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真凶现身

第七百七十九章 真凶现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龙渊和虚英都没有理会愤愤不平的李秀娥。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宫女和内侍一个接着一个进屋接受搜身,又一个接着一个的走出来。

把西宫所有的宫女和内侍都搜了个遍,包括红笺和雪莹在内,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看到龙渊和虚英什么都没搜查出来,李秀娥更是来了精神,走到龙渊和虚英面前,怒声质问道:“将军口口声声说西宫藏有心怀不轨之徒,现在将军怀疑之人又在哪里?”龙渊眯缝着眼睛凝视着她,良久,久到李秀娥都被他瞅得浑身发毛。龙渊突然抬起手来,握住肋下佩剑的剑柄,即便是愣头青的李秀娥也被他的举动吓得倒退了一步,一

脸惊诧地看着他。

虚英小声提醒道:“龙渊!”他们在西宫怎么搜查都没问题,但要是出手伤人,那就交代不过去了。

龙渊一声没吭,转身走向膳房。膳房内被翻得乱七八糟,龙渊手握着佩剑,缓缓走了一圈,而后提步走入后面的小仓库。

这里存放的都是食物。龙渊走到一只竹筐前,里面装的都是白花花的大米。龙渊用手向里面摸了摸,紧接着,他抽出佩剑,将长剑插入竹筐里。

反复插了好机会,没有发现异样,龙渊继续缓缓往前走。下一个竹筐里装的都是粟子,龙渊依旧是以佩剑插入筐内做试探。

一下、两下,在插了十几下后,他的动作突然一顿。

紧接着,他抽出佩剑,收剑入鞘,倒退一步,抓住竹筐的边缘,用力一拉,就听哗啦一声,竹筐倒地,顷刻之间,里面的粟子散落满地。

在旁看着的虚英暗暗咧嘴,低声说道:“龙渊,我们只是奉命来搜查的!”可不是让我们来西宫搞破坏的!

龙渊向他摆摆手,将竹筐里的粟子统统倒出来,然后他将地上成堆的粟子摊平,很快,一只小麻布包显露出来。

见状,虚英眼睛顿是一眯,快步上前,将那只小布包从粟米当中拿出来。

“这是什么?”龙渊看着虚英手中的小布包,问道。

虚英面sè凝重地把小布包放在桌案上,这时候,雪莹、红笺、李秀娥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惊讶地看着那只小布包。

几人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茫然,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布包。

扫视她们三人一眼,龙渊将小布包慢慢打开,里面装的是几块圆形的淡黄sè的片状物,看起来,就点像土豆片。

龙渊不认识这个东西,他随手拿起一片,低头闻了闻,也没什么刺鼻的气味。

他随之递给了虚英。后者接过来,也是又看又闻,仔细辨别了一番,然后他还掰下一小点,放入口中咀嚼。

嚼了两口,他脸sè一变,将渣滓吐掉,低声说道:“是天花粉!”

龙渊追问道:“可是毒物?”

虚英摇头,面sè凝重地说道:“是药物。”天花粉,虽然其名为粉,但实际上并不是粉状物,就是一种草药。功效可去热,生津止渴,还可以消肿、排脓、化瘀,不过除此之外,天花粉还有另外一种功效,就是避

孕。

它属于寒性药物,对于女子的避孕有奇效,虽是药物,但若长期服用,对人体的损伤也极大。

虚英把自己对天花粉的了解向龙渊讲述了一遍,站于一旁的雪莹、红笺、李秀娥都听出了冷汗。

雪莹喃喃说道:“膳房……膳房内怎么会藏有这种歹毒之药物?”

虚英的目光缓缓扫视她们三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膳房里的宫女、内侍,以及所以可以进出膳房的宫女、内侍,都和此事脱不开干系!”

说完话,他将小布包重新包好,拿起就往外走。出了膳房,虚英在外面的羽林卫说道:“西宫所有之宫女、内侍,全部看管起来,无论是谁,皆不可离开西宫一步!”

“属下遵命!”众羽林卫齐齐应了一声,然后将在场的宫女、内侍,都带回他们自己的房间,羽林卫守住房门。即便是雪莹、红笺,也同样被羽林卫看管起来。

毕竟雪莹、红笺都是可以进出膳房的人,她们也同样有嫌疑。

龙渊、虚英,带着从膳房内搜查出来的小布包,返回清凉殿。

到了清凉殿后,二人将小布包呈交给刘秀。刘秀接过来,略微看了看,便交给了邳彤。

和虚英判断的一样,这只小布包里装着的就是天花粉,邳彤也把天花粉的特性向刘秀讲述了一遍。

听邳彤说完,yīn丽华一脸的难以置信,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西宫,竟然还真的藏有于暗中谋算自己的歹人。

刘秀气得脸sè铁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皇宫之内,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藏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他看向龙渊和虚英,说道:“查!要严查!究竟是谁把天花粉藏于膳房的,一定要把人给我揪出来!”

龙渊和虚英双双应了一声,虚英说道:“属下已经把西宫的宫女、内侍全部看管起来……”

他话都没说完,一名羽林卫急匆匆地跑进清凉殿,他屈膝跪地,向刘秀插手施礼,说道:“禀报陛下,西宫……西宫的一位膳房嬷嬷自尽了!”

