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祸!

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祸!

景阳真人当年不知道在神末峰里留下了多少宝贝,有些甚至连他自己都忘记了。不过只是他还记得的那些,就足以保证赵腊月等人的修行所需,所以这几十年里,神末峰的这几名弟子从来没有担心过丹药之类的问题。

但当平咏佳推开洞府的石门,看到架子上的那些飞剑与那瓶丹药之后,依然忍不住激动起来。

那是一只纯sè的青玉瓶,用一茅斋的符纸封印,没有半点气息外溢,可以想见里面的丹药何其珍贵。

那些剑也绝非凡品,只是让平咏佳有些无奈地是,当他走到那些飞剑前时,再次感受到了对方的敬畏与自卑。

既然这些剑不能用,那就吃些药吧。

平咏佳自然知道丹药不能随便乱吃,但他现在急着提升境界,又想着是老猿带自己过来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在那些故事里,你见过哪个男主角跳下山崖找到宝藏却因为这些原因就死了的?

奇遇从来不会出问题!

想着神末峰顶的孤清,想着那几名青山弟子的议论,他的脸上闪过一抹狠sè,拿起那只青玉瓶,撕下符纸,毫不犹豫举到嘴边便倒了进去!

看着这幕画面,那只老猿不由呆了。

“挺脆啊,有些像黄喉……”

平咏佳把那些丹药像嚼豆子一般嚼了,看着老猿的神情,说道:“啊,抱歉,忘了给你留一颗。”

那只老猿忽然发出一声怪叫,头也不回地便跑出了洞府,还没忘记把石门关上。

平咏佳心想这是怎么个意思,正准备追上去问几句,忽然觉得肚子一阵绞痛,脸sè骤变。

……

……

老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洞府,穿过溪水,浑身湿漉地回到猴群里,发出尖厉的叫声,示意众猴赶紧避回树林里。

猿猴们不知发生了何事,惊慌失措地向着树林里退了回去,直到退到数里外,才稍微安心了些。

老猿爬到树梢上,望向洞府的方向,眼里满是担忧与恼火的神情。

那瓶丹药的药力极其强大,即便是冲击游野境,一颗也足矣,而且至少需要闭关散化一年时间以上。

平咏佳竟是不管不顾吃了一瓶,肯定会直接爆体而亡,而且甚至那片山崖都可能会被震塌。

它正想着这件事情,树梢忽然晃动起来。

树林里的猿猴们惊叫连连,东倒西歪,有些小猴子甚至从母亲的身上摔了下来。

溪水生起无数浪花,地面生起无数道尘烟,竟是地震了!

轰!一道仿佛闷雷般的声响从山崖那边传来。

紧接着,又有一声雷鸣响起,山崖再次震动,溪水再次不安。

还没有结束,雷鸣不停地响起,大地不停地震动,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才回复平静。

树林里的猿猴们也冷静下来,看着山崖那边,满是好奇与不安。

老猿看着那边,苍老的眼眸里满是同情与伤感。

青山宗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这样天真或者说白痴的孩子了。

……

……

神末峰的禁制是当年景阳亲自布置,强大至极却又玄妙非常,人不能进,视线亦不能进,风雨却能进。

初冬时节,一场落雪应期而至,落在峰顶,道殿的窗子开着,窗边却无人相看。

雪也落在山崖下方的树林里,猿猴们盯着某个地方一动不动,头顶积着雪,看着很是可爱。

那只老猿接着子孙们递过来的一颗果子,随意啃了一口,便扔给了树下最小的那个崽子,继续看着那边。

那边的山崖已经塌了,那座洞府被埋在了里面,那个天真的白痴肯定死了,问题是猿猴们却始终无法靠近那边,隐约有一道阵意与极其强大的力量,隔绝了山崖与外界。

老猿有些警惕,才会让子孙们盯着那边。

接下来的日子里,冬雪又落了数场,便到了初春,又是一年。

某天清晨,老猿忽然被惊醒,望向山崖那边,忽然发现坍塌的岩石微微隆起,然后破开了一个洞。

在晨光的照耀下,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平咏佳。

看着这幕画面,老猿与别的猿猴们都震惊异常,明明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过来?

