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章归来的仙人

第九十章归来的仙人

无数道闪电从乌云里落下,进入白早的身体。

这是一个过程,一个降临的过程。

连三月应该尝试打断这个过程,但她没有。

她只是静静看着云层下方的白早,眼里没有警惕,没有厌恶,只有怜惜与疼爱。

飞升失败后,她用春蚕化蝶大法历劫重生,更感急迫,所以很早便开始在世间寻找接班人。洛淮南、桐庐、童颜、何?,那年曾经参加过梅会的年轻天才弟子们,都曾经是她的考察对象。白早更是她观察的重点,只是当时白早先天不足,太过柔弱,她觉得这个孩子承受不住这样的重压,于是把视线转到赵腊月身上,专门去了一次梅会。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赵腊月都很完美,问题是她居然去了神末峰,还做了景阳的再世弟子。听到这个消息后,连三月便知道她不会成为自己的继承者,更不要说后来她知道了井九就是景阳,那便再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刚好那时候白早自雪原归来,体内隐疾尽除,柔弱外表下强大的意志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过冬自然毫不犹豫选中了她。白早没有令她失望,在她沉睡的时候,与童颜布置了西海之局,真的险些杀死了太平真人。

是的,她与白早没有师徒之名。

这些年白早去水月庵探望她的时候,她一直在沉睡。仔细算来,她们都没见过几面。但不管是理念还是手段还是想法,她们才是真正的师徒。她把白早看成是自己的真正传人。

这样一个可爱又懂事的小姑娘,却因为中州派、白家的图谋与野心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

连三月如何不心疼?

……

……

伴着轰隆隆的雷鸣,无数道闪电进入了白早的身体。

哪怕是通天境大物,面对着这种有如天劫般的轰击,只怕也会当场身死。

她却闭着眼睛,依旧睡的很是香甜。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闪电终于停了,云层恢复了平静,看着就像是一块灰sè的厚毡,遮住了整片天空。

她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望向下方的皇城、朝歌城乃至整片朝天大陆。

她的眼神并非绝然无情,只是情绪极为淡然,比如那抹极淡的怀念,只需要被风一吹,便会消失无踪。

这种淡然不是水,更像是风,有一种超越整个世界的居高临下感,就像是神明在俯瞰着人间。

“你不错,可知为何到现在还不能飞升得道?”

她站在天空里,看着连三月平静说道:“因为你的战意太强,须知天人应相通,而不是交战。”

她的声音非常好听,如泉水亦如丝竹,却更无俗气,就像是仙乐一般。

如此动人而美妙的声音,在普通人的耳里却像是雷鸣一般,可怕至极。

宫墙后面的太监宫女们捂着耳朵,纷纷昏倒过去,大殿里的臣子、城墙外面的神卫军,也都觉得天旋地转,无法站稳。

一茅斋的苦舟向皇城外退了数里,更南方的那朵莲云也变淡了很多,其余的那些宗派更是骇得远远逃走。

只是一道随意而清柔的声音,便让人间无法承受,连禅子与布秋霄这种级别的强者也要拉远距离,说明她的气息实在太强,已经强到了超出人间的范畴。

人们看着高空那个如黑点般的身影,震惊想到一种可能,难道那并不是白早,而是……仙人?

千年有圣人出,这是朝天大陆的俗谚。

这里的圣人并非单指一茅斋,而是指的飞升者。

那些飞升得大道的修行者便是仙人。

朝天大陆曾经有过仙人回到人间的传说故事,但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过。

但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州派身上,却似乎很有可能。

千年前的那位飞升者正是中州派的白刃仙人,她离开之前,给云梦山留下了数道仙?。那些仙?曾经镇压冥皇,杀死柳词真人,那么接引她回来又有什么奇怪?

谈真人说连三月是朝天大陆最强的人,可如果白刃仙人真的回来了……就算她回来的只是一缕神识,那也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所能抵抗的,甚至这个世界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抵抗不住!

