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九章我想和你打一场

第七十九章我想和你打一场

忽然,一艘中州派的云船带着狂风,向着朝歌城西方落下,更先落下的是一团蕴着极大威力的雾气,只是瞬间,便不知毁掉了多少房屋。那里有梅台,有棋盘山,山下民宅虽然不多,但如果还有人没能撤走,肯定当场便死了。

布秋霄神情微变,挥手放出龙尾砚,隔着遥遥数十里的距离,对准了那艘云船。

一道强大而澄净的无形力量,在龙尾砚与那艘云船之间渐渐增长。

如果那艘云船不停止动作,龙尾砚随时发动镇杀!

“说好了,今天这场战争只在皇宫!”

布秋霄望向应天门上的白真人沉声说道。

白真人平静说道:“太平在那里。”

……

……

礼部尚书府确实在离棋盘山不远的地方。

yīn三躺在榻上,手里拿着一匣子果脯在吃,很是津津有味的样子。

青儿倚在窗边,看着皇宫方向,愁眉不展。

园子里忽然起了一阵大风,把窗户刮的啪啪作响,紧接着一片极大的yīn影笼罩了尚书府。

看着天空里的云船,yīn三有些意外,说道:“中州派比当年强了不少,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我?”

青儿又不是玄yīn老祖,直接揭穿道:“如果不是你故意放出消息,怎么会这么快?”

昨夜卷帘人与不老林在朝歌城里做了很多事,中州派一时反应不及,但事后依然凭着多年底蕴,查到了很多线索。其中有很多道线索,都指向了礼部尚书府。

“掌门与白真人都不在船上。”青儿看了眼天空,依然保留着以前的称呼习惯,回首望向yīn三,嘲笑说道:“来的是越千门,你是不是有些被轻视的感觉?”

yīn三微微一笑,说道:“都很冷静啊。”

如果换作别的任何时间段,只要知道他的下落,谈真人与白真人绝对会亲自前来追杀,务求不让他逃走。

今天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太平真人这个名字听着可怕,实则现在战力有限,如果中州派真的分一个巅峰战力过来,皇宫那边便会变弱。

这就是yīn三的打算,只是没想到却被中州派识破。

即便谈白二位真人没有亲至,越千门也是炼虚境的大强者,再加上那艘云船,不是yīn三能够对付的角sè。

他有些不舍地放下果脯匣子,背起双手便离开了尚书府。

……

……

中州派的云船在离地数十丈的空中高速飞着,纵然有阵法分风,庞大的船身依然带起了一场恐怖的大风,所过之处,宅院倒塌,飞沙走石,看着极其恐怖。

真正恐怖的还是云船舟首释放出来的雾气,那些雾气里隐藏着无形的圆状气浪,便是坚硬的路面也被轰出了深达十余丈的洞坑,千疮百孔。

那些还没能疏散的朝歌城居民,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死在了倒塌的梁柱下,或者直接被那些雾气化成了青烟。

越千门站在舟首,看着地上的画面,脸上没有任何不忍的神情,眼神极其寒冷。误伤凡人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废墟里的那个红衣少年身法为何如此诡异,云船的道法锁竟是无法锁死他的身形,而且跟着他的那只青鸟……难道是那位吗?

“你是故意的吧?”

青儿看着身后渐成废墟的街巷,眸子里怒意渐生,飞到yīn三肩头落下,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叫道。

“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yīn三觉得有些痒,脚尖轻点一株荷花,如道轻烟般飞到百丈之外某座假山上,伸手掏了掏耳朵。

青儿用力啄了一下他的手指,叫道:“这么多人都被你害死了!”

“神皇多撑一夜就是想让朝歌城里的百姓撤出去,这些人因为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原因不肯走,死路自寻。”

yīn三看着天空里的云船微微一笑,身形骤然一虚,来到了数十丈外的一株大青树下,伸手把青鸟接到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记住,那些人不是你的同类。”

青儿有些不安,说道:“你想说什么?”

yīn三认真说道:“你不是人,至少你不是真人。”

青儿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疯子的想法,喊道:“但你是真人啊!”

