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四章连三月的悔与怒

第八十四章连三月的悔与怒

连三月没有理他,擦掉唇角的血水,衣袖轻挥,便有清风缭绕其身,不过片刻时间便干净如初。

偏殿里的平咏佳已经偷偷下了软榻,透过窗缝紧张地看着外面,看到这幕画面,不由赞叹不已,心想这比师父师姑们用剑火洗脸要美多了。

人们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她的头发极长,一直垂落到了腰侧,只不过平时梳着寻常发髻,看不出来。

清风拂动着她黑sè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很是好看。

“看来你确实杀过很多人,手法不错。”

连三月看着寇青童面无表情说道,但谁都能听得出来她的欣赏。

胜利者表现对输家的欣赏那是风度,失败者表达对赢家的欣赏却显得那般怪异。

寇青童看着她的眼睛,微嘲说道:“刚才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眼睛里的悔意。”

连三月说道:“我确实有些后悔。”

悔什么?悔不该当初认识景阳?还是说悔不该站出来与中州派为敌?

紧接着所有人听到了她的下一句话。

“我从来都不害怕受伤,但我也从来不喜欢受伤,受伤可能会让普通人燃烧战意,但我战意永远不减,所以不需要,受伤只能让我变弱,所以刚才我应该先出手。”

连三月的这句话有些长,人们过了会儿才完全明白她的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喜欢受伤,所以应该先出手?

难道只要你先出手,对手便再没有出手的机会,只能等着被你打败?

连三月当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但她今天的对手是千年前的血魔教大强者,是只有白刃先人才能收服的寇青童!

她没有任何惧意,反而因为受伤而有些不悦,这是何等样自信而强势!

……

……

清风在广场上徐徐而行,牵起青丝,就像当年的手指。

井九看着她如瀑般的黑发,眼里满是欣赏的神情,不知道是对头发还是对人。

童颜以为他喜欢赵腊月那样的凌乱短发,所以才会对冥师说,如果把阿飘的头发剪短可能能更讨他的欢心。

只有神末峰上的那些人才知道,他一直希望赵腊月能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至于这场连三月与寇青童的战斗,井九没有任何担心。

她从来都没有输过,除了与他那一次。

……

……

寇青童盯着连三月的眼睛,神情渐渐变得认真起来。

一道极其浓郁的血腥味与仿佛实质般的杀意,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渐渐积蕴,然后向着四周漫开。

清风再如何吹,也无法让那些味道变得淡上一分。

躲在宫墙那边的太监与秘侍卫们脸sè苍白,觉得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大殿里的官员们也感觉心跳加快了数分。

就连金供奉与牛供奉都微微皱眉,以天地元气护住心脉,才能确保不会错过场间的所有细节。

平咏佳端了把椅子坐在窗前,极其嚣张地推开了窗子,手里端着一杯清茶,做好了看戏的所有准备。

“听人说,你是六百年来最凶、杀人最多的那个?”寇青童盯着连三月的眼睛说道。

连三月说道:“不错。”

“千年前,我才是最凶、杀人最多的那个。”寇青童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问道:“你有没有算过,你到底杀过多少人?”

连三月说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算的?”

寇青童的脸上流露出失望甚至是怒其不争的神情,说道:“难道你还会因为杀人觉得不舒服?”

连三月说道:“不,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不重要。”

寇青童有些不解,说道:“这难道不是一种荣耀?”

连三月想了想,说道:“我从来不以杀人为荣,只以能杀人为荣。”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清楚地表明了两个人的差距。

就像天与地。

“我不会再让你先出手了,现在你可以试试我的拳。”

连三月说完这句话,很随意地吸了口气。

无数天地元气来到她的身边,从她的鼻子里进去,再从唇间轻轻吐出。

清风缭绕身侧,轻轻带起黑发。

黑发飘拂着,却仿佛要将空间都切割开来。

啪的一声轻响,刚刚形成的几处碎裂空间被一个小巧的拳头击碎。

那个拳头继续向前,摩擦着空气,发出越来越恐怖的尖啸,然后骤然寂静无声。

寇青童神情凝重,喃喃自言语道:“他妈的……怎么这么强?”

……

……

连三月的拳在众人视野里消失,也在天地里消失。

她的人也同样如此。

宽阔无垠的皇宫广场上,只有温柔的晨风与随风旋转的几片青叶。

忽然,那些青叶变成最细微的碎粒,随风而去。

同时一道极细的线,出现在广场上。

那道细线散发出光线,光线却来不及走远,便被线条本身带着继续向前,可以想见这道线的速度何其惊人。

如果说寇青童刚才的那一拳,就像是自域外落下的流星,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势与yīn冷至极的魔息。

连三月的这一击则要显得平淡很多,却根本无法避开。

修行界的大强者们能够避开闪电,那是因为他们提前看到了闪电的光,谁又能避开光线本身?

寇青童警惕异常,魔息大作,血魔教秘法疾出,无数道如烟尘般的气息从双手散出,绕在他的身上,就像是黑红两sè的绸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光线骤然消失,连三月出现在他的身前,拳头落在那些如烟如缎的魔息上。

撕啦一声裂帛之音起,那些黑红两sè的魔息骤然裂开,然后无力垂落,向着天空飘去。

连三月的这一拳真的非常简单,不要说带着什么道门玄意、镜湖真道,就连招式都谈不上,就像民间那些习武之人最开始学的最简单的出拳法。但就连血魔教的秘法竟也挡不住这个拳头片刻时间!

那个拳头继续向前,就像某个镖局小院里少女与师兄们拆招一般,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寇青童的双手,落在他的胸间。

啪的一声轻响。

没有雷鸣。

寇青童身形微顿,凌乱的头发向前飘起,身上的衣服出现无数个细小的裂口。

那是因为他被击飞的速度太快,无论头发还是衣服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衣袂与空气摩擦,带着道道火线,然后逐渐裂开,露出满是伤痕的身体。

轰的一声闷响,他撞破了宫墙,飞了出去。

宫墙被撞出一个极大的豁口,他却没能停下,继续向着皇城南方飞去,一路烟尘滚滚,不知撞塌了多少民宅。

地面传来一道震动,应天门微微颤动,梁柱间生起好些道烟尘,坚硬的石墙上出现一处陷坑。

从那个陷坑到皇宫广场上,有一道笔直的深沟,中间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存在。

寇青童下半身陷在深沟里,上半身靠着应天门的石壁,看着天空里的朝霞,眼神极其怪异,有些茫然,又有些愤怒。

看网友对 第八十四章连三月的悔与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