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一章寻常无奇连三月

第八十一章寻常无奇连三月

青帘小轿传出的声音有些年轻。

各宗派有些年轻弟子听着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至于那些辈份高的强者们,则是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在他们想来,那必然不是水月庵里的厉害人物。

不知为何,谈真人看着那顶青帘小轿的眼神却变得凝重起来。

皇城外的一片宅院里,红衣微闪,yīn三停下脚步望向皇宫方向,眼神微变。

先前中州派云船追杀他的时候,他还是那般潇洒随意,这时候越千门带着几十名中州派强者跟在后方,他也毫不在意。

然而这个时候,他的神情却很慎重,甚至眼底隐有退意。

青鸟落在他的肩头,不解问道:“怎么了?”

yīn三感慨说道:“没想到那个疯子还活着,而且还来了。”

宫墙下方那几名太监被吓得不轻,心想这轿子不是空的吗?难道是大清早的闹鬼了?

他们被吓得直接瘫软在地,手脚并用地才爬了开去。

青帘掀起,一个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梳着寻常的发式、穿着寻常的衣裳,面容亦是寻常,毫无出奇之处,却引来了一阵轻呼。

“过冬!”

有些宗派的年轻弟子都曾经见过水月庵的过冬,知道她天赋惊人,志向亦极为远大。

但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

多年前裴白发与西海剑神一战,裴白发战死,西海剑神佯作重伤沉入海底,一名水月庵弟子试图暗杀,却惨遭反杀。事后很多人都猜到了那个人应该就是过冬,以为她当时便死了,谁知道居然还活着。

就算你还活着,为何会从青帘小轿里走出来,为何会说那样一句话,为何会来朝歌城?

你的修道天赋再如何惊人,也不过是个晚辈弟子,境界低微,怎么敢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

看着她向广场上走去,人们的视线里震惊的情绪越来越多。

过冬来到广场中间,看着谈真人面无表情说道:“我本来准备偷袭你,或者你那个婆娘……”

话还没有听完,天地间便是一片哗然,都知道她说的是白真人,问题是这个世上谁敢称白真人为婆娘,另外……偷袭?世上有谁敢偷袭谈真人?更令人们震惊无语的是,谈真人听到这句话没有动怒,也没有发笑,还是那样安静。

远处应天门上的那团云雾也没有任何变化。

过冬继续说道:“……但看在你人不错的份上,我决定留你一命,直接和你打一场。”

谈真人依然没有动怒,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就像看着朝天大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所有人都已经惊呆了,甚至快要疯了,她居然说留谈真人一命?这真是太荒唐了!

过冬的气息极其普通,从青帘小轿里走到此间也没有任何提升,但随着她说完这句话,陡变骤生。

一道晨光自东方而来,照在她的身上以及寻常无奇的脸上,轰!

广场上狂风大作,卷起青石板缝里的灰尘与叶屑,围绕着她的身体高速旋转起来,看着就像是无数道丝缕,渐要变成一个大茧,把她围在了中间。

有些人想的比较多,以为是谈真人不想与这个疯颠的晚辈弟子一般见识,使出神通把她困住便罢。

但下一刻,那个由风与灰尘、叶屑组成的大茧忽然破裂开来,变成无数道清光,消散于天地之间。

过冬还是站在原地,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已经无比强大,甚至隐隐压过了谈真人的气势!

天地间安静无声,所有人都震惊无语。

在不同人的眼里,世界各自不同,世界之上的她也有着不同的容颜。

还是那般寻常无奇,只是最北面的那座孤峰,只是无底的深渊,只是耀眼的太阳,只是天地本身。

这个寻常无奇的女子究竟是谁!

谈真人静静看着她,深静的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闪过无数道流星,那是他的思绪。

那些流星的光芒最后汇在一处,变得极为明亮,那是惊讶、意趣与欣慰。

“连三月?”

……

……

六百多年前,雪国兽潮南侵,皇族内乱,国朝崩溃,人族面临着灭顶之灾。

各修行宗派全力抵抗雪国,暂时顾不得世间之事,北方大陆出现无数匪兵,四处烧杀劫掠,甚至以民为羊。

其时的天下黎民处于最悲惨的时刻。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水月庵的天才弟子离开东海,直接去了北方。

她烧了十七家匪寨,杀了四万名匪兵,其中自然也有匪兵的家眷子女,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乱局。

没有谁把以杀止杀这四个字践行的比她更充分。

兵者乃凶器,圣人不得已而为之。

她就是那个年代最凶的人,也是真正的圣人。

也正是因为她稳定了局面,各修行宗派才有时间挡住雪国兽潮后来解决问题,也才有了后来的梅会。

朝天大陆这六百年的安静,梅会当记首功,景氏先后两位神皇亦是劳苦功高,但谁都不会忘记,这一切的开始是因为谁。

那个水月庵的天才弟子,就是连三月。

……

……

在朝天大陆,连三月毫无疑问是最强者之一,而且被认为是继景阳真人之后,最有可能飞升成功的人。

梅会之后的那些年,她的踪迹偶尔还会在世间出现,每次出现便是一场血雨腥风。

其后不知因为何事,她有些心灰意冷,回到水月庵开始闭关静修,试图冲击大道。

关于她有很多传闻,有的说她早就已经油尽灯枯死去,也有人说景阳真人飞升之后,她也尝试飞升,却遭天劫而死。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传说级别的人物居然还活着,而且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水月庵弟子,就这样出现在了世人身前。

这时候,人们再望向广场上那名女子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寻常无奇的孤峰、深渊、太阳,而是……一片血海。

她从来不是景阳真人那样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也不是柳词真人、谈真人这种平和宽容的前辈高人,而是另外一种形象。

在修行界的历史里,连三月的境界实力与战力可以排到极高的位置,而说到杀人的数量,她的位置必然会更高。

如果不算太平真人与萧皇帝在世间搅动的那场风雨害死的人,朝天大陆便再找不到谁比她杀的人更多了。

某个被她灭门的邪道宗派长老在临死前便曾经愤愤不平地说过——当年血魔教的教主都没你杀的人多!

看着那个平凡无奇的女子,很多人下意识里生出恐惧,觉得嘴唇有些发干,有些心底有鬼的人甚至觉得腿有些软。

……

……

井九静静看着广场上的那个女子,没有看到什么血,满满的都是圆窗外的风景。

过冬就是连三月。

她的飞升没有成功,却也没有遇天劫而死,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了春蚕化蝶的道法,转世重修。

这种转世重修并非禅宗的所谓轮回,更像是一种自身的蜕变。

她的容颜改变了,气息改变了,名字也变了。

她还是她。

这就是在果成寺里,他与禅子说过的三种道路里的一条。

事实上,当年禅子在神末峰问道的时候,他说的便是这条道路。

这条道路他当然知道,因为这是她的道。

只可惜道不同,终究无法一起走到尽头。

前世他们曾经结伴同游过,一次便吵翻了。

这一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倒是长了很多,因为她装作不认识他,他也装作不认识她,这样很好。

这个时候,白真人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中州派与青山宗之间的事情,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连三月负手说道:“这是天下之事,天下人都能管,而且我就要管,你能怎么办?”

这话真的略显粗糙,但道理很稳,因为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别看她身后的双拳看着小小的,有些可爱,但如果打出去,天空都会出现一个大洞。

白真人说道:“你终究不是青山的人。”

连三月微微一笑,说道:“但我是他的人。”

她那张寻常无奇的脸就因为这抹笑容忽然变得光彩照人,无比动人。

就像是阳光下的孤峰,深渊崖壁上生出来的一朵花。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一章寻常无奇连三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