不管是真的人,还是太平真人,都是真人。

yīn三淡然说道:“早就不是了。”

……

……

“就算太平真人在朝歌城里,你们也不能这样做,会有太多的无辜百姓死伤。”

布秋霄看着应天门方向沉声说道:“不然的话我们与他又有什么分别?”

那团云雾没有反应,朝歌城里的那艘云船却停了下来,不知道是白真人的意思还是谈真人做了些什么。

在皇城里也可以清楚地看见,以越千门为首,数十名中州派强者从云船里飞了下来,继续开始追杀,只是声势要变得小了很多。换作别的任何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会留在那处,因为太平真人在那里,今天人们的视线却很快收了回来。

谈真人带着景辛,一步一步向着大殿走去。

两侧的厢房里夹墙里涌出了数百名秘侍卫,拿着弩箭与各式各样的兵器对准着广场,神情无比紧张。

与无比广阔的殿前广场比起来,谈真人的身影很是渺小,但谁都不会真的这么看。

皇城大阵随时可能落下,就像镇杀神卫北军指挥使时那样,可那对谈真人这等层阶的强者没有任何意义。

“都退下吧。”景尧的声音从殿里响了起来,有些微颤,但还算是镇定。

很明显,他是不想让那些秘侍卫们送死。

听到新皇的话,那些秘侍卫们沉默了会儿,领命离开,广场再次变得空旷无比。

井九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从石阶上离开,无视那些跪在殿前的大臣,走到了广场上。

谈真人停下脚步。

二人隔着数里的距离,平静对视。

谈真人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这个世界了。”

井九说道:“请。”

“我不希望朝歌城以及这个世界因为我们的事情而毁灭。”

谈真人说道:“终究这是我们双方的意志冲突,应该由我们自己解决。”

井九说道:“有理。”

“你我两派出各出三人,谁胜了这件事情就听谁的。”谈真人接着说道:“胜者可以继续再战。”

这便是血战到底的意思。

这种解决方法最是简单,却也太过粗暴,哪怕在凡间,也只有街头流氓帮派才会如此做。

不过皇位更替、正道领袖之争,与那些街道上菜摊收保护费的权力争夺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谈真人对此看得很淡然,井九也同样如此。

他不介意像街头流氓一样斗殴,但他不打算接受对方的提议。

离开青山之前他就仔细推算过,哪怕动用那一招,他也只有九成机会杀死谈真人,剩下那一成怎么办?

更麻烦的是,如果他动用了那一招,必然没有再战之力,剩下两场怎么办?

尸狗不会离开剑狱。

雪姬没脸见人。

元骑鲸老了。

她还在睡觉。

必输无疑。

……

……

天空里的修行者们听到了谈真人的提议,觉得这样的解决方法最好不过,如此血战到底,才能够避免世间血流成河。但没有人觉得谈真人的提议完全公平,因为谁都看得出来,青山宗没有任何胜机。

谈真人与白真人是朝天大陆的最强者,哪怕青山剑律元骑鲸也要略差一线,除非有一位青山镇守出战,可是云梦山里还有位麒麟。有谁能连续战胜中州派的这三大巅峰战力?

就算当年血魔教的教主也不行。

大概只有几年前那道纵横天地的剑光可以做到。

想到那道剑光,各派修行者们的心情微异。

柳词真人的离开,对青山宗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果不其然,井九没有接受谈真人的提议,说道:“不接受。”

谈真人也不意外,说道:“真人有何想法,请讲。”

所有人都以为井九会要求增加场次,或是改成别的方案,哪能想到他的提议竟是如此的难以置信。

“我是青山掌门,你是中州掌门,我们说话就算,那何必让别人做事?而且弄这么多事真的很烦。”

井九说道:“那我和你打一场就好。”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我想和你打一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