老猿带着猿猴越过溪水,向着平咏佳迎了过去,然而还没能靠近,便眼神剧变,尖叫着逃了回来。

平咏佳浑身灰土,头发蓬乱至极,看着就像个乞丐,身上的味道则是比乞丐还不如。

他捂着鼻子,看着四处逃散的猿猴,眼里满是抱歉,然后跳进了溪水里。

雪花落在溪水上便化了,水却极寒,他毫不在意,仔细地搓洗着身体,不时还会用剑火去除一下顽固的污垢。

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他终于觉得身上没了味道,对着下游溪面飘着的那些死鱼说了声抱歉,走了出来。

就在他准备拾起衣衫穿上时,再次闻到了那股恶臭,不由一阵干呕,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衣服烧成了青烟。

青烟飘荡在溪边,依然带着臭味,就像他的眼里依然留着余悸。

一年前他把那瓶丹药尽数嚼了,强大的药力直接开始改造他的道树,顺便把他的身躯也洗炼了一遍。

他身体里所有的杂质与污物都被药力逼了出来,连续放了几十个屁。

也就是那天猿猴们听到的雷鸣。

那些屁恶臭至极,偏生那座洞府的阵法隔绝太好,完全没有半点空气流通,只有灵气循环,竟是半点没有外泄。

平咏佳等于就是在这般恶臭的环境里被迫闭关了一年时间,险些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屁熏死的可怜人。

至于为什么他没有成为吃多丹药而爆体死去的白痴,却是没有人知道。

他自己更是毫无概念,以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还是那句话,奇遇怎么会出事呢?

过了些时间,那些青烟终于消散在天地间,老猿带着猿猴们掩着口鼻,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

平咏佳对着那只老猿挥了挥手。

他刚结束闭关,控制还不够好,剑意自然外溢,随着他的挥手,一道剑意便落在了溪水里。

溪水忽然变得安静起来,自然分出一道裂缝,从侧面看着就像是透明的玉石。

抽刀断水,本就是极难的事情,哪怕对于最擅长切断的青山剑修也是如此。

看着这幕画面,平咏佳怔了怔,望向那些猿猴问道:“我现在境界……怎么样?”

他拜入青山后,在洗剑阁只学了一段时间便被井九指名带进了神末峰。在神末峰的这些年里,他除了学了清容峰的无端剑法什么事情都没做过,没有见识,更没有与别的修行者较量的经验,难免有些不自信。

那些猿猴们犹豫了会儿,纷纷拍起巴掌,表示那是相当可以。

它们之所以犹豫,不是觉得平咏佳不行,而是因为拍巴掌需要把捂在口鼻上的手掌放下来。

平咏佳有些不自然地问道:“那你们觉得我什么时候才能破海?”

猿猴们这次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动作很是整齐,画面看着很有趣。

这是不可能破海的意思?还是要自己安心修行,不要太好高鹜远?

平咏佳有些茫然,当然他绝对不敢去想,这有可能是说他已经破海了,不用再想着什么时候的意思……

“师父说不破海不能出山,那我怎么能才能出去找他们呢?”

他有些苦恼,紧接着想着自己境界总算是有些突破,又高兴起来,去了林间那座小屋,给自己泡了杯绿茶喝。

绿茶放了几年,自然不可能是新茶,喝着有些苦,却让他精神一振,想到了某个方法。

他从柜子里取出一件淡青sè的剑衫换上,又取了一顶笠帽,便向峰下走去。

某年之后,神末峰便一直常备着笠帽,帽檐极宽,只要戴在头顶,便很难被人看到容颜。

来到峰下,平咏佳直接去了洗剑溪,想要寻到自己认识的梅里师叔,问问她这次的梅会什么时候开始,如果照常举行的话,是不是只要在试剑大会上拿了前十,便能拿到参加梅会的资格,从而出山。

没想到他在洗剑阁里只看到了一些像他以前那样懒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新入门弟子,却没有看到一位师长。

他抓住一位执事问了问,才知道原来今天就是青山试剑大会的日子,即将决出参加梅会的人选。

听到这个答案,平咏佳忍不住望向如银缎般的洗剑溪,出了会神。

想要提升境界为师父报仇,便有老猿带着去了一间洞府,吃了一瓶丹药,想要去参加梅会,下峰便遇着试剑……

这么好的运气,想来那位传说中的何霑也不过如此吧?

……

……

(日常表现一下对豆子新书的想念及怨念。另外接下来的一个半月,要处理搬家以及家人来东北避暑事宜,更新会尽量保证,数量可能会少些,向大家提前报告一下。)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