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祸起西宫

第七百九十九章 祸起西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虚英上前,小声问道:“陛下,现在就去西宫抓人吗?”

刘秀怔了一下,说道:“现在时辰已晚,等到明日再抓人吧!”

郭圣通闻言立刻不满地说道:“陛下,现在有贼人用巫蛊之术,加害我们的皇儿,陛下不立刻擒下贼人,还要等到明日?”

刘秀这么做,明显是不希望打扰到yīn丽华的休息,他对yīn丽华宠爱的程度,也的确到了让人不得不嫉妒的地步。

郭圣通眼巴巴地看着刘秀,眼中蒙着一层水雾,哽咽着说道:“这么大的事,陛下为了yīn贵人,却要等到明日抓人,倘若过了今晚,事情有变怎么办?”

仔细想想,郭圣通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刘秀沉吟片刻,说道:“非烟、虚英,你二人一同去趟西宫,找到那名宫女,将其带至掖庭狱,不必大张旗鼓。”

“属下遵命!”花非烟和虚英一同应了一声。

郭圣通脸sèyīn沉,悲愤交加。区区一个小宫女,又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以巫蛊之术谋害皇子?她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暗中指使他这么做。

那么指使她的人会是谁?她来自于哪个宫,那么指使她的,就必然是那个人了。她出自西宫,那么指使她的,除了yīn丽华,还能有谁?

现在西宫出了这样的事,陛下还在护着yīn丽华,郭圣通的心里又怎能不悲愤交加?

奉刘秀之命,虚英和花非烟带着几名羽林卫,去到西宫。西宫的外面有虎贲护卫,看到有人深夜前来,纷纷端起长戟,沉声问道:“什么人?”

“是我!”虚英特意把手中的灯笼向上举了举。虎贲看清楚来人,立刻把端起的长戟放下,齐齐躬身施礼,说道:“花美人、虚英将军!”

花非烟和虚英走到近前,后者开口说道:“让开!花美人与我是奉陛下之命而来!”

众虎贲躬着身子,纷纷退让。而后,花非烟和虚英迈步走进西宫。西宫的院内,有守夜的内侍,提着灯笼,在院中来回走动。

看到有人进入西宫,两名巡逻的内侍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看清楚来人竟然是花非烟和虚英,两名内侍同是一怔,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花美人、虚英将军!”

这回虚英没有再说话,进入西宫内部,由花非烟开口,比他更适合。花非烟看向两名内侍,问道:“西宫可有一位叫芸娘的宫娥?”

“呃……”两名内侍互相看了看,一时间还真没回答上来。

不久前,有人在yīn丽华的饮食中下药,引来刘秀的震怒,西宫的宫女、内侍更换了一大批,现在西宫的宫女和内侍,大多都是新人,彼此之间也不是很熟悉。

一名内侍恍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道:“回禀美人,西宫确实有位叫芸娘的小宫女,不知美人找她是所为何事?”

“你带我去找她。”

“美人,芸娘现在已经休息了。”

“你只需带我去找她就好。”花非烟加重语气道。

那名内侍不敢再多言,只好带着花非烟和虚英等人去往宫女所住的厢房。

另一名内侍感觉事情不对劲,深更半夜的,花美人和虚英一同来到西宫,不见贵人,却只要见一个小宫女,这太反常了。

趁着同伴带他们去找芸娘,他一溜小跑的直奔大殿而去。

今夜是红笺当差,听闻急促的脚步声,她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缓缓打开大殿的殿门,向外一瞧,只见一名内侍正飞快跑来。

她皱着眉,不满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这般慌慌张张?打扰到贵人的休息,小心你的脑袋!”说着话,她还凶巴巴地向内侍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那名内侍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道:“红笺姐,出……出事了……”

红笺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内侍喘了两口气,说道:“刚刚,花美人和虚英一同来到我们西宫,要见一个叫芸娘的宫女,奴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特来向贵人禀报!”

花非烟、虚英?两人还是一同来的,只是为了见一个小宫女?

红笺也觉得反常,琢磨了片刻,她转身回到内殿,进入内室。yīn丽华的睡眠很轻,稍微有点动静,人便已经醒了。

她目光迷离地看眼走进来的红笺,问道:“红笺,出了什么事?”

“有内侍前来禀报,说是花美人和虚英将军一同来到西宫,要见一个叫芸娘的宫女。”

yīn丽华脸上的倦意渐渐消失,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依稀还记得这个叫芸娘的宫女,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似乎还未及笄,印象中,是由李秀娥带着的。

红笺、雪莹、李秀娥现在都是大宫女,西宫更换了大批的新人,她们三人,每人都带一批宫女,教导她们皇宫内的礼仪,如何伺候主子等等。

yīn丽华想了想,站起身形,说道:“我去看看。”

红笺说道:“贵人还是安心休息吧!”

yīn丽华摇摇头,喃喃说道:“花美人和虚英,都是陛下身边的人,这么晚了,他们一同来到西宫,肯定是出了大事。”

&nbsp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红笺闻言,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yīn丽华穿好衣服,在红笺的陪伴下,走出大殿,去到宫女们所住的厢房。她们到了厢房这里,正看到花非烟的两名侍女把衣衫不整的芸娘从厢房中带出来。

芸娘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吓得小脸煞白,脸上都是惊恐的泪痕。见状,红笺心头一沉,yīn丽华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花非烟和虚英回头一瞧,前者福身施礼,后者拱手施礼,说道:“贵人!”

