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八十章 深不可测

第七百八十章 深不可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龙渊和虚英找到管事嬷嬷的住处,结果晚到了一部,管事嬷嬷的家人,老少一共九口人,皆死于利刃之下,甚至龙渊和虚英找上门的时候,地上的血迹都还未干。

显然,杀人者只是比他们早来了片刻而已。

在现场没有找到凶手留下的任何痕迹和线索,龙渊和虚英对视一眼,相互摇摇头。猛然间,龙渊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对虚英急道:“速速回宫!”

虚英追问道:“怎么了?出了何时?”

“回去再说!”龙渊来不及解释,留下几名禁军,让他们去向县府报案,而后,他和虚英带上其余的羽林卫和禁军,又急匆匆地赶回皇宫。

到了皇宫大门这里,龙渊下了马,沉声问道:“今日何人当值?”

一名禁军的司马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龙渊将军,今日是卑职当值!”

龙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问道:“今日可有何人出宫?”

听闻这话,虚英顿露恍然大悟之sè。今日他们奉命搜查西宫,这属于突发事件,提前根本无人知晓,幕后真凶也不可能提前派人去杀管事嬷嬷的家眷。

肯定是幕后真凶在知晓了此事之后,才向宫外传递出消息,导致管事嬷嬷一家九口人全部被灭口。

那么,他们只需查出今日有谁出宫,便不难找到幕后真凶了。虚英两眼放光了看眼龙渊,暗暗挑起大拇指,龙渊还真是机警过人,心细如丝啊!

听闻龙渊的发问,禁军司马一边回想,一边说道:“今日早上……”

他刚起个话头,龙渊便打断道:“从巳时出宫的人说起!”

禁军司马顿了顿,仔细回想,喃喃说道:“巳时出宫的人,除了龙渊将军、虚英将军外,就……就只有掖庭的石寺人出过宫!”

龙渊眉毛挑了挑,问道:“石寺人?”

“石援石寺人!”

寺人是官名,在宦官当中,属于最底层的小官。

皇宫内中,有两大系统,一个是掖庭系统,一个是永巷系统。掖庭主要负责管理宫内人员的吃穿住行,永巷是负责管人的,包裹皇宫的宫女和内侍。

掖庭令和永巷令通常都是由宦官担任,两者平级,俸禄皆为六百石。不过掖庭令负责的事务又多又杂,其中还包括了掖庭狱,所以掖庭系统的人要比永巷系统的人多得多,光是官员,掖庭系统就有一百六、七十号人,而永巷系统官吏只有

三、四十人。

皇宫的采买,亦归属于掖庭,所以掖庭的官员会经常进出皇宫,掖庭的寺人以出宫采买为由,禁军通常是不会拦阻,也不会多加盘问。

等禁军司马说完,龙渊和虚英对视一眼,立刻意识到这个石援有问题。两人没有多耽搁时间,立刻在全城范围内搜捕石援。

可惜的是,两人的搜捕行动展开没多久,便接到洛阳令董宣派人传来的消息,在北城区的一口水井内,有百姓发现了石援的尸体。龙渊和虚英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到时,董宣也在那里,石援的尸体业已被打捞上来,他的致命伤和管事嬷嬷家人的致命伤完全一样,皆被人用利刃割开了喉咙。伤口

很细,也很平滑,表明下手之人的出招极快,一击毙命。

宫中的寺人死在宫外,还被抛尸在水井当中,这让董宣眉头紧锁,此事作为洛阳令的他也脱不开干系。

见董宣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虚英苦笑,说道:“董县令,此事不用你管了!”

董宣听后,只是眼眸闪了闪,然后多一句的话都没有追问,立刻向虚英拱手施礼,说道:“如此,下官就多谢虚英将军了!”

既然龙渊和虚英肯接手这件事,显然石援的死不简单,其中很可能涉及到宫中的隐秘之事。

自己一个外臣,而且只是区区一个县令,能不插手就尽量不插手,能把这个烫手山芋推出去,就赶快推出去。

追查了一大通,龙渊把能想到的线索都想到了,但无一例外,对方是把所有的线索都清除得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在回宫的路上,虚英向左右看了看,低声问道:“龙渊,你认为此事会是中宫的那位所为吗?”

长秋宫又被称为中宫。贵人住西宫,太子住东宫。

在虚英看来,郭圣通是傲慢跋扈了一些,但她的心思当真能做到如此缜密、如此歹毒吗?

龙渊看了虚英一眼,摇摇头,一言未发。皇宫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也变得越来越不太平。

刘秀刚定都洛阳的时候,皇宫里没有多少人,走在偌大的皇宫里,让人感觉空荡荡的,有时候连续走过几座宫寝,都看不到一个人。

而现在,宫女和内侍都数以千计。

两人都是心情复杂、心事重重地回到皇宫,到了清凉殿,面见刘秀。刘秀看向龙渊和虚英,问道:“查得怎么样?”

