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六十三章 雪上加霜

第七百六十三章 雪上加霜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赵京看着李玉,脸sè变换不定。

如果他去和花非烟见面,那么他就没有回头路了,接下来势必要与秦丰彻底决裂,如果他不去和花非烟见面,也就错过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沉默了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最终深吸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向李玉重重地点下头,说道:“我去与花夫人相见。”

李玉闻言,嘴角扬起,随之站起身形,向赵京拱手施了一礼,说道:“赵公,在下先告辞了。”

赵京跟着起身,拱手说道:“我等李先生的消息。”

“最迟明日。”说着话,李玉转身向外走去。

翌日,赵京果然受到了李玉派人传来的口信。花非烟与他约见的地点就是李玉的那座宅子,时间是傍晚。

等快到了相见的时间,赵京穿着便装,只带着两名随从,悄悄从相府的后门出来,直奔李玉的宅子而去。

相府离李玉的宅子不算远,步行也不到二十分钟。赵京刚走到宅子附近,李玉便从宅子一侧的小胡同里快步走出来。

路过赵京身边的时候,他脚步未停,只轻声说道:“请赵公走侧门。”

赵京身为秦丰的丞相,与花非烟相见,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此事也绝不能外泄出去。赵京先是怔了一下,随即转身,向李玉出来的那条小胡同走去。

宅子的侧门就位于这条小胡同里,赵京走到侧门前,没等叫门,侧门已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仆人。

仆人先是看眼赵京和他身后的两名随从,而后又向胡同的两边望望,没有发现其他的人,仆人这才向旁侧了侧身,对赵京拱手施礼,说道:“赵公,里面请!”

赵京迟疑了片刻,还是迈步走了进去,两名随从也跟了进来。

侧门的里面是座小院子,摆放了不少的杂物,一看就是下人居住的地方。在仆人的指引下,赵京穿过院子,又走过一条回廊,来到宅子的花园中。

看得出来,这座花园是宅子的主人精心打造的,里面挖了池塘,也布置了假山,当真是有山有水,有花有草。

花园的中央有一座凉亭,凉亭内坐着一名白衣女子,在她的身边,还有四名侍女。引路的仆人向赵京躬了躬身形,说道:“赵公,这位就是我家夫人。”

赵京心头一震,下意识地快走了几步,来到凉亭近前,他没有马上走进去,而是向凉亭当中的白衣女子拱手施礼,说道:“在下赵京,拜见花夫人!”

女子转过头来,看向赵京。赵京抬头,看向女子,二人的目光在对了个正着。这名女子,虽不具艳绝天下的容貌,但也是万里挑一、难得一见的美人。

不过她身上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容貌,而是那种神秘又飘渺的气质。

此时的花非烟并没有轻纱蒙面,但她整个人仿佛被笼罩在一层纱雾当中,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这位就是刘秀嫔妃之一的花非烟,花美人!

“赵公免礼,请进来坐。”对视中的二人,花非烟率先开口,声音犹如山涧的泉水般清脆悦耳。

赵京心中一漾,不由自主地走入凉亭当中,在花非烟的对面跪坐下来。

花非烟含笑说道:“久仰赵公大名,今日冒昧相邀,还请赵公莫要怪罪。”

赵京连忙躬了躬身,开口之前,他先低低的清了清喉咙,说道:“夫人折煞在下了。”

花非烟淡然一笑,看向一旁的侍女,说道:“敬茶。”

一名侍女倒了一杯茶,放在赵京面前的石台上,赵京向侍女躬身,表示感谢。

花非烟笑吟吟地说道:“今日,赵公只带两名随从前来,而非千军万马,非烟心中甚慰。”

赵京当然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欠身说道:“在下不敢冒犯夫人。”花非烟说道:“秦丰不自量力,以弹丸之地,想逆天而行,实乃螳臂当车,自取灭亡之举。良禽折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赵公高洁,能弃暗投明,确是南郡之幸,更是汉

室之幸。”

赵京心头一震,他还没说自己要投靠刘秀呢,花非烟倒是先把自己给定性了。他感觉自己的神智有些发晕,急忙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过了片刻,赵京感觉自己的头脑清明了许多,再看向花非烟时,眼神也变得越发明亮,他意有所指地幽幽说道:“大王待京不薄。”

花非烟含笑说道:“倘若秦丰真信任赵公的话,就不会拿延岑来排挤赵公,打压赵公了。”

赵京的脸上露出诧异之sè。没等他开口说话,花非烟继续道:“非烟既然来到宜城,自然是把宜城这边的事情都已查得一清二楚。”说到这里,她抬起手来,伸出纤纤玉指,拿起茶杯,浅饮了一口茶水,说道:“秦丰不死,他早晚会找个理由,用延岑来取代赵公,届时赵公身败名裂,苦心经营南郡多年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倘若秦丰死了,南郡亡了,赵公亦属佞臣贼子,不仅自己要身首异处,恐怕家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都难以幸免。所以,赵公如果继续追随秦丰,不管秦丰败于不败,

