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章消失的人们

第七十章消失的人们

平咏佳没有在景园停留太长时间。

他是以参加梅会的名义出的青山,那么梅会总是要参加的,而且师父的家不就在朝歌城吗?想着这些事情,他离开了那片浓雾,回到了云集镇上,在那些修行者震惊、羡慕的目光注视下,找到了一家并不起眼的商行。

在神末峰的时候,顾清对元曲与平咏佳交待过很多事情,比如修行界的形势、神末峰的敌与友,当然也包括一些在他看来应该记住的重要信息,比如这家商行是顾家的,有事情可以交待他们办。

“我是平咏佳。”他看着那位商行老板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

元曲与他可能记不住顾清交待的那些事情,但顾家从上到下的每个人,绝对会把神末峰所有人的名字、相貌、习性背的滚瓜烂熟。商行老板恭谨无比行礼,说道:“请仙师吩咐。”

元曲说道:“你知道我师兄去哪儿了吗?”

青山试剑大会上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在修行界传开,却瞒不过顾家的人。商行老板知道这位仙师在青山里闭关多年,不知晓后来发生的事,说道:“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但大概二十余日前景园便没有要过火锅了。”

元曲心想那就是才走二十几天?想了想说道:“我要去朝歌城。”

商行老板怔了怔,心想那您就飞啊……忽然他想到井九,才醒过神来,看来这对师徒都有相同的怪癖。

他带着元曲来到商行后面的院子里,指着那辆已经多年未用,却依然崭新如昨的马车,恭敬说道:“这是掌门真人当年最喜欢的马车。”

……

……

平咏佳靠在榻上,看着天窗里的风景,吃着最新鲜的当季水果,觉得师父真是太会享受了。

天窗里的云层忽然变得暗了些。

他微微眯眼,发现那是一个巨大事物的yīn影,问道:“前方有事?”

赶车人恭敬回答道:“前方就是朝歌城。”

最近这段时间,朝歌城的戒备非常森严,飞辇在天空里就没有落下过,进出城门的所有车队都要接受极严苛的搜查。

顾家的马车却没有受到任何盘查,越过长长的队伍,很轻松地进了朝歌城。不是说顾家的势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而是顾家提前就做了安排,知会了朝歌城里的相关方面,告诉了对方车里坐的是谁。

一个普通的青山三代弟子当然没有这么大的面子,但如果那个人是景阳真人的关门弟子,则要另当别论。

马车进了朝歌城,未作停留,继续向西而去,最终来到一片群山之前。

这片群山延绵不绝,却还是在朝歌城的范围里,由此可见朝歌城究竟有多大。

平咏佳下了马车,与那位车夫点头致意,沿着青石铺成的山道向山里走去。

这片群山如青山以及云梦山一般,都被终年不散的雾气笼罩着,凡人根本无法一睹其容颜。

平咏佳没走多远,便被清天司的官员拦下,然后带到了山后那片宅院里。

青山宗今年带队参加梅会的是云行峰主伏望,他看着平咏佳很是吃惊,问道:“你来做什么?”

平咏佳莫名其妙说道:“当然是参加梅会。”

伏望挑眉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参加梅会?”

平咏佳说道:“因为我赢了简如云师兄,我赢了,赢了。”

后面的两声赢了不是群山的回音,而是他自行加戏。

伏望的脸sè变得异常难看,想着离开青山前的决议,强行压制住怒意,挥手示意他去休息。

……

……

今年的梅会与往年并无不同,依然是琴棋书画道这五项。

青山宗的表现也与往年差不多,前面四项都没怎么报名,只是当作看客。

高耸入云的石台上站满了各宗派的修行者,盛开的梅花就像繁星一样点缀着风景。

琴声很是悠扬,书画似乎也很好看,却无法吸引平咏佳半点注意力,直到十余日后,各宗派修行者汇聚棋盘山,开始准备进行棋战,他才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

镜宗雀娘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梅会棋战,今年也不例外,却被朝廷以裁判的名义请了过来。

这天清晨,她在山间随意行走,看着那些雨亭、溪畔棋盘的布置,确保对弈双方的公平。

看着那些熟悉的景物,她自然想起了第一次参加梅会时的场景,想起了先生与童颜公子的惊天一战,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正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侧前方的树林里传来了一道声音:“这边!这边!”

