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二章一根弦

第九十二章一根弦

无数道雷鸣从云层后方透出来,清楚地传到地面每个人的耳朵里。

云层本身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像块灰毡布一般,遮住了整个天空,让人们无法看到了那场并不属于人间层次的战斗。

忽然,云层下方生出一团隆起,然后渐渐旋转起来,变成龙卷风的形状,逐渐向着地方靠近。

呼啸风声里,连三月从那团云里喷了出来,以奇快的速度砸向皇宫大殿。

就在她快要落到大殿顶部的时候,险之又险地停了下来,站在了屋顶上。

云海继续翻滚,然后分开一条道路。

白刃白裙飘舞,没有半点尘埃,更没有血迹,与浑身是血的连三月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的身体里虽然有我一部分仙气,但你没有仙识,又如何能战胜我呢?”她看着连三月平静说道。

仙识就是意识,只不过飞升之后的仙人早已超越了朝天大陆的范畴,站在更高层次之上,对下层世界的认知自然更为完整,而且可以看到所有的细节。

如果说朝天大陆是一座青山,飞升者来到天空里便可以看到这座山的轮廓与外形,还可以看到山里的所有细节,比如那些洞府,那些树木以及更细微的东西。

像连三月这样的修行者,哪怕再如何强大,终究身在此山中,很难知道这座山是什么模样,有时候也很难知道就在不远处,便有一座未知的洞府。

白刃仙人看着这座山,便知道她在山间何处。

她在山里,却无法准确地判断出白刃在天空里的何处,甚至连远近都无法确认。

这种意识层次的差距,会带来极大的不同。

今天这场战斗,连三月始终无法真正击中白刃仙人,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对方从天空打落尘埃,便是因为对方在这个领域拥有碾压性的优势,如果不是有源源不绝的仙气不停修复身躯,她这时候早就已经死了。

即便她现在还活着,还能战斗,身体里的伤势也随时可能发作,如果任由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终有一刻她会死去,而死亡便是最后的失败。

连三月黑发轻飘,神情漠然,带着金sè的仙气从身体里喷薄而出。

看着这幕画面,无论是白真人、布秋霄还是别的修行者都感到了极大的意外与震撼。

为何她的身体里会有如此多的仙气?

连三月从大殿上消失,来到白刃的身前。

与她一道到来的,还有无数道晨光。

看起来,她是想用先前对付谈真人与井九的方法,以天人通的手段,控制住白刃的移动,然后再进行最暴烈的攻击。

就算皇宫广场上的空间破裂,依然无法阻止白刃,因为她是真正的仙人,她能看到无数条山中人看不到的道路。

缎带在风中轻飘,下一刻便消失不见。

白刃出现在连三月的身后,轻轻一指点向她。

她纤细的指尖大放光明,仿佛一颗明珠,里面蕴含着极其恐怖的仙气。

连三月却仿佛猜到了她会出现在身后,黑发再飘,整个人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白刃。

白刃手指向前轻送,啪的一声轻响,准确地点在连三月的眉心。

轰轰轰轰!无数道惊雷在广场上响起!

那些昏过去的太监与大臣们被震的醒了过来,神情惘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

无数道气浪向着四周奔涌而去,如几万匹战马般,声势惊人,皇城大阵触之即溃,两侧已然破败的宫墙瞬间倒塌!

连三月落在地面,没有摔倒在地,依然保持着站立的姿式。

满地蛛网终于连成了一片。

伴着极其刺耳的岩石摩擦声与重物挤压声,烟尘四处飞溅,整个皇宫广场竟是整整齐齐地下沉了一尺!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白刃仙人也从空中落了下来,依然站在连三月的身前,指尖依然点在她的眉心。

一滴殷红的鲜血从眉心渐渐溢出,仿佛朱砂痣。

连三月盯着白刃的眼睛说道:“欢迎你到山中来。”

说完这句话,那滴鲜血忽然大发光明,仙气蒸腾而出,把她们二人笼罩在了里面。

她把身体里的仙气尽数的逼了出来!

那些仙气通过白刃的手指,不停地向着她的身体里攻去。

白刃眼神微异,有些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需要极其短暂的瞬间,白刃便想明白了,便要收起手指,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做到。这具身体里的仙气与连三月身体里的仙气同源同种,甚至就是来自于同一个人,天然亲近,一朝相逢,根本不愿分开,只想再次合为一体。

白刃向后飘去,想让指尖离开连三月的眉心,却牵起了一根极细的线,依然无法真正分离。

那道线似金似玉,极其粘稠,而且坚韧无双,是由最精华的仙气凝成。

“锦瑟无端五十弦……我不会弹,我只需要一根弦就够了。”

连三月不会弹琴,当年化名过冬参加梅会,其实弹的就是一根弦。

她竟然是用清容峰的无端剑法把自己的仙气释放了出来,当然是她修改过的剑法。

在她体内的仙气全部消失之前,白刃的指尖再难离开。

白刃面无表情看着她。

“这一招叫做镜花水月。”

连三月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一掌拍向白刃。

不知道镜花水月是说身法,还是说这一掌。

这一掌看上去真的很寻常,如微风拂柳一般,与最开始她轰在寇青童身上的那些拳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中州派炼化仙?多年,白刃占据的白早身躯经过很长时间的改造,就像连三月的身体一样,近乎无垢无尘亦无损,很难受伤,更何况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掌?

连三月此时的神情,就像这一掌般清淡、温和,却又极为认真。

啪的一声轻响。

手掌落在胸口。

白早的身体微微一震。

发丝轻飘。

缎带轻飘。

衣袂轻飘。

所有飘起的事物,都生出几缕清光。

那些清光离开了白早的身体,向着更远的后方飘去,渐渐凝成一个人形。

那个人形忽然金光大作,仙气缭绕,正是白刃仙人的分身!

皇宫里一片惊呼。

众人惊骇至极。

连三月居然用如此简单的一掌,就把降临的白刃仙人从白早身体里拍了出来!

她是怎么做到的!

……

……

(这段情节我一直想写成古一法师打人那种,但想不到合理的解释,最近不是一直在修改庆余年嘛,虽然还远没有到大东山,但忽然想到了庆帝打苦荷的手段,响指!)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二章一根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