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永生余孽(三十五)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永生余孽(三十五)

“老七,你不是她的对手!”

几乎就在陈七站到擂台上的同时,陈阳也如一阵风一般的冲上了擂台,一脸焦躁的表情充分的显示出了他心中的不安。

“人家找的是我,你还是帮我掠阵吧!”陈七一脸不耐烦的看了陈阳一眼道。

“你胡说什么,你不过是刚刚踏入神通秘境而已,有什么资格与云华宗的精英弟子比试,快下去!”陈阳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挥手之间,狂风呼号,一道龙卷飞舞,要将陈七卷下擂台。

“老四,过份了啊!!”

陈七目光一凝,面现不悦之sè,身体一挺,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冲天而起,纯白sè的剑气,透着仿佛能够将苍穹都刺穿的气息。

“通天剑气!”

看着这一道纯白sè的,直通天际的剑气,严宗守也好,台上的其他浮余山位高权重的长老也罢,都激动了起来,甚至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站了起来。

是的,这是通天剑气,浮余山内门传承功法之一。

虽然说除了陈七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的内门弟子修炼这门功法,但是像陈七这般,将这门功法修炼到如此纯粹地步的,还一个都没有。

不仅如此,他们看到的不仅如此,即使陈七将这门剑气修炼的再纯粹,也有一个无法掩盖的瑕疵,那就是修为的问题。

他只是一个神通秘境第一重的小修士,一身的法力甚至都没有成功的转化为真气,所以再纯粹,这剑气的威力也是有限的。

然而,这道剑气不但纯粹,还包含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剑意,比剑意更加的玄妙,剑意这种东西,在凡人的武林之中是玄妙无比的东西,高大上到了极点,但是放到永生仙域这个级别的世界里面,其实也只是力量的一种罢了,十个修炼剑气的修士,只要达到了神通秘境,至少有七八个能够领悟剑意,因为剑意与神魂力量紧密相关,凡人无法完全有效的利用神魂力量,所以以剑道催生出来的剑意就罕见无比的,而只要是修士,达到了神通秘境,必然是领悟了神魂力量的,剑意其实也就没有这么难了。

他们看中的是那道剑气之中的气势,这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这股子一往无前,将天都要捅一个通的气势,说明陈七已经掌握了这门功法的精髓,甚至能够将这种精髓融入到剑气之中,化为己用。

这是一个剑道天才,而且有可能将身为浮余山的传承功法,浮余山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精通这门功法。

事实上,在主台上的大佬们就有精通这门功法的,但是精通只是精通罢了,是在前人的窠臼之中,而真正的天才却是可以推陈出新,将一门功法演绎到一个新的境界的,甚至可能将这一门剑气的威力提升一个大的级别,虽然仅仅只是可能性,但浮余山也不可能放弃。

“岳长老,我看此次交流就点到为止吧?!”

“点到为止,当然是点到为止,不过都是年轻人,真的打出真火来,也不见得能够收的住手!”岳云飞眯着眼睛道。

陈七表现的越优秀,他心中的杀心也就越重,尼玛,这样的杰出人才怎么能留在浮余山呢?

有了这样的人才,浮余山怎么可能不进一步的发展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今天都是除去浮余山最好的机会,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已经缩回了衣袖之中,紧紧的扣住了一样物什,目光落在那些用眼神相互交流的浮余山众人身上,心中冷笑连连。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吗?

不过就是随时出手救人罢了。

但是我在这里,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

怎么可能?

另外一边,擂台之上,通天剑气将卷到陈七身体周围的狂风撕的七零八落,语带不悦的道,“老四,这是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可是——!”

“可是个屁啊可是,我跟你很熟吗?!”陈七翻了个白眼道,“还不快下去,留在上面给宗门丢人吗?!”

无奈之下,陈阳也只得转身下了擂台,不过,并没有离的太远,而是站在了擂台旁,只等着陈七一旦败北,或者是那王定衡有下杀手的迹象,他便会立刻冲上去。

只是后面的事实告诉他,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不但他没有,主台上浮余山一众大佬也没有机会,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给王定衡机会。

“好了,这位仙子,碍事的人已经离开了,既然你向我请教,我便教导你两手,免得以后遇到了对付不了的敌人吃亏!”

“大胆!”王定衡柳眉一竖,杏目圆睁,怒视着陈七,刚才只是客套话而已,想不到陈七这厮竟然打蛇随棍上,她身为云华宗的内门精英弟子,真传种子,不要说是在外头,便是在云华宗内部,也是备受尊重的,特别是顶着一个“仙子”的头衔,更是如此。

可是眼前的陈七,话里话外之间,丝毫没有一丁点尊重的意思,不但没有,那语气之中,竟然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这让她有些无法接受,甚至十分的恼火。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浮余山,一个小型的宗门罢了,长生巨头不过三指之数罢了,便是连他们的山主,也不过是神通境的人物,这样的宗门,这样的势力,又有什么值得自己放在眼里的呢?

两个天才,一个先天神灵转世,一个天生神通,那又如何?

这样的人,云华宗没有吗?不要说那些天骄一般的真传弟子们,便是自己,也是天生神通者啊!

一个小小的天生神通者便能够不将自己看在眼中,究竟是云华宗没有了应该有的威慑力呢?还是这帮家伙坐井观天呢?

她觉得第二种可能。

眼前的这个小子,很有可能一直以来仗着自己的天生神通,为所欲为,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天才,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了这样的人,才会产生一种天上天下惟我独尊的错觉吗?

而这样的人,正是自己最为讨厌的。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永生余孽(三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