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心生疑惑

第七百七十七章 心生疑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溪澈影说道:“张昆张谒者是陛下身边的内侍,也是能向陛下说得上话的人,只是,张谒者一向贪财,想让张谒者出手帮忙,不义侯……子密先生免不了要破点财了!”子密闻言,长松口气,他还以为要自己舍了侯的爵位呢,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他宁可一辈子顶着不义的名头,也要这个侯位。子密喜笑颜开地说道:“我还当什么事呢,不

就是破点财吗?小事情、小事情!”说着话,他神秘兮兮地说道:“姑娘在此稍等,我去去就回!”

说着话,他快步向外走去。溪澈影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形,背着手,在房中来回踱步,边走边看房中的摆设。她东瞅瞅,西看看,转悠到子密的桌前。

像是被桌上的一块砚台所吸引,溪澈影将那块砚台拿起,反复把玩。在场的下人们只是瞄了一眼,便纷纷低下头去,没有再看。他们没有注意的是,当溪澈影放下砚台的时候,小手指微微向外一弹,原本扣在她小指指甲内的一点白sè粉末落入到子密的茶杯当中,只顷刻之间,白sè粉末便融入到茶

水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溪澈影微微一笑,走回自己的座位,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等着子密回来。

过了有半柱香的时候,子密快步返回,同时手中还捧着一只木匣子。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把木匣子放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溪澈影故作不解地看着他。子密微微一笑,把木匣子打开,里面金灿灿的一片。溪澈影定睛细看,原来是一匣子的黄金。什么金镯子、金簪子,各种金制的首饰,应有尽

有。

子密乐呵呵地拍了拍木匣子,笑问道:“姑娘,这些,应该够了吧!倘若不够,我还可以再出一份!”

溪澈影露出诧异之sè,说道:“澈影还真没想到,子密先生竟然拿出来这么多。”

子密完全不觉得羞愧,反而像献宝似的讲述道:“实不相瞒,姑娘,我拿出的这些,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溪澈影皱起眉头。子密详细讲述道:“燕王府内,有一间密室,里面除了金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

没等子密把话说完,溪澈影摆摆手,说道:“彭午已经伏诛,韩利业已率残部归降,可是,并非听说在彭宠府上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

子密眨眨眼睛,露出恍然大悟之sè,说道:“姑娘有所不知,那间密室十分隐蔽,就连我这个给彭宠做事十多年的人,都从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间密室的存在。”

溪澈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她露出兴趣十足地表情,问道:“子密先生说,里面有很多宝物?”

“正是!”子密意识到自己再次立功的机会来了,他连连点头。

“子密先生说说看,密室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宝物?”

子密随之眉飞sè舞,口若悬河地讲述起来,把他在密室地所看到过的,没看到过的,添油加醋地向溪澈影讲述了一通。

溪澈影也时不时地打断他,追问一两句,这让子密讲得更卖力了,生怕漏掉了哪些细节,口沫横飞,滔滔不绝。

说到最后,他禁不住感叹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四大包的金子太沉重,我当时说什么也得多带出几件宝物!”

说话时,他用手背拍打着手心,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

溪澈影啧了一声,说道:“如果子密先生说的属实,那么从中只带出一两件的宝物,其价值就足以抵得过子密先生拿出的这四包金子了!”

子密目瞪口呆地看着溪澈影,喃喃说道:“我……我不知道这些宝物竟然如此值钱……”溪澈影微微一笑,说道:“子密先生也不必失望,此事,我自然会禀报给陛下,倘若真能找到了子密先生说的那间密室,又真的发现了那些宝物,子密先生无疑又立下大功

,改换侯位的封号,也会变得容易许多。”

子密听后,喜出望外,向溪澈影连连躬身,说道:“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溪澈影摆摆手,示意子密不必多礼。接着,她话锋一转,又和子密聊起香玉和灵儿的事。

可能刚才的话说得太多,子密觉得口干舌燥的,他拿起桌上的茶杯,看都没看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他以后的打算。

溪澈影又稍坐了一会,便向子密提出告辞。临走之前,溪澈影让自己的仆从带走了那一匣子的黄金。

子密把溪澈影送出大门,望着溪澈影乘坐的马车消失在街道尽头,他这才美滋滋地回到自家侯府,继续做着他的美梦。

当晚,子密在睡梦当中暴毙,翌日早上,侯府的仆人们发现了他的尸体。尸体并没有中毒的迹象,至少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人躺在床榻上,就好像睡着了似的。

对于子密暴毙这件事,洛阳城内议论纷纷,人们大多认为是子密是遭了天谴,对于子密卖主求荣的所作所为,人们都非常不齿,对他也没什么好话。

随着子密的一命呜呼,事情就此也告一段落。在中国历史上,生前被赐恶号者,屈指可数,子密这个出身卑微的家奴,算是有幸占得了一席之位。

子密是yīn狠毒辣、心肠歹毒,只是在政权斗争的漩涡当中,他只是个小人物,一个不值一提,需要他的时候可以被拿来一用,不需要他时便被人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弃掉的小人物。

