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2375章 什么都愿意

第2375章 什么都愿意

2375苏忘脸sè面露一丝唏嘘,“这次圣皇御试后,其实对氏族并无多少影响。

但对天选者而言,百里家,屠家,骆家,夜家,都需要惩治清理一批人。

其他三家倒也容易,因为圣境老祖几乎都被阁下灭了七七八八,元气大伤。

不过……夜家的夜观星,根本没召回老祖……”叶帆耸了耸肩,“以你的实力,就算夜家有几个老祖坐镇,又能如何?”

“朕并不想,强行用武力去征服,杀那些老祖,只会让夜家格外憎恨大徵。

朕只想用更合理的,让各家都能接受的方式,重振各大世家。

天选者和氏族的同时存在,其实是大徵能稳定的关键。

任何一方都不能太过强势,不然天下就会大乱……”苏忘有些苦恼地道。

叶帆算听明白了,苏忘不是想完全惩治叛逆世家,而是想有效地控制,恩威并施。

“你倒还真是个当皇帝的料,我就没想到,不能太过严厉地处置各大世家这件事……确实,如果没了世家牵制,氏族力量太强大,反而会出乱子”,叶帆点头。

“所以,百里家朕已经让百里铁壁院长,回去接任家主,并且让百里金戈得到重用。

屠家方面,朕纳了屠子娇为妃,屠岳应该也可以信得过。

骆家……与我们苏家本就没有太多矛盾,无非是墙头草了些,倒也问题不大。

可是……夜家那边,东南暗月城本就与妖神国接近,夜家深耕千年,人脉关系复杂。

朕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能替朕出面摆平的人,去暗月城重新整治夜家”,苏忘说着,眼神几分期待地看着叶帆。

叶帆哪不知道他的意思,赶紧拒绝:“我没那时间,不过……有个人,或许你用得上”。

不等苏忘询问,一个蓬头乱发,两眼无神,脸颊有些削瘦的女子,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这是……”苏忘皱眉,仔细一辨认,才愕然道:“失踪的未央郡主?”

夜未央发现自己终于出来了,呼吸到新鲜空气,激动地赶紧跪伏在地上,哭着哀求叶帆:“叶驸马!叶驸马!求求您别囚禁我了!我什么都听您的!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呜……”看到夜未央这副崩溃的模样,那眼底深处的恐惧,一旁的苏忘都懵了。

“怎么回事?

夜未央是被阁下囚禁了?”

苏忘看着叶帆的眼神,也透出一缕古怪。

叶帆知道苏忘是想歪了,但也懒得多解释。

看夜未央这个模样,叶帆也有些奇怪,上次见面还没这么凄惨呢。

按理说,几个月时间,也不会对这种修士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叶帆不由探查了一下戒指里面,愕然发现,庄毅竟然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不仅夜未央,毕空蝉也在里面整个人都快疯了。

“庄毅怎么死的?”

叶帆问。

夜未央哽咽道:“他……他修为被废,受不了屈辱,发了疯要侮辱我们,被我们杀了”。

叶帆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到死都没堂堂正正做个人。

俩女孩虽然都不是一般人,可面对一个腐烂的尸体,在一起数个月,确实把她们逼疯了。

“这个夜未央,是夜观星的嫡孙女,心狠手辣,太子苏云就是她杀的。

我现在把她交给你,你通过她去控制夜家,应该夜家的人也比较容易接受”,叶帆道。

“太子是她杀的?”

苏忘一听,眉头紧皱,思索了下,道:“这么说来,未央郡主,倒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论血统,论族内同辈的地位,夜未央都是最佳人选,苏忘觉得可以好好利用。

叶帆一把将夜未央从地上揪起来,道:“听着,你面前这位,是现在的大徵皇帝,苏忘陛下。

你以后就听他的,他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要是你不听话,我会把你再关进去……”夜未央虽然还很迷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一听到叶帆的警告,她吓得飞快点头,“不要……不要关我进去……我什么都愿意做的……”夜未央随即跪拜苏忘,宣誓效忠。

苏忘则是迟疑着笑问:“剑神阁下,把她交给我,真的放心么?

会不会有些夺人所好?”

叶帆一听,一脸郁闷:“你别瞎想!我压根就没碰过她!这点姿sè在我眼里算个屁,你当我是什么女人都看得上的?

没别的事赶紧滚蛋!”

苏忘哭笑不得,天下间估计也就剑神,敢让他滚蛋了。

“那好,朕就不多打扰了……”苏忘正要转身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妖神国雾夜胧月已死,雾夜一族恐怕会遭到其他几个强大妖族的挑战。

朕打算扶持雾夜真子,等到妖神国的海魔、天妖、陆王三大军筋疲力尽,我们趁势一举帮雾夜一族,重夺皇位。

这样一来,妖神国也能跟我们大徵关系缓和,剑神阁下以为如何?”

叶帆嗤笑了声,“你是跟雾夜真子看对眼了吧?

怎么,老牛吃嫩草?”

苏忘不禁面sè尴尬,“阁下,朕是问正经事”。

“攘外必先安内,一步步来吧,你是皇帝,自己看着办吧”,叶帆道。

苏忘默念了一下叶帆的话语,深有感悟地点了点头,就此转身离开。

夜未央则是跟在后面,一边走,还一边小心翼翼回头看,似乎有点不相信,叶帆真放她走了。

叶帆其实压根就不在乎放走夜未央,他也是太忙了,都差点忘了戒指里还关着人。

随后,叶帆来到后花园里,将庄毅的尸体给处理掉。

顺带着,把毕空蝉也放了出来。

只是没想到,他让毕空蝉走,但毕空蝉却哭着求着,不愿意走。

“叶驸马!叶驸马!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现在已经回不去毕方氏了,皇城的毕方氏全死了,就我活着,他们肯定会把罪责都推到我头上!我回不去氏族,也没脸见人,天下已经没我能待的地方了……”毕空蝉脸上哪还有往日的娇横,清瘦的脸庞满是凄楚之sè。

叶帆头疼,“怎么你跟夜未央一个德行,被关出瘾了?”

“叶驸马!求您给我一个机会吧,我身子是清白的,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哪怕做个贱婢也可以……”毕空蝉哀求道。

叶帆皱眉,怎么这些女人,老把他看成那种饥不择食的男人?

“主人,不妨将这个小贱人送给奴家,奴家自有办法,好好调教”。

一个柔媚的嗓音传来,正是一袭半透白sè长裙,颇为仙气又性感的烛光,出现在院子里。

看网友对 第2375章 什么都愿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