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会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永的死,等于是除掉了唯一一个能在汉室正统这方面与刘秀竞争的对手。

作为与刘秀同时期存在的地方豪强,刘永手中也掌控了大量的资源。在赤眉军西进,攻占长安之后,刘永几乎接管了赤眉军留下的全部地盘,控制着豫州、青州、兖州、徐州接近个州府,而在当时,刘秀所掌控的只有幽州、冀州和以洛阳

为中心的河南郡。刘永只有刘秀这么一个敌人,而当时刘秀外有强大的赤眉势力、刘永势力,内又有彭宠、邓奉的造反作乱,可以说刘永与刘秀相比,占据了天时、地利等一系列的有利因

素。

可是明明手握着一把好牌,刘永却偏偏给打崩了。刘秀的强大,那只是次要因素,刘永失败的真正主因,还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刘永缺乏刘秀那种杀伐决断的魄力,对于地方割据势力,如张步势力、董宪势力,他没有想过去征服,而是采用许下承诺,让他们主动归附于自己的怀柔政策。

在张步、董宪都同意向刘永效忠之后,刘永便对这两股势力放手不管了,导致刘永、董宪、张步这三方势力,从来都没有完全融合到一起。看起来,刘永好像坐拥四个州府,势力庞大,如日中天,可实际上,刘永真正能掌控的只有豫州这么一个州。当以刘秀为首的洛阳军大举进攻豫州,汉军长驱直入,直逼

睢阳的时候,只有刘永一人在孤军奋战,而张步、董宪都是一副事不关己,作壁上观的态度。这也成了刘永战败被杀的直接原因。

看完吴汉传来的战报,刘秀也是难掩脸上的喜sè,将竹简卷起,对虚英说道:“好了,回去休息吧!”

“是!陛下!”

刘秀蹑手蹑脚的回到寝帐。他刚坐到床上,yīn丽华睁开眼睛,嗓音沙哑地问道:“陛下,出了什么事?”

“没事,快睡吧!”刘秀把竹简放在一旁,拍了拍yīn丽华的玉臂,柔声说道。

yīn丽华听后,重又闭上眼睛,再次进入梦乡。

刘秀躺在床榻上,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刘永死了,豫州群龙无首,张步、董宪势力,也失去了天然屏障,接下来,己方大军可乘胜追击,进取对张步和董宪。

想到这里,刘秀看看身旁的yīn丽华,又翻身坐起,高抬腿轻落足地走出内账,到了外账,他拿出一张帛诏,唰唰唰地写下一封诏书。

诏书的前半段,他着重表彰了吴汉和盖延的功绩,并对斩杀刘永、弃暗投明的庆吾赞赏有加,封他为侯。在诏书的后半段,刘秀责令吴汉率王梁、陈俊诸将,进军东郡,剿灭东郡境内的敌方势力以及有敌方起义军,另又责令盖延,彻底消灭刘永的残余势力,包括董宪、张步

二贼。他的诏书写了两份,一份传给吴汉,一份传给盖延。汉军的这次东征,吴汉和盖延都是军中主将,而且刘秀给吴汉和盖延的命令也不一样,诏书传给其中任何一个人都不

太合适,刘秀便不厌其烦地写了两份诏书。

刘秀觉得自己想得已经够周到了,不过还是引来一人的不满,庞萌。

庞萌是绿林军出身,原为王常的部下,隶属绿林军中的下江系。刘秀和王常的关系特别好,自然而然的也就和下江系的绿林军将领相处融洽。

后来刘玄派谢躬到冀州压制刘秀,庞萌便是谢躬的下属之一。

再后来,谢躬被杀,庞萌顺理成章的归顺刘秀。庞萌这个人,虽说有点小心眼,但性情比较温和,为人也很忠厚,颇得刘秀的赏识。

刘秀曾说过,可以托付六尺之孤,可以托付一县百里之地,非庞萌莫属。

通过刘秀对庞萌的评价,也能看出刘秀对庞萌的喜爱。庞萌颇受圣宠,这让军中将士们都眼红不已。

原本温和忠厚的庞萌,人也渐渐飘了起来,在军中指手画脚,说一不二,就连主将盖延,他也越来越不放在眼里。

这自然引起了盖延对庞萌的强烈不满。刘秀的诏书传到大营,盖延召集众将共看,却唯独不找庞萌。

而在刘秀的诏书当中,也的确没有提到庞萌只言片语。天子诏书,总共就那么几句话,提到的自然都是主将,不可能把下面的普通将官都挨个提一遍,表彰一遍。

但庞萌知道此事后,心中却是大为不满。

他倒不是生刘秀的气,而是生盖延的气,认为肯定是盖延在私下里向陛下告了自己的状,向天子进了谗言,所以天子才会在诏书中对自己只字未提。

打下睢阳,斩杀刘永,自己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倘若不是盖延说了自己的坏话,天子不可能不表彰自己。

刘秀的宠信,并没能让庞萌变得兢兢业业,反而让他整个人都膨胀起来。

就连刘秀在诏书中没有提到他,都使得他认定是盖延给自己穿小鞋,向天下进谗言,说自己的坏话。

在这种心理的作祟下,他对盖延越发的看不顺眼,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是越来越大。

恐怕刘秀自己都没想到,他的诏书,竟然会给盖延和庞萌之间埋下决裂的种子。

翌日。黎丘城外汉军大营,中军帐。刘秀召集众将,宣布了刘永被杀的好消息。众将听后,无不喜形于sè,但很快,人们的喜悦又都消失。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家吴汉和盖延的东征,已经大获全胜,攻克睢阳,斩杀贼首刘永

,可己方的南征,直到现在,还被秦丰拖在黎丘,两者之间的差距,让在场诸将的颜面多少有些挂不住,包括岑彭、朱祐等人在内。

朱祐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大声说道:“陛下,微臣以为,我军当即刻强攻黎丘,擒下老贼秦丰!”

