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以柔之道

第八百二十五章 以柔之道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鲍恢进入大殿后,急忙快走几步,来到刘秀近前,拱手施礼,说道:“微臣拜见陛下!”

刘秀摆了摆手,说道:“赐座!”

张昆拿着铺垫,放在一旁。鲍恢道谢,规规矩矩的在铺垫上跪坐下来。刘秀含笑问道:“鲍从事,你这次入宫可是有事?”

鲍恢面sè一正,说道:“陛下,微臣入宫,是要向陛下检举赵王,纵容家奴,草菅人命,折辱大臣,目无王法!”

听闻这话,同在大殿里的侯霸、李由连同鲍永在内,心头同是一震。

刘秀皱了皱眉头,问道:“出了何事,把话说清楚了!”鲍恢说道:“今日赵王回城,刚好遇到右中郎将出城,两辆车驾于小苑门相遇,这本是一件小事,右中郎将只需把车驾退出小苑门即可,但赵王却纵容家奴,杀死右中郎将

的一名官属,另,赵王还召来城门校尉,逼着城门校尉当众下跪认错!”

刘秀听后,眉头皱得更深,问道:“这些,都是你道听途说来的?”

“陛下!”鲍恢斩钉截铁地说道:“事发时,微臣就在现场,事情的经过,微臣看得一清二楚!”

刘秀问道:“你既然在现场,又是如何处理的此事?”

鲍恢说道:“微臣命令属下,依法诛杀行凶之家仆,不过,对于微臣的所作所为,赵王似乎很生气。”

刘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皇亲国戚们的所作所为,刘秀不是不知道,但即便知道了,也不太好管。

就拿刘良来说,那可是他的亲叔叔,他还不满十岁的时候,就过继到刘良的膝下,刘良对他视如己出,说起来,他二人的关系名为叔侄,实际上就是父子。

刘良有不法之举,但又不是那种大逆不道、罪无可恕的不法之举,刘秀又能怎么办?他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纵容,无形当中也是大大助长了刘良以及刘氏宗亲们的气焰,使其行径变得越发的肆无忌惮,乖张霸道,目中无人,全然一副这天下都是我们老刘家的,你们谁都不

能把我们怎么样的姿态。

对于越来越飞扬跋扈的宗亲们,刘秀也是颇感头疼。这次鲍恢惩治了赵王府的家仆,倒是让刘秀有些意想不到。见刘秀许久没说话,生怕刘秀会惩处鲍恢,鲍永起身,朗声说道:“陛下,微臣以为,鲍从事做得没错!鲍从事身为都官从事,理应严格执法,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有违法

之举,皆应严惩不贷,如此,方不愧对陛下之器重,不愧对所领之俸禄!”

还没等刘秀说话,张昆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先是看眼鲍恢,而后对刘秀说道:“陛下,赵王求见!赵王……赵王……”

刘秀不耐烦地问道:“赵王怎么了?”

“赵王是……是被人抬来的!”

“什么?”刘秀脸sè一变。

张昆小心翼翼地说道:“赵王说……赵王说鲍从事想要杀他,请陛下做主。”

刘秀目光一转,看向鲍恢,后者二话没说,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鲍永随之也跪了下来,振声说道:“请陛下明察!”

心中暗叹口气,刘秀说道:“请赵王到清凉殿。”稍顿,他又叫住正准备往外走的张昆,说道:“派朕的车辇去接。”

“是!陛下!”张昆应了一声,同时偷偷瞄了鲍恢一眼,暗道一声可惜了,这次鲍恢恐怕是要倒大霉!

陛下向来重视亲情,与赵王,更是情同父子,这次鲍恢把赵王气了个半死,陛下不生气才怪呢!惹得陛下震怒,鲍恢还能好得了吗?

刘秀对刘良,那真的是没话说,天子车辇,那只有天子能乘,但刘秀却肯派自己的车辇去接刘良,由此也不难看出这叔侄二人的感情。

等刘良被人从外面搀扶进来时,一眼便看到了跪在大殿里的鲍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良身子哆嗦,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伏地大哭。

刘秀急忙起身,走到刘良近前,把他搀扶起来,说道:“叔父这是作甚?快快起来!”

“阿秀,你这次……你这次可要为叔父做主啊……”说着话,刘良两眼向上一番,险些又晕死过去。

刘秀一边令人去找御医,一边对刘良抚前胸、拍后背,总算是让老头子把这口气缓上来。

刘良坐在地上,声泪俱下,又是控诉鲍恢联合右中郎将和城门校尉,合起伙来欺负自己,又是控诉鲍恢成心包庇右中郎将和城门校尉,当众羞辱自己。

说到最后,刘良已是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说道:“倘若……倘若陛下不能为老臣做主,老臣……老臣也无脸再苟活于世了……”

刘秀被刘良哭得手足无措,一个头两个大。他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鲍恢和鲍永,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好言劝说刘良。

过了好一会,老头子终于止住哭声,眼巴巴地看着刘秀,等着他给自己出气。刘秀苦笑,问道:“叔父以为,我当以何种罪名来处置鲍从事?”

刘良说道:“鲍恢羞辱、欺辱本王,以下犯下,难道还不足以定他的死罪?”刘秀有些无奈地说道:“可是鲍从事说的,却和叔父说的不一样。”说着话,他把鲍恢的说词,原原本本的向刘良讲述一遍,而后,他摊着双手,有些无奈地说道:“一件事

,叔父说的是这样,可鲍从事说的却是那样,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当相信谁的说词?”

