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七章该劈的人们

第一百零七章该劈的人们

对童颜来说,能够保证他安全的地方除了冥界便只有青山隐峰。『→お看免???小???e.

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去冥界,那便只能住在隐峰里。

百年的隐居生涯,难免有些枯燥寂寞,好在对修道者来说不算难事,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行——井九没有给他剑谱,所以他还是在练中州派的道法——闲暇的时候会和自己下j盘棋,隔j年会出洞府在隐峰里逛逛,踩踩那些如茵的青c,指尖轻拂满山野花,静听风穿过那枝竹笛的声音。

那枝竹笛是方景天花开通天的关键事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放回来了。

这种平静的生活直到上年秋天才被打破。

童颜收到了一封来自朝歌城的信,知道了青山宗、准确来说是神末峰面临的艰难局面。

青山宗要选新掌门?

想着这些事情,他收拾好棋盘与棋子,离开了洞府,走之前没有忘记按动桌下的石钮,把崖间的红灯变绿。

穿过浓雾,走进剑狱,他意守本心,没有理会那些囚室里如海如山的血腥y秽气息,经过幽长的通道,来到那道天光处,对着尸狗行了一礼,便飞了出去。

上德峰的洞府还是那样寒冷,虽然他的主人已经去了朝歌城,百年未归。

童颜向玉山师要了顶笠帽戴在头上,便下了山。

……

……

从上德峰到神末峰,要路过洗剑溪尽头的那条瀑布。

瀑布里有很多形状天然的石台,是承剑大会时各峰师长以及观礼宾客呆的地方。

很多年前,童颜第一次到访青山便是参加承剑大会。

他如落叶般飘至石台上,想着当年的事情,转身向崖下望去。

洗剑溪在y光下闪着光,渐行渐远渐直,就像一条已经挥出去的金鞭。

j十名少男少nv在溪里练剑、嬉戏打闹,很是热闹,扬起的水雾里都满是青春的味道。

这些人应该是青山宗的新弟子。

不要说他们,就连岸上的那些洗剑阁教习童颜一个都不认识。

百年时光转移,早已改变了很多事情。

看着这幕画面,童颜有些想念云梦山里的那些溪水,只是那份想念已经很淡。

当年知道朝歌城里发生的事情、知道发生在师身上的事情后,他对云梦山最后的情分都消失了。

这时溪下的年轻弟子们不知道议论什么事情,渐渐争吵起来。

“中州派道法万千,想来总有可取之处。”

“你是没有看过剑典还是不知道我青山诸剑之首?万物一剑!一剑可拟万物万法,我们身为青山弟子,哪里需要去学那些!”

“可是即便以剑拟万法,你总得知道万法之象吧?”

/>

“就算如此,为何中州派的?百年前中州派或者还有些气象,现在呢?那些所谓天才弟子失踪的失踪,死的死,还有谁被人记得?”

“不错,听闻那时候有个叫洛淮南的人物,是中州首徒,忽然死在了桂云城……很多人都在偷偷说,是被柳师叔杀的。”

“慎言!”

“不过是s下说说,这么多年也没见中州派如何,还怕他们如何?”

“我是说那位前辈现在是一茅斋的师长,你我称他师叔不是太合适。”

“整个修行界谁不知道他当初是掌门真人的童儿,哈哈哈哈,怎么瞒得过人去。”

“说到掌门真人,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何时回青山……想当年朝歌城一役,掌门真人先败中州派掌门再败仙人,真是令人向往,只恨生晚了百年,无缘得见那日画面。”

……

……

童颜站在崖上,听着随风传来的这些声音,心想掌门是败在连三月的手里,怎么却成了井九一个人的功劳?

当初的故事过了百年便成了传说,自然无法绝对真实,因为每个讲述者的立场而改变着模样。

想着这些以及这些青山弟子对中州派的不屑,他下意识里摇了摇头,不料被溪畔的j名洗剑阁教习瞧着了。

一名中年人沉着脸说道:“崖上那人,你是谁?”