他话音刚落,在场诸将纷纷起身,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打头阵!”“微臣愿打头阵!”

环视一圈主动请缨的诸将,刘秀微微一笑,说道:“今日,我要去往城前,和秦丰相见!”

“陛下,微臣以为,对秦丰这个老匹夫,已没什么可说的了,干脆就直接打吧!”朱祐义愤填膺、急不可耐地说道。

刘秀说道:“黎丘虽未弹丸小城,但城高墙坚,易守难攻,且城内敌军数量众多,强攻起来,我军的伤亡必然不小,此战,能不打就尽量不要打。”别看刘秀自舂陵起事以来,一直在征战,不过刘秀并非好战之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仗,看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他也实在是打够了,如果能不发生交战,能以言语劝降秦

丰,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众人都能领会刘秀的心思,互相看了看,最终纷纷坐了回去,异口同声道:“陛下英明,陛下仁德!”

刘秀在岑彭、朱祐诸将的簇拥上,带着数千兵马,从汉军大营里出来,直奔黎丘的西城门而去。

快要进入黎丘的百步之内时,从城头上飞射下来一箭,啪的一声钉在地面上,这是秦丰军的以箭示警,警告刘秀等人,再继续往前走,城头就要对他们放箭了。

在刘秀的授意下,一名汉军骑兵策马冲了出去,快马加鞭地跑到黎丘西城门前,冲着城头高声喊喝道:“陛下亲临黎丘,欲与秦丰一见,让秦丰出城说话!”

此时,秦丰早已登上城头,正站在城门楼内,探着脑袋向下看着。

听闻刘秀已到黎丘的消息,秦丰心头一震,他探出头来,冲着城外的汉兵大声问道:“刘秀现在何处?”

那名汉兵脸sè顿是一变,扬头怒视着城头上的秦丰,回手一指,说道:“陛下在此!”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望,由于距离太远,秦丰也看不太真切。秦丰沉吟了一会,说道:“我可以出城与刘秀相见,但双方所带之随从,都不能超过三人!”

那名汉兵没有再说话,只冷冷看了秦丰一眼,拨转马头,跑回去向刘秀报信。很快,汉军在距离黎丘城百步远的地方,设置了一个小棚子,小棚子四面镂空,只几根柱子支撑,内部的地面上铺着塌子,中央摆放着一张小木桌,木桌的两边各放置了

一张软垫。桌面上,摆着茶壶和茶杯。刘秀带着虚英、虚庭、虚飞前来,其余人等,都退到百步之外。见状,秦丰点了点头,转身正要下城墙,出城与刘秀相见,这时候,一名将领

快步上前,向秦丰插手施礼,小声说道:“大王,微臣手下有一位神射手,可拉五石弓,百步之内,箭无虚发。”

汉军设置的小棚子,距离黎丘正是百步。言下之意,己方的这名神射手站于城头之上,可直接射杀刘秀。

秦丰闻言,眼眸顿是一闪,紧接着他摆了摆手,说道:“不可如此!”

即便他狠毒了刘秀,但谈判就是谈判,趁着谈判之机,暗箭伤人,非君子所为。

在当时,人们看待道德比什么都重,道德高尚的人,哪怕没什么真才实学,也可以被推举入朝为官。

汉代时期,大名鼎鼎的‘举孝廉’就是这么来的。所谓的举孝廉,就是推举孝子或廉洁官吏。百善孝为先,孝道在德行当中排名首位。秦丰虽和刘秀是死敌,但他不屑于暗箭伤人,这种事也超过了他做人的底线。秦丰并未接受部下的意见,带着三名武艺高强的侍卫,下了城墙,领着一队兵马,从黎丘城

内出来。

他将出城的兵马留下,只带着三名贴身侍卫,直奔刘秀所在的小棚子而去。

很快,秦丰便到了小棚子近前。刘秀端坐在小棚子里,虚英、虚庭、虚飞三人站在外面,秦丰回头,示意三名侍卫都留在棚外,他翻身下马,迈步走进小棚子里。

“秦公,请坐。”刘秀冲着秦丰微微一笑,向自己的对面摆了摆手。

“萧王!”秦丰向刘秀拱了拱手。

听闻萧王二字,帐外的虚英、虚庭、虚飞三人脸sè同是一变,手也随之抬起,握住佩剑的剑柄。

见状,秦丰带来的三名贴身侍卫也都齐齐握住佩剑,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虚英三人。

秦丰叫刘秀萧王,等于是说,他不承认刘秀的称帝,他只承认刘玄对刘秀的册封。

在更始朝廷里,刘秀为萧王,他秦丰为楚黎王,大家同为王,没有谁高谁低之分。

他的心思,刘秀立刻便领悟到了,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再次说道:“秦公请坐。”

这回秦丰没客气,在刘秀的对面坐了下来。刘秀提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向对面的秦丰摆摆手。秦丰没有拿起杯子喝茶的意思,他是没有害人之心,但谁知道刘秀有没有害他之心,倘若刘秀在茶水中下了毒,他一命呜呼,又找谁说理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九十三章 城外相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