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零四章 容人之量

第八百零四章 容人之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澈影,你这可是在诱惑我。”

浴室里传来咯咯咯犹如银铃般的笑声,溪澈影反问道:“陛下会受臣妾的诱惑吗?”

刘秀笑了笑,拽了一条缎巾,撩起幔帐,迈步走了进去。

此时,溪澈影正泡在池子里,两只如莲藕般的玉臂搭在池子的边沿,侧着头,神态轻松、慵懒地枕在手臂上,露出白花花一片的玉背。

看到此情此景,让一向定力深厚的刘秀也禁不住一阵心猿意马,一股股的热流从他的身体各处流淌至丹田,于丹田内汇聚到一起,仿佛化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刘秀走到池子的边缘,蹲了下来,将手中的缎巾递给溪澈影。溪澈影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缎巾,向刘秀妩媚的一笑。

她的笑容,让刘秀颇有种春风拂过百花开的错觉,他丹田内的热流也变得更加滚烫。

溪澈影接过缎巾,向上一扬,缎巾飞起,紧接着,她站起身形,飘落下来的缎巾刚好覆盖在她的身上。

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不过刘秀在惊鸿一瞥中,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看见了,他的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渐渐加粗、加重。 溪澈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边用缎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边提起腿来,用足尖轻轻磨蹭着刘秀的大腿,她笑问道:“陛下曾说过,yīn贵人足底纤细,不知臣妾的足底与yīn

贵人相比,又如何?”

刘秀一抬手,抓住她不安分的小脚,目光直直地看着她,说道:“澈影,你在玩火!”

溪澈影再次笑了起来,巧笑盼兮地看着刘秀,问道:“那么,陛下喜欢吗?”

刘秀没有说话,只是手掌将溪澈影的玉足越抓越紧。溪澈影娇滴滴地说道:“臣妾早已是陛下的女人,陛下又为何在臣妾这里这般克制?” 她这句话,让刘秀脑中仅存不多的理智一下子飞灰湮灭。他抓着溪澈影的小脚不放,身子向前一倾,直接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而后抓住她身上包裹着的缎巾,用力向外

一扯,缎巾飞出,映入眼帘的是赤裸裸,凹凸有致的诱人身子。

连刘秀都没想到,以前混迹在风尘场所,而且还进入过国师府的溪澈影,竟然还保持着完璧之身。

两人平躺在地上,都是一头的汗水。

刘秀转头看向满脸汗珠、玉面绯红的溪澈影,抬手拨了拨她额前的几缕乱发,说道:“澈影可是在我的茶水当中,加了催情的药物。”

不然以刘秀的定力,绝不会如此不济。溪澈影嫣然一笑,说道:“陛下错怪臣妾了,臣妾即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给陛下的茶水当中加入催情的药物。”

刘秀扬起眉毛,面露狐疑之sè。溪澈影解释道:“但大殿香炉里的焚香,确实有催情之功效!”

他露出诧异之sè,问道:“澈影知道我今天会来乐成宫?”

“臣妾不知。”

“你平日里就使用这种催情香?”

“臣妾早已习以为常,并不会受到催情香的影响。”她自小便接受催情香的熏陶,这也是女子修炼媚术的基本功之一。

许汐泠早已不再修炼媚术,身子骨也在邳彤的调理下,逐渐恢复了正常,并为刘秀诞下了长公主,不过溪澈影似乎不想效仿许汐泠,也从没打算放弃修炼媚术。

听完溪澈影的解释,刘秀这才恍然大悟。他正sè说道:“以后这种香,不准再带入宫中,更不准在宫内焚烧。” 溪澈影先是一怔,而后向刘秀近前靠了靠,柔嫩的脸颊枕在他的手臂上,指尖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问道:“陛下是希望臣妾能像师妹一样,为陛下诞下公主或者皇子?”

刘秀问道:“你不愿意?”

溪澈影将脸颊贴得更紧,纤细白皙的粉足亦在刘秀的腿上来回磨蹭,她娇滴滴,在刘秀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只要陛下宠爱臣妾,无论让臣妾做什么,臣妾都愿意!”

刘秀体内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很轻易便被溪澈影再次勾引了出来。他深吸口气,一回手,把溪澈影揽入自己的怀中。

当刘秀和溪澈影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早已过了晌午,摆在大殿里的饭菜也都凉了。

张昆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来,说道:“陛下,饭菜已凉,奴婢让膳房再做些新的饭菜。”

刘秀摆摆手,说道:“把这些重新热一热就好。”

“这……” “陛下节俭,乃天下万民之幸,还不赶快按照陛下的吩咐去做?”溪澈影乐呵呵地白了张昆一眼,那种从她体内自然而然溢出的媚态,让张昆这个阉人都忍不住哆嗦了下来

,连忙低垂下头,应了一声是,然后召唤左右的宫女,把饭菜都送回膳房加热。

刘秀看向张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说道:“溪美人侍寝有功,赏黄金千两,蜀锦一匹,上等绸缎十匹,玉如意、玉碗、玉碟、玉镯、玉簪、玉香薰、玉果盘、翡翠珍珠镯子各六只。”

张昆急忙躬身应道:“奴婢遵旨!”