“本宫在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yīn丽华紧锁眉头,问道。

yīn丽华和刘秀一样,平日里的自称通常都是用我,用到本宫的时候很少,说明她正在发火。

虚英躬着身子,一声没吭,转头看向花非烟。后者暗叹口气,走到yīn丽华近前,说道:“贵人,我等是奉陛下之命而来,押芸娘到掖庭狱审问!”

yīn丽华闻言,更是一脸的莫名,芸娘一个小姑娘,小宫女,她能犯下什么大错,要陛下亲自下令抓人,还要押至掖庭狱审问?她不悦地问道:“芸娘所犯何错?”

“这……”

“如果你们不能把话说个清楚明白,本宫不会让你们把人带离西宫!”

花非烟看看态度坚决的yīn丽华,沉吟片刻,又向前走了两步,在yīn丽华的耳边说道:“芸娘涉嫌用巫蛊之术,谋害二皇子。”

就这一句话,让yīn丽华原本涨红的脸s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用巫蛊之术,加害皇子?

yīn丽华自身也是饱读诗书的人,自然清楚前朝武帝时期,巫蛊之祸的那段历史。

在皇宫里,巫蛊之术就是个禁忌的话题,别说做出这种事,哪怕说话时不经意间提到了这四个字,都有可能受到重罚。

她难以置信地看向芸娘,嘴唇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花非烟虽然一直躬着身子,脑袋低垂,但始终在用余光观察yīn丽华的神情。

如果说,yīn丽华此时流露出的惊骇和诧异之sè都是装出来的,那就太厉害了,她花非烟也不得不佩服这位yīn贵人的本事了。

“贵人应该很清楚,用巫蛊之术谋害皇嗣之举,到底有多严重,请恕属下冒犯,属下必须带她到掖庭狱,将此事问个清楚明白。”花非烟欠身说道。

涉及到巫蛊之术这么严重的事,而且还是谋害皇嗣,yīn丽华也不敢阻拦了,她看着惊慌失措,泣不成声的芸娘,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

“贵人救救婢子!请贵人救救婢子啊……”芸娘被羽林卫架走时,哭喊着求助yīn丽华。yīn丽华抬了抬手,想要阻止,但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

巫蛊之术这种腌臜事一旦粘身,甩都甩不干净,现在她西宫的人涉嫌这种事,她作为西宫之主,能脱得开干系吗?yīn丽华想了想,迈步就往外走。

她也要去掖庭狱,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才走出没几步,花非烟停了下来,回身向yīn丽华福身说道:“贵人留步,毕竟此事涉及到西宫,贵人还是回避为好。”

yīn丽华这么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不由得勃然大怒,她质问道:“花美人可是在怀疑本宫,认为是本宫指使芸娘这么做的?”

花非烟连忙说道:“属下不敢妄加揣测,实属事关重大,且有陛下亲自监审,绝不会冤枉好人,还请贵人安心留在西宫,等候消息即可。”

yīn丽华气得脸sè泛白,反问道:“本宫现在是被陛下软禁了不成?”

花非烟正sè说道:“绝无此事!”

yīn丽华说道:“那本宫倒要看看,哪个敢拦阻本宫!”说着话,她继续迈步向外走去。

看着yīn丽华快步往外走的背影,花非烟无奈地摇摇头。

她拦阻yīn丽华,不让她去掖庭狱,完全是为了她好。掖庭狱那种地步,即便是大白天都yīn森恐怖,仿佛人间地狱,又哪是yīn丽华这种娇滴滴的温室花朵该去的?

再者说,现在皇后一心认定,是西宫用巫蛊之术加害二皇子,找yīn丽华算账还找不到呢,现在她主动往前凑,不是自找苦吃吗?

有些话,花非烟也不能说得太直白,见yīn丽华不顾自己的拦阻,她只能摇摇头,一并向外走去。

掖庭狱,宫中犯错的宫女、内侍乃至嫔妃,都会被关押在这里。

与其它那些后宫三千的皇帝相比,刘秀这位皇帝,可谓是后宫凋零,总共才三名嫔妃,自然也没有哪位嫔妃被关押在这。

不过现在掖庭狱里关押的人依旧不少,有内侍,有宫女。都不用走进去,光是靠近掖庭狱,就让人感觉周围的空气yīn森森,凉飕飕的。

进入其中,更是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不知从哪个方向,时不时传来的呻吟声、哀嚎声,更是令人毛骨悚然,汗毛竖立。

当yīn丽华、花非烟、虚英等人来到掖庭狱的时候,刘秀和郭圣通已经先到了。

看到yīn丽华来了,刘秀有些意外,主动走过去,关切地问道:“丽华怎么不在西宫休息,来到这种地方作甚?”与刘秀的态度截然相反,郭圣通看向yīn丽华的眼神如同淬了毒似的。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平日里娇滴滴,柔柔弱弱的yīn丽华yīn贵人,竟然心肠恶毒到用巫蛊之术加害自己的孩儿。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现在的yīn丽华恐怕早已在郭圣通的眼神下,死上千百回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九十九章 祸起西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