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五十五章 震慑敌军

第七百五十五章 震慑敌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吴汉率领两千突骑,强冲十多万大军的方阵,冲进去很难,想退出来更难,而且吴汉也没打算立刻退出来,他的任务就是死死拖住这十多万的敌军,才能给己方将士创造

出撤离攻城战场的时间。

深陷敌军当中,吴汉将浑身的本事都用了出来。

两军交战的战场,和江湖拼杀的战场不一样,一招一式,没有任何的花架子,也没有辗转腾挪,上蹿下跳,有的就是以最快最简单的方式,击杀敌人。吴汉侧身闪躲身旁刺来的长矛,紧接着一戟回砍过去,正中对方的肩头。吴汉压着战戟,推着对方连连后退,将对方的人群撞到一片后,他断喝一声,收回长戟,向前横

扫。

咔咔咔——

猩红的血水,夹杂着破碎的甲片,向旁飞溅。可四周的刘永军就像疯了似的,不停的向他涌过来。

封侯的诱惑力实在太大,没人能抵抗得了这种诱惑,即便明知道自己冲上去可能是九死一生,人们还是想碰碰运气,万一自己没死呢,万一自己真把对方杀了呢?

在这种心态下,围攻吴汉的敌军数量越来越多,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吴汉周围的尸体也是铺了一层又一层,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自己是杀了几十或是几百人。

就在吴汉与人山人海的敌军浴血奋战之际,敌军阵营里冲出数名手持长刀的武将,这几人一同向吴汉冲去,与此同时,大刀高高举起,对准吴汉的脑袋猛劈下去。

一圈的大刀劈砍过来,吴汉没有闪躲的空间,他只能横戟向上招架。

当啷!当啷!当啷!五杆偃月刀劈砍在虎威亮银戟上,强大的压力让吴汉都支撑不住,单膝跪到地上。见己方的将官把敌人压制住了,数名兵卒冲了上来,手中的长矛恶狠狠地刺向吴汉的小腹、两肋。眼瞅着矛头要刺到吴汉的身上,他猛的大吼一声,将虎威亮银戟用力上

扬,五把偃月刀被硬生生的弹开,紧接着,吴汉挥戟,就听咔咔咔一连串的脆响声,冲上来的一圈兵卒,无不是身首异处,扑倒在吴汉的四周。

他刚刚松了口气,那五名持刀的敌将再次围攻上来,五把偃月刀,分从五个方向,攻向吴汉的周身要害。吴汉没管背后两侧攻过来的长刀,全力向前冲。

咔嚓!背后的一刀劈空,刀锋狠狠砸在地面上,爆出一声脆响。吴汉两侧划来的长刀,将他两肋的甲片撕开两条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是流淌出来。

吴汉好像没有感觉似的,三步并成两步,来到正前方的两名敌将近前,长戟向前直刺。

首当其冲的敌将急忙向下弯腰闪躲,吴汉持戟的手腕一转,戟头由扁平变成竖立,戟头的锋芒,从对方的后脑勺一直划到对方的后背。

“啊——”那名将领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旁边的将领大惊失sè,正要持刀劈砍吴汉,吴汉刺出去的长戟顺势横扫。咔嚓!这名将领被战戟斩中脖颈,身子还站在原地,项上的人头已经斜飞出去好远。

连杀二敌,吴汉身子突的横蹿出去,一匹战马在他身侧呼啸而过,挂着劲风的长矛也随之刺空。

吴汉半蹲身形,长戟抡出,咔嚓,战马的两条前蹄应声而断,战马向前扑倒,马背上的敌将也大头朝下的摔在地上。随着咔的一声脆响,颈骨挫断,当场毙命。

另三名手持偃月刀的敌将嘶吼着,举刀冲向吴汉。吴汉长戟刺出,快如闪电般没入对方的胸膛。

那名敌将倒也凶狠,即便胸膛被刺透,他扔掉偃月刀,双手将吴汉战戟的戟杆死死抓住。

吴汉想把战戟拔出来,但对方就如同狗皮膏药似的,死死挂在战戟上。

这时候,另两名敌将也到了,两把偃月刀,一刀斩吴汉的脖颈,一刀斩他的腰身。吴汉将战戟向外一送,死抓着戟杆的将领踉踉跄跄的倒退数步,仰面而倒。

与此同时,吴汉抽出肋下的佩剑,向外连挥两剑,当、当!劈砍过来的双刀被佩剑弹开。他一个箭步,冲到一名敌将的面前,佩剑在对方的面前一闪而过。

寒光过后,血光才喷射出来,那人扔掉偃月刀,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脖颈,但是没用,刺眼的鲜血从他手指缝隙中汩汩流淌出来。

吴汉提着佩剑,奔向最后那名敌将,后者脸sè煞白,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转身要跑,吴汉一挥手,佩剑飞出,正中对方的后心。

六名敌将,五人持刀,一人持矛,就这一会的工夫,都死在吴汉的手里。战场上,吴汉既能指挥千军万马,而且他本身也是一台恐怖的绞肉机。

看到吴汉手中没有了武器,周围心惊胆寒的兵卒们又来了精神,人们端着长矛再次扑向吴汉,吴汉不在原地等着敌人来攻,而是主动欺身上前。

一名敌兵见他是冲着自己来了,想都没想,下意识的一矛刺了出去。吴汉脑袋向旁一偏,将仰面而来的长矛闪躲开,不等对方收矛,他一抬手,将矛杆抓住,往回一带,那名兵卒站立不住,险些一头撞到吴汉身上,吴汉回手就是一记老拳

