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七章我也没剑啊!

第六十七章我也没剑啊!

青山试剑如往年一样,在天光峰的剑林举行。

平咏佳没有剑,自然无法驭剑,只能用跑。

一道尘龙带着草屑离开洗剑溪,很快便来到天光峰下,然后被人拦了下来。

那名天光峰弟子抹掉脸上的草屑,又往地上啐了几口,看着平咏佳恼火问道:“你是哪座峰的?”

平咏佳没有说话,十余道剑弦自指间生出,织成一道无形的剑网。

那名天光峰弟子怔了怔,说道:“原来是清容峰的师姐,请进。”

天光峰是青山主峰,但现在已经是没娘的孩子,并不敢太过得罪其余诸峰,更何况这位是清容峰的师姐。

整座青山都知道,南忘峰主号称闭关,喝的酒却比往年更多,明显心情非常不好,而且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

……

剑林由数百道石柱组成,每根石柱都高逾百丈,看着细长如剑,半入云里,杀机十足。

在剑林对面的崖壁间有九座石台,那是九峰长老的座位,至于普通青山弟子则是散布在剑林四周。

平咏佳低着头走到清容峰师姐们的身后,后面不远处便是适越峰的弟子,如果他退一步便会被人认为是适越峰弟子,进一步便会被认为是清容峰的弟子,真可谓是进退随意。

至于为何那名天光峰弟子与别的人会把他错认为女子,则是因为他在剑峰睡了几年,又在洞府里闭关一年,滴水未进,身材瘦小,而且还戴着笠帽的缘故。

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极妙,正在得意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双脚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下,同时一道平静而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声音他有些年没听到了,却很容易便听了出来是清容峰的梅里师叔。

他不由暗自叫苦,心想您不在石台上坐着,来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的地方做什么?

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自己是适越峰弟子的时候,忽然听着梅里说道:“既然来看就好好看。”

说完这句话,梅里从他的身前离开,却也没有去高台上,而是站在了清容峰弟子们的前方。

平咏佳怔了怔,也没有多想,因为这时候试剑大会已经开始了。

……

……

一道极其冷厉的剑光,在云雾之中穿过,追击着前方的那道飞剑。

那道飞剑威势不弱,所过之处惊雷阵阵,却拿后面那道剑光没有任何办法。

数次擦身之后,两道飞剑终于在石林上空相遇,只听得咔嚓一声,仿佛有闪电生出。

云雾里的石柱被照亮,看着极其可怕。

一道身影从数里外的一根石柱上跌落下来,被师长接住,鲜血连喷,明显受伤极重。

“雷一惊师兄这些年境界提升颇快,居然不是对方的一剑之敌?”

“你也不看看他的对手是谁,短短几年时间,便把飞剑养好,这等天赋……只怕将来的两忘峰便要以其为首了。”

听着那些青山弟子的议论声,平咏佳才知道那位败者是雷一惊。

这个名字他记得很清楚,顾清专门对他和元曲解说过青山各峰弟子对师父的态度,雷一惊、幺松杉、林英良这都是师父的坚定支持者。

雷一惊浑身是血,被同峰师弟扶着,看着云雾上方,眼里满是不甘的情绪。

云雾渐散,一道剑光落在石林下方。

简如云收起飞剑,走到雷一惊的身前。

当年他便是两忘峰最强的弟子之一,这几年他在云行峰苦心修行,不止修好了被卓如岁斩坏的飞剑,也修复了体内的伤势,更是一举破境,现在已经是游野中境的弟子。

有青山弟子甚至在议论,他与过南山究竟谁更强些。

简如云看着雷一惊冷漠说道:“每年去磕头,有用吗?”

这说的是从第二年开始,雷一惊等青山弟子每年都会去景园给井九磕头的事。

雷一惊知道自己技不如人,与对方争吵只是自取其辱,甚至会让景园难看,沉默不语地擦掉身上的血水,没有说一句话。

他没有说话,他的师父则是有些不悦,心想简如云你的境界实力远在我徒儿之上,为何还要出手如此之重,沉声说道:“修行不是一时事,只要剑在心间,总会有用。”

简如云摇了摇头,面无表情说道:“你们想奉剑妖为正朔,那便是走上了邪路,越修只会越糟糕,能有什么用呢?难道你们还真以为世间有什么先天无形剑体?”