她转身望去,只见一棵大树后站着个陌生的年轻人,不由微微一怔。

那名年轻人从树后跳了出来,挥着手说道:“师姐,我是平咏佳啊。”

雀娘听着这个名字与师姐的称呼才想了起来,神情微异说道:“你是小平?你怎么在这里?”

平咏佳说道:“师父他们不见了,我来朝歌城找他们。”

雀娘有些吃惊,说道:“先生他们不是在云集镇外的景园吗?”

平咏佳说道:“景园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听到这话,雀娘也不禁紧张起来,顾不得棋战的事情,便带着平咏佳下了棋盘山。

在朝歌城里,他们去了井宅,又去了赵园,没有任何发现,也没有任何线索。

雀娘越发紧张,却不敢对宗里的师长说,毕竟井九的身份太过特殊,万一这件事情传出去,谁知道会引发怎样的风波。

“道战就要开始了,你先去白城,注意保护好自己,平安回来就好。”

她摸了摸平咏佳的脑袋,说道:“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这边的事情留给我来查,你不要太担心。”

平咏佳感动说道:“师姐,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

……

……

参加梅会道战的年轻修行者们去了白城,在那片冰天雪地里重复他们的前辈曾经做过的事情,可能会遇到凶险,可能有新的造化,可能会认识到人性的丑陋与善良,但首先他们需要认识的是生死两个字。

西山仙居的雨廊下,再次摆出了数十张画,画上的梅枝光秃秃的,等待着被点上殷红的血梅。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梅会道战结束的如此之快,竟比当年井九那次还要更快一些。

道战刚刚开始三天时间,有一幅画中的梅枝上便开满了花。

密密麻麻的红梅快要占据整个画面,较井九当年的花数要少些,但已经是梅会历史上第二多,必然会拿到今次道战的首名。

这幅血梅图自然是平咏佳的。

又过了些天,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迎接下,平咏佳回到了朝歌城的西山仙居。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真实身份才被众人知晓。

想到他是井九的关门弟子,那些震惊便变成了理所当然。

当天夜里,平咏佳与雀娘在棋盘山上见面。

雀娘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收回望向朝歌城的视线,转身望向他,带着歉意摇了摇头。

平咏佳不解说道:“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景园?是受到什么威胁吗?可世间又有哪里比青山更安全的地方呢?”

雀娘安慰他说道:“也有可能是我们想多了,以先生那般随性的仙人作派,可能只是偶尔兴起,带着大家出去逛逛。”

平咏佳摇头说道:“师父不是随性,是懒,如果没事,他肯定不愿意出门。”

雀娘说道:“如果真有事,我们又如何能找到先生?你还是先回青山等着,说不定明日先生便回了。”

平咏佳心想也只能如此了,点了点头。

雀娘说道:“你那幅梅画被神皇陛下要去了宫里,明日你要进宫面圣?”

平咏佳听顾清师兄说过,师父当年的梅画现在还珍藏在宫里,自己的梅画被神皇收藏当然也很高兴,说道:“我会认真谢谢陛下的。”

他还是从顾清师兄那里听说过,神皇陛下与师父的关系非常好,好到可以完全信任,是自己人,就像禅子那样。

雀娘看着他眉飞sè舞的样子,提醒说道:“你进宫最好小心点,最近朝歌城有些不太平。”

太平这个词,对所有的青山弟子来说都是个忌讳。

尤其现在平咏佳知道自己的师父是景阳真人,更是极为敏感,说道:“放心吧师姐。”

二人分手之后,雀娘没有回镜宗的仙居,而是直接下山去了朝歌城。她让平咏佳梅会结束之后便回青山,是担心他的安全,自己却是要继续查的,不查清楚先生究竟出了什么事,她如何能够安心?

她准备再去井宅看看,走到离太常寺不远的地方,却看到了一道矮胖的身影,然后消失在了一片金光里。

。笔趣阁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七十章消失的人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