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零一章 严刑逼供

第八百零一章 严刑逼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点点头,对郭圣通和yīn丽华说道:“掖庭狱的煞气、yīn气都太重,待得时间长了,难免伤身,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陛下……”郭圣通和yīn丽华同是看向刘秀,二女都不想离开。

郭圣通想留下,亲自监督对李秀娥和芸娘的刑讯,务必要让她二人招供,yīn丽华想留下,杜绝屈打成招的可能。

她二人的心思,刘秀心里明镜似的,他正sè说道:“非烟的为人和能力,你二人都应该很清楚,非烟不会放过歹人,也不会错杀无辜。”

听刘秀这么说,再想想花非烟平日里的处事做派,郭圣通和yīn丽华终于和刘秀一同离开了掖庭狱,不过她二人临走之前,都留下了自己的心腹。

郭圣通留下的是冯嬷嬷,yīn丽华留下的是红笺。

等刘秀、郭圣通、yīn丽华离开之后,花非烟开始了对李秀娥和芸娘的盘问。

她二人的口径一致,芸娘一口咬定,自己的确有在御花园里焚香,但从未见过那个木头人,更没烧过它。

李秀娥也咬定,她从未见过木头人,更没指使芸娘施巫蛊之术。

听着她二人翻来覆去都一致的说词,冯嬷嬷顿感不耐烦,对花非烟说道:“美人,依奴婢看,不用大刑,她二人是不会招供的!”

花非烟瞥了冯嬷嬷一眼,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抬手一指芸娘,说道:“上拶刑。”随着她一声令下,掌刑嬷嬷把拶刑刑具拿出来,套在芸娘的双手上。此时的芸娘,吓得汗如雨下,好像惊慌失措的小兔子,瞪大眼睛,慌乱地看着在场众人,带着哭腔说

道:“婢子没做过,婢子真的什么都没做过!红笺姐,你快为婢子求求情啊!”

看着向自己求助的芸娘,红笺眉头紧锁,其实现在连她搞不清楚,芸娘到底是不是无辜的。

在皇宫焚香,这本就是大忌,你跑到御花园里去焚香,这不是自找倒霉吗?

还有,怎么就那么巧,在你焚香过的地方刚好挖出了巫蛊之术所用的木头人,这真的和你一点干系都没用?

红笺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还是向花非烟说道:“美人,用拶刑是不是太重了?”

还没等花非烟说话,冯嬷嬷嘿嘿一笑,说道:“拶刑算什么,如果这个贱婢还不肯招供,后面还有更多的大刑等着她呢!”

说话之时,两名掌刑嬷嬷已各抓住拶刑一侧的绳索,用力地拽着,顿时间,芸娘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刑具夹紧小姑娘的手指头,发出咯吱吱骇人的声响。

花非烟的用刑,也是经过反复思量的,要找突破口,她只能在芸娘身上找,其一,芸娘年纪小,刚刚入宫,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攻破。其次,芸娘在西宫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宫女,就算被折磨致死,也不会掀起太大的风浪,但李秀娥则不然,她是yīn丽华的贴身大宫女,真有个三长两短,她都不好向yīn丽

华交代,再者说,李秀娥可是陛下从南阳带回来的人,单凭这一点,花非烟也不好向李秀娥下重手。

所以,二女真要牺牲一个人的话,她只能选择牺牲芸娘。

在拶刑之下,芸娘是疼晕过去,被人浇醒,又疼晕过去,又被浇醒,十根手指头肿的如同小木棍似的。

此情此景,让红笺和李秀娥不忍直视,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是一个劲的钻入她二人的耳朵里。

现在李秀娥也总算明白了,在皇宫里生活,真的要如履薄冰,一个犯错,就可能引来灭顶之灾。

看着那么活泼的芸娘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她冲着花非烟哭喊道:“停手!你们快停手!”

可是根本没人理她。倒是冯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走了过来,问答:“李姑娘可是想招供了?”

“你们就算问我一千次,一万次,我的回答还是,从未做过!”李秀娥看着冯嬷嬷,一字一顿地说道。“嘿嘿!”冯嬷嬷走到火炉前,从里面拿出一根烙铁。烙铁已经被烧得通通红,她将烙铁在李秀娥的面前来回比划,说道:“啧啧啧,多漂亮的一张小脸蛋,这一烙铁烫下去

,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听闻这话,李秀娥变sè,红笺也变sè。脸就是女人的第二生命,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这个理念都适用。李秀娥感受到迎面扑来的一股股热浪,她身上的衣服都快

被汗水浸透,她气急败坏地大叫道:“老娘从没学过巫蛊之术,更没施过巫蛊之术,你们血口喷人,都不得好死!”

被逼急了的李秀娥,把在做营妓时学会的粗言秽语都吼了出来。

“小浪蹄子,今天本嬷嬷就拿你开刀!”说着话,冯嬷嬷拿着烙铁,一点点的向李秀娥的脸颊逼近过去。

李秀娥脸sè煞白,脑袋一个劲的后仰,可是被固定在架子上的她,根本躲避不开。

眼瞅着烧红的烙铁要贴在她的脸上,李秀娥都发出了绝望的尖叫声,烙铁突然停了下来,不是冯嬷嬷对她手下留情,而是花非烟抢先一步,死死抓住冯嬷嬷的手腕。

“好了,到此为止。”花非烟面无表情地说道。

冯嬷嬷咬牙切齿地说道:“今天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老奴非要给这个小浪蹄子点教训!”