剑林四周的青山弟子听到这句话都沉默了。

平咏佳抬起头来,微微掀起笠帽,看了此人一眼。

……

……

雷一惊被扶了下去,幺松杉,包括那些心向景园的年轻弟子都自认不是简如云的对手,只能沉默。

简如云也没有再说什么,收剑走回云行峰。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没有去两忘峰弟子所在的高台。

现在心向景园的年轻青山弟子越来越多,但在青山九峰里却是没有人提起此事,因为这可能会涉及到青山分庭,而这是所有青山弟子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看着雷一惊与简如云没有继续对峙下去,很多人包括那些长老在内都松了口气,没想到一道有些傲然、有些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简师兄所言甚是。”

一名神情冷傲的年轻弟子走到场间,众人知道他叫做方星外,是昔来峰弟子,据说是方家的子弟,天赋颇佳,入门时间不是很长,却已经是无彰上境,破境入游野有望。

方星外环视那些青山弟子,说道:“歪门邪道是行不通的,谁来战我?”

就算他真的是方景天的什么人,也不可能吓住所有的青山弟子。更何况他的这句话,明显是在嘲弄雷一惊与那些心向景园的弟子,场间哗然一片,好些人准备出场。

幺松杉本想着自己参加过梅会,不准备再落场,但听着这话哪里忍得住。

但他却忘了先前雷一惊也是相同的局面被逼出来的。

平咏佳听着清容峰师姐们的议论,知道了此人的身份,望向他的眼光便变得有些不善。

去年从云行峰下来的时候,他听那几名同门说过掌门大典上发生的事情,知道昔来峰主方景天已经通天,而且此人是把师父等人囚禁在神末峰……不,逐出青山的元凶!

这个人是昔来峰弟子,更是方家子弟,他当然想要出去把对方弄一顿,而且他想借着参加梅会的名义离开青山,不管先后,总是要找机会出手的。

问题是他……没有剑,而且没有打过架,根本不知道怎么打架,真的有些心虚。

就在平咏佳犹豫不决的时候,幺松杉等十余名弟子都已经站了出来,准备挑战方星外。

看着这幕画面,方星外非但不惧,双眉反而挑得更高,显得极其自信。

就在这个时候,梅里忽然说道:“这一局就让给我们清容峰吧。”

梅里是清容峰长老,几十年来一直在洗剑阁里教导新入门的弟子,与林无知一样,很受同门尊敬,见到是她说话,幺松杉等人不敢相争,纷纷退了回去,只是有些意外。

无数道视线落在梅里身上的那些清容峰女弟子身上,猜测接下来出战的会是谁?

梅里转身望向人群最后方那个戴着笠帽的弟子,说道:“那个谁……就你吧。”

……

……

平咏佳紧张极了。

他真的从来没有打过架,更不要说用飞剑战斗,而且他也没剑啊!

站在高高的石柱顶端,看着远处的对手,他觉得嘴唇有些发干,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方星外看这位师妹手中无剑,知道对方已经晋入无彰境界,只是看来没有什么经验,而且吓得不轻,不由心生怜意,说道:“师妹,你先出剑吧。”

平咏佳心想我他么就没剑,怎么出,只好摇了摇头。

方星外心情微异,却也没有多想,说道:“那就得罪了,”

话音落处,一道明亮的剑光照亮石柱上方的薄雾,伴着凄厉的破空声,飞剑瞬间越过百余丈的距离,来到平咏佳的身前,向着他的笠帽斩去。

青山弟子再如何讲究风度,剑争的时候也绝不会相让,这是对自己与对手的尊重,方星外也是如此,出手便是七梅剑诀里最难防御的一式剑法,只是落剑处的选择明显仁慈了些。

飞剑去势极疾,剑路却是诡异难测,昔来峰的高台上,方景天沉默不语,其余几位长老则是面露微笑,颇为满意,不远处的云行峰高台上,伏望更是称赞了一声。

平咏佳哪里反应得过来,稍一愣神,便发现对方的飞剑来到了自己的眼前。

他没有被吓得从石柱上跌落,这还要归功于在神末峰时的经历,那时候他已经顶替了元曲的角sè,守在那条溪边,一面与老马说话,一面等着赵腊月出剑斩石。

那道血sè的剑光他不知看了多少次。

和弗思剑比起来,方星外的这一剑简直就是米粒之珠,不,米粒。

但平咏佳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剑,无端剑法他早已学会了,问题是他没有剑啊!

他忽然想起顾清师兄曾经说过的一段往事,下意识里举起双手便向那把飞剑抓了过去。

看着这幕画面,很多人以为他是乱了分寸,忘了出剑,不由发出一阵惊呼,以为下一刻便会看到断手飘血的画面,那些清容峰师姐更是担心地喊出声来。

谁也没有想到,随着平咏佳看似慌乱地伸出双手,方星外的飞剑停在了笠帽之前,再没办法向前进一寸,就连明亮的剑光都变得黯淡了很多!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平咏佳的手指间散发出来的剑意。

“锁清秋?”

一名昔来峰长老吃惊地站了起来,看着石柱上方说道。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七章我也没剑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