,狠狠砸在对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方的脸上。

那名兵卒声都没吭一下,仰面当地,当场晕死过去。

吴汉持矛,向周围连刺,冲来上的敌兵,接得连三的被挑翻在地。可是围攻他的敌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人潮的挤压,让吴汉的空间大大受限,甚至连长矛都逐渐施展不开,他断喝一声,双手抓着矛杆,就听咔的一声,长矛折断,吴汉一手拿着变成短矛的前半截,一手拿着

变成短棍的后半截,双臂抡开,叮当声以及噗噗声在他周围持续不断。叮当声是短棍击打头盔的声响,噗噗声是短矛刺穿甲胄、皮肉的声响。

吴汉周围的尸体也是越来越多。只是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根钉子。渐渐的,吴汉的体力也开始吃不消,身上的伤口亦是越来越多。

周围的刘永军兵卒看着站在尸体当中,浑身上下全是血的吴汉,人们无不暗暗咧嘴,这究竟是人还是厉鬼?

有两名兵卒悄然无息地从吴汉背后摸上来,其中一人一矛捅向吴汉的后心。吴汉向旁闪躲,不过另一名兵卒也把长矛砸了下来。

就听啪的一声,矛杆狠狠砸在吴汉的头盔上,将他的头盔打落,吴汉的身形也不由自主地地向前一踉跄。

四周的人群以为有机可乘,再次蜂拥而上,吴汉嘶吼着,稳住身形,将手中的短棍、短矛一并向前刺出。

噗、噗!短棍、短矛刺穿两名敌兵的胸膛,但同时,吴汉的背后又被长矛的矛杆狠狠砸了一下。

吴汉再坚持不住,单膝跪到地上,呼哧呼哧不停地喘着粗气,血水顺着他身上残破不堪的甲胄不断向下流淌。

周围的刘永军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吴汉是真不行了,还是装出要不行了的样子,人们端着长矛,却步不前。

由于失血过多、体力透支严重的关系,此时吴汉的视线都是模糊的,脑子也变得混浆浆的,神智似乎正在迅速的从他身体里抽离出去。

在人体不堪重负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产生错觉,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只要休息一会,一切都能过去。

单膝跪地的吴汉慢慢垂下头,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子也是越来越沉重,他真的很想闭上眼睛,就这么一觉睡过去。

可就在这时,吴汉的耳边突然响起刘秀的话音:

——子颜,我命你率军讨伐王郎!

——子颜,我命你率军讨伐谢躬!

——子颜,我命你率军讨伐铜马!

——子颜,我命你率军讨伐朱鲔!

——子颜,我命你率军讨伐邓奉!

……

脑中响起的声音,迅速拉回吴汉的神智。

我本渔阳一小吏,追随主公,匡扶汉室,南征北战,杀敌无数,区区广乐,又岂能取我性命?

“我乃,吴汉吴子颜!”蹲跪在地的吴汉猛然睁开眼睛,原本弯曲下去的身形也缓缓直了起来。

他抬起手,将身上残破不堪的甲胄,连同里面的衣服,狠狠撕掉,接着,他在地上抓住两根长矛,慢慢站了起来。

他双手持矛,振声喝道:“我乃吴汉吴子颜!尔等土鸡瓦狗,在我面前插标卖首!”

看着赤膊着上身,手持双矛,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吴汉,周围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刘永军将士,无不打骨子里生出寒意,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也就在这时,杜茂和陈俊率领着已然撤下战场的汉军将士攻了过来,接应吴汉。以周建为首的刘永军,虽然有十余万众,但他们在与吴汉率领的两千骑兵交战中,已经被

打压下士气,此时看到汉军的主力攻了过来,周建已然无心恋战,马上下令,全军后撤。

周建率领着麾下的将士,是围着广乐城绕了个大圈子,避开了汉军的锋芒,最终从广乐城的北城进入城内,与城中的苏茂部汇合。

这只是广乐之战中的一场战斗,双方交战的规模不大,就是吴汉为了掩护攻城的将士撤退,率领两千骑兵,主动迎击前来增援的十多万刘永军。

但这一战吴汉所表现出来的气势,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胆魄,着实是令人动容和敬佩。

吴汉在汉军当中,能拥有那么高的威望,那么受将士们尊重、敬爱,可不是因为天子宠信,那真的是靠他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这一战,吴汉率领的两千骑兵,几乎全军覆没,吴汉自身也是负伤十余处,但他们成功掩护了己方撤下攻城战场的数万将士,以最小的伤亡,换取了最大的成果。

下了战场的吴汉已经走不动了,是被众将官抬回大营的。

军中的将士们纷纷云集在道路旁边,凡吴汉所过之处,人们纷纷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并没人逼着他们下跪,这完全是自发的。这一战的战报传回到洛阳,刘秀看后,首先询问了吴汉的伤势,得知吴汉并没有性命之危,他才稍感安心,又重新看了一遍战报,感叹道:“子颜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五章 震慑敌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