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永生余孽(三十七)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永生余孽(三十七)

“这个牲口!!”

“畜生啊!!”

“还有天理吗?!”

“天理,屁的天理,天下怎么可能还有天理?!”

“特么那个家伙难道是老天爷的儿子吗?!”

“儿子,屁,肯定是卖给老天爷的,所以才会有那样的神通!!”

“对对对,特么这就是一个捅神啊!!”

“妈的,谁碰到他,身上都要多好几个洞,不带这样的!!”

………………

………………

交流比试结束了,一连串的咒骂声此起彼伏,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

在见识到了陈七不讲的天生神通后,不要说是这些弟子,便是主台上的一帮大老也都面皮抽搐,不可思议至极。

他们看到了什么?

就在刚才,陈七在擂台上说了一击定胜负的话,然后,天空之中,陡然之间,凭空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银sè长刺,是的,长刺是银sè的,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汇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大团的乌云,将阳光都遮蔽了起来。

银sè的长刺,粗细不过是胳膊罢了,竟然能够将一片天空遮蔽,这特么究竟有多少呢?

谁都不知道。

在一开始的时候,王定衡曾经先声夺人,以漫天的星光剑气攻击,气势和卖相都不错,但是如今,那漫天的星光剑气与陈七搞出来的这莫名其妙的神通相比,实在是太搂了。

漫天的银刺不管不顾的从空中刺下来,目标直指王定衡,饶是王定衡是云华宗的精英弟子,真传种子,还有天生神通,可是面对这种扑天盖地,完全不合理的攻击,也是束手无策的,最要命的是,她的天生神通也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这个极限之下,她不可能将这么多的银sè长刺全部放逐。

“难道一切都结束了吗?属于我的时代,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吗?!”

银刺落下的瞬间,她的脑海之中电光火石般的闪动着这样的念头,下一刻,她的身形便消失在了擂台之上,几乎与此同时,天空之中,数百根银sè的长刺同时落下,生生的将护持擂台的法阵以及擂台的一半完全的湮灭。

是的,湮灭!!

这一次,银sè长刺之上不但有着本身的攻击力和穿透力,还蕴含着极为纯粹的通天剑气,两者的威力叠加开来,甚至都没有在接触的时候产生一丝一毫的动静,便将大半个擂台湮灭了,那用来保护擂台的法阵也只是闪过了一道光晕,完全没有发表出任何的意见,便也消失不见了。

眼前的场景让在场所有人的心中几乎都要大骂出声了。

还有这般的操作么?还有这么凶残的攻击吗?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对手是一位美丽的仙子吗?

就这么想要辣手摧花?

不过惟一让人松一口气的便是,这朵花并没有被彻底的摧残,在最后的一刻,主台之上,岳云飞施展出空间神通,将王定衡拽出来了攻击的范围,但这样一来,王定衡不但离开了擂台,而且还受到了别人的帮助,这一场交流比试,她自然而然的输了。

是的,输了!!

刚刚死里逃生,出现在主台之上的王定衡还是一脸的迷茫和不解。

她太不解了。

太不服气了!!

哪有这样的?

天生神通嘛,又不是没见过,老娘也有啊,而且还是极高端的空间神通,可是老娘有你这么凶残吗?有你这么不讲理吗?

感受到来自主台上以及台下各种异样的目光,陈七伸了个懒腰,对着主台上的严宗守一笑,施礼道,“山主,幸不辱命!!”

“好!!”严宗守此时心中的已然放下了一块大石,大笑道,“很好,陈月,你先下去吧!”

一场突如其来的交流至此结束。

不管云华宗之前打的什么样的主意,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和底牌,事已至此,他们都无法打出来了。

当然,这件事情谁都不怪,不怪岳云飞,自然也不能怪王定衡,谁都看的出来,王定衡的确是已经尽力了,但是陈七的手段真的很让人意外,很是诡异,这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任谁都不知道,天生神通还能够这么玩,还能这么强。

而在陈七展现出了这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天生神通之后,便是岳云飞心里头也犯起了嘀咕,在修为上,他是可以碾压陈七的,可是他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手段能够应对这种神通,在同一境界,甚至相差不大的几个境界上,真正能够扛的住陈七这种诡异神通的手段,他还真的想不出来。

王定衡的天生神通已经够神奇的了,甚至可以说是陈七这一类神通的天敌,可以完全克制类似的神通,可是结果他们也都看到了。

水能灭火,但是真的到了火大不制的地步,反而会被火给蒸发掉,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今天,陈七就是用着漫天的大火将王定衡这个专门来治他的水给蒸发掉了,打的王定衡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最要命的是,这一战,把云华宗想了好久借口都打掉了,机会已经给你了,但是你没有把握住,怪谁呢?

惟一值得高兴的是恐怕就是又排除了一个嫌疑人罢了。

是的,早在陈七展现出纯粹的通天剑气法力的时候,他的嫌疑便基本被排除了,如今这一战不过是更加进一步的将他的嫌疑洗清罢了。

冰魄寒光镜是什么?

那可是道器啊,道器有那么容易掌握的吗?即使是被人隐藏起来,但是所息却是无法隐瞒的,当真得到了这件道器,谁能够抵挡的住使用它的诱惑呢?

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其炼化,那样一来,凭借着冰魄寒光的霸道属性,对方的真气或是法力之中一定都蕴含着浓烈无比的冰魄寒气,可是陈七从头到尾,自始至终,表现出来的都是极为纯粹的剑气,通天剑气。

至于那冰魄寒光什么的,却是一丁点都没有啊!!

这样一来,嫌疑也就洗清了。

寻找冰魄寒光镜的线索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这是太元圣宗压下来的,容不得耍滑头,而打压浮余山这般的中小型宗门,则是云华宗为自己考虑,为自己的发展需要做出的选择,是他们自己的私事。

借公之名来办私事,不耽误公务还好,一旦耽误了公务,影响了对冰魄寒光镜的寻找,太元圣宗一定会第一时间让云华宗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看网友对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永生余孽(三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