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97章 假如我死(4)

第297章 假如我死(4)

对于许霸坪的案子,那人也发表过看法,但是侧重对许霸坪的犯罪心理分析,分析出他是家中独子、遭受心理和生理双重创伤,他的变态有两方面因素。而对于许霸坪的作案手段,只提了一句:粗暴简单,运气好。并没有多谈。

许梦山舔舔舌头:“会不会是他?”

殷逢说:“再看看另一个。”

第三个ip的主人,很有意思,几乎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id,有时候用马甲,所以他的发言,有的很有热度,有的根本没人注意到。只不过有冠军在,这几十个id统统被放到了一张纸上。

中间甚至还有个id,叫做“许霸坪的祖师爷”,看得三人眼睛都是一亮。

再看那人的发帖内容,他对于各大连环杀人案,也发表过看法,但发表最多的,就是许霸坪案。几乎每个有关本案的讨论帖下,都能看到他的马甲。

他在一个回帖里说:“许霸坪的标记行为,很有意思,割去女性的茹~头,代表剥夺其女性特征;重伤xing~器~官,却代表着对女性的憎恨,和爱。别看他出身草根,也没学过犯罪心理学,可是他要表达的东西,却很深刻。”

又在另一个回帖里说:“许霸坪的手段,放在今天,根本就不够看的。”

还说:“可惜了。他的立意很好,却连基本的杀手素质都没有。这起案子,本来可以做成类似于南大碎尸、重庆红衣男孩那样的悬案,当时破不了,永远就破不了。”

而对于他这样的言论,网友有骂的,有好奇请教的,却也有赞美仰慕的。

只看得殷逢三人神sè越来越凝重。

“看这里!”许梦山指着其中一条内容说。

尤明许定睛一看,是那人提到:“……我外婆就和许霸坪住在一个小区,我小时候有时候去外婆家,就经常看到他。有一次,我还看到他拿着个包,尾随一个女人。可惜后来就被我外婆抱走了。后来才知道,他是去杀人了。可惜没有亲眼看到,只能凭新闻报纸想象。不过,我外婆也认识他,和我说了很多他的事。”

这样一来,这个人就符合殷逢做出的另一条画像条件了!

看到这里,殷逢的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许梦山则干脆拍了他一下,说:“我靠!不会真的就是这个人吧!果然是曾经见过许霸坪,还差点目睹了他作案!又是个犯罪爱好者,他对许霸坪的看法,也和你的分析一模一样!”

殷逢微微一笑,只说了句:“条条大路通罗马。”

尤明许也很高兴,问:“冠军有没有弄到那人的地址?”

殷逢看她笑,眼里的笑意更深,往那叠资料最后一张最末尾的一行手写字上一指:“冠军抄在这儿了。在这里,他昨天还在这个位置上网。”

尤明许心头一震,再看那行手写字,居然写得龙飞凤舞很有功力,比她和许梦山的字好看一百倍。她不禁一愣——突然也想骂一句卧槽!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冠军学不好干不了的事!

“出动!”尤明许说。

许梦山点头,倒也有点犹豫:“这样行吗?咱们没有任何证据就跑过去,只不过因为人家在网上发了有关这个案子的帖子。”

尤明许斜眼瞥他:“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老同志的画像做出来没有?”

许梦山精神一振:“应该快了!我再催催,要是这么多事,都撞在同一个人身上,不是他是谁呢!你说得对,咱们先出动,万一不是,就当是和人了解情况,再回来就是了。”

尤明许点头,立刻点齐人手,下楼出动。

殷逢跟在她身后,神sè很沉静。尤明许想了想,私下问他:“你有多大把握?”

殷逢看她一眼:“十成十。”

尤明许顿时有些高兴,又有点莫名的不爽。看起来这么棘手,这个严重,这么难搞的案子,要是被他这么天马行空凭借一条行为预测给破了,感觉确实诡异啊。那他们前面做了那么多工作,岂不是都没什么用?

哪里想到殷逢简直就是个人精,她一沉默,他就明白她在想什么了,伸手捏捏她的脸,安慰道:“不必气馁,我只有推理,没有证据。就算找到了人,还得靠你们辛苦点儿去收集证据。”

尤明许:“……”

她是该荣幸呢,荣幸呢,还是荣幸呢?l0ns3v3

看网友对 第297章 假如我死(4)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