梅里与林无知在数十年前便结束了在洗剑阁里的授课,得到宗门重赏,各自回峰修行,前者现在已经是破海中境,林无知也已破海,已是长老。

说话的那名中年人姓薛,是适越峰的无彰上境剑修,他的叔祖是适越峰的长老,前些年身死道消,剑归青山,青山恤其多年辛苦,便让他接了洗剑阁的职司。

童颜自然不会理此人,抬步向着瀑布那边走去。

那位薛姓剑修更加警惕,喝道:“站住,你是哪座峰的?”

说话音,只见剑光闪动,他便拦在了童颜的身前,其余的洗剑阁教习与弟子们也纷纷掠了过来。

童颜沉默了会儿,发现自己就算再聪明些,竟也没有办法破解当前的局面。

西海一役之后,他便投了青山宗,至今已逾百年……却还没有身份。

井九没有给他牌子,也没有教他剑法。

那么他该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童颜挥了挥衣袖,道法透袖而出,凝成一道如鸟般的青光,向着远方的两忘峰而去。

看着这幕画面,薛姓剑修脸se骤然苍白,向后退了两步,举手示意所有人都过来,厉声喝道:“你居然是中州派的人!”

听着这话,那些洗剑阁教习与年轻弟子也很是吃惊,心想中州派的人如何能够通过青山大阵,一时间不禁有些茫然。

幸好尴尬的局面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一道冷厉的剑光照亮洗剑

溪,顾寒从两忘峰驭剑而至,看着场间画面,脸se骤然寒冷,喝道:“都给我散了!不好好练剑在这里做什么!”

然后他望向薛姓剑修与其余j名教习沉声说道:“现在洗剑阁这么闲了吗?”

现在过南山回了天光峰里修行,尤思落等人也离开了,只有他还继续坐镇在两忘峰上,迎来一代又一代的新人,在青山里的威严极重。薛姓剑修与那些教习被他教斥,很是不安,赶紧让开了道路。

“抱歉,师兄。”顾寒对童颜郑重行礼。

参加过朝歌一役的青山弟子都知道,童颜为宗门立下了大功,很是敬重。

更重要的是,他是从中州派转投过来的,是云梦山必杀的对象,青山宗当然要保证他不受到任何伤害。

童颜微微一笑,还礼后便离开了崖上。

“今天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顾寒冷冷看了众人一眼,也驭剑回了两忘峰。

看着消失在山崖间的那道背影,薛姓剑修与那些教习弟子们震惊不语,心想这个戴着笠帽的男人究竟是谁?

……

……

伴着一路猿声,童颜上了神末峰顶。

元曲坐在石头上,抱着那把怪剑正在静养,听着脚步声睁开眼睛,发现是他,不由松了口气,说道:“你终于出来了。”

明年开春的时候,便会召开青山大会选出新的掌门,神末峰当然不愿意接受,却不知该如何应对,因为他们都习惯了顾清或者童颜来安排这些事。

“最简单、最有成算的策略就是全力支持适越峰。”童颜说道。

元曲刚把炉子下的炭点着,铁壶里的水都还没开,发现童颜便已经做出了决断,不禁有些茫然,想了想却发现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现在只有同样是通天境的广元真人能与方景天争掌门之位。

“不行。”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说道。

童颜没有指望她会给出理由,也早就猜到她不会接受这个安排,说道:“那就要想别的办法。”

赵腊月说道:“赶紧想。”

童颜给元曲使了个眼se。

元曲怔了怔,回到殿里抱出一大堆卷宗,那些都是他从上德峰搬回来的门规。

青山门规真的很复杂,童颜与元曲看了一天一夜,也没能找到合用的东西。

赵腊月向来没有这方面的耐心,说道:“明年春天之前我回来。”

说完这句话,她召唤出弗思剑,踏剑而起,化作一道血线,向着北方的天空而去。

弗思剑的剑光消失在天际远处,元曲终于放松下来,摸了摸x口,看着童颜有些不安问道:“如果师父知道你与顾师兄准备推她当掌门……会不会一剑劈了我们?”

童颜平静说道:“我的境界不好劈,你比较危险。”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七章该劈的人们 的精彩评论