的血汗,牺牲了多少的兄弟,才

打下了琅琊郡,之后,我等九死一生,又相继打下太山、东莱、城阳、胶东、北海、济南、齐地诸郡!”

他说的这些,可不仅仅是在向伏隆炫耀自己的势力有多大,更是在想伏隆表明,刘秀若真想招抚自己,那可就得好好想想,要给自己多大的官,多高的爵位了。

伏隆闻言,悠悠一笑,他说道:“依照陛下之意,只要文公兄肯归顺朝廷,文公兄可为东莱太守!”

一听这话,张步脸上的表情一僵。而张弘、张兰、张寿三人都不干了。这三位,是张步的亲弟弟,张弘被封为卫将军、张兰被封为玄武大将军,张寿被封为高密太守。啪!张兰重重地拍下桌案,粗声粗气地说道:“东莱太守?简直是笑话!我大哥,坐拥琅琊、太山、东莱、胶东、济南诸郡,整个兖州,乃至兖州的周边郡县,都在我大哥

的掌控之中,刘秀现只肯封我大哥做一郡之太守,痴人说梦!”

伏隆蹙了蹙眉头,还没等他说话,张步呵斥兄弟道:“张兰,不得对陛下无礼!直呼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陛下名讳,你可知该当何罪?”

张兰气恼道:“大哥——”“行了,你给我闭嘴!”张步故作不悦,面沉似水地训斥弟弟。而后,他转头看向伏隆,赔笑着说道:“我这个弟弟,就是个粗人,言语上有冒犯陛下之处,还望伏大夫多多

海涵。”

伏隆压下心头的怒火,拱了拱手,不动声sè地说道:“好说、好说!”张步话锋一转,说道:“张兰心直口快,但说的也是实情。倘若陛下只封步为一郡之太守,别说步的弟弟们,就算是步麾下的将士们,也会心生不满,弄不好,还会闹出大

乱子呢。”

说完话,他拿起酒杯,手指头轻轻戳着酒杯的杯壁,目光却是看向伏隆那边。

伏隆说道:“陛下金口玉言,既已决定册封文公兄为东莱太守,又岂能更改?”

张步哈哈大笑,说道:“事在人为嘛!此事,还需伏大夫为步多多向陛下美言,步对伏大夫,定然感激不尽!”

伏隆深深看了张步一眼,没有立刻说话。张步也不急着逼伏隆表态,将手中的酒杯举了举,说道:“伏大夫,步敬你一杯!”

双人随即对饮了一杯。

这顿宴席,张步表达出了自己对刘秀册封的不满,他掌控着这么多的郡县,麾下的兵马十数万,可刘秀只肯封他做太守,这远远达不到张步的预期。

宴席过后,张步派人送伏隆到驿站休息。把伏隆送出大门,他还一再表示,希望伏隆能向刘秀美言。

伏隆看了看四周,见人不多,他走到张步近前,意味深长地问道:“文公兄以为,你麾下的兵马,比赤眉如何?”

听闻这话,张步脸sè顿变。伏隆又继续说道:“比南阳之邓奉,又如何?”张步眼眸一闪,目不转睛地看着伏隆。后者幽幽说道:“赤眉已全军覆没,赤眉余孽,也因谋反而被诛,南阳邓奉,现已身首异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文公兄可不要步

其后尘啊!”

凝视着伏隆,张步倒吸口凉气。这正是他忌惮刘秀的地方。

汉军的战力太强,数十万的赤眉军被汉军打得全军覆没,南阳的邓奉,汉中的延岑,乃至南郡的秦丰,他们合力联起手来,也同样没能打过刘秀。所以,刘秀不进军山东还好,一旦进军山东,自己能坚持多久,还不好说呢!他表情僵住许久,才没笑硬挤笑,笑得僵硬又难看,他拱手说道:“伏大夫,步对陛下,仰慕

已久,愿意向陛下俯首称臣,愿意以陛下马首是瞻,只要陛下不轻慢步,步为陛下,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

说白了,张步不愿意与刘秀为敌,只要刘秀能给他一个差不多的官职,差不多的爵位,他是可以向刘秀投降的。

不过张步的态度,在伏隆的眼中已经是非常傲慢的了。你区区一贼首,陛下肯诏安你,已经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你现在竟敢还敢和陛下谈条件?

伏隆嘴角勾了勾,慢条斯理地问道:“那么,文公兄认为,自己该受封何等官职,又该受封何等爵位?”

张步闻言,眼睛顿是一亮,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步以为,步在兖州,可为齐王!”

伏隆愣了一下,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既是气笑的,也是嘲笑。他说道:“文公兄可是不知汉制?汉法之下,不受异姓王!”

张步当然知道汉家祖制不封异姓王这一条规矩。他干咳一声,含笑说道:“据我所知,现在最高可做到十万户侯。”

十万户侯,就是食邑十万户的侯爵。汉代,一户大概有四到十人,平均算下来,一户差不多有六人。

十万户,那就是六十万人。这和王也差不多了,甚至比大多数的王管理的百姓还多。

伏隆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步,这家伙可真敢狮子大开口,竟然要做十万户侯。

要知道在当时,辖地最多的侯也才只有三个县,就是邓禹邓仲华,他亦是建武朝廷里为数不多的万户侯。

张步倒好,一开口就要十万户,伏隆都怀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见伏隆看着自己,久久都是一言未发,张步满脸堆笑地说道:“步知汉法,也不想难为陛下,只要陛下肯封步十万户,步愿为陛下鞠躬尽瘁,效犬马之劳!”

张步知道自己没有独霸一方的能力,他也想找个依附的对象,找个大靠山,但条件只有一个,他要做官,要做大官,要世世代代,享受荣华富贵。

当初他为何提着脑袋造反,为的不就是这个嘛!

此贼简直是不可理喻!这是伏隆脑子里唯一的想法。陛下的头号心腹大臣,右将军邓禹,也才是个万户侯,你竟然要做十万户侯,这怎么可能呢?

“还望伏大夫向陛下,为步多多美言,只要陛下应允,步断然不会忘记伏大夫的这份人情!”

伏隆深深吸了口气,将心头的怒火一压再压,他向张步拱了拱手,说道:“我会将文公兄的意愿,如实转达给陛下!”“哎呀,如此真是太感谢伏大夫了!”张步满脸喜sè,向伏隆一躬到地。看他这副样子,好像伏隆一向刘秀禀报,刘秀就会立即应允似的。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章 贪图官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