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一十章 意外之喜

第八百一十章 意外之喜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邳彤为yīn丽华诊脉,过了一会,他收回手,对yīn丽华一笑,说道:“以后,贵人不用再喝微臣开的药了。”

刘秀问道:“伟君可是要为丽华换药方?”

邳彤摇头说道:“贵人也不用再喝别的药了。”

“……”刘秀看着邳彤,无言以对,什么药都不喝了?这是要放弃了不成?

邳彤笑吟吟地说道:“恭喜陛下,恭喜贵人,贵人有喜了!”

此话一出,让大殿里瞬时间变得一片寂静,无论刘秀,还是yīn丽华,以及一旁的雪莹、红笺、刘秀娥,都呆若木鸡。

片刻后,刘秀率先回过神来,又惊又喜地追问道:“伟君……伟君此话当真?”

邳彤点点头,含笑说道:“贵人确实是喜脉。”

刘秀握住yīn丽华的手,感觉她的掌心里都是汗,手掌也在微微地抖动,他难掩脸上的兴奋之sè,说道:“丽华有喜了,丽华现在有喜了!”

这太不容易了,yīn丽华住进洛阳皇宫近三年,才终于有喜。yīn丽华自己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转头看向身旁的刘秀,没等开口,眼圈先红了。

雪莹、红笺、李秀娥三女齐齐跪地,一个个都是喜形于sè,激动的连连叩首,说道:“恭喜贵人,贺喜贵人!”

刘秀忍不住哈哈大笑,将yīn丽华的手握得更紧。刘秀心里最心仪的女子只有一个,就是yīn丽华。

可是yīn丽华一直未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这对于刘秀来说,也是莫大的遗憾。

现在yīn丽华终于有喜,让刘秀心中的这个遗憾瞬间化为乌有,整个人显得兴奋莫名,脸上都泛起一层光彩。

他紧握着yīn丽华的手不放,看向邳彤,说道:“这次,真是多亏了伟君的妙手回春啊!”邳彤连连摆手,说道:“陛下言重,微臣可不敢居功。”其实,无论是对许汐泠,还是对yīn丽华,邳彤并没能把她们的身子完全调理好,但她二人还是相继有喜,这只能说

明,要么是二女的体质异于常人,要么是陛下的体质异于常人,前者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天下很难有这么巧合的事,那么就只能是后者了。

“实是陛下洪福齐天,以福瑞之气,润泽后宫!”

刘秀闻言,哈哈大笑,心情更好。他转头说道:“张昆!”

“奴婢在!”张昆满脸堆笑地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他向刘秀和yīn丽华跪地叩首,说道:“奴婢恭喜陛下,恭喜贵人!”

刘秀心情大好,摆手说道:“起来吧!”

“谢陛下!”

刘秀说道:“太常先治愈许美人,后又治愈yīn贵人,助皇室开枝散叶,赏,金五百,绸缎五十,东珠十颗……”刘秀一口气,给了邳彤一连串的赏赐。

张昆连声应道:“是!奴婢都记下了!”

邳彤急忙屈膝跪地,向刘秀叩首,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刘秀问道:“邳彤的封地是武义县吧?”

“是的,陛下!”目前邳彤的爵位是武义侯。

刘秀沉吟片刻,又对张昆说道:“拟旨,册封邳彤为灵寿侯!”

“是!陛下!”张昆应了一声,而后满脸堆笑地向邳彤拱手施礼,说道:“奴婢恭喜灵寿侯!”

邳彤再次屈膝跪地,向刘秀谢恩。武义县,只是一座小县城,连县令都没有,只有县长,说明全县的人口还未过万。

而灵寿不一样,那可是常山境内的大县。

常山郡位于冀州,冀州可是刘秀的根基所在,当时冀州郡县的发展程度,普遍要好于其它州府的郡县。

虽说邳彤的爵位没什么变化,但侯和侯之间可是有很大的不同,有些侯的封地里,可能连千户都不到,而有些侯的封地里,万户都不止。

这次邳彤的封号由武义侯变为灵寿侯,不仅封地扩大了,封地内的百姓更是翻了好几倍。

邳彤即便不太看重名利,但受到这样的封赏,还是难掩喜sè,这不仅是名利的问题,更是莫大的荣耀。

很快,yīn丽华有喜的消息也传遍了皇宫。耳目遍布整个后宫的长秋宫,自然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这段时间,郭圣通的心情很好,她已经诞下两位皇子,其中还包括已经被册封为太子的皇长子刘强,现在她又怀上了第三胎,无论是生男还是生女,都已不太重要,只会

更进一步的巩固她皇后的地位。就子嗣而言,后宫里根本无人能与她相比,毕竟除了她之外,唯一为天子开枝散叶的就是许汐泠,而许汐泠也只是生下一位公主,既威胁不到太子刘强,更威胁不到她这

个皇后。

不过当yīn丽华有喜的消息传入长秋宫后,郭圣通如同挨了一记闷棍似的,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追问道:“这……这是真是假?”

冯嬷嬷向郭圣通近前凑了凑,说道:“是老奴亲耳所闻!”

郭圣通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不是说yīn丽华被人下了寒凉之药,已经不能生了吗?”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哎呀,皇后难道忘了太常?太常把许美人的身体都调理好了,区区寒凉之药,又怎能难得住太常?”