听闻这话,在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众人的脸sè同是一变,龙渊眉头紧锁地问道:“是哪个嬷嬷?”

“膳房的管事嬷嬷!”

“她是怎么自尽的?不是让你们好好看管她们吗?”那名羽林卫脸sè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她要入厕,我等……我等不便跟进去,可是见她许久没出来,又无人应答,我等方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进去之后才发现

她……她已经悬梁自尽。”

说着话,羽林卫拿出一块布条,说道:“这是……管事嬷嬷留下的!”

龙渊接过来,低头看了看,布条上是用血迹写成的血书,也可以说是遗书,内容不多,只区区数字:奴婢愧对贵人,更愧对陛下,当以死谢罪。

看罢,龙渊眉头紧锁,将血书递给刘秀,刘秀看罢,将其狠狠掷于地上。管事嬷嬷留下这样的血书,然后自尽,等于是把所有罪行都一人承担下来。

可是她区区一个管事嬷嬷,又怎会如此大胆,竟敢胆大包天到给贵人偷偷服用天花粉这种东西,再者说,她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在管事嬷嬷的背后,一定有主使之人,只是现在随着她的死,一切线索都断了。

龙渊眼珠转了转,问羽林卫道:“检查过她的遗物吗?”

羽林卫说道:“已经查过了!”

“发现了什么?”

羽林卫摇头,低声说道:“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杂物,还有几百钱。”

“只有这些?”

“是的!”

龙渊沉吟片刻,倒吸口凉气,急声说道:“不好!”他连忙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陛下,属下要即刻出宫,去寻管事嬷嬷的家人!”

有人暗中买通了管事嬷嬷,但她的遗物当中又没有大量的财物,只能说明当初买通她的人,是把钱财送到了她家人的手里,通过她的家人,定然能查出线索。

如果幕后主使者想斩断这条线索,那么管事嬷嬷的家人,现在都危险了。

龙渊意识到的问题,刘秀也意识到了,他点点头,说道:“即刻去找,找到之后,全部送至廷尉府!”

“属下遵命!”龙渊向虚英甩下头,虚英立刻会意,向刘秀躬身施礼,然后跟上龙渊,一并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龙渊虽然预料对了,但还是慢了一步。当他和虚英带着羽林卫和禁军找到管事嬷嬷家人的住处时,一家九口人,已全部惨死在自家的房子里。

而且动手之人将宅子里的财物席卷一空,各处都翻得乱七八糟,如此一来,便给人造成一种谋财害命的假象,这桩案子,也变成了一桩看似普通的凶杀案。

龙渊和虚英看着宅子里的九具尸体,皆是眉头紧锁。虚英走到一具尸体前,蹲下身形,看了看尸体身上的伤口,喉咙处有一条血线,那是被利刃割开了喉咙。

他禁不住喃喃说道:“好快的剑啊!”

龙渊走过来,也蹲下身形,仔细看着伤口,点点头,的确,行凶之人是剑术高手。虚英低声说道:“此事,长秋宫、凤凰宫恐怕都脱不开……”

他话还没说完,龙渊急忙用胳膊肘狠狠捅了他一下,瞪着眼睛,怒视着他,警告的意味十足,好像在说,你不要命了,这种事也是可以乱说的吗?虚英苦笑,并非他乱说,皇宫里,就那么三位嫔妃,yīn贵人当然不会自己对自己下此毒手,那么有动机对她做这种事,又有能力把事情做得如此决绝,不留痕迹的,只有

郭皇后和许美人了。

自从许美人诞下长公主,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许多,而且和yīn贵人的关系很好,许美人的可能性不太大,那么最有嫌疑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了,就是长秋宫的那位。

只是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指责皇后谋害贵人,这的确是要掉脑袋的。虚英嘀咕道:“究竟怎么回事,你我心中自知。”

龙渊面无表情地提醒道:“事关重大,一切都要讲真凭实据,不能凭空猜测,小心祸从口出。”

皇宫内。刘秀一边等龙渊和虚英的消息,一边关切地询问邳彤:“伟君,丽华的身体能不能调理好?”

“这,微臣尽力而为!”

又是这样的说词,刘秀现在不想听到这种和稀泥、留余地的话,他再次追问道:“伟君,你只需告诉我,丽华的身体有没有调理好的可能?”

邳彤轻叹口气,看眼一旁的yīn丽华,欲言又止。yīn丽华红着眼圈,对邳彤说道:“邳太常,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就是。”

“微臣……唉!”邳彤是人,不是仙神,他做不到药到病除。

他意味深长地说道:“yīn贵人服用天花粉,至少已超过一年,身体受损严重,能不能调理好贵人的身体,微臣……微臣是真的没有把握。”

刘秀眉头紧锁地质问道:“当初伟君能调理好汐泠的身体,现在却调理不好丽华的身体?”

“陛下,病状不一样,微臣……微臣只能尽力而为。”邳彤还是老样子,不管怎么逼他,他从不会把话说死。

他不会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能治好,也不会摇头表示自己一定治不好,在他这里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模棱两可,最长听到的一个词就是‘尽力而为’。典型的大夫!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九章 真凶现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