他固然厚颜无耻,被人所不齿,但他的命运,也是挺可悲的。

相对于西征、南征、东征的三条战线,北征战线的战事可谓是非常之顺利。以耿弇为首的汉军,进入幽州后,基本没经历过大规模的交战。

他们刚进入幽州,耿舒便率幽州突骑大破匈奴人,还杀了两名匈奴王,大大震慑住了北方蠢蠢欲动的匈奴,不敢再轻易进犯汉土。

可以说耿弇这边没动一刀一枪,耿舒那边便已帮他们斩断了彭宠的左膀右臂。

之后,汉军还没来得及对彭宠的老巢渔阳展开大举进攻,溪澈影又成功策反了子密,使得子密暗中谋害了彭宠,给予彭宠政权最致命的一击。

再后来,韩利起兵造反,诛杀了彭氏一族,完成了对彭宠政权的最后一击,使之彻底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这就是北方战线的全部战事。说起来,以耿弇为首的汉军,只是平定了两支投靠了彭宠的起义军而已。

北方战事到此结束,目前还在发生交战的就是南线和东线。

南线战场,以岑彭为首的汉军死死围困住黎丘城内的秦丰,田戎率军来援,也在岑彭手里吃了败仗,躲在营寨当中,不敢再轻易求战。

东线战场,以吴汉、盖延为首的汉军,将刘永围困在睢阳城内已有数月之久。城内的粮草已然耗尽,外部又无援兵来救,刘永俨然成了瓮中之鳖。

南线、东线战事顺利,让刘秀轻松了不少,另外还有一事令他欣喜不已,郭圣通顺利诞下第二位皇子。

刘秀给自己的二儿子,起名为刘辅,很显然,刘秀寄望于二儿子在将来,能尽心尽力的辅佐他的大哥刘强。

不得不说,郭圣通的体质真的很好,她已经为刘秀生下两个儿子,而刘秀最为宠爱的yīn丽华,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对此,连刘秀都觉察到事有蹊跷,难道是丽华的体质不宜受孕?这日,他特意把邳彤请入皇宫。

在清凉殿,刘秀接见邳彤,见面之后,刘秀乐呵呵地说道:“伟君不愧有药王之美誉,只几副药下去,汐泠便顺利诞下义王。”

邳彤躬身说道:“陛下过奖了,药王之名,微臣愧不敢当。”

刘秀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以前,我记得伟君帮丽华诊过脉。”

邳彤一怔,点点头,说道:“是的,陛下!微臣是帮yīn贵人诊过脉。”

刘秀说道:“当时,伟君说丽华的身体很好。”

邳彤莫名其妙地看着刘秀,说道:“当时,yīn贵人的身体的确很好。”

刘秀摊了摊手,说道:“丽华到洛阳已有数载,却一直未能怀有身孕,这又是为何?”

平日里,刘秀最为宠爱yīn丽华,他也最常住在西宫,可是现在,连许汐泠都诞下一女,郭圣通都诞下二子,yīn丽华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刘秀觉得匪夷所思。

邳彤愣了愣,说道:“陛下,当初微臣为yīn贵人诊脉时,yīn贵人的身体确实很好,至于现在yīn贵人的身体是不是还像当初一样,微臣不知。”

刘秀扬头唤道:“张昆!”

“奴婢在!”张昆迈着小碎步,躬着身子,快步走进大殿。

“去请yīn贵人来清凉殿!”

“奴婢遵旨!”张昆答应一声,又躬着身子,退出大殿。

邳彤对刘秀悠然一笑,柔声提醒道:“陛下,女子受孕之事,只需水到渠成,切不可操之过急。”

刘秀苦笑,说道:“这些年,丽华一直未能为我诞下子嗣,我对此遗憾,丽华虽然没有说起过,但想来,她的心中也不好过。”

宫中的女子,没有子嗣就等于没有根基,yīn丽华能不能生孩子,刘秀并不十分在乎,但他不希望yīn丽华为了此事忧心。

看着愁眉不展的刘秀,邳彤一笑,说道:“陛下对yīn贵人,用情至深啊!”

刘秀叹口气,他的确最钟爱yīn丽华,同时在立后这件事上,始终对yīn丽华怀有愧疚之情。他二人正在殿内说着话,张昆在外面唱吟道:“yīn贵人到——”

闻言,刘秀起身,快步迎了过去。邳彤也随之站身,向从外面进来的yīn丽华躬身施礼。

“陛下!邳太常!”yīn丽华进来之后,向刘秀福身施礼,又向邳彤点了点头。

刘秀拉着yīn丽华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邳彤是太常,太常主管之一便有礼仪,刘秀现在的做法不合礼仪,他也是见怪不怪。刘秀清了清喉咙,说道:“伟君,今日丽华身体有恙,你为丽华诊诊脉。”

yīn丽华先是一怔,自己今天好好的,什么时候身体有恙了?

转念一想,她恍然明了刘秀的意思,小脸一红,偷偷瞪了刘秀一眼。刘秀将她的柔荑握了握,咧开嘴角,露出两排小白牙。

邳彤上前,向yīn丽华摆手说道:“贵人,请!”

yīn丽华无奈,只好抬起手臂,拉了拉袖口,放在桌案上。“请恕微臣失礼了。”邳彤伸出手来,轻轻放在yīn丽华的手腕处。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七章 心生疑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