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与震撼感,让朝歌城里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就像是雪姬走过剑狱幽深的通道时,两侧囚房里的那些邪魔大妖,都必须跪下来。

这是生命层次的不同,这是源自生命最深处的恐惧,这是真正的的碾压。

所有人对着天空里的白衣女子跪拜行礼,宫墙后、城墙里的那些神弩箭都缓缓低下了头,不敢指向她。朝歌城里正在待命的不老林刺客与隐藏在暗处的卷帘人,感受到天空里的威压,根本不敢抬头,直接跪到地上,浑身颤抖。

胡贵妃站在偏殿与正殿之间的通道里,手指紧紧抠着门上的花格,指节苍白,脸sè更加苍白,已然瘫软在地,眼里满是恐惧。

阿飘在偏殿上方的梁柱四周不停乱飘,如叶子般的刘海被汗水打湿,乱糟糟的,小脸上散发出的杂sè光线,表示她的心情更加杂乱,而且害怕至极。

白刃仙人回到了朝天大陆。

四海皆静,天下无声,万民拜倒。

但总有那么几个人没有跪。

朝歌城的那间酒楼里,yīn三举起茶杯,送到唇边浅浅饮了口,看着天空里的白衣仙人,微微挑眉。

青儿躲在他的身后,只敢露出眼睛,看着天空,眼里满是惊惧的神情。她在云梦山生活了数万年,亲眼看着白刃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变成天赋震惊四野的天才,最终成为大陆天娇,然后飞升成仙……她比谁都清楚白刃的强大与可怕,更不要说现在白刃已经飞升成仙,比当年更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千倍还是万倍?

她注意到yīn三真的没有任何惧意,而且不是装出来的,不理解喊道:“那可是仙人!真的仙人!”

yīn三举杯指向天空里的那名白衣女子,淡然说道:“仙人……出去才叫仙人,现在都回来了,你仙哪门子的人呢?”

……

……

平咏佳也没有跪,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他很有可能过于震撼,来一句与仙人或者先人有关的脏话——这方面他受卓如岁与元曲的影响比较大。

他闭着眼睛,盘膝坐在石阶上,拼命地逆运剑元,把身体里的每一道剑意都逼出去。

微风吹拂着他的衣衫,带起那些无形却有质的剑意,像柳絮般向着那道晨光飘去。

井九站在那束晨光里,自然也没有跪。

他静静看着高空的那个白衣女子,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想要看到最深处。

无数道细微却又纯净至极的剑意,从晨光外飘来,然后瞬间被那些圆形的光圈吞噬消解,连三月的良宵道法果然厉害,但依然止不住,总有那么两三道剑意成为漏网之鱼,因为飘过来的剑意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晨光已经断了两三丝。

如果全部断掉,井九便会脱困,到时候,他就会去试着看看,能不能杀死那个仙人。

他没有见过白刃,飞升之后的那次相遇是被偷袭,但他知道仙人有多强。前世他飞升时或者有一战之力,现在的朝天大陆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哪怕降临人间的只是她的一缕仙识,或者说一个分身。

而且就算他能杀死白刃的这个分身,此时被她附身的白早也必然会一起死去。但如果有机会,他还是会试着杀死对方,这不是勇敢无畏,也不是冷酷无情,只是必须做的事情,不然今天他们所有人都会死。

……

……

连三月当然没有跪,静静看着高空里的白早,眼神里已经没有怜惜,只剩下绝对的平静,就像她的声音。

“是对是错,打过再说。”

说完这句话,她便从广场上飞了起来,破空而去,衣裙轻飘,数息间便进入了灰sè的yīn云里。

在她消失在yīn云里的那一瞬间,白刃仙人也从原地消失,去往了更高处。

连三月与白刃仙人隔着数十里的距离,遥相对望。

这里是虚境,无风亦无声,因为没有空气。

她们在这里对战,造成的波动便会小很多,朝天大陆受到的伤害也会轻很多。

……

……

yīn云里的那条通道很快便被重新填满,人们再也无法看到那些画面,就算有些修行强者可以去往虚境观战,但谁敢去?

无数人从宫墙后,从各座殿里,从船蓬里走了出来,仰着头望向了天空,就像是等着被喂食的鹅。

云层忽然被照亮,光线应该来自更高处,但没有人知道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忽然,云层里生出一道极细的线,然后骤然断裂。

一道身影如流星般高速坠下,正是连三月。

天空里满是轰隆隆的声音,那是物体高速撞击空气产生的爆鸣。

人们惊恐地四处躲避。

重新启动的皇城大阵轻易而举地被击穿。

那颗流星落在了广场上。

坚硬的青石上出现无数道裂痕,就像是蛛网一般。

连三月倒在蛛网中央,没有动静。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归来的仙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