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九章同游

第九十九章同游

就在这个时候,阿飘从殿里以奇快的速度飘了出来,惊慌失措说道:“先生,你可不能把我丢下啊!”

作为下一代的冥皇,她哪里敢一个人停留在人族的国都里,而且她在上德峰受了好几年的苦,看着元骑鲸便感到浑身发寒。

连三月看了这个小女孩儿一眼,问道:“这又是谁?”

井九说道:“我学生,最小的那个。”

连三月指着还在剑栏里昏睡的平咏佳,问道:“那这个小家伙呢?”

井九说道:“说过,关门弟子。”

连三月说道:“你可以啊,如果在别的方面也知道这么变通就好了。”

什么方面呢?

男女方面?

不管是阿飘还是阿大,都不敢有任何反应。

殿里的那些人们更是噤若寒蝉。

寒蝉如果这时候在场,肯定会装死。

元骑鲸都在装死。

……

……

井九与连三月离开了朝歌城。

看着消失在天空里的两道身影,皇城里外无数人都跪了下去。

广场上到处都是剑,那些尸体与碎肉清理起来也极为麻烦,神卫军用了整整半天时间才稍微清出了些样子,专门找了座废弃的宫殿存放,以备中州派以后索要。

傍晚时分,皇宫里正式举行了登基大典,那些被绝世强者打的残缺不堪的宫墙,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惨淡。

元骑鲸坐在偏殿里,闭着眼睛,仿佛再次睡着。

看着端坐在皇位上的儿子,胡贵妃的脸上满是泪水,转瞬间想起刚离开一天的陛下,泪水更是如泉般涌出。

平咏佳被大殿里的山呼万岁声吵醒,有些懵然地揉了揉眼睛,发现身边都是剑,有些艰难地站起,发现皇城里到处都是剑。

而且其中有好多剑他看着都有些眼熟,竟像是在剑峰上见过。

一时间他有些茫然,心想难道自己回青山了?

就在这个时候,广场上的无数飞剑忽然飞了起来,向着遥远南方的青山而去。

满天yīn云骤然碎裂,露出了湛湛青天。

天空里的飞剑就像一道缎带,又像一条通天的大道。

平咏佳忽然想着昏睡之前的事情,啊了一声,急声问道:“师父呢?”

阿飘来到他的身边,望着天空悠悠说道:“走了。”

听到这句话,平咏佳的眼神变得极其复杂,有向往,有羡慕,有敬畏,有不舍,喃喃说道:“师父这么快就飞升了?那我们怎么办?”

阿飘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对自己关门弟子的身份更加自信,吹起额前如叶般的黑发,用变幻的光线表达自己的嘲讽,说道:“想什么呢?先生陪连三月前辈云游去了。”

……

……

大原城外,三千庵里,圆窗如前,窗前的静湖如前,只是那位老师太已经仙逝,再无法出来迎接他们。

连三月把白早放到窗前的榻上,右手轻拂,只见无数道极细的丝线从白早的衣服里、准确说是身体里生出,随风而卷,没多时便形成一个雪白的巨茧,把她的身体裹在了中间。

这幕画面井九曾经在雪原里见过,也在水月庵里见过,知道是春蚕化蝶的道法,不觉惊奇。

相反有件事情他比较在意,三月在这张榻上睡过,雪姬也在这张榻上睡过,现在睡在这张榻上的是白早。

雪姬是朝天大陆的最强者,连三月是天下第一人,那等白早醒来,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

连三月看着榻上,说道:“她的身体里虽然没有白刃的仙识,但要靠自己尽数炼化这么多数量的仙气,不知道要睡多少年。”

井九说道:“她不如你,自然睡的时间要更长些。”

连三月没有走门,直接从圆窗外走了出去,井九跟着她来到湖边,指着某个石凳说道:“当初我就是在这里用青天鉴磨的剑。”

青儿坐在檐上,轻轻挥动着透明的翅膀,没有说话。

换作以前,她这时候肯定早就已经飞了下去,嚷着你当时好粗鲁之类的话……但现在她很安静,只是静静看着湖边的这对男女说话。

柳词曾经带着她去过很多地方,太平真人也带她去过很多地方,但她隐隐明白,如果要知道什么才是人,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才重要。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不应该去打扰他们。

连三月负着双手向那个石凳走去,然后坐了下来。

就在她的衣裙刚刚接触石凳的瞬间,井九的手掌便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目标是她的头顶。

啪的一声轻响,清风徐拂,湖面上生出无数道奇形怪状的波纹,鱼儿们惊恐地避向四周。

夏天还没到,大原城里便响起数声惊雷,惊着了路上的行人,一位鬓角斑白的男人从铺子里走了出来,望向了天空。

更远处的山间,一处清泉骤然断裂,一片山崖忽然崩塌。

没有人知道,那些惊雷,那些异象,都只不过源自于三千斋里的这声轻响,这道清风。

……

……

“我说过你这辈子都打不过我了。”

连三月转过身来,看着井九得意说道:“就算你现在夺了白刃的仙气,也不是我的对手,偷袭都不成。”

井九面无表情说道:“长生仙?的仙气都被你灌进了白早的身体里,如果你不要我的仙气,会出事。”

当初西海剑神一剑直接重伤了还是过冬的她,全靠着那道长生仙?的仙气才能维持住身躯不灭。

连三月看着他平静说道:“你现在境界低微,直接动用青山剑阵,本就是找死,如果没有那些仙气你会死。”

井九平静说道:“我永远不会死。”

连三月平静说道:“你永远是个骗子。”

井九沉默了会儿,沿着湖边的石板路开始行走。

连三月跟了过去,伸手抓住他的衣袖说道:“别生气嘛……我现在脾气不是已经小多了?”

井九没有说什么,反手牵住她的手,继续向前走。

当年他与她决裂的非常彻底,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虽然是单方面的。

但他们真的是最有可能的一对道侣。

他比谁都了解她,更了解她的春蚕化蝶道法。

那个道法是极好的,但以她的性情,根本无法持续太长时间。

连三月从他的沉默里感受到他此时的心情,微笑说道:“飞升失败后我就用天人通算过,用春蚕化蝶也活不了多久,既然如此何不谋一痛快?”

能够打败世间最强的谈真人,还与飞升的仙人战了一场,这时候还牵着你的手,当然痛快。

“我不快活。”井九停下脚步,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

连三月心想你本来就没有太多情绪,这要不快活还真难办,想了想,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井九没有避,静静看着她。

连三月说道:“我想去白城见那个男人。”

井九说道:“我陪你去。”

看网友对 第九十九章同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