虽说一旁的溪澈影已经疲惫不堪,但听完刘秀的赏赐,还是面露笑意,起身走到刘秀的面前,福身施礼,向刘秀谢恩。

刘秀赏赐的这些东西,其中最为珍贵的当属蜀锦。

在当时,本就有一寸蜀锦一寸金的说法,而且现在公孙述正占据着蜀地,蜀锦更是难以运出,即便刘秀贵为天子,收藏在皇宫里的蜀锦亦是屈指可数。

刘秀纳许汐泠的时候,都没有赏赐蜀锦,而是等到许汐泠生下长公主刘义王,刘秀这才恩赐了一匹。

现在溪澈影只是侍了次寝,就被赏赐一匹蜀锦,也能看出,刘秀对她多少有些偏爱。

刘秀有没有真心喜爱溪澈影,那不一定,但溪澈影能极大限度的满足刘秀生理上的需求,这一点倒是肯定的。

随着刘秀的赏赐被大藏旗鼓地送到乐成宫,溪澈影嫔妃的位置算是被彻底竖立起来。

皇宫里,无论是内侍还是宫女,现在都知道,陛下又有了新欢,就是乐成宫的那位主子。 与前朝历代天子相比,刘秀的后宫算是比较凋零的,除了皇后郭圣通,贵人yīn丽华,就只有许汐泠、溪澈影、花非烟这三位美人,而且其中花非烟还是个只有美人之名,

却无美人之实的冒牌货。

刘秀宠幸了溪澈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皇宫里倒是太平了不少,没有再发生杂七杂八的糟烂事。

这日,刘秀接到盖延的奏报。 东征军攻破睢阳后,刘永被杀,但刘永麾下的两员大将苏茂和周建趁乱逃脱,这两人逃到垂惠聚,找到刘永的儿子刘纡,立刘纡为梁王,于垂惠聚组织兵力,继续抵抗汉

军。

盖延给刘秀的奏报,是向刘秀请示,己方应趁胜追击,攻取垂惠聚,诛杀刘永余孽。刘秀仔细看罢盖延的奏疏,随即给盖延写了一份回书。

在回书中,刘秀叮嘱盖延,虽刘永已死,但余孽尚存,切不可轻敌冒进,当稳扎稳打,对刘永之余孽,可一步步的鲸吞蚕食。

刘秀收到盖延的奏疏没多久,岑彭的奏疏也传到洛阳,向刘秀请示,他欲率领南征军,攻取田戎所在的夷陵。

先前田戎因救援秦丰,被岑彭杀得大败,现在田戎势力已经元气大伤,还未恢复过来,眼下正是己方乘胜追击的好机会。

刘秀没有多做考虑,立刻批准了岑彭的奏疏。

己方的东征、南征都进展顺利,连战连捷,这让刘秀心情也大好。

再过几日,便是中秋,刘秀决定在宫中设宴,款待皇亲国戚以及王侯贵胄。刘秀把设宴的地点选在了温德殿,应邀而来的王侯贵胄们都坐在殿内。

至于坐在殿外的,都是王侯贵胄们带来的仆人、护卫。

细数大殿内的众人,既有皇亲国戚,如刘秀的亲叔叔赵王刘良,刘秀的姐夫邓晨,刘秀的妹夫李通,另外还有功勋重臣,如邓禹、贾复、宋弘、伏湛等等。

刘秀坐在御座上,与在场众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不自不觉间,刘秀和在场的众人都有几分醉意。 慎侯刘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拿起酒杯,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边向刘秀敬酒,边舌头发硬地说道:“今日,你们的敬酒,阿秀都喝了,唯独还没喝我的敬酒!阿秀,我敬

你一杯!” 听闻刘赐的这番话,在场众人无不变sè,醉意也被瞬间吓醒。直呼陛下的小名,这可是大逆不道,即便被判死罪也不为过。还没等刘秀说话,刘良猛的一拍桌案,厉声呵

斥道:“慎侯慎言!”

刘赐被刘良训斥的一脸茫然,他看了看左右,狐疑地问道:“我……我刚才说错什么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人们纷纷吞了口唾沫,皆小心翼翼地看向刘秀。

刘秀则是毫不在意地仰面大笑,说道:“赐叔敬我酒,我又岂有不喝的道理?”说着话,他拿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刘赐见状,哈哈大笑,也同样将杯中酒一口喝干。

刘秀放下杯子,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当初为赐叔赐封号慎侯,就是知道赐叔性情冲动,易酒后失态,希望赐叔能谨言慎行啊!”

刘赐闻言,还没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向刘秀拱手说道:“阿秀厚待族叔,族叔心中自知!你我叔侄,应当再干一杯!” 这回他都不用君臣来形容两人的关系,而是用叔侄,在场众人无不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偷眼瞧瞧刘秀,刘秀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还真就大笑着又倒了一杯酒,与刘赐对

饮。 见状,在场众人无不暗挑大拇指,陛下是真的有容人之量啊!

看网友对 第八百零四章 容人之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