刘良哽咽着说道:“陛下……”说着话,老头子似乎又要大哭,刘秀抢先说道:“张昆,立刻召右中郎将和城门校尉入宫,朕要问个清楚明白!”张昆应了一声,正要退出大殿,刘良吞了口唾沫,又吸了吸鼻子,说道:“陛下,就算鲍恢说的是真,但他当众羞辱欺负老臣也是事实啊,难道陛下认为鲍恢不应受到严惩

吗?”

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倘若鲍从事所言属实,那么他只是在秉公执法,秀非但不能罚他,还得奖赏他才是!”

刘良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侄儿非但不给自己出气,还要奖赏让自己受委屈的人?他急声说道:“陛下!”刘秀正sè说道:“王莽为何而亡?归根结底,是因执法不严,无法取信于民!刘玄又为何而亡?亦因执法不严,无法取信于民!法度,乃治国之根本,有法必依,乃为治国

之道。叔父现在让我严惩秉公执法的鲍从事,就是在让我去效仿王莽、刘玄,是要让我做亡国之君啊!”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sè顿变,包括刘良在内。刘良愣了片刻,急忙摆手,说道:“陛下,老臣……老臣可没有此意!”

“我当然知道叔父没有此意!”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秀幼年丧父,是叔父将秀拉扯大,视如己出,叔父的养育之恩,秀不敢有片刻忘记!”

闻言,刘良的眼圈红了,颤声说道:“陛下……”刘秀说道:“现秀虽为天子,但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秀矜矜业业,不敢自满,不敢有一日倦怠,只望能让这得来不易的汉室江山千代万代,叔父对秀有大恩,更应助秀

一臂之力才是!”

言下之意,谁都可以拖我刘秀的后腿,但是叔父你不应该拖我的后腿啊。

刘良也是做过县令的人,一听刘秀的这番话,立刻明白了刘秀的意思,他面红耳赤,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不管出自什么原因,赵王府眷属杀了右中郎将的官属,皆是有错在身,鲍从事的处置是严厉了一些,但并未僭越,我又当如何处罚鲍从事呢?”

刘良的脸sè一会红,一会白,憋了好半晌,他问道:“陛下,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不成?”

刘秀苦笑,说道:“天子要求天下人尊法,自己更要守法,鲍从事无错,我……又能如之奈何?”说着话,他摊着双手,一脸的无奈之sè。

道理,刘良都懂,但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也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看着跪在一旁的鲍恢,再看看一脸无奈表情的刘秀,刘良知道,自己今天是很难讨到便宜了。

他心有不甘,意味深长地说道:“陛下啊!”

“叔父就不要再难为我了!”刘秀苦笑道。

刘良还要说话,但心中突然一动,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他说道:“陛下,微臣听说怀县令年事已高,要告老还乡。”

他的话题转变得太快,刘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太确定地说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刘良说道:“南阳都尉方翟,能力出众,微臣以为,可接任怀县令之职!”

刘秀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鲍永。鲍永看到刘秀投过来的问询眼神,立刻说道:“回禀陛下,怀县令的确年事已高,即将卸任。”

他只说他知道的事,至于要由谁来接任怀县令之职,那不是他该管的事,而是河内太守和陛下该操心的事。

但有一点,无论由谁来做怀县令,都必须得遵纪守法,一旦有违法之举,被他查出来,不管是谁推荐的人,他都会严惩不贷。

怀县隶属河内郡,河内郡隶属于司隶,这可是他这个司隶校尉正经八百的监管区域。

刘秀哦了一声,心思转了转,不由得微微一笑。

叔父不再揪着鲍恢的事不放,而突然说到怀县令的事情上,显然是要退而求其次,在鲍恢身上找不回便宜,便想在怀县令这件事上占些便宜。

自己这个叔父啊,小聪明还的确是有一些的!

这次鲍恢惩治了叔父,刘秀也不想把自己的叔父逼得太紧,既然叔父主动做出退让,刘秀也乐于做个顺水人情。

他沉吟片刻,说道:“既然叔父举荐方翟接任怀县令之职,那么,就依叔父之见吧!”

刘良闻言,脸sè立刻缓和了许多,他向刘秀欠身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叔父不必多礼!”说着话,刘秀拉着刘良的胳膊,笑道:“叔父快起来吧,这么坐在地上,着凉了怎么办?”

刘良下意识地看眼一旁的鲍恢,怒哼哼地说道:“我老头子是上了年岁,但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呢!”

刘秀被刘良的气话逗乐了,说道:“叔父身体安康,能让侄儿尽孝,也是侄儿之幸事!”

刘良心里舒坦了不少,又白了刘秀一眼,说道:“老臣这次回城受辱,说起来还是因为陛下啊!”

刘秀一脸的茫然,这怎么又和自己扯上关系了?

刘良说道:“老臣听说有一支舞姬来到洛阳,技艺精湛,才貌双全,便想把她们带入皇宫,献于陛下,哪知在回城的路上却遇到了这样的糟心事。”刘秀哦了一声,也没太当回事,笑道:“叔父的好意,侄儿心领了。”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五章 以柔之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