郭圣通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突然之间,她感觉邳彤就是天生和自己作对了。先是医治好了许汐泠,让许汐泠诞下长公主,现在又医治好了yīn丽华,让yīn丽华有了身孕。

关键是,yīn丽华和许汐泠不一样,她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子,她若是诞下了皇子……想到这里,郭圣通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有不寒而栗之感。许汐泠若是诞下皇子,郭圣通还不会有所忌惮,毕竟许汐泠的身份只是个美人,在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也没有非常重,可yīn丽华不同啊,万一她诞下皇子,将直接威胁

到太子,进而威胁到她这个皇后。

郭圣通的脸sè变换不定,久久都是一言未发。这时,一名小宫女小心翼翼地上前,将一杯茶递给郭圣通,小声说道:“皇后,请用茶!”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茶杯,郭圣通心中一阵烦闷,她猛的一挥手,将茶杯打飞出去多远,啪,茶杯落地,摔了个细碎,里面的茶水也洒了一地。

小宫女吓得脸sè煞白,急忙屈膝跪地,连连叩首,说道:“皇后恕罪!请皇后恕罪!”

郭圣通感觉手背一阵阵的刺痛,低头一看,原来是被茶水烫红了一块。她抽出手帕,脸sèyīn沉地擦拭着手背上的水渍。

她还没说话,一旁的冯嬷嬷先气炸了,快步上前,给那名小宫女狠狠一记耳光,怒声说道:“没用的贱婢!来人,把这个胆敢烫伤皇后的贱婢拖出去,杖五十!”

庭杖五十,即便是壮年男子都受不了,更何况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宫女。

小宫女吓得瘫软在地,身子哆嗦成了一团。从外面走进来的两名内侍可不管那么多,架起小宫女的胳膊,拖着就往外走。一旁有大宫女早已拿来治疗烫伤的药膏,小心翼翼地涂抹在郭圣通的手背上,同时低声劝说道:“皇后也不用心急,虽说yīn贵人现在怀了身孕,但生男生女,还不一定呢,

这得看老天眷不眷顾。再者说,女人的第一胎,不是很容易就会被流掉的嘛!”

听闻这名大宫女的话,冯嬷嬷眼眸一闪,连连点头,凑到郭圣通近前,小声说道:“皇后,没错,这yīn贵人肚中的胎儿,能不能留到临产的那一天还不一定呢!”

郭圣通原本yīn沉的脸sè总算是缓和了一些。她以求助的眼神看向冯嬷嬷,问道:“冯嬷嬷,本宫现在该怎么办?”

冯嬷嬷眼珠转了转,说道:“不管以后用什么手段,现在,娘娘一定要彰显出皇后的尊仪,既然yīn贵人有喜了,长秋宫的贺喜和贺礼一样都不能少。”

郭圣通扶额,心烦意乱地挥挥手,说道:“冯嬷嬷,你看着安排吧!”

“是!”冯嬷嬷福身施礼。

在冯嬷嬷的安排下,长秋宫的贺礼很快便送到了西宫。

长秋宫的贺礼,还真就不是走走过场,礼品不薄,金银玉器,应有尽有,尤其是其中的一对白玉马,尤其漂亮,一看便知是价值不菲的宝物。

刘秀拉着yīn丽华,还特意看了一圈郭圣通送来的贺礼,连连点头,笑道:“这次梓童的贺礼可是大手笔啊!我还记得这对白玉马,是当初在邯郸皇宫里搜出来的!”

yīn丽华说道:“这……也太贵重了!”

刘秀哈哈大笑,说道:“圣通也是替丽华高兴啊!”刘秀在揣摩敌人心思这方面,非常之擅长,但对于琢磨自己女人的心思,可就不太擅长了。其实,皇后和贵人这两个后宫里地位最显赫的女人,说白了彼此之间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无论谁坏了身孕,都代表她这一方的实力得到大幅增长,另一方又怎么可能会

真心实意的感到高兴?

即便是不喜争抢的yīn丽华,在听闻郭圣通怀有身孕后,也会有心酸之感,而心胸要远比yīn丽华狭小的郭圣通,在听闻yīn丽华怀孕的消息后,心情可想而知。

长秋宫的贺礼送到西宫后不久,凤凰宫、乐成宫的贺礼也相继送到,当然,与郭圣通的厚礼相比,许汐泠和溪澈影的礼物要淡薄许多。

刘秀正在西宫,沉浸在yīn丽华有喜的喜悦中时,yīn兴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yīn兴目前的官职是黄门侍郎。在当时,有小黄门、黄门令、黄门署长、中黄门冗从仆射等官职,这些官职,都是由宦官担任,而黄门侍郎并非宦官,属正规编制的朝廷官员,名义上隶属少府,实则更

像是隶属于尚书台。黄门侍郎属天子近侍,类似于皇帝的秘书,平日里的工作包括为天子传达诏令,或者传递天子与尚书台的往来文书等等。官不大,但属于天子身边的近臣,可自由进出皇

宫。

能自由进出皇宫这一点,就已经是莫大的特权了。

看到yīn兴来了,刘秀和yīn丽华都十分高兴,前者乐呵呵地说道:“君陵,你来得正好!”

yīn兴是一脸的严肃,看到刘秀和yīn丽华都是一脸的喜形于sè,他茫然地眨眨眼睛,疑惑不解地问道:“陛下、贵人?”

yīn丽华没好意思开口,刘秀则开门见山地说道:“丽华有喜了!”yīn兴先是一怔,紧接着,面露狂喜之sè,转头看向yīn丽华,向她求证。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一十章 意外之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