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永生余孽(三十六)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永生余孽(三十六)

毫无疑问,这是相互厌弃的两个人。

既然相互厌弃,自然也就没有妥协的空间了,更何况,王定衡还是带着任务上场的,所以,在确认了眼神之后,两人立刻开打,连客套话都省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客套可讲,陈七这个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把天聊死。

冷厉的剑光星星点点,笼罩擂台上方,朝陈七落下,陈七也丝毫不怵,纯白sè的剑气分化,瞬间便迎了上去。

叮叮叮叮叮

一连串如珠落玉盘的声音响起,如星的剑光与纯白sè的剑光瞬间相互消亡。

双方试探,似乎不分胜负,但事实呢!!

那是什么东西?

就在众人被眼花缭乱的剑光吸引住的时候,真正的较量已然开始了,银sè的长刺一根又一根的闪现,然后消失,再闪现,再消失,待到剑光相互抵消的时候,已经至少有三十几根银sè的长刺消失了,而王定衡原本红润的面庞上的血sè,也渐渐的消失了。

没办法,除了一开始时候的进攻占了先手之外,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奈何的了陈七,不但如此,她一直被陈七的力量牵制着。

那一根根的银sè长刺宛如催命符一般的扎向她,这便是陈七的先天神通,换成其他人,现在早已经被插成筛子了。

但是她也有先天神通的,否则岳云飞也不会叫她下场。

说起来,至少在岳云飞这帮人的心中,她的神通会对陈七的神通形成完克的作用。

虚空放逐,绝对防御!!

是的,她的先天神通便是虚空放逐,可以在身周形成一层无形的空间通道,将所有的有形无形之物全部放逐到未知的虚空之中。

这就相当于在拥有一种绝对而完美的防御,而陈七的先天神通所出来的银刺遇到这样的神通,除了被完全放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事实上,似乎也是如此,就在刚才,陈七瞬间具现出超过三十根银sè长刺,但都无法突破这虚空放逐的力量,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拿王定衡无可奈何,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王定衡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她的想法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因为她发现,陈七的先天神通虽然无法突破她的绝对防御,但是却连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一般,而自己的神通呢?

她已经快要防不住了。

先天神通虽然神奇,但施展出来也是有消耗的,即使是她拥有着神通四重yīn阳境的修为,一般在对敌的时候,他也不需要维持这么长时间的虚空放逐,往往只是几息的时间,便能够解决敌人。

可是现在陈七这个家伙就像是一个怪物一般,先天神通不要钱的往外放,让她一刻也不敢放松,一直在维持着自己的虚空放逐神通,因为要维持神通,所以她根本就无法施展出其他的手段。

身为云华宗的精英弟子,她的对敌手段,神通法术,数不胜数,应对不同的敌人自然而然的便能够施展出不同的手段,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像现在一般的被动,面对陈七那无穷无尽的杀伐神通,她不得不全力维持着自己的神通。

这就尴尬了!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天生神通,他炒什么能够坚持这么久?!”

看着陈七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一根接着一根的银sè长刺凭空具现出来,这已经有百余根了吧?

这么多的力量施展出来,他难道不累吗?还是他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呢?

“岳长老,你看,此局就算平局如何?!”

主台之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还愤怒无比的严宗守的心情渐渐的放松了下来,甚至,还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望向岳云飞,那表情让岳云飞十分的恼火,但是一肚子火却偏偏又发不出来。

在此之前,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场应该是碾压式的比试最终竟然搞出了这么一个尴尬的结果。

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转眼之间就变的如此的难以下台了?

场面上也十分的难看而诡异。

没有龙争虎斗,没有剑光横飞,没有优美身姿,有的只是一男一女两个家伙仿佛傻瓜一般的面对面的站着。

王定衡站着不动,任由陈七凭空具现出来的银sè长刺疯狂攻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无所谓的模样,但是时间久了,大家也大都能够看出一些名堂来。

王定衡明有着奇异的天生神通,可是这种绝对防御的天生神通今天已经被压制了,压制他的便是陈七。

而且,一些照子亮的家伙同样也看出来,此时的王定衡已然处于了下风,她显然无法像陈七那般,将自己的天生神通发挥到这么不讲理的地步。

是的,到了现在,陈七展现出来的天生神通太不讲理了,这是一定要被人骂的。

哪里有你这样的,天生神通也就罢了,但是这种天生神通不但威力巨大,而且还没有消耗,这种好事儿,怎么没摊到我头上呢?

所有人都看出了陈七的天生神通不正常,但是没办法,看出来有个屁用,天生神通本身便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正常又怎么样,反正是天生的。

这世上不正常的多呢!

远的不说,近的便有那陈七,先天风神转世,这特么也是一件极不正常的事情的事情,但是当他展现出了风神的力量之后,云华宗有说过什么吗?

现在不过是一门天生神通罢了,不正常一点才对呢!!

更何况,主台上各宗门的代表都很清楚,这一次云华宗的目的是什么,陈七的天生神通虽然不讲道理了一点,可是却与他们的目的并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八杆子打不到边,这样一来,云华宗也就没有了怀疑和出手的理由了。

此时的台上,陈七也觉得自己秀的差不多了,再秀下去就真的有点欺负人了,所以,他对王定衡笑了笑道,“定衡仙子好本事啊,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敌人能够坚持到现在的,既然如此,我也只能给你最大的尊重了,下面便是我的最后一击,若是你能接下来,你就赢了,若是接不下来,那就实在是对不住了。”

话音落下,天空暗了下来。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永生余孽(三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