“我说了,到此为止!”花非烟的语气没什么变化,但眼神却突然变得锐利,如同刀子似的。

冯嬷嬷身子一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间,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像要裂开似的,她疼得嗷的怪叫一声,手里的烙铁也随之掉在地上。

花非烟向外一挥手,冯嬷嬷站立不住,噔噔噔的连退了数步,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她惊骇地看着花非烟,结结巴巴地说道:“美……美人,老奴可是奉皇后娘娘之命……”

“对陛下,对皇后,乃至对贵人,我自会去一一交代!”花非烟目光如电地盯着她。

冯嬷嬷激灵灵打个冷颤,缩了缩脖子,耷拉下脑袋,再不敢多言。

见飞扬跋扈的冯嬷嬷老实了,花非烟收回目光,向两名掌刑嬷嬷摆摆手,两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绳索,各拿起帕子,先是擦擦手,接着又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

花非烟走到芸娘近前,蹲下身形,看了看她又肿又涨的十根手指,虽然看起来很吓人,但花非烟心里清楚,她的手指头还没被废掉,毕竟用刑的时间不算很长。

她让掌刑嬷嬷把芸娘从地上拽起来,然后走到几名内侍近前,低声说了几句话。几名内侍先是一怔,而后齐齐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他们从外面回来,同时还抬回来一只木桐。花非烟来到芸娘近前,指了指那只木桐,问道:“你可认识此物?”

芸娘整个人好像刚从水中被打捞上来似的,她看看花非烟,又看看那只木桶,缓缓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

“这叫桶刑!”

桶刑二字一出,芸娘是一脸的茫然,李秀娥和红笺也是露出狐疑之sè,反而是经验丰富的掌刑嬷嬷,以及冯嬷嬷,都不由自主地露出惊骇之sè。花非烟走到木桶前,上面有盖子,盖子上还有一个大窟窿,两个小窟窿。她慢条斯理地说道:“等会,你会被关在木桶里,脑袋会被禁锢在这,手会被禁锢在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会好吃好喝的喂养你,三日之后,木桶里就会装满你的屎尿,五日后,屎尿会更多,并引来蚊蝇,半个月后,其中会生出蛆虫,一个月后,蛆虫将会生得

更多,并爬满你的全身,啃食你的血肉。你以为刚刚的拶刑已经让你生不如死了吗?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怀念拶刑,它到底有多仁慈。”

等她说完,红笺和李秀娥都是脸sè煞白,尤其是红笺,看着那只木桶,联想起以前惨死在这里面的人,都忍不住啊啊的干呕起来。

冯嬷嬷心惊胆寒的看着花非烟,以前她只是听过桶刑,但还从来没亲眼见过,这次她也算是开了眼,与此同时,她不得不佩服花非烟的毒辣手腕。

花非烟看向三魂七魄都吓飞大半的芸娘,问道:“芸娘姑娘,你现在可有话想对我说?”

芸娘连连摇头,泣不成声地说道:“婢子没做过,婢子真的没做过,婢子可以对天发誓,倘若陛下有半句假话,天诛地灭,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不等她把话说完,花非烟已不耐烦地挥手说道:“行刑。”

她一下令,那几名内侍一同走到芸娘的近前,先是把她从架子上解下来,然后有人固定她的手脚,有人扒掉她身上的衣服。内侍,都已经不是正常的男人,心理难免有些变态,而在掖庭狱做事的内侍,那都是皇宫里最最底层,任谁都能欺负几下的内侍,最后实在没有去处了,才会被调到掖庭

狱做狱卒。

这种身体上有残疾,又生活在最底层的内侍,心理上都是百分百变态的。无论是谁,只要落到他们的手里,那都好不了,这也是掖庭狱的可怕之处。他们七手八脚,三两下就把芸娘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然后将她抬进木桶里,木桶的底部有固定双脚的加锁,先把她的双脚固定结实了,然后再把箱盖的加锁一一固定

在上面。时间不长,芸娘露在桶外的只剩下一颗脑袋和两只手。芸娘已经吓得处于半昏迷状态,李秀娥心如刀割,冲着花非烟大吼道:“花美人,花非烟,你别折磨芸娘,我愿代她

受刑!”

花非烟看向李秀娥,嘴角勾起,说道:“你以为你能逃得过吗?她受多久的刑,你就在旁看多久,等她熬不住了,接下来就是你。”说着话,她走到李秀娥近前,慢条斯理地说道:“明知道早晚都要说出实情,又何必非要等到饱受折磨之后再说,你现在开口,还来得及,起码你可以让她免受生不如死的

折磨。”

李秀娥再忍不住,眼泪簌簌流淌下来,嗓音沙哑地说道:“我……我们真的没有对二皇子施巫蛊之术!巫蛊、厌胜之法,又岂是我等婢子能轻易学到的……”

“你们学不到,可是yīn贵人能……”冯嬷嬷插话道。

花非烟脸sè顿变,厉声喝道:“冯嬷嬷!”

冯嬷嬷身子一震,急忙屈膝跪地,紧接着抬手给自己一嘴巴,冲着花非烟说道:“老奴一时失言,请美人恕罪!”

花非烟白了她一眼,然后看向李秀娥,再瞧瞧芸娘,她暗暗皱眉。该用的刑,她已经用了,该吓唬的,她也吓唬了,可这样,她二人还能一口咬定,与木头人无关,这让花非烟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定论。

看网友对 第八百零一章 严刑逼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