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七章活着,便是羞辱

第九十七章活着,便是羞辱

最前面那艘青山剑舟里大部分都是两忘峰的弟子,他们盘膝坐着,指挥着飞剑攻击着云梦大阵,正在紧张的时候,却依然忍不住时不时望向舟首那个面容稚嫩、眉毛极淡的年轻男子。

过南山等人当然认识童颜,他们只是想不明白童颜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童颜在云梦山里闭关吗?不不不,就算他已经出关,为何会在青山剑舟上,还在指挥他们攻击中州派?

这个诡异而荒唐的画面源自一个很长的故事。

童颜是世间最会下棋的人,也是最会讲故事的人,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对过南山等人讲什么。

事实上,他今天只讲了一个故事,那个故事是对青山镇守尸狗讲的,那个故事很有说服力,于是他才能够离开青山隐峰,来到了这艘青山剑舟。来到青山剑舟上他才知道原来他的故事与元骑鲸的故事差不多,于是临时又补充了一部分。

这就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赵腊月等人这时候还在青山隐峰里,他们现在没有飞剑,自然来不了这里,就算有剑也来不及了,至于童颜为什么能及时赶到,自然是有别的原因。

……

……

中州派大举进攻朝歌城,所有强者都在那边,云梦山自然空虚。

青山宗如果想改变朝歌城那边的局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大举进攻云梦山。

在凡间的兵书里这都是最常见、不入流的手段,在这个故事里却非常有用。

因为没有谁敢进攻云梦山,从来没有。

青山宗今天再次改写了朝天大陆修行界的历史。

一道白云自朝歌城而来,谈真人回来了。

他没有去理会那艘正在进攻云梦大阵的青山剑舟,望向那道风雪说道:“罢手吧。”

元骑鲸从风雪里走出来,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你们罢手了吗?”

这时候的朝歌城皇宫里,白早正在缓缓向着大殿走去。

谈真人沉默了会儿,问道:“难道诸位道友真想朝天大陆就此变成一片火海?”

元骑鲸与方景天忽然向着朝歌城方向望去,脸上流露出凝重的神情。

他们感受到了有一道难以想象的、不应该存在于人间的气息正在降临。

凝重代表着警惕,不代表着畏惧,他们知道青山宗与中州派的这场大战便要正式开始,他们必须抢在朝歌城局面生变之前,攻下云梦山!

“会不会毁灭,先打了再说!你要是管不了中州派的事,就不要说这么多废话!”

天空里响起南忘愤怒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无数道破空声响起,无数道剑弦在天空里变成一道梳子,然后瞬间凝成一剑,刺向了云梦大阵。

轰的一声巨响,云梦大阵微微震动,清光里出现一处明显的破损。

看着这幕画面,包括谈真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惊住了。

都知道南忘前些年便已经破境至破海巅峰,但这一剑……怎会强到这种程度,她不要命了吗?

紧接着,天空里再次出现无数道剑弦,向着云梦大阵呼啸而去。

南忘这时候是真有些疯了。

因为她听到了朝歌城的雷鸣,感受到了那道她熟悉而最为厌恶的气息。

连三月还活着!

她在朝歌城!

景阳那个死鬼也在!

她居然在帮景阳打仙人!

而自己连个云梦大阵都攻不下来!

真是羞辱啊!

……

……

“真是羞辱啊。”

谈真人感慨说道,双手缓缓张开,云梦大阵随之而动。

居然被敌人围着打,中州派建派三万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局面,就算是当年血魔教最嚣张的时候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天空里的数十道无端剑弦忽然消失散无踪。

那些向着云梦大阵攻击的飞剑也受到了某种扰动,变得有些躁动不安起来。

就连方景天与广元真人都发现自己的剑刃有些不稳的迹象。

紧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最熟悉的声音。

嗖嗖嗖嗖!

那是飞剑破空的声音。

青山众人抬头望向天空,然后便看到了那道从南方而来的剑雨。

无数道飞剑在碧空里织成了一道闪闪发光的缎带,仿佛要把天空系上,又像是要把天空切断。

看着这幕壮观的画面,所有人都沉默了,包括谈真人。

天地间只有飞剑高速穿行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远处的朝歌城传来一声巨响,然后隐隐可见一朵火花溅开,瞬间消失无踪。

元骑鲸看着那边,感慨说道:“小师叔威武。”

“小师叔威武!”

“师叔祖太了不起了!”

“掌门真人威武!”

云梦山外响起青山弟子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只是对井九的称呼各有不同,隔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停歇。

轰的一声巨响,狂风劲舞,笼罩着云梦山的浓云随风而去,隐隐出现一道极其巨大的黑影!

面对着青山宗的羞辱,麒麟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发出了一声怒吼。

就在所有青山弟子以为接下来会迎来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时,麒麟的吼声渐渐消失,云雾再次收回,重新掩住了云梦山。

天空更高处有一片云海,平坦的仿佛雪做的毡。

一只巨大如山的黑狗静静地趴在云海上,收回望向朝歌城的视线,望向云梦山深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眼神冷漠至极。

……

……

白真人忽然离开,十余艘云船集体撤走,而且走的是如此匆忙,谁都猜到了应该是云梦山出了事。

放眼朝天大陆,能让云梦山出事的只有青山宗。

青山宗能有今天,就是因为两个人。

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

无数道视线落在广场上,落在井九与yīn三的身上。

与那些视线同时落下的还有数道强大至极的气息,已然锁死了yīn三。

一茅斋的苦舟再次飞回,就连禅子的莲驾也来到了朝歌城里,场间的气氛依然紧张。

布秋霄用来锁死yīn三的,当然是龙尾砚。

那道充满了镇杀意味的气息,穿越十余里的空间,准确地落在了他的身上,确保他无法像上次在西海时那样逃走。

yīn三依然平静,转身望向苦舟与莲驾微微一笑,再次举起了手里的竹笛。

看着这幕画面,布秋霄神情微凛。

这一次yīn三没有吹笛子,而是随意地挥舞了两下,风声灌入笛孔,发出一阵嘈乱、却奇怪并不难听的声音。

无数道飞剑离地而起,乱七八糟的飞着,却没有互相撞击,就像编麻绳一般扭在一起,形成一道形状有些丑陋的巨剑,向着苦舟斩去!

如此巨剑,威势自然大的难以想象,狂风呼啸,天地元气大乱!

“所有弟子退走!”

布秋霄清喝一声,运起全部正气,便要与这道巨剑做生死之斗。

嗡的一声轻响,狂风依然呼啸,那道巨剑忽然静止在了天空里!

不知何时,井九已经从石阶上站了起来。

他伸出右手对准天空那道巨剑,脸sè有些苍白。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活着,便是羞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