死于不死,赵公恐怕都不会得善终。”

赵京面无血sè,坐在这里的身子都在抖动个不停。花非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天下大乱,群雄并举,纷争不断,民心思汉,当今天下,只有汉室方为正统,顺应天道,秦丰、延岑、田戎之流,皆长久不了,以赵公

之才,即便不屑于明哲保身,但也要明辨是非才是。”

赵京身子又是一震,他向花非烟拱手说道:“夫人高见,在下受益匪浅。”

花非烟一笑,说道:“赵公过谦了。现在赵公只是郡国之相,倘若赵公肯弃暗投明,效忠于陛下,非烟必会向陛下举荐,让赵公继续治理南郡。”

该讲的大道理要讲,该挥起的大棍子要挥,但该给的好处、该给的承诺,也不能少。这是谈判的技巧。

不知不觉间,赵京感觉自己的背后凉飕飕的,原来后衣襟都已被汗水浸透。

他站起身形,向花非烟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夫人厚恩,罪臣……罪臣没齿难忘。”

在花非烟面前自称罪臣,也就等于是表明,他愿意倒戈,愿意投靠刘秀,投靠汉室。花非烟悠然一笑,向赵京摆手说道:“赵公请坐。”

“罪臣不敢。”

花非烟含笑说道:“赵公肯弃暗投明,于陛下、于汉室,就是大大的功臣,又何来的罪臣之说?”

听闻这话,赵京暗暗松了口气。他小心翼翼的在花非烟对面再次跪坐下来,问道:“夫人需要微臣做什么?”

花非烟眨眨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气轻快地说道:“不是非烟需要赵公做什么,而是赵公认为,陛下需要赵公做什么?”

赵京沉吟片刻,他正sè说道:“微臣即刻向陛下交降书,递顺表?”

花非烟看着赵京,缓缓摇了下头。赵京明白,花非烟的摇头不是说自己做得不对,而是说自己做的还不够。

他低声问道:“夫人,微臣还需……”

花非烟说道:“现在秦丰被困黎丘,我汉军将士,都在围困黎丘。”说到这里,她停顿住,看向赵京,意味深长地说道:“赵公是非烟招抚的,将来也必会是非烟向陛下举荐,非烟希望赵公能为陛下,能为汉室,尽心尽力,立下不世之功。

赵京沉吟片刻,面sè一正,说道:“微臣当于宜城,集结兵马,出兵黎丘,与我汉军将士一道,围困黎丘,诛杀奸佞!”听闻这话,花非烟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赵公既向陛下表明了忠心,也更是功上加功,这样一来,非烟在陛下面前举荐赵公,也变得容易

了许多。”

赵京深吸口气,再次向花非烟深施一礼,说道:“夫人对微臣的点拨与厚恩,微臣没齿难忘,为夫人,微臣哪怕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

花非烟摆摆手,说道:“赵公不要这么说,只要赵公能忠于陛下,肯尽心尽力为陛下做事,就是对非烟最好的回报。”

赵京欠身说道:“微臣谨记夫人教诲。”

这次花非烟亲自来到宜城,让本就与秦丰产生矛盾和裂痕的赵京,终于下定了决心,背叛秦丰,归顺刘秀。

赵京的倒戈,对于秦丰来说,无疑于最致命的一击。

为了抵抗汉军的南下,秦丰把自己的心腹都领到了前线,留守后方的最高官员,就是赵京。赵京一反,等于是釜底抽薪,把秦丰的家都弄没了。与花非烟会面之后,赵京开始在宜城集结兵马,人们都以为赵京是准备去救援秦丰,可谁都没想到,赵京率军到了黎丘后,立刻倒戈,投降了汉军,并且亲自率领着宜城

兵马,与汉军一道,对黎丘展开了围困。

如果说邓县之战,是岑彭在秦丰身上狠狠插了一刀,那么赵京的背叛,就是在秦丰身上插的第二刀。接下来,即将到来的是第三刀。

夷陵的田戎,对秦丰倒是不错,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前来营救秦丰。田戎救秦丰,其一,他是秦丰的女婿,老丈人有难,于私他不能不救,其二,夷陵、南郡比邻而居,南郡若被汉军攻陷,他的夷陵也好不了,两郡的关系是唇亡齿寒,南

郡有难,于公他不能不救。

可以说田戎对秦丰的救援,实属是赶鸭子上架,无奈之举。

赵京的背叛,给了秦丰沉重一击,田戎的出兵救援,又让秦丰看到了希望。现在他只能寄望于田戎能打败黎丘城外的汉军。

田戎领兵打仗还是有些本事的,麾下的兵马也较为善战,田戎率军抵达黎丘后,与岑彭为首的汉军打了几场小规模的交战,双方都是不分胜负。

过后几番试探性的交锋之后,双方对对方的战斗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在秦丰被困黎丘的一个月后,汉军与田戎军,于黎丘附近,展开了一场针尖对麦芒的大军会战。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三章 雪上加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