龙渊和虚英沉吟片刻,看向一旁的yīn丽华,欲言又止。刘秀一直把yīn丽华保护得很好,现在发生了这种事,龙渊和虚英觉得还是不要让yīn贵人知晓得好。
<br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
刘秀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但说无妨。”

只看龙渊和虚英的神情,刘秀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他不可能一直守在yīn丽华的身边,时时刻刻的保护他,皇宫里yīn暗的一面,也应该让她看到一些了。

龙渊深吸口气,随即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刘秀讲述了一遍。刘秀听后,脸sèyīn沉,yīn丽华也是满脸的惊容。她不知道,为了给她的饮食当中下避孕的药物,对方不仅买通了西宫膳房的管事嬷嬷,现在事情败露,竟然下毒手杀了管

事嬷嬷的全家,甚至连派出皇宫去通风报信的人都不放过。

“岂有此理!”刘秀握紧了拳头,沉声说道:“宣掖庭令来见我!”

掖庭令的下属官员出了问题,刘秀当然要把掖庭令找来,问个清楚明白。

以前,许汐泠担任掖庭令之职,后来她一跃成为美人,做了天子妃嫔,掖庭令的职务自然转交给了旁人。

现在担任掖庭令的是宦官张充,在走进清凉殿院子里的那一刻,张充的腿就软了。只见院内,两旁林立着羽林卫,一个个面如冰霜,目光中都带着刀子,浑身的肃杀之气。张充走到刘秀近前,噗通一声跪伏在地,结结巴巴地说道:“奴……奴婢拜见陛下

!拜见贵人!”

在皇宫里,不是做了官的宦官就可以在天子面前以微臣自居的,能自称臣者,那得有天子宠信才行。

刘秀面沉似水地看着跪伏在地的张充,问道:“石援是你的属官?”

“是!石寺人是掖庭属吏!”

“他现在何处?”

“这……这奴婢不知!”

“石援勾结奸佞,暗中谋害贵人,你可知晓?”

张充一听这话,脑袋嗡了一声,眼前发黑,险些没当场吓晕过去。他脑门顶在地上,连声说道:“奴婢不知,奴婢真的不知啊!”

“你身为掖庭令,对下属官吏的所作所为却一无所知,我要你还要何用?”说着话,刘秀喝道:“来人!”

随着他的话音,两名羽林卫跨步出列,走上前来,插手施礼,说道:“陛下!”

“将张充拖下去,打入掖庭狱,严审!”西汉末期,至王莽的新莽时期,京城乃至全国各地,都设有很多的监狱系统,光是京城一地,就有监牢二十六座之多,刘秀称帝,迁都洛阳后,把大部分的监狱系统都废

除掉了,其中也包括掖庭狱。只不过后来皇宫里的人越来越多,龙蛇混杂,其中难免有手脚不干净的,或者粗心大意犯错的,要收监这些人,只能在皇宫设立监狱。所以刘秀废除掖庭狱没多久,又重

新启用了掖庭狱。

现在,刘秀将张充这个原本主管掖庭狱的掖庭令,直接下入大牢。张充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他连连向前叩首,急声哀求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拖下去!”刘秀懒着再看他。两名羽林卫,一左一右地架住张充的胳膊,把他拽出清凉殿。这次,刘秀是动了大怒。西宫有人胆敢给yīn丽华下药,这已经不是涉及到yīn丽华一个人的问题了,今日能有人给yīn丽华下药,明日就能有人给郭圣通、许汐泠下药,给太

子刘强,刘辅、刘义王下药,甚至是给他刘秀下药。

这皇宫哪里还是天子的家,简直要变成藏污纳垢之地了!

看着脸sè铁青的刘秀,yīn丽华轻轻拉住他的手,小声劝说道:“陛下别气坏了身子!”

刘秀看着yīn丽华,反握住她的手,说道:“是我让丽华受委屈了!”如果丽华的身子调理不好,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她。

想到这里,刘秀又看向正在一旁正襟危坐,尽量把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邳彤。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伟君,丽华能否痊愈,恢复如初,就全靠你了!”

邳彤躬身说道:“微臣尽力!微臣自当竭尽全力!”

这次他总算没说尽力而为,而是改成竭尽全力了。

刘秀看着邳彤,禁不住摇头苦笑。他又看向龙渊和虚英,说道:“看来,我是该好好整顿一下皇宫了。”

龙渊和虚英双双躬身施礼,表示赞同。

刘秀说道:“张昆!”

“奴婢在!”张昆一溜小跑地来到刘秀近前,屈膝跪地。刚才张充被打入掖庭狱,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掖庭令那可不是小官,平日里,也是在皇宫里横着走的主儿。

可是现在,说下狱就下狱,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张昆清楚的意识到,何谓伴君如伴虎,后脊梁一个劲的冒凉风。“你送贵人回西宫,西宫所以之宫娥、内侍,一律押入大牢候审,所更换之人,由你亲自去挑选,倘若以后再有奸佞之徒混入西宫,再发生类似之事,我只拿你一人是问!

张昆吓得汗如雨下,连声应是。张昆跟随刘秀这么久了,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天子发这么大的火。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缩着脖子,躬着身子,哆哆嗦嗦地站到yīn丽华的身边,好像生找到了避风港似的。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章 深不可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