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永生余孽(二十四)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永生余孽(二十四)

紫电(yīnyīn)雷刀是一门大神通,而且还是永生仙宫之中一位大人物最根本的神通。

在如今的永生仙域拥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

“传说这紫电(yīnyīn)雷刀的神通与那雷帝符诏有着极深的联系,修炼这门神通,便有机会得到传说中的雷帝符诏,你既然与这门神通有缘,说不得也有机会争取一番!”

“都只是传说罢了,没有必要真的放在心上!”

听到“雷帝符诏”四个字,陈七只是撇了撇嘴,因为对他来讲,即使得到雷帝符诏亦只能说是锦上添花罢了,说起来,他这一次入了内门,却是拥有更大的机会来展露自己了。

内门与外门,毕竟是不同的。

外门说白了就是一个基地,无数的外门弟子之中,有机会进入内门的百不存一。

所谓大浪淘沙,外门就是沙。

而内门,则是从沙子里头挑选出来的金砂。

当然,也有一些伪金砂混在其中,所以还需要在内门之中进一步的磨练一番,慢慢的打磨一番,真正的金子才会出现,那些金子,便是真传弟子。

但是,即使是伪金子,至少也在某个方面证明了自己,拥有了修炼宗门内功法的机会,而不是仅仅只有几(套tào)筑基拳法。

浮余山虽然只是一个中小型的宗门,也是有一定的底蕴的。

再说了,陈七还为宗门贡献了是镇门九功之一,也是宗门之中与你天生神通契合的最强功法,这是严山主特意为你挑选的。”

“严山主?!”

陈七目光微微一凝,显得有些意外。

(身shēn)为浮余山的山主,这位可是大忙人啊,怎么会特意出手为自己挑选功法。

“山主对你很看重,这是其一,其二,山主(欲yù)收我为徒,这才会亲自出手。”

“收你为徒?!”

陈七面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qíng),“那就恭喜四哥了,未来这浮余山,嘿嘿!”

“现在不要说那么多,未来如何,还要看你我的努力!”

陈七的意思,陈阳自然明白,不过这样的心思,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表露的好。

“老四,这你先修炼,为今之际,还是要先将自(身shēn)的实力提升起来,待你晋入神通秘境之后,便去镇魔渊内历练一番,据说那里有无数的机缘,以你的运气,想来应该有不错的收获。”

“我明白!”

陈七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是分割线

“该死,该死,该死,为什么会这样,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幸运,这样的事(情qíng)竟然也能够被他碰到!!”

吴铁衣满脸黑灰,倦缩在街角,甚至连一丝一毫的灵觉都不敢探出去。

他绝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这么尴尬的事(情qíng),所有的事(情qíng)事先都已经策划好了,陈七这厮,即使能够逃得(性xìng)命,试炼任务也会失败,最终失去一次晋入内门的机会,可是谁能够想到,这厮竟然真的是运气逆天之辈呢?

不但天生神通恐怖至极,将所有的(yīnyīn)谋全部撕碎了,最要命的是,他竟然借此机会得到了一门大神通。

一门足以在浮余山传承的大神通,从而立下了大功,直入内门。

这也就罢了,可是另外一方面,这一次宗门的反应太快了,几乎一接到消息便立刻封锁了浮余山,若不是自己见机的快,估计已经被堵在浮余山了。

但自己虽然幸运的逃出了浮余山,可是浮余山的追杀却并没有停下来,(yīnyīn)(殿diàn)的五个老杀才还是在四处的搜寻着自己的足迹,只要自己一露出破绽,必然会被发现,所以,他的行动不得不谨慎一点,甚至连飞遁都不敢,只能装扮成一个潦倒的凡人,靠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挪,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跑出浮余山的势力范围。

“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今天的行为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离谱!”

吴铁衣眼中闪动着仇恨的光芒,右手摆在(胸xiōng)前,手心之中狠狠的攥着一枚黑铁戒指,“先天神灵转世,先天神通,很了不起吗?陈家,陈四,陈七,不久的将来,我就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什么叫痛苦,什么叫绝望!!!”

我是分割线

“上古群星门的传承?你确定?!”

此时,同样在浮余山,云想(殿diàn)中,一众浮余山的高层端座于(殿diàn)中,目光恶狠狠的盯在一名年轻的女子(身shēn)上,这女子一(身shēn)粉裙,面容清秀,只是如此,清秀柔媚的面庞之上,却是苍白无比,如梨花带雨,不停的小声啜泣着,仿佛在哭诉着什么一般。

“我,我也不,不能肯定,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日rì)陈,陈月被收入门下之后,他喝多了酒,愤然出口的,说是他得了上古大破灭前群星门的传承线索,还得了一件灵器(日rì)月五星镯,总有一天会得到群星门完全的传承,到时候,不要说是陈家,便是浮余山,也要遭他的报复,然后,然后!”

“然后,他就将你灭口了,只是没有想到你的心脏竟然是长在右边的,又受到酒精的影响,并没有查看你的(情qíng)况,将你丢在了山涧之内?!”

一名山羊胡子的枯瘦老人目光森然的问道,“玉秀,你要想清楚再说,如果我们查到你的话不尽不实,绝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

“到了这个时候,我又哪里敢欺骗诸位仙长呢?再说了,吴铁衣那厮心狠手辣,又对我下了毒手,我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ròu),为什么要想办法回护他?!”

“好了,我们知道了,无论如何,你也是那厮的贴(身shēn)侍女,又知道了这样的秘密,暂时你就不要出去了,安置在香瑰院,你可有异议?!”

“一切尽凭诸位仙长安排!!”

玉秀抬起头,柔弱的道。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永生余孽(二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